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被推倒的第二枚骨牌

3.被推倒的第二枚骨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您好,吉安娜小姐,感谢您和这位勇士的出手相助!”

    离开了威严的战斗状态,乌瑟尔化身彬彬有礼的爵士,他得体的向吉安娜表示感谢,后者也矜持的点了点头,从袖口取出加盖着泰瑞纳斯王印鉴的卷轴,递给了乌瑟尔。

    “乌瑟尔指挥官,这是泰瑞纳斯陛下的私人命令,作为协助者,我和我的侍从也会加入这一次的救援当中。”

    看到乌瑟尔看完了卷轴,吉安娜压低了声音,虽然在指挥部的帐篷里,也只有包括狄克在内的三个人。

    也许是这份卷轴里的内容太过惊悚,总之在乌瑟尔看完之后,这个中年人坐在椅子上,似乎连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他头疼的揉着额角,将目光转向了微笑的吉安娜,在面无表情的狄克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后,乌瑟尔开口了。

    “白银之手骑士团需要休养,即便是连上壁炉谷的军队,我们也最多只能出动500人,如果斯坦索姆的情况,已经像安多哈尔这样的话,就这么点士兵,恐怕…”

    “关于这点,您不用担心,乌瑟尔先生。”

    吉安娜回头看了一眼狄克,后者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一步,低声说,

    “根据大小姐的私人情报网,我们可以肯定,斯坦索姆目前还没有瘟疫出现的情况,黑暗力量潜伏在那座城市里,他们的目标是阿尔萨斯王子,只要我们敢在王子殿下做出一些错误决定之前,将他带回来,他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狄克的语气肃然,被他挡在身后的吉安娜面色有些古怪,自己什么时候有个私人情报网啦?

    “哦?”

    听到狄克斩钉截铁的话,乌瑟尔的情绪这才恢复了一些,他沉吟了片刻,

    “消息,可靠吗?”

    “实际上,大小姐手里还有一份关于亡灵势力在达隆米尔地区活动的具体情报,靠近奎尔萨拉斯的祖尔玛莎地区,才是亡灵的发源地和根据地,在黑暗势力对于王子殿下的阴谋达成之前,整个东达隆米尔,都没有恶化的可能,乌瑟尔先生,别忘了圣光之愿礼拜堂就坐落在东达隆米尔,惹恼了那些苦修士,就算是还未成气候的亡灵,也会很头疼的。”

    狄克没有正面回答乌瑟尔的问题,而是将话题转向了另一边,在提到圣光之愿礼拜堂的时候,乌瑟尔的眉头彻底消失了。

    虽然对于圣光的信仰,伴随着人类七大王国的分裂,而洒遍了整个东部大陆,但要说起圣光教会的圣地,目前来说也只有三个:提瑞斯法的圣光修道院,东达隆米尔的圣光之愿礼拜堂,南部暴风王国的北郡修道院,而这三个圣地,分别代表了三种对于圣光的态度。

    圣光修道院是最偏执的,他们侧重研究圣光的攻击性,这也是它日后会成为偏执疯狂的血色十字军据点的原因之一,北郡修道院最为柔和,专注于圣光的治愈性研究,这也是暴风王国的圣光大教堂这么繁荣的原因,它最贴切于圣光的本质。

    而圣光之愿礼拜堂,则专注于圣光御守之道,从这里走出去的圣骑士,坚毅的就像是顽强的高山和大地,这也是3年后,整个北疆都被亡灵攻陷,唯独圣光之愿礼拜堂能坚守在亡灵入侵第一线的根本原因。

    现在这个时间点,虽然圣光之愿礼拜堂还没有后面那么出名,但就像狄克所说的,那里可是隐藏着数目庞大的苦修士的,这些诚挚侍奉圣光的狂信徒们,一旦被激怒,那可是就连泰瑞纳斯王也要头疼的事情。

    他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修整的整整齐齐的胡须,笑着对吉安娜和狄克说,

    “那么,就等到骑士团撤回十字军堡垒之后,我们就立刻出发,我恰好听说我的老兄弟,亚历山德罗最近正在圣光之愿礼拜堂驻留,我们也可以请他来帮忙。”

    吉安娜听到这话,眉头忍不住一挑,

    “您说的是,在二次兽人战争中,圣骑士们的统帅之一,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大领主吗?我的父亲,可是一直在我耳边诉说着这位大领主的英勇呢!不过听说他的脾气可不太好。”

    “哈哈哈,就是他!”

    乌瑟尔哈哈笑着的拍了拍手,“亚历山德罗是个合格的圣骑士和领主,但他对于部下要求也极为严格,尤其是对他的两个儿子,但雷诺和达利安,也都是很好的小伙子,他们将来肯定能成为像亚历山德罗那样的勇士。”

    听到这话,狄克笑而不语。

    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圣光修道院和布瑞尔地区的领主,在3个月之后,就会成为“灰烬使者”,在手持魔剑的阿尔萨斯没有完全接受巫妖王的力量之前,连这个强大的死亡骑士之王,也不是他的对手,但这位英雄却死的很惨,被自己的大儿子背叛杀死。

    小儿子为了救赎他而丧生,结果成为了巫妖王的邪恶战争机器,“天启四骑士”之首,背叛的大儿子被堕落的小儿子干掉,从此莫格莱尼家族绝嗣。

    这绝对是一件让所有人都为之扼腕的惨事,不过乌瑟尔肯定见不到这些,因为他在老兄弟死之前,就被自己的弟子,阿尔萨斯干掉了。

    “滴…乌瑟尔的困境完成!”

    接收到任务完成的奖励,狄克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既然要改变世界的走向,那么就先从眼前做起吧,让灰烬使者继续活跃下去,这听起来就是个很带感的主意呢。

    ---------------------------------------------------------------------------------------

    东达隆米尔,祖尔玛莎,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进行着。

    残破的洛丹伦战旗和白银之手的战旗耸立在简陋的营地里,而已经完全成为了被瘟疫感染的亡灵生物的巨魔们则从四面八方冲出来,试图攻入营地之中,从营地周围厚厚的一层骨灰和那些来不及收整的尸体来看,这场战斗已经进行了很久了。

    “冲出去!法瑞克,去圣光之愿礼拜堂!去找泰罗索斯领主,让他来支援我们!”

    一锤子砸翻了眼前的瘟疫巨魔,阿尔萨斯左手一扬,一团温暖的圣光就落在了他身边遍体鳞伤的法瑞克身上,听到王子殿下的呼喊,这位勇猛的侍卫队长朝着南方的迷雾看了一眼,吼叫了一声,就翻身骑上王子殿下的战马,朝着玛维恩等人用生命为他打开的通道窜了出去。

    看到法瑞克成功的突破了敌人的阻挠,疲惫的阿尔萨斯深吸了一口气,

    “回防!回防!退入营地里,用火焰来对付这些邪恶的渣滓!”

    最后二十几个骑士在阿尔萨斯的指挥下,用携带的圣水和收集好的木柴,艰难的阻挡着瘟疫巨魔的入侵,伴随着已经失去生命的巨魔们冲破第一层防线,那残破的洛丹伦和白银之手战旗,无力的砸落在了周围的火焰里,而在更遥远的山坡上,一个身穿黑袍,背负着长剑的身影,正骑在马上,在他身边,是几个战战兢兢的诅咒法师。

    “克尔苏加德还没有消息吗?”

    黑袍骑士看向那几个诅咒法师,他们摇了摇头,骑士顿时冷哼了一声,

    “那个废物!召唤玛尔甘尼斯的法阵准备好了吗?”

    “男爵先生,法阵早就准备好了,但没有克尔苏加德大人的主持,我们很难一次性成功,前两次召唤,都以失败告终了!”

    苍老的诅咒法师正要试图辩解一下,一抹刀光就从他脖子上亮起,看着那颗苍老的头颅和无头的尸体倒在地面上,血腥味让其他诅咒法师顿时激灵了起来,用手帕擦拭着长剑的黑袍骑士冷漠的看向其他几个向后退了一步的诅咒法师。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今天晚上之前,必须把玛尔甘尼斯召唤到这里,伟大主人的计划已经推迟了整整3天!因为你们的无能,我必须想办法将阿尔萨斯困在这里整整3天,但我的耐心,和主人的耐心已经耗尽了,不要跟我说没有克尔苏加德你们就不行!”

    黑袍骑士将长剑插回剑鞘中,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手指上的领主印玺,

    “瘟疫谷物已经分散到了斯坦索姆内部,4个小时之后,瘟疫就会爆发,如果那个时候玛尔甘尼斯还没降临,那么你们就自己去面对主人的怒火吧,去准备吧,记住,你们只有最后4个小时!”

    黑袍骑士最后看了一眼坚守在阵地里的阿尔萨斯,两抹漂亮的小胡子下方,一个阴冷的笑容绽放开来,

    “来吧,小王子,我已经在斯坦索姆为你布下了一场盛宴,庆祝你走向我们这边!”

    另一边,突出重围的法瑞克,完全不顾自己伤重的身体,发疯的甩动着马鞭,这头名叫“无敌”的战马,是王子最喜欢的坐骑,它骄傲不逊,就像是马中的王者,但现在,无敌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危机,它的速度很快,就像一道穿越了绿色雾气的黑色闪电。

    法瑞克没办法不着急,虽然王子殿下看上去还能继续战斗,但唯有和他最亲近的侍卫队长法瑞克和玛维恩才能知道,王子殿下已经在天灾瘟疫和斯坦索姆的瑞文戴尔男爵背叛的双重压力之下,将自己的体力榨干到了极限。

    三天前,就在他们前往斯坦索姆的途中,从祖尔玛莎里冲出来的瘟疫巨魔就将这支队伍困在了祖尔玛莎的山区当中,那些瘟疫巨魔就像是发疯一样阻拦着他们的突围,激烈的战斗,从一开始直到现在。

    300人的队伍,只剩下了20多人。

    援军!必须得找到援军!

    法瑞克再次将马鞭甩在了无敌的身上,但这一刻,陪同王子殿下战斗了三天的战马,在遍布祖尔玛莎的瘟疫雾气中,在狂奔了近半个小时之后,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恢恢恢!”

    法瑞克听到无敌的痛苦的嘶鸣声,下意识到的感觉到事情的不对,但还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都被抛飞了出去。

    黑色战马无力的在地面挣扎着,法瑞克用长剑拄着身体,艰难的来到无敌身边,看着这批战马双眼里的泪水,看着它已经扭曲的蹄子,和全身鲜血淋漓的伤口,纵使法瑞克剑下亡魂无数,这一刻,他也忍不住半跪在了无敌的大脑袋边。

    “你也在担心王子殿下对不对?”

    法瑞克的声音都在颤抖,他艰难的从怀里取出匕首,

    “放心吧,我会找到援军,我会拯救殿下的!”

    “恢恢!”

    无敌无力的谈起头,用舌头舔了舔法瑞克脏污的脸,这位老兵按住了战马越来越虚弱的身体,最后左手猛地一划,无敌的脑袋,无力的摔在了地面上,战马漂亮的蓝色瞳孔里还有痛苦的泪水,但生命已经彻底从那双眼睛里消散了。

    “啊啊啊啊!”

    法瑞克仰天怒吼了一声,双拳使劲砸在地面上,他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倒在路边的战马,拄着长剑,辨认了一下方向,一瘸一拐的消失在了绿色的雾气中,那是通往圣光之愿礼拜堂的道路。

    对于法瑞克来说,那也是通往希望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