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知青五

第三百六十一章 知青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这是中毒了。”林白妤看到孩子发黑的脸色和乌青的嘴唇,得出判断。看起来是被毒蛇咬伤的,不是很难治。可惜不能将自己那套银针光明正大地拿出来,否则会治疗得更快。

    “是,是,小虎子被毒蛇咬伤了。赵大夫,求你救救他。”大山跟老婆有五个孩子,唯有这么一个是儿子,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看到小儿子在自己怀中奄奄一息,这个高壮的汉子立刻就给林白妤跪下了。他身后,大山媳妇跟着跪下。

    林白妤急忙扶起大山,房间里面没有床,幸亏桌子比较大,她让大山将孩子放到桌子上。

    用烧过的小刀割开伤口,放毒血,敷药。看着孩子的呼吸恢复正常,小脸由黑色转为白色,大山夫妻喜极而涕。村民们看林白妤的目光更加尊重了。以前他们只是听说林白妤救人,没有看到她的真本事,还有人会在背后生活林白妤的坏话,现在可没人敢了。

    林白妤包好草药递给大山:“小虎子体内还有余毒,这包药师清余毒的。拿回去用三碗水煎成一碗,吃上两天,余毒就全清了。”

    “谢谢林大夫,谢谢赵大夫。”大山夫妻入境将林白妤当成神人感谢,林白妤说什么,他们绝对遵守。

    让两夫妻抱走孩子,林白妤没有理探头探脑的村民们,径直去找村长,让他给自己开介绍信。

    “用银针针灸的治疗效果比光吃药的效果好。这次小虎子运气好,我能将他救回来。若下回遇到一个中毒更深的,光是放血和用草药只怕救不及,需要针灸才行。”

    “不就是一套银针吗,你给垃圾站的管理员几毛钱就能够带回来了。”村长觉得林白妤找自己有些小题大做。

    “可我还想多找几本医学有关的书回来。买这些东西,必须要证明。”林白妤道。

    村长不解:“好好的,你买医书做什么?你不是医术很好吗?还看什么医书?”

    林白妤道:“我不是村子里面的人,以后,会不会一直留在村子里面还难说。总不能我走了,村子里面就再没有医生看病了吧?所以我想培养连个学生出来。即便我不在,他们也能够帮村里人看诊。”

    村长闻言那个高兴啊,医术啊,这可是掌握后能够让人一辈子吃喝不愁的大本领啊,如果不是他年级大了,都想跟着林白妤做学徒。

    “好,好,我给你开证明。你尽管去买书,挑学生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给你挑两个好的。”

    林白妤才不会将挑学生的事情交给村长,否则选出来的只会是村长得而亲戚,于是委婉地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学好医术得而,需要资质。还是等我亲自来挑选吧,这样才能知道谁更适合学习医术。”

    村长闻言有些不高兴,但又不清楚林白妤说的是真是假,只能当其说得是真的,任其接过挑选人的工作。

    村长悻悻开了证明给林白妤,林白妤接过证明转身离开,不讲村长的不高兴放在眼里。现在村长和整个村里人都有求于她,她完全可以不给村长面子。

    张朝阳看到林白妤,笑着问道:“听说你今天又露了一手,救了被毒蛇咬伤的小虎子?”

    林白妤嗯了一声,问张朝阳:“我明天去镇上,你去吗?”

    张朝阳闻言很是心动,最终还是惋惜地摇了摇头:“不了,我明天和其他人去打野栗子,不能跟你去镇上。”

    “那就算了。”林白妤没有任何惋惜。虽然她如今跟张朝阳的关系不错,但两人之间依然有着距离,关系甚至不如张朝阳和李晓红。

    第二天一早,林白妤就前往前往镇上。山村与镇上大约有二十多里的路,林白妤不赶时间,用普通人的速度行路,花了两个多小时,来到镇上。

    先在镇口花了五分钱吃了一碗素馅的馄饨,林白妤来到镇上的垃圾站。将介绍信个哦垃圾站的管理员看了,又塞了一块钱给垃圾站的管理员后,林白妤就获得了随便在垃圾站挑选东西的权力。

    说是垃圾站,还不如是华夏文明的宝库。这里丢的东西全部是各种古董以及孤本书籍和字画等好东西。林白妤趁着管理员不注意,将那些保存完好得而字画孤本往自己的空间中丢。古董因为体积较大,林白妤怕管理员发现,没有敢往空间里面装——也许,可以找个月黑风高得而夜晚来装这些古董,免得这些好东西被不识货的人粗暴地销毁。

    果然如同林白妤猜想,垃圾站中不但有针灸用的银针还有许多医书,她将这些东西收集在一起,给管理员看。说老实话,管理员并不认字,即便林白妤给她一本《金瓶梅》,她也会以为那是医术。管理员装样地看了看,挥手让林白妤带走了银针和医书。

    林白妤在街头又遇到了木根。这小伙子将林白妤之前给他的翡翠雕刻成太宗像,正要用来跟别人交换两块肥皂。林白妤赶紧上前阻止,从空间里面拿出了一小袋玉米面跟那人交换了肥皂,然后用肥皂再加一块翡翠与木根交换太祖像。

    “那个,劳烦你破费了。”木根非常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雕的东西其实不值钱的。”

    P的不值钱,光翡翠就值很多钱好不好?等你小子将这翡翠在家中多方几年,以后觉得让你家脱贫致富。何况木根的这手雕刻技术真心不错,很有大师风范。若是在二十一世纪,木根的这手技艺能够让翡翠的价值提高一两倍。

    “在我眼中很值钱,我喜欢你的雕刻。”林白妤道,“这样吧,你雕刻好的东西都拿来给我吧,我跟你交换,怎么样?”

    难得有人这么欣赏自己的雕刻作品,木根将林白妤当成了知音,连连点头应承,抱着肥皂和林白妤新给他的翡翠,高兴地离开了。

    林白妤不急着回村,在镇子里面唯一一家国营饭店吃过了午餐,又在镇上逛了一会儿,用数码相机记录下这历史真实的画面,这个时代独特的风景。

    到了下午四五点,林白妤返回山村,到了村子,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村子里面走动的人很少,除了田野里面的虫鸣,四周很是安静,也让一些本来很轻微的声音更加容易传入林白妤听觉敏锐的耳朵里。

    “你这死人终于死了,我也解脱一半了。”

    “原本以为会对不起赵晓宇呢,没想到你竟然没有对赵晓宇出手就被狼吃了,真是活该。”

    “话说,你不是被赵晓宇弄死的吧。那丫头不显山不露水,却又一手高明的医术。我听说医术好的人凭医术就能够杀人。”

    林白妤心中一凛,她已经听出来说话的人是村长弟弟的老婆,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聪明,竟然能够猜出村长弟弟是被她杀的。

    “哈,我真是太开心了。随便找一个人转移你的精力,竟然让你招惹到了不能招惹的人。这是我的幸运呢还是你的霉运呢?”话语中包揽了得意与幸灾乐祸。

    林白妤脸黑了,这么明显的话还有什么不清楚呢?村长弟弟的老婆受够了村长弟弟的折磨,想要另外找一个人转移村长弟弟的视线,于是懦弱胆小又跟所有人关系都不怎么好的原主就成了她的替罪羊。村长弟弟的老婆撺掇村长弟弟去**原主,前世,他们成功了。这一世,林白妤来了,村长弟弟死了。村长弟弟的老婆再不用被村长弟弟折磨了,她更加开心,开心得晚上来给村长弟弟烧死炫耀她的算计。结果被当事人之一给听到了。

    眼中寒芒一闪,林白妤对这个女人厌恶无比。原主的死有她的一份参与,这女人怎么就能够心安理得地看着别的无辜的女孩子去死?这个人的心里早就跟村长一家人一样扭曲了吧。

    林白妤没有回知青宿舍,一扭头,施展轻功迅速前往镇子。第二天一早,公社武装队队长在办公室发现一封匿名举报信。

    三天后,公社武装队根据匿名信所写当场抓住了正在偷情的村长和村长弟弟的老婆。两个人被挂着破鞋全镇游行并且开公审大会进行公审,最后两人都以流氓罪判刑二十年。

    土皇帝村长被抓了,村长一脉全部倒台,村长老婆的妇女主任一职也没有了。不过她没有迁怒村长弟弟的儿子,而是将小孩儿抚养在自己身边。做养儿防老之用。

    村子高层大换血,不过林白妤没有受到丝毫影响,新领导班子对林白妤的待遇跟以前的领带没有两样。林白妤在村子里面挑选了两个孩子,男孩子大约十一二岁,女孩子大一些,有十五六岁。女孩子是新任村长的女儿,林白妤不是目下无尘的人,收下女孩子做徒弟是对自己对村长都双赢的结果。男孩子的家是村里面最穷的,他的父亲早死,母亲带着三个孩子生活,他排第二,不像大哥一样受母亲重视,也不像小弟一样受母亲喜爱,在家里就如同一个隐形人。林白妤很同情这孩子的遭遇,又见他的天资很不错,便收下了这个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