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末卷-斯坦索姆的夜

15.末卷-斯坦索姆的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王子殿下,我...”

    狄克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他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阿尔萨斯笑了笑,有些消瘦的王子殿下坐在椅子上,他看着局促不安的狄克,沉默了几秒钟,又开口说,

    “你觉得我应该去诺森德吗?”

    这个问题!

    狄克的心头一颤,阿尔萨斯竟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如果...如果他能劝阻阿尔萨斯前往诺森德,那么第二任巫妖王是不是就不会出现?最重要的是,在之后7年里的绝对主角阿尔萨斯的命运一旦被改变,世界扭转度会达到多少?

    狄克简直不敢去思考这个问题,但面对阿尔萨斯的目光,他抿了抿嘴唇,坚定的说,

    “不,您不应该去!”

    “哦,为什么?”

    阿尔萨斯有些好奇,尽管他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不过他还是问,

    “玛尔甘尼斯逃往了那里,我必须去杀死他,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赎罪!为什么你认为我不应该去呢?”

    “因为这是一个陷阱!一个针对您的陷阱!”

    狄克静下了心,他同样坐在阿尔萨斯的对面,语气慎重的说,

    “我相信以您的智慧,应该不难发现,从克尔苏加德故意身死,到您在祖尔玛莎遇袭,到玛尔甘尼斯现身,甚至是...甚至是斯坦索姆的毁灭,这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他的目的,就是将您引到诺森德,那片已经被黑暗力量侵蚀的大陆上,在这种情况下,您更应该待在洛丹伦,而不是孤身去冒险!”

    狄克加重了语气,

    “您不能把一个国家的责任全部扛在肩膀上,要改变这个国家的未来,需要所有人一起行动!”

    阿尔萨斯听到这话,他沉默了,十几秒钟之后,挣扎的神色在阿尔萨斯脸上一闪而过,王子殿下打了个手势,站在帐篷门口的法瑞克立刻放下了帐篷的门帘,带着卫兵护卫在了帐篷之外,这是阿尔萨斯要和狄克密谈了。

    “但是...从玛尔甘尼斯留下的东西里,我发现了亡灵天灾的庞大势力,那让我几乎绝望,洛丹伦根本挡不住即将倾巢而出的亡灵天灾,但我同时也发现了能够制衡亡灵的秘密!我必须去那里!我必须得到那把剑!”

    阿尔萨斯将自己的秘密告诉给了狄克,后者内心一片冰冷。

    历史...历史终究还是改变了!

    原本阿尔萨斯在达到诺森德之后,是从探险者协会的矮人亲王穆拉丁那里听说了霜之哀伤的存在,但现在,玛尔甘尼斯竟然主动透露了这把可以号令亡灵的魔剑。

    这个狡猾的恐惧魔王没有再使用阴谋,相反,它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阿尔萨斯面前,面对这个阳谋,破局的办法唯有那把剑,但偏偏这个恶魔又隐瞒了最关键的信息。

    霜之哀伤确实可以号令所有的亡灵,但只要握在手上,第一个牺牲的,就是自己的灵魂,当那个时候,即便是阿尔萨斯拥有了霜之哀伤又怎么样?他自己都成为了那把魔剑的牺牲品,又怎么才能依靠它来拯救自己的国家?

    但偏偏,这个事实狄克不能说,因为即便是他说了,目前已经将所有希望寄托在那把剑上的阿尔萨斯也不会选择听从,阿尔萨斯有自己判断事务的一套标准,狄克想用两句话就改变它,谈何容易?

    “但是殿下,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玛尔甘尼斯会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您?那把剑...那把剑肯定有古怪!如果它真的那么强大,那么玛尔甘尼斯怎么会把它交给您呢?这完全就是个拙劣的谎言!”

    狄克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然后又看向阿尔萨斯,一句一顿的说,

    “如果您需要强大的力量,我恰好知道一件创世泰坦留下来的秩序神器的位置,那才是您需要去追求的力量!而不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把不知所谓的魔剑上!”

    阿尔萨斯没有说话,他看着狄克,双眼里满是好奇,最后,他在狄克面前握紧了拳头,

    “玛尔甘尼斯当然没安好心,那把剑是有副作用的,就是意志不够坚定的人,会牺牲自己的灵魂!这一点我知道,但我愿意去赌一赌,只要我能驯服那把剑...一切就会...”

    “但您驯服不了它!那把剑是来自燃烧军团...”

    “唰!”

    就在狄克说出霜之哀伤的秘密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线出现在了帐篷当中,阿尔萨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周围的一切,甚至包括大海的呼啸和海风,都停滞在了空中,狄克的一双眼睛来回旋转着,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范围的时间静止!

    能做到这一点的,整个艾泽拉斯只有一种生物,时间守护者-青铜龙。

    “小家伙,我知道你的身份,我也很希望你能扭转整个世界的命运,所以我可以忍受你的小打小闹,但阿尔萨斯不行...他是所有时间线存在的基础之一,你如果改变了他前往诺森德的举动,那么整条时间线就会进入“时光暴乱”当中,这是你无法承担后果的冒险!”

    “不要再试图去改变会影响整个世界进程的大事,那都是时间线的支柱,你得先从小事件做起,明白吗?当世界扭转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等到新的时间线支柱形成,想要改变这些大事件也不是不可能,但现在...最少现在,还不行!”

    “我是诺兹多姆,时间龙王...有闲暇可以来时光之穴坐一坐,我期待你的光临,时空行者。”

    下一刻,一切又恢复了原状,阿尔萨斯脸上的表情依旧生动,但狄克说了一半的话,却已经说不下去了,整个世界除了他,估计只有少数人知道,在刚才,世界的运行停止了那么2秒钟的时间。

    “王子殿下,您最好不要冒险!”

    狄克显得有些意兴阑珊,在神秘的诺兹多姆不惜亲自现身告诫的情况下,狄克自然不会冒着世界毁灭的风险再去规劝阿尔萨斯,他曾以为自己可以改变所有人的命运,比如达利安,比如乌瑟尔。

    但现在,眼前这个可怜人,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命运,他却改变不了...

    这种无力的感觉太糟糕了!

    阿尔萨斯也看到了狄克脸上的表情,不过他把那当成了悲伤,所以他拍了拍狄克的肩膀。

    “不要担心!我会胜利的,我会带着那把剑回来,会拯救这个国家!”

    看着阿尔萨斯充满了信心的笑容,狄克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难过,他强忍住悲伤,又问起了另一个问题,

    “王子殿下,斯坦索姆,那件事你完全可以不出面,交给法瑞克或者玛维恩去做,我相信他们愿意为您付出一切,但您为什么,非要自己动手呢?您是未来的国王,您的声望,不应该这么被浪费!”

    面对这个问题,阿尔萨斯的表情严肃了下来,

    “我不会那么做的,狄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挽救这个国家就是我的责任,我从不会将自己的责任假手于人,更何况,法瑞克和玛维恩已经为我做的够多的了,不应该让他们再背负这样的恶名!”

    “呋...王子殿下,我知道了!”

    在阿尔萨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身体里晦涩的圣光又再一次翻腾了起来,狄克深呼了一口气,起身朝着阿尔萨斯行礼,

    “那么,祝您一路顺风,我的殿下!”

    “等等,狄克!”

    阿尔萨斯叫住了转身的狄克,将一封加盖着他的印鉴的授权书放在了狄克手里。

    “斯坦索姆最深处,还盘踞着一群亡灵,这就是我找你来的目的,在我回来之前,一定要挡住它们,不要让它们扩散到东达隆米尔!如果可以,就消灭它们!”

    “滴...触发任务,阿尔萨斯的嘱托”

    “固守斯坦索姆,坚持到阿尔萨斯归来,或者消灭盘踞的亡灵!”

    (注:此任务为大型历史节点-斯坦索姆的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后,该历史节点将会完成。)

    狄克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接过了这份授权书,他看了一眼,物品信息跳入了眼中。

    “斯坦索姆暂代领主证明”

    “绿色”

    “使用:将斯坦索姆纳入外接模板”

    “说明:米奈希尔王室授权的领主证明,拥有完全不合常理的神秘力量!”

    这份轻飘飘的授权书,在狄克手里仿佛有千斤的重量,这不仅仅是一份授权书那么简单,更代表着阿尔萨斯的信任,尤其是在狄克做出了相当于背叛的举动之后,这份信任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狄克突然张开双臂,抱住了猝不及防的阿尔萨斯,在他身后使劲拍了拍,

    “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真的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么记住,不要从那把剑里出来!我会去救你的!”

    阿尔萨斯被这个亲密的举动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不过狄克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帐篷,阿尔萨斯坐在了椅子上,回味着狄克最后的那一句话。

    “不要从剑里离开...这是什么意思?呵呵,狄克,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直爽而又神秘,真是让人恨不起来啊!”

    ----------------------------------------------------------------------------------------

    一个周之后,阿尔萨斯走了。

    带着3000名精锐士兵和整整二十几艘船,从东达隆米尔海岸,悄悄的离开了东部大陆,对于白银之手骑士团的追责,还在走着漫长而繁琐的程序,乌瑟尔内心其实也知道,这是阿尔萨斯临走时歉意的表现。

    作为王储,他不能言而无信,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他服软了。

    这也让整个白银之手骑士团内部洋溢的紧张气氛消散了很多,毕竟在这个历史上,阿尔萨斯没有和吉安娜在一起,自然也不会有被抛弃的感觉,再加上狄克的所作所为,又稍稍安慰了他现在已经千疮百孔的心灵,所以王子殿下也不会变的那么极端。

    狄克召集的“斯坦索姆防御卫队”,在一天前正式入驻斯坦索姆后防线,也就是国王广场到喷泉花园这一线,在平民们的帮助下,他们很快构筑了稳固的防线,大骑士赛丹-达索汉也带着另一支白银之手骑士驻守在前世的血色区,也就是现在的斯坦索姆军事区。

    两条防线,一前一后,将处于城市最深处的亡灵死死压制在了城市里,通过几次侦查,狄克已经知道了统帅那些精锐亡灵的是谁。

    瑞文戴尔...这个叛徒!

    夜色降临,狄克背着正义之火,手里提着马灯,带着几名年轻的骑士,在防线外围巡逻,再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的时候,狄克突然听到了一阵压抑的哭声,他将马灯照向那个方向,结果看到了一位身穿白色牧师袍,身材火爆到极致的大美女,正拿着一封信,躲在防线角落,哭的梨花带雨。

    “咳咳...怀特迈恩女士,你有什么伤心事吗?”

    狄克调笑着看着那个让人我见犹怜的美丽女子,结果收获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别假惺惺了,狄克骑士,这可真让我感到恶心!”

    这美女扭头看到狄克那张年轻的脸,顿时止住了哭泣,冷哼着嘲讽了狄克一句,扭动着摇曳的身体,收起了手里的信函,走入了自己的房间里。

    狄克看着那完美的背影,摇了摇头,怪不得雷诺那个渣渣要为了这个女人,杀死了自己的老爹,这简直就是个魅惑人心的妖精!

    不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狄克看向凄惨的斯坦索姆内部那幽深的黑暗,耸了耸肩,提着灯继续向前巡查。

    夜色依旧清冷,但在斯坦索姆重新有了人气之后,这里,倒也显得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