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0.圣光!圣光!

10.圣光!圣光!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拉姆斯登是克尔苏加德亲手制作的第一头憎恶,虽然不管是身体强度,还是力量强度,它都比不上克尔苏加德成为巫妖后,精心制作的另一头憎恶,更高级的“战神”帕科维奇,但不能否认,克尔苏加德精湛的技艺,确实给这头憎恶带来了不一样的地方。

    在艾泽拉斯这个魔法文明世界里,不是每一头生物都能被冠上称号的。

    类似于“光明使者”,“苏醒者”,“生命缚誓者”这一类高大上的称号,不但代表着称号主人强大到被所有人公认的实力,更是代表着他们本身所擅长的东西。

    而“吞咽者”,同样也是这样一个称号。

    从地面上站起来的拉姆斯登更加狰狞,它已经被砸的变形,被圣光燃烧了血肉的头骨正在疯狂的啃咬着随手从旁边抓起来的亡灵,生吞硬嚼,完全不顾及这些亡灵身体里蕴含的瘟疫病毒。

    但伴随着它的大口吞咽,它体表那些被圣光灼烧的伤口,竟然飞快的复原了,当然不是恢复成了原状,而是以恶心的肉芽的状态,飞快的重新滋生,脸上的贯穿伤更是被严严实实的堵上了。这种诡异而恐怖的场面,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头怪物!

    不过它的左眼却无法复原,那颗大眼睛已经被狄克射出的弹丸彻底毁掉了。

    拉姆斯登被称为高阶憎恶,自然是有自己的智慧和意识的,虽然很粗浅,但它毫无疑问的知道,眼前这个虫子!就是他!就是他伤害了自己!

    “拉姆斯登...疼!...拉姆斯登,吃肉!”

    憎恶咆哮着,它仅剩下的小眼睛里闪耀着阴毒的光芒,背后的畸形残肢转动着,凭借着它自己庞大的力量,操纵着那根勾住了狄克左腿的锁链,左挥右砸,狄克就像是飞锤的锤头一样,不断的被磕在左边右边的墙壁上,发出了骇人的砰砰撞击声。

    尽管在第一次撞击的时候,狄克就打开了圣光壁垒,硬顶住了第一次伤害,但在这种根本无法掌控自身行动的状态下,他无法用圣水恢复圣能,只能依靠自己身体里少的可能的15点圣能维持圣光壁垒。

    这种状态,又能维持多久呢?

    答案是4秒!

    第5秒,第7次撞击,在圣光壁垒破碎的那一刻,他的背部撞在了墙壁上,这一下,在拉姆斯登150点力量的加持下,他感觉自己的前胸和后背都要贴在一起了,身体里发出了咔咔的声音,那是骨骼在哀嚎,那是身体在嘶鸣。

    下一刻,“砰!”

    “砰!”

    “砰!”

    又是三次撞击,狄克的眼前发黑,和之前的达利安一样,他的脸上满是血迹,他像是一团烂肉一样趴在地上,只有不断起伏的胸口,证明狄克还活着,别说狄克只有40点精力,就算他有400点,在这四次毫无防备的疯狂撞击之下,也要重伤了。

    现在就是如此,拉姆斯登终究只是个稀有精英,11次撞击,已经让它的残肢也感觉到了疲惫,不过没关系,它的小眼睛里,再次露出了凶狠的光芒,它拖动锁链,将狄克一点一点的朝着自己身边拖动,它要吃了这个敢伤害自己的人类!

    吃了它!

    “放开他!怪物!”

    一声怒吼,一把燃烧着火红色光芒的奇形重剑出现在了拉姆斯登的面前,智慧很淡薄的怪物,也从这把剑上感觉到了凶厉的气息,憎恶拖动狄克的动作,不由的慢了几分,它举起手里的镰刀和斩骨斧,交叉在身前,挡住了战剑的重劈,然后向外一甩,空中的达利安翻了个身,气喘吁吁的落在了地面上,开始和拉姆斯登对峙。

    趁着这个机会,从国王广场冲出来的埃里戈尔等人,立刻跑向了狄克。

    精赤着上身的达利安双手斜握着愤怒之刃,尽管得到了最正统的战士传承,但他的身体也已经到达了极限,十一个职业的三十三把神器,都不是那种加持着巨量属性的增幅武器,它们的效果都和正义之火差不多,强横的战斗力,是要建立在使用者强横的武力基础上的。

    达利安还不够强,能一剑斩杀刚才的憎恶,已经是邀天之幸了。

    现在面对拉姆斯登,达利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但他改变了斯卡姆多,斯卡姆多同时也改变了他,达利安内心深藏的骄傲和不屈已经被激发了出来,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逃跑!

    一旦逃跑,不但是他刚刚建立的信心会崩溃,就连斯卡姆多都会抛弃他,这就是选择了神器的弊端,不管是斯卡姆多还是正义之火,在某些场景下,总会有执拗的坚持,这时候,使用者就相当于被这些神器逼到了绝路,不得不放手一搏了。

    “快!快把他解下来!”

    埃里戈尔半跪在地面上,一条手臂垂在身边,脸上和身体上全是血污,但现在他已近顾不得这么多了,他仅剩下的那只手按在狄克的胸口,骑士正鼓动着全身的圣光力量,将其灌入狄克的身体里。

    而其他圣骑士,则手忙脚乱的和死死缠在狄克坐腿上的钩子做着对抗,前文已经说过了,憎恶们使用的钩子,表面都是带着毛刺的,这些毛刺能增加杀伤力,是很阴毒的武器,眼下圣骑士们也顾不得这么多,他们用剑劈不开锁链,索性就用带着钢甲的手,去解那一团乱麻。

    锋利的毛刺,就连钢甲的手套都挡不住,毛刺刺入手中,但圣骑士们却没有放弃,他们咬着牙,忍受着痛苦,用尽全身的力气,怒吼着,试图将缠在一起的钩子拉开。

    “快啊!快啊!”

    埃里戈尔此时也不再是那副老好人的样子,他狰狞着脸色,朝着其他人怒吼,即便有圣光能量保护狄克的身体,但如果再被憎恶击中,狄克必死无疑。

    没有人因为埃里戈尔的愤怒而心生怨气,因为狄克和埃里戈尔已经在战斗中证明了自己,如果没有他们,这些圣骑士早就战死了。

    达利安正面战斗完全不是拉姆斯登的对手,他已经尽力拖延了,但还是没能躲过拉姆斯登的斩骨斧,被一击打中身体,整个人在地面上滑动了十几米,他试图用长剑撑起身体,但最终还是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上。

    而就在这时候,骑士们欢呼一声,钩子终于被解开了,但就在下一刻,这长钩却如同毒蛇一样活动了起来。

    拉姆斯登!这怪物脱困了!

    “该死!”

    埃里戈尔单手抓起长剑,就要冲过去,但那些年轻的骑士却阻止了他。

    “队长!你来拯救狄克骑士,我们来挡住它!快啊!”

    骑士们咆哮着喊了一声,就抓起自己的武器,朝着拉姆斯登冲了过去,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这一冲,就像是螳臂挡车,但看到狄克和达利安,这些同龄人为了正义的事业坚持到了这一步,每个人内心的勇气都被鼓舞了起来。

    没有人退缩!

    更没有人逃走!

    这就是勇气,当年拼荆斩棘的人类先祖在荒野上建立了第一个国家,他们就是凭着这种勇气,和各种野兽战斗,和战无不胜的巨魔战斗,无数勇士前赴后继的战死沙场,寸土不让,硬生生将巨魔赶入了蛮荒之地。

    他们高举着战旗,骄傲的纵横在这残酷的世界里,最终连高傲的高等精灵,也不得不臣服在人类的军势后方。

    这就是勇气!上天赐予人类最珍贵的礼物!一旦出现,就很难被扑灭的火焰!

    十名年轻的圣骑士艰难的阻挡着拉姆斯登的前进,每一刻,都有人被击飞,每一刻,都有人伸手重伤,跪在地上的埃里戈尔眼眶已经赤红了。

    “看啊!狄克,看啊!睁开你的眼睛,该死的蠢货!我们需要你!睁开眼睛啊!”

    他的左手不断在狄克的胸口按压,每一秒都有圣光顺着他的手臂进入狄克的身体里,那颗跳动已经很微弱的心脏,正一点一点的恢复着动力。

    “砰!”

    “砰!”

    那是憎恶和勇士们武器的交击声,那也是狄克胸膛里跳动的声音。

    “我...我这是...咳咳...”

    也许是上天感召,也许是心灵唤醒,总之几秒后,狄克猛地睁开了眼睛,他张口就吐出了一口带着血块的鲜血,他看着埃里戈尔,艰难的问着。

    “听着!狄克,听着!这也许很强人所难,但除了你和达利安手里的武器,我们没办法伤害到这怪物,达利安已经力竭了,现在只有你!”

    狄克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那些用生命在阻止拉姆斯登前进的圣骑士们,他挣扎着,在埃里戈尔的帮助下,站起身,鲜血淋漓的左手上握着正义之火,他艰难的将手伸入背囊里,但那第二瓶圣水还没拿出来,就掉在了地上。

    “我...圣水!把圣水给我!”

    埃里戈尔急忙弯下腰,将圣水拿在手里,扭开,放在了狄克的嘴边,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绝对难以下咽的,没有经过后续处理的圣水,埃里戈尔深吸了一口气,

    “听着,狄克,我发现你战斗的时候,只是再用最原始的方式驱动圣光,这不对!你身体里的圣光很纯粹,比我们所有人的圣光都要纯粹,所以你得学会用更灵活的方式去使用它!”

    “没有时间给你慢慢练习,你听好了,不要把它武器,圣光是可以感受到你的思维的!明白吗?它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去融入它,去感知它,去回应它!”

    “呼...呼!”

    狄克握住了正义之火的锤柄,他感受着已经麻木的身体里窜起的火热,他咬着牙,一步一步走向正在虐杀圣骑士们的拉姆斯登,他眼睛里满是愤怒,他从没有这么愤怒过。

    圣光...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存在。

    在这之前,我从没有想要要侍奉你。

    但现在...我需要你的力量!

    如果你能听到...回答我!

    我需要你的力量!

    给我你的力量!

    从今天开始,我将是你的挚信徒!

    给我你的力量!

    狄克举起战锤,他正要发动进攻,但就在这时候,一股磅礴的意志涌入了他的身体当中。

    “那么...如你所愿,我的孩子。”

    “轰!”

    狄克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那是圣能!庞大到可怕的圣能!

    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涌进身体里,总之,现在狄克的身体依旧麻木,但从内而生的圣洁力量,却如同装满了木桶的水一样,急需逸散出来。

    该用什么方式?

    用什么技巧?

    狄克的心思急转,他立刻联想到了游戏中骑士们的技能,于是在埃里戈尔呆滞的目光中,一片涌动的圣光能量,从狄克身上冲入地面,不到一瞬间,又从地面上翻腾而起,于是在狄克周围,一大片土地,都变成了圣光交织的脉络,变成了金黄色的地表。

    正准备追杀残余的圣骑士的拉姆斯登,在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叫发出了一声哀嚎,这片地面,似乎已经不是圣光涌动的地面,对于憎恶来说,这里就像是燃烧的火圈一样。

    狄克冷冷的注视着拉姆斯登,他右手将战锤按在地面,左手艰难的抬起,在那白银闪耀的手掌中,一大团浓郁的圣洁力量从手心里喷涌而出,伴随着狄克狠狠滑下的手掌,那在空中组成了一大把战锤,就像是翻腾的连枷一样,狠狠的砸在了拉姆斯登的头顶。

    “接受审判吧!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