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4.对峙和请求

14.对峙和请求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的计划和想法,虽然在众人看来有些离经叛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完全违背了白银之手骑士团建立的初衷,但不可否认,不管是乌瑟尔,还是亚历山德罗,都能从狄克的语言里,感知到他对于白银之手的感情和期盼。

    仅仅是凭这一点,他们也会把狄克这个前途远大的圣骑士,划归在自己的阵营里。所以面对阿尔萨斯突如其来的逮捕令,所有人都愤怒了起来。

    “砰!”

    法瑞克的话音刚落,心里包含着怒火的亚历山德罗一拳就砸在了桌子上,他站起身,将身体前倾,就像一头拱卫领地的老兽王。紧盯着法瑞克和玛维恩,

    “给我滚出去!想抓白银之手的人,让阿尔萨斯自己来!”

    莫格莱尼家族是传统贵族,即便是面对泰瑞纳斯王,亚历山德罗也是这个表现,这丝毫不奇怪,战绩彪炳的他,有这底气。

    但法瑞克是什么人?

    这家伙几乎是阿尔萨斯的影子,是将灵魂都奉献给了阿尔萨斯的忠仆,所以面对亚历山德罗惊人的气势,法瑞克没有动摇,相反,在在场所有圣骑士的怒视中,他向前走出一步。

    “白银之手骑士团已经解散了!诸位,这是王子殿下的命令!”

    “够了!”

    这下,就连乌瑟尔这个老好人都忍不住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伴随着他的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站起身体,几十号人的敌意汇聚在一起,就连无所畏惧的法瑞克,都感觉到呼吸沉重了片刻。

    “回去告诉王子殿下,狄克骑士是力挽狂澜的英雄,不是他的囚犯!”

    乌瑟尔的身高比法瑞克要高一些,他大步走到法瑞克面前,用罕见的怒意口吻说,

    “甚至关于白银之手,这是泰瑞纳斯陛下和法奥冕下建立的组织,不是阿尔萨斯的一道命令就能撤销的。”

    法瑞克没有说话,玛维恩上前一步,相比法瑞克,这个家伙的口吻就阴毒了很多。

    “乌瑟尔骑士,你们是要违背阿尔萨斯殿下的命令吗?那我们,就只能以叛国罪来逮捕你们了!”

    玛维恩的左手向前一挥,数十名手持强弩的士兵出现在了门口,坐在最外围的骑士们,甚至能看到外面的景象。

    是军队,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把军队开进了神圣的圣光之愿礼拜堂!

    “叛国?你说我们叛国?”

    亚历山德罗大步走来,他停在玛维恩的面前,满脸厌恶的看着他,大声说到,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在洛丹伦和兽人的战争中,为这个国家献出了一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比你们更有资格称为英雄,你在这么多英雄面前,说我们叛国?你...再说一遍!”

    “咔...”

    玛维恩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伴随着亚历山德罗的质问,骑士们纷纷从座位上走出来,站在亚历山德罗和乌瑟尔的周围,尽管他们没有说话,但他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选择。

    说实话,面对这样的场景,别说是玛维恩,就连那些士兵们,都有些动摇。

    现在距离第三次兽人战争结束还不到2年的时间,这些英雄们的故事在洛丹伦的每一个地方传唱着,现在他们手持武器,要逮捕这些英雄,谁不怕?谁的心里没有畏惧?

    所以现场的气氛,一瞬间就变的剑拔弩张了起来。

    圣骑士们虽然可以使用圣光的力量保护自己,但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这一轮弓弩的齐射,绝对会造成伤亡,而且最可怕的是,如果真的引爆了白银之手和帝国军队的纷争,那么狄克之前说的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一个笑话。

    谁会把希望放在一个被宣布为叛逆的组织上?

    白银之手骑士团绝对是狄克现在能拿到的一张强大的底牌,他绝对不会希望这张底牌毁在自己手上。所以就在气氛达到最压抑的那一刻的时候,狄克拨开人群,来到了最前方。他看着法瑞克,后者在厚重头盔里的双眼也看着他,狄克叹了口气,

    “我会跟你们回去,但我需要和阿尔萨斯王子当面谈一谈!”

    “狄克!不要去!”

    乌瑟尔和亚历山德罗一左一右按住了狄克的肩膀,后者朝他们和所有看着他的圣骑士笑了笑,

    “不能因为我,让英雄辈出的白银之手骑士团,成为被人唾弃的叛逆者,相信我,诸位,我不会有事的!”

    让人惊讶的是,在狄克说完之后,一直沉默的法瑞克也开口说,

    “我可以保证,狄克骑士不会有生命危险,实际上,王子殿下也没有想着要他的命!”

    “哼!最好如此!”

    亚历山德罗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狄克,最后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就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乌瑟尔也是如此,这一场会议至关重要,狄克只是提出了一个大概的框架,有太多事情需要讨论了。

    让狄克感动的是,每一名骑士,不管他认识不认识,都会主动走上前,和他打招呼,或者祝福他,这种感觉让狄克终于有了一种归属感。

    虽然白银之手骑士团的立身之本让狄克不敢苟同,但最少在现在,这个组织绝对是整个世界,最有凝聚力的组织之一。最起码比什么诅咒神教和内斗不断的塞纳里奥议会好多了。

    “走吧!狄克。”

    法瑞克耐心的等待所有人打完了招呼,在狄克身边轻声说了一句。

    狄克点了点头,在走出大厅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对法瑞克说,

    “我要去参加在斯坦索姆战死的骑士们的葬礼,就在礼拜堂后面,不会耽误太长时间的。”

    法瑞克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玛维恩想说些什么,但却被法瑞克用眼神制止了。

    在两名士兵跟着狄克离开之后,玛维恩才小声对法瑞克说,

    “队长,为什么要对这个家伙这么纵容?王子殿下可是...”

    法瑞克摇了摇头,这个总是沉默的战士,在厚重的头盔下方的双眼里,闪过了一抹纠结和凝重。

    “不要再说了,玛维恩,你我都知道,王子殿下这几天不太对劲,我想,狄克骑士应该能帮上殿下一些忙,而且就算退一步说,他也是王子殿下和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没有理由苛刻的对待他。”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法瑞克没有说,阿尔萨斯殿下已经决定远征诺森德,彻底杀死瘟疫的罪魁祸首,那头在最后时刻,又出现在王子面前的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

    对于这个决定,法瑞克内心总有种隐隐的不安。

    另一边,两名士兵名义上是狄克的看守者,但他们并没有限制狄克的行动,狄克默默的站在人群里,看着胸前佩戴小白花的埃里戈尔和一名身穿黑袍的牧师,正在主持骑士们的下葬仪式。

    由于这些骑士,都是在对抗邪恶中身死的,所以他们的尸体,会被放入至高的圣光墓穴最深处,那里躺着同样在对抗邪恶中身死的前辈骑士的遗骸。

    在平民和骑士们沉默的目光中,二十几名身穿盔甲的骑士,抬着一具具灰白色的石棺,一步一步走入圣光墓穴当中。

    这不是狄克第一次参加葬礼,但这一次,他站在人群中,那种悲伤的感觉却尤为强烈,这些人,都是曾和他并肩作战的人,但他活下来了,这些勇士却死掉了,这种强烈的既视感让狄克内心里充满了憎恨。

    憎恨!这是一种熟知历史走向的人,不应该出现的情绪,但它偏偏就是出现了。

    狄克已经不会再把自己放在旁观者的位置上去看待这个世界事情的发展,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参与者,当自己真正的当成了这个世界的一份子,当成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一份子。

    “我会扭转这一切的...你们的牺牲,不会是毫无意义的!”

    狄克将拳头放在胸前,使劲的捶了捶。

    4个小时之后,狄克在达隆米尔海岸看到了阿尔萨斯,这个地方狄克也很熟悉,它位于圣光之愿礼拜堂的东北方,未来的精锐死亡骑士军团,黑锋要塞,就会坐落在这个地方,牢牢的锁住了圣骑士们向东北蔓延的脚步。

    这里,也是阿尔萨斯召集整个洛丹伦所有船只的地方,他将在这里扬帆起航,前往诺森德。

    狄克清楚的知道这一切,但他却有种无力感,因为他没办法改变这一切!

    亚历山德罗会反对他的计划,阿尔萨斯也不会因为他的一席话就改变自己的初衷,这才是扭转世界最大的困难,这里的人不是毫无智慧的NPC,历史里的英雄们,甚至比狄克更聪慧,而聪慧的人总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只相信自己,从不会去盲目的相信别人。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凭什么要相信狄克的话?就因为他知道未来?

    笑话,随便一个对“时间”有研究的人都知道,未来绝对不会是一成不变的,所以狄克宣称他知道未来这件事,本身就是最大的笑话。

    “你来了?”

    狄克走进最大的营帐里,阿尔萨斯正背对着他,在一张海图上写写画画着,看得出来,这位王子殿下恢复的很好,大概是终于确定了自己的计划,所以他看上去气色还不错。

    但狄克分明感觉到了阿尔萨斯体内圣光的晦涩,就像是在眼前蒙上了一层纱布一样,圣光还存在,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纯粹了。

    “我来了!殿下!”

    狄克站在原地,恭敬的说,“您终于下定决心了吗?”

    阿尔萨斯听到这句话,手里的鹅毛笔一停,他转身看着狄克,摇了摇头,

    “你难道不奇怪,我为什么要逮捕你吗?”

    狄克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知道。

    “唉...狄克,你做到了我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要谢谢你。”

    说完,阿尔萨斯竟然真的向狄克俯身致敬,这举动把狄克也吓了一跳,他急忙闪开,但看到阿尔萨斯微红的双眼,狄克顿时明白了这位王子内心的想法。

    是的,他屠城了...但这绝对不是他的本意,狄克在会议上也说过,如果不是阿尔萨斯将斯坦索姆付之一炬,那其中的数十万亡灵涌出来,顷刻间就能将整个东达隆米尔变成一片地狱。

    阿尔萨斯并不是不知道,城市里有无辜的人,但为了其他的无辜子民,他不得不这么做。

    他是未来的国王,牺牲一座城市,来拯救其他数百万人,这并不是一个难以做出的抉择。安多哈尔的教训就在眼前,谁敢冒这个险?

    狄克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原本的历史里,即便是阿尔萨斯已经彻底成为了巫妖王,但吉安娜和佛丁,却还是原因相信他的善良之心仍然存在的原因。

    这位王子,从来都不是一个天生的坏人,他只是一个可怜人,一个陷入黑暗命运,无法自拔的可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