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大小姐的小情人

1.大小姐的小情人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黑暗之门20年5月份,刚刚安稳下来的洛丹伦帝国再次发生剧变,帝国内部爆发亡灵瘟疫,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帝国东部腹地,东达隆米尔完全沦陷,受灾人数高达100W,一时间帝国境内人心惶惶。

    提瑞斯法地区,小镇布瑞尔通往东达隆米尔地区的大道上,一辆马车正在快速行进。这条原本繁华的商路上,已经没有了多少人烟,对于普通的商人来说,现在的东达隆米尔,简直就像是一个地狱一样。

    尽管马车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车夫还是不满意,他甩了甩鞭子,皮鞭在空中抽出了一声脆响,拉着马车的四头骏马便再次加快了速度。

    马车的车厢上,在车门的位置,篆刻着洛丹伦帝国王室盾徽,这说明这是隶属于王室的马车,所以沿途没人敢阻拦,任由它以一种发疯的速度,在这条大道上狂奔着。

    车厢里,一脸郁郁的吉安娜坐在狄克的腿上,大小姐现在的脸色很难看,不仅仅是因为长途跋涉的疲劳,更是因为她手上捏着的卷轴。

    那是达拉然的特使,送到吉安娜手上的,虽然是卷轴的样式,但实际上,这是一封书信,狄克靠在不断摇晃的车厢里,他眼睛向下一扫,就能看到信封最后的落款。

    那是如同火焰一样跳动的文字,就像是一个由光芒组成的活物,那代表着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名字,安东尼达斯。

    “唉,导师是昏了头了。”

    吉安娜烦躁的将手里的卷轴揉成一团,随手扔在了地上,她长叹了一口气,将脑袋埋进了狄克的胸口,瓮声瓮气的说,

    “我已经把克尔苏加德的遗物寄给了他,但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一个劲的要我返回达拉然,让罗宁那个呆瓜来负责收尾。”

    “安东尼达斯大人也是担心你嘛。”

    狄克伸出手,在吉安娜的背上抚了抚,在那天他苏醒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突飞猛进,虽然碍于吉安娜的身份,狄克在大庭广众之下,只能以她的护卫的身份出现,但这根本阻止不了两个人的恋情似火。

    只花了一天时间,狄克就攻上了二垒,但想要继续下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从已经毁掉的无名山谷回到提瑞斯法地区,已经是克尔苏加德身亡一天后了,吉安娜没有耽误时间,她用最快的速度闯入了泰瑞纳斯王的宫廷当中,将克尔苏加德给阿尔萨斯设计的陷阱告诉给了这位睿智的老国王。

    从战火中成长起来的泰瑞纳斯王虽然已经老迈,但仍然非常果决,他听完了吉安娜的叙述,立刻写下了一封命令,委托吉安娜带给正在安多哈尔地区活动的白银之手骑士团,让“光明圣骑士”乌瑟尔,带队去救助阿尔萨斯。

    这也是现在吉安娜和狄克坐在这架狂奔的马车里的原因。

    吉安娜不愿意看到阿尔萨斯掉入陷阱,但这和之前的爱慕不同,这只是一种单纯的责任,而狄克要返回斯坦索姆地区,却就是因为任务了。

    “触发任务:大型历史节点-斯坦索姆”

    “说明:拯救斯坦索姆的命运。”

    “奖励:世界扭转度2%-6%”

    如果说之前狄克还在犹豫,该怎么凑齐70%的世界扭转度的话,在面见泰瑞纳斯王的时候,触发的这个任务,这让狄克看到了希望。已经被黑暗泰坦完全干掉的万神殿中做事就是大气,不但标明了历史节点,还用任务的形式发布了出来。

    这就相当于给迷茫中的狄克,划出了一条光明大道,只要他能坚定的走下去,迟早都能完成主线任务。

    “你在想什么?小坏蛋”

    吉安娜媚眼如丝的抬头看着眯起眼睛的狄克,后者楞了一下,他抿了抿嘴唇,俯下身,四片嘴唇交接在一起,等到二分钟后,感觉到身下有些不对劲的大小姐,才面色通红的从狄克的怀抱里挣脱开来,气呼呼的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不过这气恼也只持续了几秒钟,她的目光,就放在了狄克带着黑色手套的左手上,饶是以大小姐超人一等的智慧,在面对这种特殊的手掌的时候,也有些发憷。

    “它们真的...真的长在一起了吗?”

    看着大小姐好奇的目光,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狄克耸了耸肩,伸手摘下了左手的手套,露出了那只银白色的拳头。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只是一晚上,它就真的长在断臂上了。”

    狄克活动了一下手指,那精致的如同活物一样的白银左手,竟然在他的控制下,做出了很灵活的动作,就像是真正的手掌一样,它甚至还有除了疼痛之外,所有完整的触觉。

    可以说,除了肤色不太一样之外,这只提尔留下的白银之手,已经彻底成为了狄克身体的一部分,虽然无法确定,但狄克猜测,这玩意应该就是“苟延残喘”任务完成之后,除了那15点全属性提高之外的另一份奖励。

    “难以置信,泰坦留下的遗物,竟然以这种方式,被你得到了!”

    吉安娜戴上了一副特殊的无框眼镜,将狄克的左手拉到自己面前,仔细的观察着,她还拿出了自己的短柄法杖,将魔力汇聚在杖头,但那紫色的光点,在接触到这只白银的拳头的时候,却如同滴入了大海的墨汁一样,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不过狄克全身却猛地一颤,他感觉到了那一点魔法光芒的刺激,微弱的痛苦,让他呲了呲牙,安静的左手也猛地向前一捞,再次将猝不及防的大小姐,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坏蛋...放开我...唔...讨厌...”

    -----------------------------------------------------------------------------

    十字军壁垒现在已经成为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临时驻地,它和位于东达隆米尔北部的壁炉谷,以及帝国布置在西边的军队,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战场,将亡灵生物攻势最猛的安多哈尔,牢牢的锁死在了这个三角形中央。

    达隆米尔地区是帝国重要的产粮区,这里平坦的地形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农场,大型城市只有一座安多哈尔,这是让目前达隆米尔地区的指挥官乌瑟尔唯一满意的事情。

    三方联手,在阿尔萨斯王子通报了安多哈尔的形势第三天,就已经肃清了这片土地上其他游荡的亡灵,但面对已经彻底成为亡灵之城的安多哈尔,三方军团却始终没能打开防线。

    普通士兵面对亡灵生物,没有太大的优势,唯一能有效克制亡灵进攻的,就是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圣骑士们,但圣骑士这种职业,从阿隆索斯-法奥主教创立到现在,也只有短短十四年的时间,帝国圣骑士的数量太少了。

    长达三天的连续战斗,也已经让这些圣骑士疲惫到了极点。

    乌瑟尔双手握着金色的战锤,带着一个小队的圣骑士,挡在安多哈尔大桥的正面,他全身都几乎被圣光能量充满了,就像是一团行走的光芒,每一次攻击,都能让十几个亡灵哀嚎着化为灰烬。

    就像一条看不见的金色线条挡在乌瑟尔的身前,没有谁能不经允许,跨过这条线。

    但即便是这样,面对数量高达近百万的亡灵,白银之手的防线,还是在不断的被压缩着,而且这一次安多哈尔的巫妖阿拉基,竟然还出动了战争兵器-憎恶。

    这种完全由新鲜的血**制而成,全身都散发着墨绿色的瘟疫气息,身高4米,体重近一吨,背后还缝着一只畸形手臂,手持血迹斑斑的斩骨斧和剜骨镰刀,以及一条狰狞的黑色锁链的怪物,简直就是汇聚了所有噩梦的邪恶产物。

    它们力大无穷,不会疲惫,除非被大能量的圣光烧成灰烬,否则即便是被砍倒,也依旧会继续进攻,在过去的三天里,这种怪物最少杀死了15名以上的圣骑士。

    眼下,在已经成为巫妖的阿拉基的狂笑中,两头憎恶一左一右的来到了安多哈尔的城墙边,挥起手里的战斧,三两下,就将坚硬的城墙砍出了一道凹陷,大量食尸鬼和骷髅士兵,从凹口中冲了出来。

    “达索汉,你去封堵那个缺口,不能让那些怪物冲到防线这边来!”

    乌瑟尔看到这一幕,双眼一缩,当即就朝着身后跟他一起奋战的壮汉喊了一声,这手持重锤的壮汉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一个人冲向了左边来袭的憎恶。

    赛丹-达索汉,白银之手五大骑士之一,他一个人就足以对付左边来袭的那些亡灵了。

    但右边呢?

    看着那些疯狂的食尸鬼,距离慌乱的后方阵线越来越近,乌瑟尔此时异常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听信巴瑟拉斯那个小人的谗言,同意废除了提里奥的圣光之力,如果那个老伙计还在这里,自己就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还有第二次大战中失踪的图拉扬,那也是多么强大和睿智的圣光勇士,第一代的五名圣骑士,现在就只剩了他和达索汉,以及并不擅长正面作战的加文拉德三个人了。

    “坚持住,我马上就回来!”

    乌瑟尔朝着身后的圣骑士们喊了一句,自己一个人就朝着右边突入战线的亡灵海冲了过去,但就在他冲到一半的时候,一声怒吼,却在后方的战线上响起,

    “滚开!邪恶!”

    一个年轻人,一个穿着黑色侍从长衫的年轻人,提着一把青红相交的双手剑,从战线中冲了出来,直直的杀入了亡灵的浪潮之中。

    他很勇猛,但是在势不可挡的斩杀了几头食尸鬼之后,却还是陷入了亡灵的包围中。

    乌瑟尔加快了脚步,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位勇士在自己面前陨落,但就在他接近战场的时候,一股让他也为之侧目的圣洁力量,突然就在亡灵海里爆发开来。

    “圣光在上!”

    乌瑟尔看着那个年轻人诚挚的半跪在地面上,双手里的长剑已经换成了一把金光四溢的重型战锤,肉眼可见的光芒在他身边形成了一圈燃烧的结界,任何敢于靠近这光晕的亡灵,都被无情的灼烧成了灰烬。

    在这光晕之下,速度最快的食尸鬼们,哀嚎着四处逃窜,就连那头凶猛的憎恶,也停下了突进的脚步。

    “他竟然在这时候成为了一名圣骑士!”

    乌瑟尔瞬间凌乱了,作为第一代圣骑士,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圣骑士的产生有多么困难,首先必须是诚挚信仰圣光,最好是牧师出身,然后经受一系列苛刻的武技训练,最少都需要一年的时间,然后在上一代圣骑士为他们注入圣光种子之后,这些走上了骑士之路的人,还需要经过大主教的洗礼,才能正式成为一名圣光的勇士。

    但这个年轻人,却颠覆了乌瑟尔的三观,他可以肯定,这个年轻人冲入战场的时候,连一丝圣光的气息都没有,但只是转眼之间,圣光就降下恩泽,让他在战场上,成为了一名圣骑士!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