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三百五十九章 知青三

第三百五十九章 知青三

作者:弹剑听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挑粪种田不是很重的活儿,除了肩头会被压的红一块肿一块,味道实在熏人外,比起其他农活算是轻松多了。知青们咬牙埋头苦干,终于在吃午饭前将所有的农活都干完了。午饭这一顿是去村子大队的食堂吃,但今天食堂的大厨被村长叫道家里面做头更饭做行粮瓶去了,没有开火,知青们只能回住处自己烧饭吃。不用说,这个活儿又落在了林白妤身上。

    林白妤没有抗议,现阶段她不会让知青们发现自己与原身的不同。反正她现在修出了灵气,一个上午得而活儿对她来说并不辛苦劳累。

    “头更饭和行粮瓶是什么?”家住城里的张朝阳好奇地问道。

    有亲戚家在农村的熊伟兵给其解说:“更饭是鬼饭的俗称,烧头更饭是传统风俗,是对死者和长辈死者表示孝敬。所谓到头更饭是指某人过世,家人要为死者烧最后一顿上冥间时吃的鬼饭。烧头更饭的习俗非常讲究,要求死者的长子即称孝子,头戴孝帽,身穿孝衣,手拿盆或碗到不同姓氏的七家人家去讨‘七姓米’回来烧到头更饭。烧到头更饭时,把讨来的七姓米放入锅中加少量的水,然后只拗一个大草把,由孝子跪在灶门口点火烧饭,边烧边喊‘××亲人,儿子为你烧更饭拉’,等到一个大草把烧完即成。另外再煮一个鸡蛋,把更饭和鸡蛋一起盛到一个碗里,然后,在死者入殓后放在死者棺材底下,待死者出殡前将此到头更饭倒入‘行粮瓶’中,和死者的棺材或骨灰盒一起埋入土中,表示死者在阴间有饭吃。”

    “行粮瓶相当于死者的‘粮仓’,其实是一个小陶罐重装了头更饭,另加上米、麦、红豆、绿豆、黄豆、芝麻、栗七种粮食,然后用红纸青线封口,在死者出殡时一起埋入土中。”熊伟兵解释得非常详细。

    李晓红皱眉:“这不是搞封建迷信活动吗?难道就没有人去揭发他们这种行为?”

    知青们不吱声,大家明白,就算去告村子里的这些封建行为,也不会有人管,甚至还会得罪村长以及村子里面的干部们。

    最终,还是成晓明出声了:“虽然封建迷信该破除,但小地方会保留一些他们认为的传统。这烧头更饭,在村民眼中只是一种传统,算不得封建迷信吧。”

    成晓明算是递过来一个梯子,李晓红立刻就顺势而下,她自然也知道得罪了村长不好,否则原剧中不会选择息事宁人,不支持自己的男朋友帮赵晓宇出头了。

    话题到这里终结,林白妤将煮好的青菜玉米面片汤端上桌子,知青们立刻美人扒拉一大碗吃了起来。

    “晓宇,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张朝阳吃得高兴,冲林白妤竖起一根大拇指。

    其他知青也纷纷称赞,李晓红道:“所以我当初让赵晓宇烧饭的决定是英明之举呢!”

    其他知青心里面呵呵,你根本就是欺负人家赵晓宇。不过也没有谁会为了赵晓宇出头就是了。

    吃过午饭,众知青拿了洗脸盆和毛巾皂角出门,张朝阳在门口喊林白妤:“晓宇,走了,一起洗澡去。趁着中午太阳大,把身上的臭味洗掉。”

    林白妤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村口的小河有两处弯道,皆被树木草丛遮掩着,十分隐秘。天气好的时候,村子里面的人会到河边洗澡。默认的,女人们占据了上游了一处弯道,下游则被男人们占据。也幸亏有这两样弯道,村子里面的人热天得而时候能够常常洗澡。否则,在一般山村人家,为了节约柴火,许多人几乎都不怎么洗澡。身上的味道,实在难闻。

    “不用了,我想休息一会儿。”林白妤拒绝了张朝阳。她可不习惯跟一群女人在一起光着身子。何况,她的身上可没有做掩饰。

    李晓红抓住张朝阳得而胳膊往外走:“你叫她做什么,这就是一个不合群的。”

    张朝阳张张口,到底没有再叫上林白妤,跟着李晓红走出了院子。

    林白妤也受不了身上得而气味,拿出水桶和沐浴乳,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

    下午没有事情做,知青们相当于放假了,若是平时,他们会到树林里面摘点儿蘑菇掏几个鸟蛋回来改善伙食,但如今发生了狼群吃人事件,众人再不敢进树林了。男知青们窝在堂屋里面打扑克,女知青们坐在一起八卦聊天,手里也不闲着,将玉米粒从棒子上撸下来。远处隐隐约约春来吹唢呐的声音,还别说,吹得还挺好。

    沈卫国嘴里叼着一根茅草根,道:“村长家的丧事要办几天啊?希望他办久点儿,这样我们就能多休息一段日子了。”

    成晓明道:“休息是够爽,但没有工分拿。年底分不到粮食。”

    熊伟兵道:“农村里面的丧事,最多七天时间,最少三天。如今又不是农闲,最多明天就会下葬。”

    沈卫国叹气:“什么时候才能够过上有钱又有闲的日子呢?”

    成晓明斜眼:“怎么?你想做资产阶级老太爷?”

    沈卫国连忙摆手:“我不想,你可别给我乱扣帽子。”

    女知青这边也在说村长家的丧事,不过重点放在村长弟弟这个死者身上。

    张朝阳小声道:“我说那人死了活该,成天色迷迷地看着我们女生,让我起鸡皮疙瘩。”

    李晓红与其他女知青心有戚戚焉地点头。

    “不过留下她老婆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挺可怜的。”一个女知青很同情村长弟弟的老婆,那女人长得颇为漂亮,据说也是被村长弟弟糟蹋后不得不嫁给他的。

    另一个女知青嗤笑道:“可怜什么?村长肯定会照顾那两母子。说不定那孩子是村长的种呢。”

    “什么?”其他女知青差异地惊呼出声。

    “你说得真的假的?”张朝阳更压低了嗓子。

    “八成真。”女知青乙也压低嗓子道,“这是我偷听来的。那天我从村长家门外经过,听到村长媳妇和村长吵架,话里面透露村长弟弟做了现成的王八,连儿子都是村长的。”

    “村长媳妇竟然能忍?”李晓红惊讶地问。要知道村长媳妇可是存里面的妇女主任,村长如果说是土皇帝,这一位就是女霸王。

    “不能忍又怎样?村长媳妇只生了两个女儿,没有生下儿子。面对村长先天气弱。”女知青甲道。

    李晓红眼睛一瞪:“女儿又怎么了?太祖说过,女子能顶半边天。”

    女知青甲和女知青乙一起呵呵:“这话你对村长当面说去。”

    李晓红哼了一声,却不接话茬,她傻了才去跟村长说这话。

    林白妤垂下眼皮,村长的丑闻啊,越多越好,这人也是害了原主得而罪魁祸首之一,她会帮原主一一讨回公道。

    下午没事,众人晚饭吃得早,谁得也早。大约晚上十点左右,众人被哭声吵醒,一个个披了衣服出来看情况,就见不远处火光点点,哭声从那里传过来。

    知青的宿舍乃是在村子的最外头,靠近山林,村民们的祖坟也在山林边上,因此宿舍离坟场不远,忽然听到哭声,众人都吓了一跳,看到火光才想起那是有人在大晚上哭坟烧纸。

    “有毛病吗?大晚上哭坟,吓死人了。”李晓红抱怨道。

    精通农村葬仪的专家熊伟兵给众人解释:“这是在种火。凡死者入土、新坟墓堆好后,死者的亲儿子和亲人必须在当天晚上,带着纸钱和稻草到坟上去烧化,一是为死者暖身,二是为死者烧饭。这样的种火要经过三天,而且第二天要比第一天晚,第三天要比第二天晚,在第三天种火,烧过纸钱和稻草后要放一包火柴,并对着死者的坟祷告:‘××亲人,从今以后就不再来为你烧饭了,以后你就自己烧了吃吧。’”

    李晓红和几个女知青的脸都黑了:“就是说他们明天晚上和后天晚上还要来哭坟?”

    沈卫国劝她们:“入乡随俗吧。若是不想晚上被闹到,就用布把耳朵塞住。”

    李晓红个扁了扁嘴:“没办法,只能如此了。”

    村长弟弟的事情终于过去了,没有人怀疑林白妤杀了村长弟弟。所有人将精力都投入到干农活中去,马上就要秋收了,众人将心思都放在田里,希望一年的产出能够多一些。

    八月艳阳高照,知青们和村民们开始收割稻田。这可不是一个轻松活儿,且不提天上的太阳会将人晒坏了,就一直弯着腰割稻穗,那腰就受不了。每天做完工,那腰都不像是自己的,完全直不起来。这段日子,林白妤不用再煮饭了,其余村民家爷不煮饭,所有人都到大队食堂吃。食堂大师傅也是村长的亲戚,厨艺不错,与其他人饿的瘦条儿相比,整个人胖乎乎的,一看就是没有少吃公家的粮食。比起村长的老奸巨猾,大师傅的性格浅薄多了,喜好都在手上。谁嘴甜,给他说好话讨他欢心,他多打饭菜;看谁不顺眼了,态度冷淡,打出的饭菜也少。沈卫国和成晓明每次打到的饭菜都是最多的,而林白妤,自然是打到的饭菜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