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0.吻

10.吻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前世读到这一段剧情的时候,狄克就很疑惑,以克尔苏加德身死时候的实力,怎么可能因为身体被烧成灰,就连灵魂都保不住了呢?

    现在谜底揭开了,阿尔萨斯摧毁了克尔苏加德身体,但他的灵魂还在另一具躯体里活动着,如果没有意外,看样子他还能活很久。

    但明白了这个,对于狄克现在的处境,其实没有什么用处。

    吉安娜从那天的哭泣之后,一夜之间成熟了很多,不再对狄克恶语相加,但却用了更恶劣的方式,无视。

    好在狄克现在,也没有时间理会大小姐的想法,这已经是他们星夜出发之后的第三天下午,现在已经到达了阿加曼德磨坊的位置,

    在克尔苏加德和狄克以及被禁魔锁链锁住手脚的吉安娜到来之前,这座繁华的磨坊里的人,就被先行的诅咒教徒们杀光了,坐在满是血腥味的房间里,吉安娜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而狄克则盯着那溅满了鲜血的木质大门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克尔苏加德坐在主位上,他面前半跪着三名将全身都包裹在黑色长袍里的教徒,听着他们的报告。

    “按照大人的命令,我们雇佣了10个本地最好的猎手,进入那座与世隔绝的山谷中查看,最后回来的只有三个人,但他们都看到了那座倒塌在湖底的建筑,根据他们的描述,那应该就是大人您要寻找的目标。”

    教徒们的报告很详细,克尔苏加德则沉吟着没有说话,几分钟之后,他开口了,

    “那里很危险吗?为什么只有三个人回来了?”

    三个教徒面面相觑,最后由地位最高的那个回答到,

    “危险…倒也不危险,那里没有猛兽,也没有险地,但那里很诡异,根据那三个幸存者的说法,但凡靠近那座湖的人,都会因为神智混乱而发疯,7个猎手,都是死在自相残杀里的,只有3个没有靠近湖边的人,活了下来。”

    听到这话,克尔苏加德眉头皱的更高了,他挥了挥手,在场所有的教徒都恭敬的退出了房间之外,这里只剩下了他和狄克,还有吉安娜三个人。

    “小老鼠,你说你曾经亲眼见过神器,那么告诉我,你为什么没有发疯?”

    狄克扭过头,歪了歪脑袋,

    “很简单,我捂住了耳朵,闭上了眼睛,只在里面待了不到三个小时。”

    面对这无厘头的答案,克尔苏加德冷哼一声,左手伸向了一脸懵逼的吉安娜,她根本不明白克尔苏加德和狄克在说什么,关于神器什么的。

    但下一刻,吉安娜就感觉到一股强横的魔力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并且提着她的脖子慢慢升高,只是2秒钟,吉安娜就被挂在了半空中,她挣扎着身体,然后她就听到了狄克叹了一口气。

    “放下她!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这家伙疯了!他竟然敢和克尔苏加德这样说话?”

    快要窒息的吉安娜的脑袋里泛过了三个大问号,但下一刻,克尔苏加德魔力的拉扯,竟然真的平缓了下来,最后还将她放在了地面上。

    吉安娜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她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狄克,后者正慵懒的坐在椅子上,用一种待理不理的表情应付着克尔苏加德,一时间,饶是她聪慧绝顶的脑袋瓜,都不知道这见鬼的剧情是怎么发展这样的。

    “很好,我也喜欢心平气和的交谈。”

    克尔苏加德的声音里充满了寒意,他违背巫妖王的命令,私自跑到提瑞斯法地区,这已经是几乎不可宽恕的罪孽了,所以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多耐心,和狄克玩这些幼稚的游戏。

    但幸运的是,他知道该怎么让狄克就范。

    “那是守护者和古神麾下的战场,无面者继承了来自上古之神的邪恶力量,它们死在了那里,但它们留下的污染还在,在那里,眼睛看到的皆是幻象,耳朵听到的皆是魔音,在那里入眠,你的灵魂就会被这世界上最本源的恶所侵蚀,所以你明白了吗?大法师先生!”

    虽然狄克的最后一个称呼充满了嘲讽的意味,但克尔苏加德这一次,却理智的没有再反驳。

    古神,上古之神,由艾泽拉斯最原始的恶,凝聚而成的怪物,这一点,在旅程中,发掘过很多遗迹的克尔苏加德,还是是知道的。

    但聪慧如他,并不会完全相信狄克的话,所以思考了几分钟之后,他指了指吉安娜,

    “今晚,我们进山,她也跟着一起去!”

    狄克漠然的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懒腰,打了个哈欠。

    他朝着门外走去,但在出门的时候,脚下一滑,狼狈的摔倒在了地上,如果不是扶着门锁,恐怕这一下,就足够他摔得头破血流了。

    ---------------------------------------------------------------------

    葛瑞森是个老练的人类战士。

    这个职业在大部分都是诅咒法师的诅咒神教里也不算很少见。

    但葛瑞森是个例外,因为克尔苏加德对他很满意,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接受来自其他人的羡慕目光。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如果不是必要,他从不会和别人打交道,也不会说一句废话,众人都猜测,这就是克尔苏加德信赖他的原因。

    葛瑞森还有另一个身份,他负责看守重要的俘虏-吉安娜,所以他基本一天到晚都守在那个简易的小帐篷旁边。

    诅咒法师们虽然是邪恶的家伙,但他们也需要吃饭,也需要休息,尤其是在克尔苏加德宣布今晚出发之后,大部分人,除了那些必要的看守之外,都选择了在夜晚到来之前,好好的睡一觉,补充体力。

    葛瑞森也有这个打算,不过就在他端着自己的饭盘,走向旁边的草垛,准备吃完饭就去休息的时候,突然迎面走过来一个蒙着脸,低着头,穿着黑色兜帽的家伙,这种打扮在诅咒神教里已经算是正常的打扮了。所以葛瑞森并没有在意这个家伙。

    但他低着头,也不看路,一头就撞在了葛瑞森身上,不但弄洒了蔬菜汤,还将放在一边的包裹弄散在了地面上,连他自己,也被这包裹绊倒了,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

    储物包裹这种东西,在目前的艾泽拉斯法师界,还是比较稀有的,真正普及开来,是在奎尔萨拉斯帝国被攻破之后,由那些流亡各国的高等精灵魔法裁缝带入人类世界的,所以葛瑞森的所有东西,都在打包好,装在包裹里的。

    葛瑞森没打算发火,因为这莽撞的家伙的态度好极了,他不停的说着对不起,还主动帮自己收拾起了那些散落的东西,最后躬身行礼,再急匆匆的离开。

    葛瑞森用疑惑的目光看了一眼那古怪的家伙,也没多想,他们这些跟在克尔苏加德身边的人,和这些被派遣到提瑞斯法地区的教徒不怎么打交道,所以他也没办法认全这个基地里所有的人。

    但是疑惑归疑惑,葛瑞森是个严谨的人,所以他在吃饭前,还刻意检查了一遍包裹,匕首,飞爪,皮质口袋,换洗的衣服,篆刻满了魔纹的钥匙,还有毒药瓶和伤药瓶。

    嗯,很好,没有遗漏!

    葛瑞森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包袱小心的折叠起来,重新背在了背后,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了已经冷掉的饭菜。

    不过忠诚的葛瑞森并没有发现,那把形态相近的钥匙上,篆刻的“魔纹”似乎更“复杂”了一些。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他只是个战士。

    这一觉葛瑞森睡得好极了,直到夜色降临的时候,他一个骨碌从粗糙的摊子上爬起来,飞快的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走入自己身边的帐篷里,将一脸冷漠的吉安娜押了出来。

    说是押,其实也就是看守在旁边,虽然克尔苏加德很厌恶吉安娜和安东尼达斯,但在他的世界观里,是无法容忍高贵的法师被折辱的,即便这个法师是他的敌人,而追随在他身边的这些教徒们,在克尔苏加德眼里,距离真正的法师还差得太远了。

    基于这个奇怪的心态,大小姐的俘虏生涯其实并不太糟糕。

    阿加曼德磨坊所处的位置,距离那个无名山谷其实已经很近了,所以在当地教徒的带领下,只是三个小时的行走之后,众人就看到了隐藏在一道峡谷之中山谷入口,说实话,如果没有狄克的描述,就算是当地最好的猎手,也别想找到这个入口。

    因为它藏得位置太好了,峡谷两边的入口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而且那过道足有几十米长,不穿越它,根本看不到入口。

    实际上,游戏中也有过描述,如果不是死亡之翼撞碎了世界之柱,导致某些地方的地表被破坏,这个神秘山谷,依旧会隐藏在亘古的群山中,即便如此,玩家们也需要在人类世界第一位君王的灵魂指引下,才能发现这个神秘的隐藏之地。

    “我很好奇,当时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洛丹伦帝国的士兵都是好奇心很强的怪物吗?”

    在平安的穿越了峡谷之后,克尔苏加德的心情似乎很不错,竟然主动和狄克开起了玩笑,狄克回头看着有说有笑的黑暗教徒们一个接一个的从一线天一样的过道里钻出来,他的脸色漠然,似乎心情很糟糕,面对克尔苏加德的询问,他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不对!”

    克尔苏加德突然脸色怪异的,扭头看了看面前绿色如森林一样的山谷,他闭着眼睛感知了一下,

    “这地方果然有古怪,连我都没发现,它,竟然在影响我的情绪!”

    狄克背后冷飕飕的,幸好克尔苏加德被其他事情吸引了目光,狄克立刻发现,这也是一个机会!

    他猛地抓住了一脸冷漠的吉安娜的手臂,蛮横的将她拉入了怀里,粗鲁的吻上了她的嘴唇,还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齿,王女出身,人生前22年一直待在达拉然的大小姐什么时候接触过这个,她下意识的就要反抗。

    然后她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东西,触到了自己的舌头上。

    大小姐的眼睛,在这一刻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