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林夫人放出来了

第四百三十八章 林夫人放出来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最新章节!

    好不容易,两个少年止住哭声,仙草伶俐,早就准备了梳洗的清水和毛巾——毛巾是林白妤从现代带过来的,阖府上下除了给了黎彬蔚几张,就只有林白妤的院子有毛巾使用。

    清洗过后,两个少年虽然眼眶发红,但却清爽无比。林白妤将两人拉到身边,一左一右地坐下。

    “二姐,官府回来抓我们吗?”林白琅忐忑地问。逼宫谋反都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他们都是林家人,还是林君灏的嫡子,是被抄斩的人之二。

    “不会。”林白妤柔声安慰道,“有我和王爷在,一定护你们周全。”

    林白琥小小声地问道:“二姐,能不能将母亲也救出来?”

    林白琅听得这话也满含期望地看向林白妤。

    林白妤摇了摇头:“母亲是父亲的妻子,侯府的当家夫人,她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脱朝廷的怪罪的。”

    两个少年闻言失落地垂下头,眼泪水又开始酝酿,不过极力忍住了,没有让泪水流下来。

    林白妤叹气:“这段日子你们就住在我的院子吧。”

    虽然古代“男女六岁不同席”,但这个时候,她不可能让两个少年独自住在陌生的地方,自然要留在眼皮底下看顾着。何况这是她的亲弟弟,想来黎彬蔚不会不同意。

    这几天,因为皇子逼宫跟老皇帝去世的事情,风声鹤唳了好些日子。那些跟随四皇子和二皇子的人家很多都被抄了家,很是太子“仁善”,只杀了几个二皇子和四皇子的心腹,其余的人多是罢官免职,保住了性命。使得朝野上下一片称颂太子的声音,众大臣纷纷上折子,请求太子尽快登基。

    太子心中得意,几番“推却”,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众大臣所求,定于十日之后举办登基大典。

    皇帝登基,大赦天下,黎彬蔚和林贤波都趁此机会帮林家求情。太子,啊,不,现在应该称其为皇帝了。皇帝看到黎彬蔚和林贤波的面子上,只赐死了林君灏,侯府其他人都保全了,被贬为庶民,赶出侯府。林白妤将人接到自己的一个陪嫁庄子中。

    林二老爷林君泽本来也是要死的,但皇帝心里面其实很很感激林二老爷养出了林白婉这个坑爹的闺女,帮他除掉了先皇这座大山,心中暗爽之下饶了林君泽的性命,将其流放一千里。林夫人不愿意与丈夫分开,带着儿子媳妇与丈夫一起上路。林白妤知晓后让仙草给林二夫人送了一万两银子过去。如今普通人家十两银子够一年的花费,林白妤这一万两足够林二夫人一家在千里之外安家生活,过上富裕的小日子了。

    等到送走林二夫人一家,林白妤便带着林白琅和林白琥两人前往陪嫁庄子。这个庄子并不在京城,而是在离京城不远的一个县城中。让保陵侯府的人离开京城,也能远离是非。

    “母亲,母亲!”

    马车还没有停稳,林白琅和林白琥两个人就跳下了马车,朝着大门跑去。

    大门打开,林夫人从里面冲了出来,张开双臂,与两个儿子紧紧抱在一起。

    林白妤不慌不忙地从马车上下来,等母子三人都哭得差不多了,才缓缓地走上前。

    “母亲。”

    “王妃!”林夫人松开两个儿子,忙不迭地用手背擦干眼泪,对着林白妤施了一礼。

    林白妤急忙闪开:“母亲这是做何?”

    “自然是感谢王妃救命之恩。”林夫人感激无比地道,“若非王妃之故,林家也不会保全下来。”

    林白妤拒不受礼:“保全林家全靠五皇子和五叔。”

    林夫人道:“五叔那边,我自会去感谢,但你这边,我也是要谢的。若非你的缘故,夏王爷又怎么会帮林家周旋?”

    林白妤上前扶住林夫人:“母亲,我也是林家人,你如此做法,可是与我见外?”

    林夫人一听这话,这才作罢,赶紧拉着林白妤和两个儿子进入屋子。

    这屋子乃是一个二进的院子,不过不如城里的房子小巧精致,而是修得比较粗犷,宽宽大大的,看着大气。庄里的仆人都是林白妤特意挑选的,都是老实人,照顾林夫人这样的罪妇也很精心。至于保陵侯府原本的仆人,都已经被官府发卖了。

    一行人刚进院子,一个小丫鬟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跑了过来:“夫人,三少爷见不到你就一直哭,我们怎么哄都哄不好他。”

    林夫人:“把孩子交给我吧。”

    说完抱过孩子,温柔地哄了起来。

    孩子认人,一到林夫人怀中就止住了哭声,小声啜泣,等到林夫人一哄,啜泣声也小了,不一会儿就窝在林夫人的怀中睡着了。

    不说林白妤惊讶无比,林白琅和林白琥两兄弟也惊住了。

    “母亲,他是谁?”林白琥嫉妒地问道。母亲对这个孩子好温柔哦!

    “嘘,小声点儿,你们弟弟睡着了。”林夫人道。

    “弟弟?”林白琅和林白琥惊叫。

    林白妤想了想,问道:“可是香雪姨娘生的弟弟?”

    林夫人点头:“正是这个孩子,如今我们林家,除了你们和我,就只剩下这个孩子了。”

    林白妤问:“香雪姨娘呢?”

    林夫人道:“被发卖了,跟着林家的下人一同被发卖,不知道被卖去了哪里。”

    林白琅问:“三姐和四姐呢?她们也是林家的女儿,都没有来看您吗?”

    林夫人冷笑:“别提那两个白眼狼,林家一被抄,她们就和林家断绝关系,如今已经不是我们林家人了。以后我们林家大房,除了我,就只有你们姐弟四人。”

    林白琅和林白琥闻言愤愤地骂了林柏婵和林白娟几句,不过他们与林柏婵和林白娟根本也没有感情,不过是气愤她们不顾林家的小人行径,却没有因为她们割断与林家的关系而伤感。

    林白妤走到林夫人面前,对林夫人道:“母亲,把三弟给我抱抱吧。这孩子在牢中生活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牢中阴冷,对他的身体说不定有损害,让我帮他看看。”

    林夫人惊讶:“你会医术?”

    林白妤微笑:“平时看书,学了一些。”

    林夫人叹息:“你这孩子太能藏拙。”

    林白妤笑了笑,不回答,将小孩儿抱过来,一只手,拉过小孩儿的细腕子,帮其号脉。小孩儿在牢中吃了一段时间的苦,小小的孩子瘦巴巴的,脸色蜡黄,不像平常孩子一样健康。林白妤不由怜惜不已。

    林白妤从空间中拿出一丸丹药,抠下四分之一喂入孩子的口中。这丸药是滋补养身的,正科补孩子失去了的根基,让其健健康康地长大。

    那边亲母子三人说着话,林白妤便没有打扰他们,又偷偷地给小孩儿喂了一口灵泉水,接着讲灵泉水灌入茶壶中。

    等到母子三人说完话,林白妤走过去,将小孩儿还给林夫人。

    “珪儿怎么样?”林夫人关心地问。她与这孩子在牢中一场患难,林夫人一直照顾小孩子,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对她来说,小孩儿就跟她的两个亲生儿子一样。

    林白妤将小孩子递进林夫人的怀中,微笑道:“三弟并没有因牢中的环境伤到根基,养养就好了,肯定跟大弟和二弟一样健康长大。”

    林夫人闻言高兴:“那我就放心了。”

    林白妤走到桌子旁,提起水壶倒了四杯水,递给林夫人和林家兄弟:“母亲和弟弟们说了这么久的话,口干了吧?喝点儿水。”

    林夫人和林家兄弟确实觉得口干了,接过水杯将杯中的水喝了,只觉得水清甜无比,分外好喝。

    “没想到山野庄子里面的水这么好喝。”林白琥砸吧砸吧嘴道。

    林白琥冲他翻了个白眼:“那是因为你第一次喝,以后天天喝就觉得寻常了。”

    两兄弟来了山庄,自然是不会再离开了,留在山庄陪伴母亲。所幸林白妤为他们请了一位落地的举人做先生,此次带着一同来了,就在庄里教两个孩子读书。

    林夫人道:“今天的水确实比平时好喝了许多。”

    林白妤笑:“母亲看到两个弟弟,心中高兴,自然喝水也是甜的。”

    林夫人闻言也笑了。

    中午,林白妤在山庄吃的午饭。午饭不如保陵侯府精致,但胜在食材新鲜,原滋原味,比那些一道菜经过了十几道工序,不知用了多少昂贵配料的菜肴要简单多,也更有滋味。

    吃过午饭,林白妤就告辞了,离开前,林白妤给林夫人留下庄子的地契与五万两的银票。林夫人虽然傲气,但她还有三个孩子需要养活,只得收了林白妤这个出嫁女给的钱财。

    马车驶出山庄,刚刚步入官道,一对人马迎面而来,后面跟着一辆装着东西的大车。

    仙草回禀道:“主子,是林将军。”

    林白妤也看到了打头一人的相貌,让马车停到路边,从车厢中钻了出来。

    林贤波看到林白妤,勒住马缰绳,停在林白妤的马车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