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四百零三章 深宫传二

第四百零三章 深宫传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吃下一颗小纳元丹,林白妤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消化掉了小纳元丹的药力。这个世界时以后宫为主的世界,原身是个皇后,因此林白妤不会让原身修仙,就算修炼武功,在这个绝对是低武的世界,她也不会让原身修炼太强的武功。

    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后,能力给自己贴上隐身符,前往庶妹所住的甘泉宫。宫女们都以为她睡着了,她之前吩咐了手下不让她们进入房间打搅她的“睡眠”。因此,不会有人发现林白妤离开了皇后所住的甘宁宫。

    与如同冷宫一样的甘宁宫相比,甘泉宫简直热闹极了。林白妤远远就听到皇帝的咆哮,让太医赶紧想办法治疗好她的爱妃,否则他要所有太医给他的爱妃陪葬。

    林白妤站在暗处看了看年轻的皇帝,这皇帝的岁数不大,比原身就大个两岁,如今刚刚及冠,有一副好皮相,再加上皇帝身份的加成,难怪有那么多的女人深爱上他,甚至连女主也在早起奉上了自己的真心。可惜,爱上谁也不应该爱上皇帝,那些付出了真心的女人们除了女主,没有一个得到好结果。

    看到太医们都被训成了狗一样,林白妤嗤笑一声。贵妃昏迷不醒可不是太医们不给力,而是皇帝的爱妃太给力。

    林白妤走进卧室,在一群宫女的环绕中,林白妤见到了原身的庶妹,皇帝的爱妃,珍贵妃。从其封号就能够看出“珍贵妃”,这就是皇帝手心的珍宝啊!

    珍贵妃长得跟原主有三分相似,严格比较,珍贵妃长得不如皇后好看,但皇后气质端庄,珍贵妃却如同小白花一般惹人怜惜,是男人都会选择珍贵妃这种女人。

    看到珍贵妃此刻的状态,林白妤不由为珍贵妃竖了根大拇指:为了害死大皇子,这个女人竟然能够忍受一动不动的装昏迷如此久,也是够有耐力的。而且,还有几丝小聪明。林白妤的目光落在珍贵妃的胳肌窝上,里面夹了一个鸽子蛋大的宝石,压迫着经脉运行,太医如何准确探测出珍贵妃的脉搏?

    为了害死一个小孩子,竟然如此费尽心思,这女人真是恶毒。林白妤非常理解原主为什么要费尽心思杀掉珍贵妃,原主是在为自己的儿子报仇。这样的女人,真的该死。不过,她是不会让珍贵妃死的。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让人难受。

    林白妤站在床边静静地等待机会,过了好一会儿,皇帝又带着太医们哗啦啦地走了进来,问道:“怎么样儿?爱妃醒了吗?”

    珍贵妃的贴身宫女醴泉带着七分哭意十分担心地回禀道:“回禀皇上,娘娘一直昏迷,没有醒转。”

    皇帝对专门为自己诊治的御医道:“张御医,你去给贵妃诊脉。再诊治不出贵妃昏迷的缘由,以后你就回家吃自己去吧。”

    “是,皇上。”张御医苦着脸走到床边,醴泉立刻拉出贵妃一只手盖上帕子,让张御医隔着帕子给贵妃把脉。

    林白妤手指一弹,内力点在贵妃的肩头,再一道内力划破贵妃的中衣,宝石从贵妃的胳膊下面滚了下来,再从床上滚落道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这是什么?怎么有个宝石从爱妃的胳膊下滚出来?你们是怎么照顾爱妃的,万一她被宝石膈疼了怎么办?”皇帝生气地怒斥醴泉的等人。

    醴泉赶紧跪下,全身冒冷汗。胳膊下面夹东西能影响脉搏这件事情是她告诉贵妃的,希望没有人知道这种办法。殊不知她的表情落在了有心人的眼中。

    “咦?”张御医忽然发出小小的惊讶之声。

    皇帝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询问道:“怎么了?”

    张御医连忙回话:“回皇上,贵妃娘娘的脉搏编的平缓有劲儿,应是已经脱离危险了。”

    皇帝松了口气,高兴地道:“那就好,那就好。爱妃什么时候能醒?”

    “这个……”张御医也不确认。贵妃娘娘的昏迷实在太奇怪了,他们也无法确定。

    “没用的家伙!”皇帝怒道。

    就听得“哎呀”一声,床上的人忽然坐了起来:“好痒,好痒。”

    “爱妃……”皇帝高兴地冲过去要抱自己的爱妃,结果被在身上乱抓的珍贵妃一把推开了,“好痒啊,太医,快帮我止痒。”

    皇帝被推来,脸色有些不好,但看到爱妃的长指甲将脸都抓破了皮,留下长长的血印,立刻丢下不满,急忙叫唤张御医:“快来看看贵妃如何了。”

    结果还不等张御医上前,珍贵妃停止了抓挠:“不痒了?”

    珍贵妃长长舒了口气,这痒比痛还要令人难受啊,让她根本就无法装晕下去。幸好停止了!珍贵妃抬眼看到皇帝懵圈的表情,心里一凛,急忙做出柔弱的表情,唤道:“皇上,我这是怎么了?”

    这个时候的皇上还是很痴情的,看到珍贵妃脸上三道血痕怜惜不已,上前抱住珍贵妃:“没事儿,就三道血痕,养养就好了,不会留下疤痕的。”

    “什么血痕?”珍贵妃有些懵。

    皇帝怜惜地捧着珍贵妃的脸:“痛吗?”

    珍贵妃这才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想到皇帝刚才的话,立刻捧着自己的脸尖叫起来:“镜子,给我镜子。”

    没有皇帝的命令,谁也不敢动。皇帝抱着珍贵妃安慰,让张御医赶紧给贵妃配药。

    珍贵妃呜呜地哭,她有些后悔装病了,如果一直装昏迷不动弹,她也就不会莫名地发痒,挠伤自己的脸。想到这里,她恶狠狠地瞪向给自己出主意的。

    “这就是恶有恶报吧。”醴泉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说什么?”皇帝怒喝。

    我什么也没有说。醴泉心里又惊又怕,想要分辨,然而她不止出不了声也动弹不了,其他人就看见她低垂着头,以为话是她说出来的。

    那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如果娘娘不是存了害死大皇子的心思,装病装昏迷,不让太医去甘宁宫给大皇子医治,上天又怎么会惩罚你,让你自己抓破自己的脸,险些破相呢?”

    整个屋子里面的人全都惊住了,太医侍卫和宫女太监全部都跪倒在地。他们听到这种隐私,皇帝和贵妃会放过他们吗?

    皇帝和贵妃都恶狠狠地瞪着醴泉,贵妃恨不得撕了她。

    “你,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贵妃唉唉地哭道,“醴泉,枉费我真心待你,你竟然帮着别人陷害我污蔑我。”

    “别人”是谁,不言而喻。

    “娘娘,我有没有陷害你心知肚明,何况我还有证据呢。”“醴泉”的声音继续道,“你在自己的胳膊窝下面夹一颗宝石,用宝石压制手臂的经脉连通,用夹紧放松的方法影响经脉正常跳动,让太医以为你得了重病。可惜啊,老天看着呢,所以才让宝石从你的衣服里面掉出来。没有了宝石,你无法作弊,张御医一把脉自然是没有把出任何毛病。”

    好大一颗雷,众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地落在地上的宝石上面。

    皇帝看了会儿宝石,又转头惊讶地看向贵妃,带着一脸地不置信。他想起来了,在他前来甘泉宫的时候,似乎有太监说大皇子病了。

    皇帝猛然松开贵妃,站起身:“摆架甘宁宫。”

    他要去看儿子,虽然儿子不是他喜欢的女人生的,但却是他如今唯一的孩子,若是出了事儿,若是出了事儿……想到这里,皇帝不由对珍贵妃更加生气了。为什么爱妃要害他的儿子呢?她那么善良柔软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是皇宫改变了她吗?

    林白妤赶在皇帝之前回到甘宁宫,先灌了一杯水润嗓子。很久没有使用口技之术了,还行,没有生疏了,效果也是杠杠的。

    叫了一声,宫女们立刻进来服侍。林白妤简单地梳妆了一下,前往大皇子的房间。容嬷嬷守在大皇子的身边,一会儿给他掖掖被子,一会儿给小孩儿抹抹汗,一会儿用水润润小孩儿的嘴唇,照顾得无微不至。林白妤决定将容嬷嬷调到小孩儿身边,容嬷嬷在原身身边是个猪队友,但在小孩儿身边却是一个好保姆。这样的老仆人比其他宫人更让林白妤放心。

    这么想的,林白妤也这么说了。容嬷嬷虽然舍不得林白妤,但也觉得林白妤说得对,大皇子这次生病都是那些奴才不精心造成的,自己去了大皇子身边才能够更好地照顾大皇子,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皇上驾到。”太监的传话声响起,林白妤暗哼一声,带着容嬷嬷道门口迎接。

    皇帝大步走路进来,询问道:“皇儿如何了?”

    林白妤淡淡地道:“已经退烧了。”

    皇帝依然不放心,让张御医赶紧上前给大皇子诊治。张御医和所有太医在离开甘泉宫后都松了口气,皇帝陛下没有发作他们,没有想灭口什么的,真是太英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