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6.蝴蝶引起的小风暴

6.蝴蝶引起的小风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低了下头,这些东西当然不是猎人告诉他的,不过熟知历史发展的狄克,自然知道现在的克尔苏加德其实就在洛丹伦王城附近,在一个名叫布瑞尔的小镇子里藏身,不过只要阿尔萨斯的势力触及到他,他很快就会回到安多哈尔。

    失踪了近一年的克尔苏加德的出现,其实只是阿尔萨斯堕落和洛丹伦毁灭这出大戏里出现的第一个角色,他们配合的天衣无缝,但他们想不到,这世界上会出现一个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的小东西。

    狄克很明白被这场戏幕后的大人物们盯上是多么危险,但就是这样,才有意思,不是吗?亲手改变历史的味道,多么爽快的味道!看着阿尔萨斯意动的样子,狄克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在歌唱着,让他有些飘飘然了。

    “实际上,王子陛下,猎人在临死前,还透露出了另一个消息。”

    狄克闭上眼睛,似乎也在为这个消息而震撼,实际上,他只是为了掩饰双眼里的愉悦。

    “说!”

    阿尔萨斯的心情很差,所以语气也变的严肃了起来。

    “猎人潜入诅咒神教的事情本来进行的很顺利,他只所以被发现,是因为我们这边出了叛徒!他出卖了猎人,也出卖了帝国的利益!”

    “砰!”

    这下神色大变的,就轮到阿尔萨斯了。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满脸的不可思议,他盯着狄克,想要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竟然敢以平民的身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王室在每座大城市里安插的内廷骑士,只有这座城市的最高长官才清楚,狄克既然说猎人被出卖了,也就是说,斯坦索姆的最高长官,已经叛变了。

    “是的,陛下,瑞文戴尔男爵,他已经和诅咒神教联手了,猎人确切的说,在祖尔玛莎附近,他们组织起了一支数目庞大的亡灵军团,有食尸鬼这种怪物,还有一种可怕的战争机器,叫憎恶!”

    狄克闭着眼睛,将这些话说完之后,阿尔萨斯就如同咆哮的雄狮一样,指着狄克喊到,

    “闭嘴!你这个平民,你怎么敢侮辱一位贵族!如果不是看在你为帝国立过功的份上,在你满是毒液的谎言说出来的第一时间,我就该砍了你的头!”

    狄克没有说话,他沉默的就像是一具尸体,但阿尔萨斯却越来越激动,最后甚至抽出了自己的战锤,那被他的导师,圣骑士乌瑟尔-光明使者赐福过的战锤,想要教训狄克。

    但却被同样惶恐的吉安娜拦住了,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阿尔萨斯瞪了狄克一眼,摔门而去,吉安娜则用复杂的眼光看了一眼狄克,也是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狭小的屋子里再次陷入了寂静,几分钟之后,狄克活动着双臂,将身体平躺在了硬板床上,一边发出舒适的呼噜,一边含糊不清的低语着,

    “哦也…好戏开场咯。”

    ---------------------------------------------------------

    “砰!”

    阿尔萨斯愤怒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弹起的鹅毛笔,在华贵的信纸上拉出了一条难看的痕迹,将王子陛下刚刚写到一半的信给糟蹋了,不过他越想狄克的话,内心就越愤怒。

    但只有阿尔萨斯自己才知道,这份愤怒,其中还夹杂着一分惶恐,内廷骑士是自己的父亲从小收养的战争遗孤,王室供给他们生活和学习的所有费用,经过长达数十年的培养,内廷骑士们是绝对不会背叛王室的。

    如果那些话真的是猎人说给狄克的话,那么瑞文戴尔男爵叛变这件事情,就几乎有大半的可能是真的。

    但是那可是一位贵族!即便是听说有一位大法师参与到了瘟疫事件里,阿尔萨斯都不会如此惶恐,但这事情如果有贵族的参与,那么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像瑞文戴尔这种实权贵族,虽然只有一个男爵的封号,但他可以控制的区域,甚至囊括了大半个东达隆米尔。

    他可以轻轻松松的弄出一支足以威胁到王室统治的亡灵大军!

    是的,亡灵,来到安多哈尔之后,阿尔萨斯特意去看过那些被隔离在安多哈尔城墙之外的瘟疫感染者,行走的尸体,邪恶的气息,没有痛觉,只会被动的追逐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亡灵军团,简直是从地狱归来的邪恶者!

    阿尔萨斯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他越是想冷静,狄克的那些话就越是出现在他脑海里,最后这位王子陛下烦躁的一脚踹到了一把椅子,这才勉强将内心的负面情绪散发了出去。

    “呼…法瑞克!”

    阿尔萨斯喊了一声,他全副武装的站在门口的侍卫就大步走了进来,躬身站在阿尔萨斯身后,他不但是阿尔萨斯的侍卫队长,更是在第二次兽人战争中,阿尔萨斯最信任的战友,他会努力完成阿尔萨斯吩咐的任何一件事情。

    “我的陛下,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法瑞克,我需要你亲自带着最好的斥候,去追查从斯坦索姆运到安多哈尔的谷物的去向,但不要打草惊蛇,还有,让玛维恩化妆前往斯坦索姆,我要在半个月之内,得到关于瑞文戴尔男爵的所有信息!甚至是他和那些贵妇的风流韵事,我都要知道!”

    法瑞克沉默的点了点头,雷厉风行的离开了这件临时的办公室。

    阿尔萨斯看着离开的法瑞克,他闭上了眼睛,就像是沉睡的狮子一样,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位王子陛下目前的心情很糟糕。

    另一边,吉安娜的房间里,法师大小姐正摆弄着一个精致而神秘的仪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块的水晶和一坨复杂的工程学齿轮混合在一起的怪东西。

    吉安娜摆弄了五分钟,才将这东西完全弄好,她小心翼翼的将这玩意放在了桌子上取下了腰间的短柄法杖,在朝着法杖充能之后,用涌动着紫色光芒的法杖顶端,轻轻碰了一下那大块水晶的表面。

    下一刻,复杂的齿轮“咔咔咔”的响了起来,不多时,一副投影一样的画面,出现在了这台古怪的仪器上方。

    可以看到,不甚清晰的画面那边,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家,正在忙碌着什么,从那位老先生的服装打扮来看,那应该和吉安娜一样,也是一位法师。

    “导师大人,日安!”

    吉安娜彬彬有礼的朝着这位老先生致意,看她的样子,这位老先生,赫然就是之前说过的达拉然的领袖,大法师安东尼达斯。

    “是吉安娜呀,瘟疫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安东尼达斯回过头,他的语气像极了那些宠溺后辈的老头子,但如果狄克在这里,绝对会第一眼就被那双明亮的如同天生星辰的眼睛所吸引,这简直不像是人类可以拥有的眼睛。

    面对安东尼达斯的问题,吉安娜脸上有些紧张,她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严肃的反问到

    “导师大人,请您告诉我,克尔苏加德师兄是不是真的失踪了?”

    安东尼达斯带着笑容的脸色当即凝固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苍老的额头上,皱起了一个大大的“川”字,

    “你问这个干什么?吉安娜,我记得你和克尔苏加德关系,可是一直不怎么好的。”

    “我得到了一些情报,有人说…说这次瘟疫,是克尔苏加德师兄带着一些叛逆法师弄出来的!他还建立了一个邪教,叫诅咒神教,导师大人,您觉得这可能吗?”

    吉安娜用很严肃的目光看着安东尼达斯,她期待从无所不能的导师嘴里得到和狄克相反的意见,虽然和克尔苏加德关系并不好,那个脸上总是挂着阴霾的中年人几乎从不和她说话,但那毕竟是吉安娜在法师路上的第一位同伴。

    安东尼达斯沉默了几分钟,已经戒烟快三十年的他,突然从桌子上拿起了一根烟斗,放在了嘴边,他深吸了一口烟气,

    “如果是别人…那我完全可以告诉你,这不可能!但如果是克尔苏加德的话…他在失踪前,一直沉迷于研究从兽人的暗影议会那里得到的邪恶的术士法术,我曾再三警告过他,他答应过我不再研究,但二个月之后,他变卖了家产,甚至放弃了六人议会的职务,从达拉然消失了…”

    “呋…”

    安东尼达斯吐出了几个烟圈,突然对吉安娜说,

    “回来吧,吉安娜,这事情已经不是你可以插手的了,我会让罗宁去接手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克尔苏加德,那么你很可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不,我拒绝!我会查下去的!导师大人,再见!”

    一向是个乖乖女的吉安娜,这一次竟然一反常态的强硬了起来,她伸手关掉了这个仪器,有些迷茫的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然后很快又联想到了上午时,狄克那稍有些古怪的脸色。

    法师大小姐银牙一咬,就收拾好了自己的魔药和卷轴,推开门,朝着狄克的房间走了过去。

    另一边,在洛丹伦的首都附近,灿烂的阳光下,一脸阴郁的中年人指挥着工人们,正在准备收割的农场中心,搭建着古怪的台子和一些神秘的仪器,在忙碌的工地旁边,三口足以容纳一头黑熊的铁锅正妥善的被放在地面上。

    农场的负责人,胖乎乎的老板正挤眉弄眼的站在中年人身边,惴惴不安的问,

    “克尔苏加德先生,这些容器真的能够让我的农场今年获得大丰收吗?”

    中年人看了农场主一眼,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指了指自己胸前的标志,那是一枚刻画着星月的法师标示,正是法师之城达拉然的标志。

    “以魔法的力量为名,请相信我,阿加曼德先生,有了这些蒸锅在,你只需要每天将我给你的魔法粉末,还有那些特殊的谷物,混合三分之一的水,蒸煮一个小时,我可以保证,到今年6月份,你的农场的产量,绝对会翻上一番。”

    中年人一脸严肃的朝着阿加曼德磨坊和这块农场的主人说,

    “这是达拉然最先进的魔法研究成功,是需要在洛丹伦国境内先做实验的,如果你不信,可以派人去安多哈尔和布瑞尔的其他几块农场看看,那里的所有农场,已经从今年开始,都在使用这种蒸锅了。”

    “信!信!我怎么可能不相信法师老爷呢?”

    阿加曼德先生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油光满脸的脸,他期待的看着正在被组装的蒸锅,又偷偷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中年人,心里思索到,

    “难得这些法师大方一次,竟然免费送给我三口蒸锅,嘿,不管有没有用,明天先煮起来再说,一天煮一个小时就能翻一番?那我为什么不多煮一会呢?”

    十几分钟后,阿加曼德先生闻着那股散发着独特香气的魔法粉末,虽然煮起来的时候,那绿色的雾气有些吓人,但这种味道,还真是让人感觉舒服啊。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

    他惬意的猛吸了一口,扭头就看到了坐在马车上的克尔苏加德,他急忙喊到,

    “哎,克尔苏加德法师先生,不留下吃顿午饭吗?阿加曼德磨坊的面包,可是整个提瑞斯法地区都远近闻名的呢!”

    克尔苏加德朝着阿加曼德先生摆了摆手,

    “不了不了!感谢您的款待,不过我还要赶回安多哈尔去呢,我最喜欢的一出大戏,马上就要开演了,我已经等了快一年了,都有些等不及了!”

    看着远去的克尔苏加德,阿加曼德先生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些法师真的是读书读傻了,看戏在哪不能看?安多哈尔那地方,能比得上洛丹伦的皇室大剧院吗?切,乡巴佬。

    农场主回头看了看那些蹲在不断跳动的蒸锅旁边,一脸惬意的吸着香气的雇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走上去踢了他们一脚,

    “快滚去干活!今天要把三个台子都搭起来,这些魔法粉末要烧一个小时,不,每天都烧三个小时!如果今年真的丰收,我会考虑大发慈悲,免去你们五分之一的租子,现在,快给我去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