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消停的林白姝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消停的林白姝

作者:弹剑听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等到公子哥们走完,四人再次往茶楼内走,结果没有两步,又是一大波的人从茶楼里面冲了出来。四人再次闪到一旁给这些人让路。这一拨人全都是书生,神情跟公子哥们一样急切,同样嘴里叨叨着。

    “苏姑娘今天会上台表演吗?”

    “听说会,也会跳一曲新的舞蹈呢!”

    “我知道,据说叫做霓裳羽衣舞,同佩佩姑娘跳的惊鸿舞一样,都是前朝的宫廷舞蹈,是苏姑娘根据古籍还原的。”

    “苏姑娘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女。”

    “苏姑娘……”

    “……”

    仙草挠挠头皮,这一幕怎么分外眼熟啊!

    林白妤和黎彬蔚也觉得眼熟,两人对视一眼。黎彬蔚想起了中秋之夜自己想要跟林白妤见一面却被绿绮阁的消息破坏了,最终离开绿绮阁后,他才想办法接近了林白妤的情景,嘴角微微一抽,对绿绮阁的印象一言难尽。

    林白妤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段时间没有听到林白姝的消息,她以为这姑娘消停了呢,没想到这人根本不知道低调为何物。这段时间的默默无声无非是为了如今出风头做准备。林白妤不由头大,保陵侯府已经招惹了林白婉这个强敌,林白姝还这么高调,若是被林白婉知道了她还没死,她倒霉,保陵侯府也跟着倒霉。林白妤还记得林白婉说起林白姝时那阴气森森的表情。

    “怎么了?”黎彬蔚见林白妤的面色沉了下来,疑惑地问道。之前不是玩得挺高兴的吗?怎么突然就不开心了?仿佛是听了那些公子哥和读书人的议论,眉头才锁起来的,难不成跟绿绮阁有关?可是除了她曾去过一次绿绮阁,看了一个表演,没看出林白妤与绿绮阁有什么过节啊?

    林白妤转头看了看黎彬蔚,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黎彬蔚名义上的妻子,实际上的合作伙伴,两人还在磨合阶段,双方的信任程度还不高,也不敢将林白姝的事情告诉黎彬蔚。毕竟林白姝犯的是欺君之罪,她原本应该是皇帝的女儿,而黎彬蔚是皇帝的儿子。只冲这一点,林白妤就不会将林白姝的事情告诉给黎彬蔚。

    “没什么。”林白妤控制自己脸上的肌肉,让神情变得和缓一些,道,“没事,我只是对绿绮阁的两位姑娘感到好奇。上一次中秋见识了她们的琴艺和诗才,不知道这次两人的舞蹈会给人怎样的惊喜呢?”

    明显的借口,但黎彬蔚没有揭穿,笑道:“我也很好奇,不如一起去看看?”

    林白妤笑:“黎兄相邀,小弟敢不从而!”

    暗一那个汗啊,在心里面给黎彬蔚和林白妤都竖了一根大拇指。这两夫妻简直绝了。没见过会带着妻子逛青楼的丈夫,而这妻子也够不拘小节,女扮男装上青楼就跟喝水一样自在——暗一和仙草一样知道林白妤和黎彬蔚是假夫妻,但他也同仙草一样希望两人能够成为真正的夫妻。

    带着两个对他们“高山仰止”的跟班,林白妤和黎彬蔚再一次来到绿绮阁。这一次黎彬蔚出门的时候特意让林白妤给他画了个妆,鼻子眼睛和嘴巴都做了微调,一整套下来,与他的本来面目有了很大不同,使得绿绮阁的老鸨没有认出黎彬蔚的真实身份。

    他们来得刚刚巧,佩佩姑娘的惊鸿舞刚刚开始,舞姿轻盈飘逸柔美,灵动无比,即便黎彬蔚见惯了宫中的各种舞蹈,也不得不赞叹一声:“此舞妙绝!”

    林白妤也点点头,虽然在现代看过古典舞,比如曾美娟姑娘跳的,但佩佩比她们跳得真正多了一分古意。

    众人正看得入迷,忽然想起一道吟诗的声音,惊醒了众人的心神,众人一开始非常愤怒这道声音,但挺清楚声音所颂的内容后,便连连称赞,道舞蹈与诗句相得益彰。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妙。这首诗真是妙啊!”

    “苏姑娘的才华果然不凡。”

    “不愧是苏姑娘。”

    “……”

    佩佩姑娘的风头一下子被抢了一半,不知道她会不会怨念。

    林白妤心里除了叹气还能有什么呢?林白姝从来就是不作不死类型的,想要她安分守己,实在太难。

    林白妤站起身,对黎彬蔚道:“你且安坐,我去去就回。”

    黎彬蔚问:“你要去哪里?”

    林白妤:“雪隐,净手。”

    黎彬蔚立刻不问了。净手不消说,大家都能够理解,这雪隐乃是厕所的雅称。这个雅称在大卫朝很流行,但在林白妤生活的现代却是许多人都不清楚,而明明是华夏的称呼,却在海另一边的泥轰国沿用至今。

    仙草拍了拍身上的瓜子壳,想要跟上去,被林白妤制止了:“我去去就回,你不用跟着。”

    仙草只得留了下来。

    再说林白妤这边,从雅间离开后,她掩住身形,朝刚才林白姝发声的位置潜过去。她却不知道这绿绮阁是离落的产业,里面的高手不少,她的举动全部落在了这些人眼里,经由老鸨汇报给离落。

    “先看着,看他要做什么。”离落这次也同样在绿绮阁。他是为了惊鸿舞跟霓裳羽衣舞来的,对这两个舞蹈,他可是期待无比!

    没有高手阻拦,林白妤轻易潜到了林白姝的身边,但她没有来得及跟林白姝说话,林白姝就带着一群伴舞上台了。

    林白姝最早是想跳惊鸿舞来显示自己的,可惜她根本没有练舞蹈,也不会武功,腰姿不够柔软,手脚的筋也没有拉开,跳不了如此高难度的惊鸿舞,只能悻悻地将惊鸿舞让给佩佩去跳,然后选择了群体舞的霓裳羽衣舞。霓裳羽衣舞的特色是曲调和服侍,由众星拱月地突出领舞的女子,杨贵妃那样丰满的女子都能跳出来,林白姝比杨贵妃苗条,身手比杨贵妃灵活,跳得更加好看。

    霓裳羽衣舞比之惊鸿舞是另一个风格,但同样精彩美妙。黎彬蔚不由惋惜林白妤错过了这场美妙的舞蹈。

    “林贤弟去了有一会儿了吧?”黎彬蔚皱眉。

    仙草猛然站了一会儿:“我去找主子。”

    黎彬蔚坐直了身子:“暗一,你跟仙草一起去找。”

    此刻,他已经没有了欣赏舞蹈的心情,即便舞台上那个戴面纱的女子跳得越来越起劲儿。

    林白妤没想到自己找来得不巧,看着舞台上林白姝没有一点儿要跳完的样子,林白妤只得沿路返回,半路正好碰上来寻她的仙草和暗一。

    “主子。”仙草急忙跑了过来。

    林白妤心知自己离开的时间久了点儿,让仙草等人担心了,装做不解地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仙草道:“主子你离开的太久了一些,王……黎公子担心你是否遇到了意外,让我们来找你。”

    林白妤笑道:“能遇到什么意外?不过是净手回来后听到舞曲响起,觉得颇为不凡,便站在大厅后面看了一会儿舞台上的表演罢了。”

    仙草和暗一闻言都松了一口气,两人拥着林白妤返回雅间。黎彬蔚看到林白妤回来也松了一口气,倒了一杯清茶递给林白妤。

    林白妤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对黎彬蔚道:“佩佩姑娘和苏姑娘都已经表演过了,黎兄还想留下来看其他人的表演吗?”

    黎彬蔚道:“林贤弟不想再看了?”

    林白妤微微一笑:“天色已经不早了。”

    黎彬蔚:“那行,我们回去吧。”

    两人站起身,走出绿绮阁。半路上,暗一忽然离开了片刻,回来后身上带着一丝血腥气。林白妤没有多问,只是心里佩服暗一的武功高强,以她敏锐的耳力都没有发现被人跟踪了,暗一却发现了,足见暗一的内功比她的至少高了一倍以上。

    两个人回道王府,相互告辞一声就各自回了正院与书房。

    绿绮阁中,离落听到手下人的回报:“把人跟丢了?”

    老鸨汇报:“是,那一行人中有高手,我们的人受了重伤,拼尽全力才逃了回来。”

    离落摸着左手拇指上的扳指,这扳指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暗藏玄机,顷刻间就能够夺走一个人的性命,但到底藏了怎样的玄机,即便离落的亲近手下也不知道。

    “那人的目标是苏百灵?”

    “是,我们的人发现那人想要接近苏百灵,但因为苏百灵上台表演,那人等不了,便离开了。”老鸨回道。

    “有意思。”离落笑了,“苏百灵的身份应该没有暴露,这个人却专为苏百灵而来,莫不是苏百灵的裙下之臣?”

    老鸨没有应声。

    离落道:“多派几个人隐在苏百灵身边,那人只怕还会再来。到时候,给我将人抓住了。”

    “是!”老鸨连忙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