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9.歧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安多哈尔,米隆达尔湖大桥左侧。

    “克尔苏加德!你会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价!”

    全副武装的阿尔萨斯挥舞着战锤,一锤砸翻了挡在自己面前的食尸鬼,手心里炽烈的圣光绽放,将这头肮脏邪恶的怪物烧成了灰烬。

    他一个人勇猛的朝着克尔苏加德的方向突进,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但在他周围,无数亡灵挥舞着手臂,组成了一道恐怖的“人墙”。

    这些身材枯槁的亡灵,在今天早上的时候,还是安多哈尔活生生的居民,但在中午的时候,伴随着从今年年初开始笼罩安多哈尔的迷雾突然加重,短短三个小时,安多哈尔就从洛丹伦东部最大的城市,变成了一座真正的地狱。

    阿尔萨斯带着近百名圣骑士,这已经是从十字军壁垒抽出的全部军力了。

    在得到了来自他最信任的侍卫队长法瑞克的追查情报,发现克尔苏加德从布瑞尔返回了安多哈尔之后,阿尔萨斯就第一时间带着所有的圣骑士出征了。

    是的,吉安娜骗了狄克,大小姐根本没有告诉阿尔萨斯关于她和狄克的踪迹,只是偷走了阿尔萨斯的徽章,这个大胆的行为,让大小姐差点就失去了生命。

    不过眼下,阿尔萨斯却不知道这么多,他只知道吉安娜带着狄克离开了十字军堡垒,不过他也没有心思去找那个贪玩的法师大小姐,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解救他的子民,作为未来的洛丹伦国王,阿尔萨斯在这一方面,绝对是合格的统治者。

    但这也是他最大的弱点,而遗憾的是,这个弱点,已经被幕后黑手们发现了。

    克尔苏加德拄着法杖“诅咒”,面无表情的站在安多哈尔市中心的广场上,看着阿尔萨斯艰难的在亡灵群中“冲锋”,眼角里闪过了一丝不屑。

    他不明白,伟大的巫妖王为什么要选择这个羸弱的圣骑士作为他的左手,他甚至只用五分力,就能轻松干掉这个圣骑士,这个愚蠢的王子,法师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己非要“死”在这个家伙手里。

    但克尔苏加德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既然无所不能的主人要求他这么做,那么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研究更深刻的魔法,他就这么做好了。

    克尔苏加德背在身后的手指微微一动,原本严严实实的将阿尔萨斯挡在外围的亡灵们突然露出了一丝缝隙。

    “圣光啊,赐予我力量!”

    阿尔萨斯敏锐的抓住了这个机会,手里的战锤高高举起,他呼唤着圣光的力量,在来自不知名的存在的能量灌注之后,阿尔萨斯全身都开始涌动纯金色的正义圣光。

    这圣光对于亡灵们来说,简直就如同消融冰块的阳光一样。

    被圣光包裹的战锤轻轻一扫,阿尔萨斯面前那道缝隙就再次变得宽敞了很多,两边的亡灵,都在圣光组成的壁垒中,哀嚎着化为灰色的灰烬。

    “你的惩罚来了!克尔苏加德!”

    阿尔萨斯勇武的挥舞着战锤冲到了“面色大变”的克尔苏加德面前,轻轻一磕,克尔苏加德手里的黑红色法杖就飞到了一边,在第二击到来之前,克尔苏加德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个动作,也让他正在准备的魔法光芒消散了。

    看到这一幕,王子殿下双眼里出现了一抹激动。

    他可不是对魔法毫无了解的蠢货,这显然是因为操纵这些亡灵大军已经牵制了克尔苏加德太多的魔力,以至于在被自己突破之后,他甚至连防御都做不到,只能咬牙断开了这些亡灵的控制权。

    他要跑了!

    阿尔萨斯怎么可能允许克尔苏加德逃跑,他手里抡圆的战锤朝着法师的身体就砸了下来,这一击砸在克尔苏加德背上,将法师砸了个踉踉跄跄,克尔苏加德狼狈的摔倒在地上,他“惊恐”的朝着阿尔萨斯喊,

    “别得意了!王子,在斯坦索姆,我的盟友正在制造足以毁掉整个国家的大军,你们…你们都要被…啊!!!”

    克尔苏加德的哀嚎还没完,就被再度砸下的战锤彻底砸碎了心脏,黑色的血液将周围的土地都染成了黑色,阿尔萨斯用厌恶的目光看了一眼克尔苏加德的尸体,又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由于无人控制,又恢复了游兵散勇形态的亡灵。

    联想到克尔苏加德最后喊出的话,阿尔萨斯坚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惫,但随后又转化为了坚定,那执拗的目光,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头发寒。

    “法瑞克,烧了这具尸体,带上骨灰,我们去斯坦索姆!”

    法瑞克一手提着大盾,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把战斧,他回身砍倒了一头企图偷袭的食尸鬼,然后快步跑到了阿尔萨斯面前,他的空位,很快就被另一个圣骑士填上了。

    “殿下,要不要休息一天,您看上去很累!”

    “不!直接去斯坦索姆,我的子民们正在受苦,我要把他们从黑暗里解救出来!”

    阿尔萨斯的声音很坚定,配合他现在的眼神,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他的话,周围的圣骑士们闻言,纷纷露出了坚定的目光,这些人士气大振,很快就在完全不成阵型的亡灵中,用圣光,撕开了一条灰烬之路。

    阿尔萨斯亲自挥舞着战锤走在最前面,背着一个小布包的法瑞克走在身后,其他的圣骑士则跟在他身后。

    这一行人,就像是挑战死亡的勇士,他们所到之处,尽是净化的亡灵,勇士们沉默的冲入了迷雾之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这本该是正义战胜邪恶,勇士斩杀堕落的史诗故事,但站在安多哈尔最高处塔楼边的狄克和吉安娜看来,这简直就像是一场笑话!像是一场拙劣的舞台剧。

    “那个自大的蠢货,他都不想一想,一位大法师,就是这么好对付的吗?”

    吉安娜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声,不过她的身体刚刚经受了四重诅咒的折磨,再加上这位法师大小姐,可还不是十年后的法师领袖,所以即便是诅咒接触,她现在的身体依旧很虚弱,甚至需要拄着法杖来移动。

    但这虚弱却让她的怒火更胜。

    “斯坦索姆,那分明就是克尔苏加德的陷阱!他居然头也不回的就跳了进去!真是…咳咳咳。”

    愤怒的情绪,牵动了她现在很还脆弱的身体,再加上手脚上沉重的禁魔锁链,让她较弱的身形差点就要倒在地上。

    狄克急忙走上来想要搀扶她,却被法师大小姐一把打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吉安娜的双眼里,毫不掩饰她对于狄克的厌恶和鄙视。

    “滚开!你这卑微的懦夫!”

    狄克伸出的手停在了原地,尽管他已经尽力掩饰了,但他左手手背上的那个诅咒教派的徽记,却还是那么的显眼。

    他抿了抿嘴唇,试图说服自己不要去理会吉安娜的误解,但看到大小姐那双恨不得杀了他的目光,狄克最终还是将双眼里的担忧,藏在了眼底深处,他最后看了一眼倔强的吉安娜,转身就离开了这毫无设防的顶楼。

    “去吧,去找你的黑暗主人!像条狗一样感谢他留了你一条命!”

    下楼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但狄克很快就恢复了原状,他径直走下了楼梯,将吉安娜一个人留在了顶楼上。

    吉安娜那难得一见的凶狠的表情消失了,她拄着法杖,慢慢的蹲了下来,靠在肮脏的墙角,努力的把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双臂抱在膝盖上,将自己的头,埋了下来。

    几秒钟之后,抽泣的声音就在顶楼的昏暗的空间里响了起来。

    “对不起…呜呜…对不起…阿尔萨斯…如果不是我…”

    这声音很微弱,但足以让悄悄藏在旁边的黑暗里的狄克听到了,当“阿尔萨斯”的名字传入他的耳中的时候,狄克沉默了。

    他躲在黑暗中,看着抽泣的大小姐,看着总是骄傲的大小姐第一次露出这种惶恐,就像是怕打雷的小女孩一样的娇弱。

    他悄悄的走开了,这一次,他没有再回头。

    “对不起…狄克…如果我没有拉你出来…我不该怪你的…对不起…”

    可惜…那转角处,已经空无一人。

    塔楼下方,狄克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他双目无神的盯着黑暗的塔楼顶部的蜘蛛网,看着那在天灾瘟疫的侵染下,足有拳头大小的黑蜘蛛在努力的结着网,他曾经也想做一只蜘蛛,在整个世界洒下自己的网,看着那些猎物为了挣破网而拼尽全力的丑态。

    但就在昨天和今天,他名分看到了两只自以为是猎手的蠢货,一头撞入了更大的网里,虽然很想破网逃生,但他们的力量,却连挣破蛛网的资格都没有。

    智慧,记忆,这些东西在面对真正的力量的时候,往往就像是水中的泡沫一样,毫无价值。

    力量啊!力量…

    “哦,看看这是谁…一头正在思考人生的小老鼠,真是讽刺。”

    一个狄克从未见过的家伙从大门中走进来,径直坐在了狄克面前的主位上,虽然相貌大变,甚至连声音也变了,但狄克知道,这具身躯里,藏着的就是刚刚死去的克尔苏加德,那个拙劣的男二号。

    狄克看着他,很认真的看着他,

    “为什么你会觉得讽刺?”

    克尔苏加德也用那双已经大变模样的眼眸看着他,这是这个高傲的堕落法师,第一次用平等的态度,对狄克说话,这一具躯壳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因为我发现,一个卑微的平民,竟然比一位高贵的王子,对这个世界看的更透彻,我刚刚查阅了你的所有行踪,你在一个月之前,就来过安多哈尔,从郊外的小村子里救出了一个女孩,对吗?你还劝盖罗恩农场的主人,把我们的瘟疫蒸锅扔掉,可惜那个蠢货没有听你的。”

    “所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就推测出瘟疫蒸锅的作用的?你为什么不把这个发现报告给国王呢?这不是治安官的责任吗?”

    时隔5天之后,狄克脸上又一次露出了他标志性的眯眼笑的动作,

    “你猜?”

    “砰!”

    狄克为自己的轻佻付出了代价,尽管转换了身体,但克尔苏加德对于魔力的控制力并没有下降,一记“巫妖掌”,将狄克打的在空中转了两圈,这才倒在了地上。

    “提瑞斯法的兄弟传回了消息,我们今晚启程,还有,小老鼠,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你也许不怕死,但你总得为别人想一想,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