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四百二十章 清穿六

第四百二十章 清穿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钮钴禄氏出生小门小户,外表怯懦,实际野心极大。所有秀女中,钮钴禄氏对林白妤三人最为嫉恨,许多秀女针对林白妤耍手段,背后多是这个女人挑拨的。然则宫里娘娘重视三人,让宫女和太监帮助三人挡住三人陷害,使得钮钴禄氏越发嫉妒。眼看最终选看就要到来,钮钴禄氏心中发了狠,决定亲身上阵,干掉一个。三人中,她选择了最为美貌最让她嫉妒的林白妤下手。

    林白妤站在湖边看荷花,钮钴禄氏看到没有人注意,便想将林白妤退到湖中淹死。不过她这一举动,不但林白妤发现了,富察玲珑也通过植物们知晓了。富察玲珑本来就讨厌乾隆他老妈,再看到钮钴禄氏背后害人,富察玲珑就更不喜欢钮钴禄氏了。不过她也不喜欢容貌家世和才华都高过自己的林白妤,心想历史上都没有听说过哪个阿哥的后院有叫龙氏的,肯定是被钮钴禄氏陷害成功了。自己也就不要改变历史了。她不但不阻止钮钴禄氏陷害林白妤,还在后做推手,操纵植物将两个人都丢进了湖中。

    湖边本来人少,否则钮钴禄氏也不会选在那里动手。结果就是林白妤淹了个半死(装的),钮钴禄氏虽然没有死,但泡久了冷水,又正是月经到来前期,被冷水一泡,子宫受损,以后再难拥有子嗣。

    事情调查清楚后,钮钴禄氏再被打了一顿板子赶出皇宫,虽然没有死,却掉了半条命,虽然最终救了回来,但其一生也毁了。皇家可不会帮钮钴禄氏隐瞒她的罪行,一个名声不好又不能生育的女人,哪家会娶?

    郁闷的四爷再书房中看着高僧给钮钴禄氏“天生凰命,富贵至极”的批语默然许久,他以后还要不要信高僧的话呢?

    林白妤也如愿以偿地回了家,不但没有名声受损,让康熙也不会找撂牌子的理由为难,这也是康熙没有一巴掌拍死钮钴禄氏的原因。

    富察玲珑最为得意,她不但蝴蝶了乾隆的老妈,让乾隆这个败家皇帝不会再出生了,她还如愿以偿地被康熙指给了八爷做格格。郭络罗氏自然不高兴了,拉着八爷大闹一场,并且跑进宫找惠妃和良妃,想要推掉富察玲珑进八阿哥府的事情,结果惹恼康熙,被赶出了皇宫。富察玲珑如期进入了八阿哥的后院。

    林白妤接到十福晋的帖子,邀请她去十福晋的别庄玩耍。十福晋的别庄不同于别的庄子,内里没有田地,而是平坦的草场,乃是十福晋养马骑马的场所。今日所来的女眷不少,除了十福晋,还有九福晋和八福晋两位贵人。众人皆知十福晋的别庄是骑马游乐的地方,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多带了一套骑马装。

    十福晋是个急性子,招待众人喝了一盏茶后,就催促众人换衣服,带着众人前往跑马场。马倌已经将马备好牵来。这些马,匹匹不凡,全部胸宽腿曲,鬃毛分披,蹄颈有如螂腰,昂首睥睨,凝神欲奋,神骏已极。

    “十弟妹养的好马。这些都是西宛名马吧?”八福晋问道。八福晋是个明艳的大美人,不过气色不是很好,神情有些恹恹,想是因为富察玲珑入府的事情不高兴。

    “八嫂说对了,这些全都是西宛名马。”十福晋得意地道,“我庄子里面来了一位非常厉害的养马师傅,不但养马厉害,选马配马种也非常厉害。这些西宛名马都是这位养马师傅挑选喂养的。”

    贵妇中有好几位跟十福晋一样从塞外嫁过来的,同样喜欢马匹,听到十福晋的话,对庄里的养马师傅升起了兴趣,嚷嚷着想要见一见厉害的养马师傅。十福晋本就有心炫耀,立刻让下人去喊了养马师傅来。

    不一会儿,一个大汉跟着十福晋的丫鬟走了过来。大汉身材魁梧,脸上一把大胡子,让人看不出年龄,也看不出具体长相。不过这人有一双非常漂亮的大眼睛,眼神充满了活力,又让人觉得他应该很年轻。

    看到这个人,林白妤的心中一动。若是没有猜测,这个人应该是原主的官配男二罗阳了,没想到他也来了京城。嗯,他应该是来找自己的弟弟和妹妹的吧?正好,林白妤知道罗阳的弟弟和妹妹的消息,不如晚上再来一趟吧。

    贵妇人们也只是见见养马师傅,见过后一人打赏了一点银子,就将人打发下去了。贵妇和贵女们各自开始跑马。有追寻速度的,有骑着慢慢走,边走边聊天的,有的干脆赛起马来。林白妤没有参加赛马,她的骑术比贵女们好太多了,去参加比赛那是欺负人家。

    有不善于骑马的贵女们都跟林白妤一样站在一旁观看比赛,比赛的人多是从塞外嫁过来的贵妇们,只有几个满族的格格和福晋也多出自武将之家。其中十福晋和八福晋的骑术最好,两人打头,就如同两道流星一样,齐头并进,谁也越不过谁。观看的贵女们全部拍手为她们加油,气氛几乎high上天。

    忽然,八福晋的马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马前倾,一声惨叫,将八福晋从马上甩了下来。众女都吓得惊叫起来,眼看着一场惨剧就要在她们面前发生。忽然,一道人影冲上前,伸出双手接住了半空落下的八福晋,然后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八嫂。”十福晋吓得赶紧跳下马冲了过去。这里可是她的庄子,八福晋出了意外,她怎么向八阿哥交代?

    “我没事。”八福晋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交道,“赶紧叫人去请大夫。”

    “你,你哪里受伤了?”十福晋快哭了,八福晋不是说自己没事的吗?

    “有事的是龙小姐,她救了我,自己却受伤了。”八福晋边说边扶起林白妤。

    林白妤嘴角挂着一些血痕,双手不自然地垂落,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看来是受了重伤。十福晋连忙吩咐手下人去叫大夫。

    “这马不是西宛名马吗?怎么会出这样的意外?”十福晋愤怒无比,迁怒养马师傅,“把阿海德抓起来,先打二十大板再说。”

    阿海德是罗阳的化名,林白妤已经欠人家一个媳妇了,怎么还能看着人家无辜被打?立刻出声叫住十福晋:“十福晋,这件事情不关马和养马的事情。我在一旁看得清楚,是地面上忽然长出一截蔓草,缠住了马的前腿,才使得马匹前倾,将八福晋摔倒。十福晋可遣人查看。”

    “这样吗?”十福晋一听这话立刻收回了之前的命令。她和十阿哥都挺看重罗阳的养马技术的,既然不是罗阳的错误,她又怎会让人将罗阳打坏了?

    十福晋的手下去查看了马匹摔倒的地方,果然发现了藤蔓。众人对此都很奇怪,草场中怎么会突然出现藤蔓。林白妤也觉得奇怪,她是亲眼看到藤蔓冲草丛中长出来的,那速度绝对不是一般植物生长的速度,就仿佛末世中木系异能者操纵植物一样。只是,这个世界有木系异能者吗?

    当然是有的,如今这个木系异能者就在咒骂林白妤:“可恶,龙玉这女人坏我好事!她怎么就没有淹死在御花园的湖中!”

    “格格,天色不早了,该回府了。”马车外传来下人的提醒声。

    “知道了。”富察玲珑应了一声。心里颇不得劲儿。以前在富察家不受重视,她可以随时离开富察家到外面浪,现在进了八阿哥府,许多眼睛盯着自己,没有以前自由了。今天若不是跟八阿哥说要出来巡视生意,还无法顺利出门。哎,为了心爱的八阿哥,自己牺牲大了。

    富察玲珑回府后不久,八阿哥也回来了,看到只有富察玲珑一个人,问道:“福晋呢?还没有回来吗?”

    富察玲珑撇撇嘴:“爷心里面就只有福晋吗?爷不问问我今天怎样了,生意上有没有问题。”

    八阿哥温柔地笑,拉住富察玲珑的手,柔声道:“爷这不是相信你吗?”

    八阿哥的柔情攻势让富察玲珑的不满一下子消失了吗,非常得意地跟八阿哥说了自己生意的收益情况,并拿出一叠银票递给八阿哥,让八阿哥尽管去用,不够再问她要。

    八阿哥拿着银票感慨不已,富察玲珑人虽然蠢了一些,但对他却非常真心,罢了,以后对她再好一点儿吧。想到这里,八阿哥对富察玲珑的利用之心淡了一些,多了一分夫妻之情。两人吃了晚饭,又聊了会儿天,正要行周公之礼,忽然下人来禀报,说是八福晋回来了。

    “让福晋休息吧,明天爷再去见福晋。”八阿哥摆摆手,以为八福晋跟平时一样想将他从富察玲珑的院子拉走。若是平时,他也许会照做,但今天刚得了富察玲珑给的银子,无论如何,他都要给富察玲珑一个面子,留在富察玲珑的屋子中。

    “爷,福晋坠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