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3.白银之手

13.白银之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不知道克尔苏加德到底有多强,但他知道绝对不可能比全盛时的扎卡兹更强,那可是可以和泰坦亲手制作的守护者刚正面的大BOSS,凭还没有成为巫妖的克尔苏加德,即便是虚弱状态的扎卡兹,也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果然,就在狄克带着那把一人高的重剑,滚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沉醉于萨拉塔斯-黑暗帝国之刃的黑暗力量中的克尔苏加德,也被瞬间惊醒。

    不过他还没来及全力发动狄克手背上的天灾印记,就看到狄克趴在地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铭刻着天灾印记的左手,已经放在了那把被他横置的青红色刚剑的下方。

    “唰!”

    剑光一闪,污血横流,狄克闷哼一声,抓着剑柄踉踉跄跄的就跑向了吉安娜,后者已经甩开了手腕上的禁魔锁链和脚上的镣铐,抓着狄克跑出了洞穴之外。

    那被锋利的斯卡姆多斩落的左手,落在地上的瞬间,就化为了森森的白骨。

    但狄克这一斩,看似鲁莽,却真的给自己和吉安娜斩出了一条逃生之路。

    没有了顾忌,这两天休息的很好的吉安娜自然能依靠充足的法力带着狄克逃生,而且克尔苏加德此时心里还有种隐隐的心惊,以这一路上,狄克表现出来的从容,他真的只打算逃跑吗?

    但眼下克尔苏加德已经无力阻止狄克和吉安娜了,因为扎卡兹已经狂暴的向他发起了攻击。

    这可是古神麾下最强的几个仆从之一,即便是被封印,被消弱了22000年,就依靠它本身的实力,也不是凡人可以对付的,那种源自上古之神的邪术,让克尔苏加德有些束手无策,再加上他手中的萨拉塔斯也开始了诡异的低语声,一直在影响克尔苏加德的施法。

    两相结合之下,从初见时,就各种狂帅酷叼霸的克尔苏加德,竟然第一次在正面战斗中,被身高足够10米的扎卡兹完全压制了。

    地穴已经被扎卡兹掀起的黑暗之潮,和克尔苏加德的混合魔力充满了,吉安娜带着狄克跑出来之后,看到那些死亡骑士和骷髅战士,还在和无面守护者波斯战斗着,两个逃亡的人根本没有理会这战场。

    但就在吉安娜即将跑出神殿范围的时候,因为失血多过而虚弱的狄克拉住了她,狄克现在连跑步都很勉强了,虽然吉安娜撕开了珍贵的魔法卷轴,甩给了他一个治疗术,但卷轴中封印的治疗术,在真正的牧师们看来,简直就像个笑话,所以也只是勉强止血而已。

    “去左边的神殿!”

    狄克的态度很坚决

    “可是你的伤!”

    吉安娜担忧的看着狄克,后者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去左边!那里有能对付克尔苏加德的东西!”

    吉安娜听到这话,立刻又调转了方向,她几乎是背着狄克一路前进,如果不是大小姐在这一次被俘虏的时候,已经成长了很多,她看到了狄克为了救她做出的牺牲,否则要大小姐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这时候,也该感谢克尔苏加德在进入神殿的时候,就开启了天灾印记,这一路上的缓慢亡灵化,让狄克的体重最少下降了四分之一,否则大小姐很可能还背不动他。

    狄克在之前谈话的时候,一直对神殿的构造语焉不详,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伪装,克尔苏加德不知道这座偏殿里埋藏着什么东西,否则他宁愿不要那把黑暗帝国之刃,也会选择将这里彻底毁掉。

    前文说过,提尔是在这地方选择了引爆了自己的身体,毁灭了除扎卡兹之外的古神仆从,但其实提尔并没有完全粉身碎骨,在大爆炸之后,赶来的守护者们,发现了他留下的两件东西。

    第一件是他的武器,蕴含着秩序力量的战锤-白银之手战锤,也是游戏中骑士职业的三神器之一。

    第二件物品也叫“白银之手”,但这个就不是武器了。

    当年在五色巨龙之王和始祖龙王迦拉克隆的决战中,作为帮手出场的提尔被迦拉克隆一口咬掉了大半条手臂,因此,他为自己铸造了一个白银打造的拳头。

    这也是洛丹伦的顶级武力-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名称来历,不过圣骑士职业的创造者,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可能没想到,真正的两件白银之手,其实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那也是提尔最后的两件遗物。

    当初提尔号称秩序之王,虽然他的力量和圣光并不相同,但两者都具有对亡灵生物堪称天敌般的杀伤力,而且偏殿里还有一个“自毁”机关,启动后可以瞬间毁掉这神殿里所有的建筑物,将一切都埋藏在这片幽深的湖底里。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狄克,和诺森德泰坦秘境奥杜尔里,已经被古神“千喉之魔”尤格-萨隆完全腐蚀的几位守护者,才知道这座神殿的秘密。

    这也是狄克当初选择告诉克尔苏加德神器位置的原因,他有6分的把握,可以将克尔苏加德坑死在这里,虽然一年后他就会以巫妖的形态转生,但最少在这一年里,克尔苏加德就没办法再威胁到狄克和吉安娜的生命了。

    吉安娜艰难的背着狄克来到了偏殿的大厅中,这里并不昏暗,相反,在大厅正上方,一盏难看的“吊灯”,正散发着微弱的淡黄色光芒,这个偏殿已经近万年无人到来了,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时间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吉安娜接触到这淡黄色光芒之后,原本慌乱的内心,突兀的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连重伤的狄克,也在这淡黄色的光芒中,享受到了来自心底的平静,肉体的痛苦,在这一刻都被压制了下来。

    秩序之力!和混乱完全相对的力量,比起圣光这种中立,甚至可以被意志坚定的亡灵们使用的能量,秩序之力对亡灵这种非秩序生物的杀伤力更强!

    在偏殿的黄色光芒下,一尊高举战锤的石像挺立在那里,这就是提尔的形象。

    但狄克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注意这石像了,他艰难的跪在了地上,用单手举起锋利无比的斯卡姆多,用力朝着石像的下方捅了下去。

    “挖!这是衣冠冢,拿到白银之手,再取走战锤,这座神殿就会自毁,克尔苏加德是脱不开身的,这是我们摆脱他的纠缠,唯一的机会!”

    狄克的话刚说完,偏殿之外,就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吉安娜被吓了一跳,她跑到偏殿入口看了看,顿时尖叫道

    “那群亡灵,它们把那个怪物引过来了!”

    “别慌!吉安娜,挡住它们!给我点时间,我只需要一点时间!”

    狄克用右手艰难的控制着巨大的斯卡姆多,这把剑本身就是一把重剑,普通成年人需要用双手才能举起它,而且用剑来挖土,远不如铲子好使,但眼下,这却是他们两个人唯一的机会。

    一旦克尔苏加德彻底驯服了黑暗魔器萨拉塔斯,虚弱的扎卡兹就再也挡不住他了,虽然圣锤白银之手就悬挂在头顶,但仅凭这把战锤薄弱的秩序之力,估计连无面者波斯都挡不住。

    留给两个逃往者的时间,不多了。

    吉安娜站在原地,看着狄克甩动仅剩下的手臂,艰难的挖掘着厚重的石板的样子,她看到了那张一向都是很平静的脸上,此时表露的狰狞和不甘,她知道,这家伙拼命了。

    吉安娜藏在法袍袖子里的右手,轻轻的放开了那张安东尼达斯手制的传送卷轴,她深吸了一口气,生平第一次做好了战死的准备,在这一场相差悬殊的战斗中,她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这个不名一文的粗鄙士兵。

    他不是贵族,

    他也不是勇士,

    他会对敌人低头,

    他也没办法给人带来鼓舞的勇气。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除了远在大海上的父亲和导师之外,第一个能让自己有安全感的男人。

    这不就足够了吗?

    2头死亡骑士,30头精锐骷髅,一头无面守护者,一位传奇法师,三方阵营,就在狭小的偏殿的大厅里,展开了殊死的搏杀,在战圈之外,狄克则拼命的在挖着泥土。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激烈的战斗声音每一刻都能传入狄克的耳中,他已经很疲惫了,他甚至连举起斯卡姆多的勇气都没有了,他的心在被灼烧着,自己竟然沦落到了,要依靠一个女人,为他拼命,才能活下去的地步!

    狄克不止一次想着举起斯卡姆多,转身冲入战场里,但他知道,只有在这里,只有挖掘到足以触发神殿自毁条件的白银之手,才是他唯一能进行的,帮助吉安娜的方式。

    他机械式的将斯卡姆多刺向地面,再用全身的力量,压在斯卡姆多的剑柄上,将泥土掘开,他的耳朵竖的高高的,生怕下一刻就听到吉安娜的惨叫声。

    他不敢停下来,他不能停下来!

    所以,给我动啊!

    该死的手!

    给我动啊!

    该死的身体!

    “铛!”

    斯卡姆多的剑尖,触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狄克疯狂的抛开重剑,扑倒在了黑色的土坑里,用右手艰难的划拉着,讲那个白银璀璨的盒子,从石像的正下方扯了出来,他咬着牙打开了那毫不设防的盒子,看到了盒子里,那个微缩版的白银拳头。

    狄克将这艺术品一样的白银拳头攥在手里,想要冲到战圈里,只要这个白银之手出现,提尔残留在上面的秩序之力,绝对可以驱走那些亡灵和无面者,只要吉安娜再拿下神殿顶部的那个“吊灯”战锤,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但就在这一刻,就在狄克欣喜若狂的从土坑里爬出来的时候,他听到了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

    “啊…!!”

    他看到了,被无面者巨大的蟹鳌,硬生生穿透了身体的吉安娜。

    看到了那一抹倩影倒在地面的样子。

    “当啷…”

    白银之手砸在了地面上,这个被狄克当做是翻盘底牌的东西,被扔在了一边,它已经没有了意义。

    狄克一直以为支撑自己继续挖掘下去的支柱是这个白银拳头,是能够逆境翻盘的结果。但这一刻,他无力的瘫软在地面上的时候,他才知道,他的精神支柱,支撑他在油井灯枯的时候,也能继续挖下去的动力,从来都不是这个白银拳头。

    是吉安娜,那个大小姐,那个在这种情况下,还愿意相信他,还在为他争取时间的女人。

    现在,他的精神支柱垮了,所以…

    没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