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9.生死一线(下)

9.生死一线(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逐渐散去的战场喊杀声的黑暗里,那苍老的灵魂似乎有些失望,他转过了身,背对着达利安。

    达利安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他抬起了头,

    “不,我不是孩子,虽然我是一名预备役圣骑士,我不能继承这条路,但我不是孩子!我要成为一名勇士!”

    “哦?听上去倒像是不错的理想,那么…证明给我看吧!”

    “要怎么证明?”

    “杀死你心里的孩子,让真正的战士出现!”

    四周一片寂静,达利安看着在他眼前消散的灵魂,看着一片死寂的空间,他抿了抿嘴,他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咬着牙,回忆着每一次被父亲责骂,每一次被哥哥嘲笑的场景,回忆着自己失败后,父亲那苍老了好几岁的脸,回忆着刚才看到狄克一剑秒杀憎恶时,自己狂野的心跳,回忆着自己挡在埃里戈尔面前的坚持。

    他举起了手里的长剑,将其横在了脖子上,下一刻,刀刃加身。

    那铿锵的身影也在达利安耳中回荡起来,那个背负着重剑的国王又出现在他的身边,用拍了拍他的肩膀,豪爽的声音畅快的大笑着。

    “哈哈哈哈,真正的战士就该去闯荡四方,真正的战士只会活在战争里,鲜血就是我们的勋章,死亡就是我们的战歌,我们所到之处,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刀剑的声音,那就是雷鸣的声音,那就是…战士的声音!”

    “去吧,记住这愤怒,它将是你的力量之源!”

    “去吧,记住这死亡,它将是你的毁灭前驱!”

    “去吧,杀尽挡在你面前的一切!踏破一切!压制一切!毁灭一切!”

    “斯卡姆多…亮出它的锋芒,重新让整个世界颤抖!”

    “嗡!”

    达利安张开了眼睛,他手里在血色光芒中不断变化外形的斯卡姆多也在这一刻嗡鸣起来。那是达利安滴落在巨剑上的血液,但现在,它们就像是火焰一样在燃烧!

    原本青红色的,如同一把古朴的战剑的斯卡姆多,已经变成了完全血红的状态,剑柄加长了三分之一在最后形成了一把战斧状的小刀刃。

    剑柄和剑身相连的地方,出现了一颗血红色的狰狞骷髅,然后又蔓延而成了四个突出的逆刃剑锋,剑身变得修长,在剑锋处,连成了弧线的一体,就像被斜放的战斧,又在下方当形成了另一个血红色的骷髅。

    血红光芒在剑身上涌动着,就像是赤红色的火焰在燃烧。

    这把剑没有多余的装饰,朴素而又带着疯狂的杀意,神器认主,达利安体内微弱的圣光在这一刻,被灌注了达利安意志的斯卡姆多,霸道的驱逐出了身体之外,在这一刻,这把神器也终于凸显出了最合适达利安的的另一种形态:愤怒之刃。

    正面杀伤性和突破力最强的形态!

    握着这把剑的预备役圣骑士,也在这一刻,走上了和原本命运不同的,另一条道路。

    达利安用剑撑起自己的身体,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伸手将自己身上破碎的战甲一把扯了下来,扔在地面上,然后双手握紧了血红色的愤怒之刃,朝着那憎恶发动了冲锋。

    他愤怒。

    他疯狂。

    他赤着上身,鲜血流淌在瘦弱的身体上。

    但他不想停,不愿意停,他要击碎他的命运!

    踉踉跄跄,但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后,达利安用尽全身的力量,一跃而起,在埃里戈尔惊讶的目光中,一轮血红色的月光划过了憎恶巨大的身体。

    下一刻,在已经落地,用巨剑支撑着身体的达利安身后,血与火燃烧的斯坦索姆的背景下,在那一抹凄厉至极的刀光还未消散的时候,憎恶巨大的脑袋冲天而起。

    这…这就是达利安新生之路的开始。

    ----------------------------------------------------------------------

    “砰!”

    狄克朝着拉姆斯登的方向飞了过来,身在空中,根本无法借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的斩骨斧朝着他的身体横斩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狄克已经顾不得再保存体力了,全身的圣能聚集在身体上,之前挡住玛尔甘尼斯一击的金色护盾再次出现,黑色的斩骨斧停留在狄克的身体表面,再也不得存进。

    而这巨大的震荡,也让狄克抓住了机会,他双手握住了手里的圣锤,向右一挥,那缠的结结实实的锁链就被荡开,失去了唯一的着力点,狄克的身体打着飘落在了地面上。

    他气喘吁吁的拄着圣锤,刚才那一下,已经清空了他身体里恢复的所有圣能,狄克能感觉到身体内部传来的虚弱感,这种状态,面对对面穷凶极恶的拉姆斯登,别说是战斗了,能防御住就很不错了。

    “圣水!我还有圣水!”

    狄克看着裂开大嘴,朝他狞笑的拉姆斯登,这个肉山一样的怪物给他带来的压力极大,除了克尔苏加德和玛尔甘尼斯之外,这家伙绝对是狄克见过的最强的敌人!

    他从储物背囊里摸出了一瓶散发着点点光芒的圣水,这种含有被稀释的圣光能量的液体,眼下已经成为了他唯一的决胜点,不过在触摸到圣水的时候,狄克的手又碰到了另一样东西,让他面色一变。

    “游戏中,只需要将圣水泼洒在怪物身上,就能带来可观的腐蚀效果!”

    狄克扭开了圣水的瓶子,不过当他看到拉姆斯登巨大的身体的时候,他又犹豫了一下,面对这种精力高的超乎想象的怪物,除非狄克能把圣水洒进他的身体里,否则根本伤害不到它的本体。

    当体积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身体就成为了最好的防御!

    看着拉姆斯登已经咆哮着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地动山摇,狄克就像是挡在了一座移动的山峰面前,高阶憎恶手里散发着致命光芒的镰刀和斩骨斧已经挥起,没有人原因正面承受这一击,即便是狄克,也不愿意。

    这家伙的力量太强了,即便是神圣之力加持的100点力量阈值,也比它的力量弱了三分之一,没办法正面对抗,只能用拖延战术了!

    “滴...触发任务,断其一臂!”

    “吞咽者拉姆斯登是瑞文戴尔的左膀右臂之一,更是你跨不过去的阻碍,杀掉它!”

    没有时间考虑了!

    在狄克的左边,斯坦索姆的长者广场和花园喷泉那边,熊熊的大火已经烧起,这肯定是阿尔萨斯做的,狄克知道,这场火最终会蔓延到整个斯坦索姆,这种中世纪的大城市很难被点燃,但一旦被点燃,就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熄灭的。

    他咬了咬牙,干脆利落的将一整瓶圣水灌进了嘴里。

    苦!苦涩!

    在圣水入口的那一刻,狄克感觉到自己的嘴巴都变得麻木了,不过在冰冷的液体落入胃里的时候,它沉寂了一秒,然后就如同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狄克的圣能正在快速恢复!尽管这感觉并不好受,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碳落入了肚子里一样,他在内部和外部双重的压力下,很快就爆发了所有的战斗力。

    “铛!”

    狄克挥动正义之火,砸飞了横扫过来的铁钩,巨大的力量让他身体一个踉跄。

    不能硬抗!

    于是他顺势向右跳开,错身上前,表面涌动着圣光能量,就像是金色火炬一样的正义之火呼啸着转了个圈,砸在了拉姆斯登手持镰刀的左臂上,但圣锤交击处,却发出了如同金属碰撞的声音。

    反震力让狄克差点握不住锤柄,他定眼看去,这头高阶憎恶的手臂上,竟然还缠着一圈圈做工粗糙,但却绝对坚实耐用的铁甲。

    该死!

    俯下身体的狄克怒骂了一句,呼啸的,锋利的钩子就从他头顶扫了过去,拉姆斯登背后的畸形残肢向后一动,飞出去的钩子,又从狄克背后袭来。

    但狄克无视了这攻击,他飞快的窜动身体,三两下就接近了挥斧乱砍的拉姆斯登,弯着腰的身体就地一滚,躲过了呼啸而来的钩子的同时,也快速接近了拉姆斯登的身体。

    “砰!”

    左手握住的战锤和拉姆斯登粗大的,被缝合线缝住的右手上的镰刀交击在一起,单手舞动的战锤根本无法抵抗憎恶的巨力,被砸的向后飞起,拉姆斯登扭过头,手里的斩骨斧正要劈头斩下,结果他一大一小两只眼睛里,就看到了狼狈的倒在地上的狄克,右手伸出的那把白银色的矮人火枪。

    “提米的玩具枪!”

    这把武器在狄克得到正义之火以后,已经很少有出现的机会了,不过眼下,缺乏远程攻击手段的狄克,却只能用这把枪来冒险了。

    他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憎恶空门大开,枪械直对它的脸部,如果狄克运气够好,两颗弹丸完全可能击穿拉姆斯登的大脑。

    虽然憎恶这种亡灵构装生物,被击破了大脑也不会立刻死去,但失去了战斗的智慧,它就变成了一头只会用蛮力的野兽,到时候,借助这里的地形,狄克有7分的把握干掉它!

    “轰!”

    在拉姆斯登的眼中,火枪**出了两道火红色的光芒,炙热的弹丸再被爆发的火药推动下,在不到4米的距离里,以一种它根本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撞在了它被缝合的丑脸上。

    “嗷!!”

    拉姆斯登被痛苦弄的咆哮了起来,巨大的身体向后退去,来不及躲开的亡灵被压成了碎片,狄克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他从地面上爬起,将火枪塞回了背囊里,双手握着战锤,助跑了几步,抡圆了就朝着拉姆斯登不断摇晃的,被弹丸撕开的脸上猛砸。

    金色的圣光和秩序之力从战锤接触的地方喷涌而出,每一次砸击都能让拉姆斯登的咆哮声弱上一分,直到这一次被圣水刺激到的圣能完全挥霍了个干净,狄克才晃了晃有些酸麻的手臂。

    拉姆斯登的大脑袋已经被砸扁了,绿色的污血和瘟疫从它庞大的身体里逸散了出来,看到这一幕,狄克才松了口气。

    这种伤势,即便是憎恶,也没办法活下来了吧?

    他扭过身体,正准备清除周围的亡灵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轻微的声响,狄克脸色大变,但下一刻,粗重而且带着倒刺的锁链就狠狠的钩在了他的坐腿上,狄克甚至来不及痛呼,整个身体就被带动着,砸向了对面的墙壁。

    拉姆斯登!

    它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