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另一个世界

1.另一个世界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铛!”

    “铛!”

    两声清脆的武器交击声,在空荡的黑色地穴中响起,紧接着又是一阵如同疾风暴雨般的连击,金色的战锤和黑色的符文剑交错而过,两个身影各自停在了彼此的身后。

    全身都泛动着金色光芒的狄克低下头,看到了地面上翻腾的圣光轨迹,他将就像是燃烧着火焰一样的正义之火拄在身下,艰难的移动了一下手臂,他的胸口多出了一道伤痕,一道黑色的,就像是虫子不断滚动的伤痕,鲜血无法流出,就被沸腾的力量蒸干。

    腐蚀性的能量和金色的圣光碰撞的时候,会发出滋滋的响声,看上去诡异极了。

    在他身后,是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黑色身影,在和狄克错身而过之后,这黑骑士胯下的骸骨战马哀鸣着被烧成了灰烬,骑在马上的骑士身体一晃,就牢牢的站在了地面上。

    他包裹着黑色的长兜帽,左手里握着一把闪耀着红绿色符文的重剑,在兜帽之下的身体上,则穿着坚硬的盔甲,黑色,造型狰狞而精致,手腕,肩膀和腹部,还有战靴的表面,都绘刻着黑色的骷髅。

    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头从黑暗里走出的毁灭者,在被正义之火砸中的地方,也就是他的心口,那黑色的盔甲上,出现了一个凹陷,汇聚的圣光停留在凹陷当中,不断的灼烧着盔甲之下的黑暗身体。

    在这个阴森的黑色地穴里,每一秒钟,狄克都要遭受到一道环形的腐蚀能量的侵袭,虽然有已经雄厚了很多的圣光挡在身体之外,但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还是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

    尤其是在战斗时间延长之后,这种一波一波的冲击的残余能量汇聚在一起,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严重的负担。

    狄克扭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不动的黑骑士,双眼里泛过了一丝不甘,但那一剑已经刺伤了他的心脏,在没有到达传奇之前,这里,就是致命的伤口。

    “砰!”

    狄克的身体砸在了地面上,他痛苦的抽搐着,受伤颇重的黑骑士则转过身,打量了一下狄克身上的护甲和武器,他似乎很疑惑,这个能伤害到自己的虫子,是怎么出现在自己的城市里的?

    但此时的狄克,已经没有办法再告诉他这些事情了,黑骑士半跪在地上,双手将手里的符文剑高高举起,对准了狄克的身体就刺了下来。

    但就在接触到狄克身体的那一刻,躺在地面上的狄克突然化成了一道烟雾,飞快的消失在了他的身边。

    同时,那把和正义之火碰撞了很多次的符文剑,也在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片片破碎,在黑骑士巨大力量的加持下,这些破片四处飞舞,甚至还有一片,直直的朝着他的脸,飞了过来。

    “噌!”

    利刃划过脸部,割出了一大块伤口,但那伤口里,却没有丝毫的鲜血流出,一团团从伤口里逸散出的黑色能量,包裹在黑骑士的脸上,很快,就将他的脸受伤的部位,重新补充完整。

    黑骑士没有在意这些事情,他抬起头,感受了一下外面全灭的憎恶大军,冷漠的脸依旧冷漠,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他抬头的这一刻,一张冰蓝色的脸庞出现在了微弱的光芒当中,消瘦,干枯,还有一双血红色的亡灵之火和黑色的头发。

    虽然已经有些变形,但依然可以清楚的分辨出,这…这是瑞文戴尔!

    另一边,胸前的痛苦还在,心脏仿佛就跟真的被刺穿了一样,但狄克已经睁开了眼睛,他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在黑暗中伸手一摸,在手掌接触到正义之火的锤柄的那一刻,金色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房子。

    狄克将灯柱一样的战锤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又摸出了一根黑色的烟斗,一边熟悉着这个世界辛辣的烟草,一边回忆着刚才的战斗。

    是的,那可不是一个梦!

    那是一场真正的决斗!他和瑞文戴尔的决斗,这样的决斗已经进行了17次,但每一次,他都惨败在这个并不算强大的死亡骑士的手里。

    他从怀里摸出了那把已经变得很脆弱的钥匙,它从淡蓝色,逐渐变成了苍白色,就像是生锈了一样,放佛只要自己一用力,这把钥匙就会折断。这就是他和瑞文戴尔决斗的方法,这把“斯坦索姆副本”的钥匙,20次的进入次数,只剩下了3次,但他仍没能单独通关。

    狄克知道,那都是其他时间线里的瑞文戴尔,他以一种特殊的投影方式进入那些时间线,进入的地点,都是斯坦索姆的正门,而且他永远也没办法走出斯坦索姆的区域之外,怪物不会掉落装备,也没有所谓的经验。

    总之,这就是一个给他用来磨砺战斗技能的地方。

    瑞文戴尔…这个在所有知名的死亡骑士中,拍在最末尾的家伙,甚至可能连英雄都算不上,但狄克还是打不过他。

    他想了很久,对于战斗的领悟也没有头绪,看着窗外已经有些发白的天空,狄克索性穿起了衣服,将正义之火背在身后,打开门,开始进行每天早上的“晨练”。

    “今天就从这里突破!”

    狄克哼着歌,顺着斯坦索姆的小巷子,来到了城市最深处,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将正义之火在手里掂了掂,就走向了那些漫无目的的到处游走的精锐亡灵。

    能被瑞文戴尔放在这里的,即便是一具枯骨,那也绝对是精锐的枯骨,食尸鬼们,更是领悟了类似于“瘟疫之爪”的技能的危险家伙,更别提,这里还时不时有高阶憎恶在游荡,而且你永远不会知道,哪个黑暗的角落里,会突然跳出来一只狰狞的女妖。

    总之,这片黑暗的地区少有人来,即便是两条防线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组织的三次攻击,每一次也都是浅尝辄止,多用于练兵效果。

    狄克当时在白银之手大会议上提出的计划,几乎被全盘否定,但出乎意料的是,加速圣骑士成长这一条,却被保留了下来,从提尔之手送来的新兵蛋子几乎充满了狄克负责的阵地,更深层防线的达索汉,甚至也饱受其害。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整个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重心,现在都放在安多哈尔那边,那座城市里的70W亡灵一天不被消灭,作为帝国粮仓的西达隆米尔就一天没办法恢复运作,这两个月,在新兵稍稍有些战斗力之后,乌瑟尔就抽走了两条战线上的所有老骑士。

    你们说兵力不够?行!你要1000人?我给你2000人!

    结果第一次和达索汉的军事区联合剿灭斯坦索姆深处的亡灵的时候,分出去的一只200人的大队,差点被被瑞文戴尔用4头憎恶和一个小队的死灵法师,二个小队的精锐骷髅武士组成的突击队全灭掉。

    如果不是狄克和达索汉在最后时刻带着仅剩的老兵冲入了战阵当中,就连残余的100多号人也会被包围,分割,蚕食掉。

    这下,这些一直待在提尔之手里训练的圣骑士新兵,才算知道了真正战争的可怕,但狄克对他们的训练才刚刚开始,他的训练也很简单。2000人分成了100个小队,每个小队20人,1天一轮,在老兵的带领下,深入城市深处,带不回10只亡灵的脑袋,第二天就继续。

    每半个月一次大型练兵,所有人一起出动,扫荡在城市里游荡的亡灵,在这种高强度的,真刀真枪的训练里,新兵成长的速度很快,就连一开始不同意这种用命去拼的方法的达索汉,也对狄克这边新兵的成长速度啧啧称奇,很快,军事区那边也开始了类似的行动。

    不过这些对于狄克来说,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了,他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每天就是训练,训练,训练,揍亡灵,睡觉,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会在另一个时间线里继续磨练武技。

    短短两个月,狄克就完成了5个随机任务,力量涨到了55点,敏捷也涨到了48点,精力更是翻倍,达到了80点。综合战斗力比恶战拉姆斯登的时候,几乎上涨了三分之一,但他仍不满足。

    狄克之所以这么拼命,原因只有一个。

    阿尔萨斯,快回来了!

    ----------------------------------------------------------------------------

    极北之地,神秘的大陆诺森德,龙骨荒野北方,遗忘冰窟。

    这是一个能冻结进入者灵魂的地方,阿尔萨斯拄着金色战锤“圣光的复仇”站在一块石台不远的地方,在他面前,一把黑蓝色的长剑,正悬浮在石台之上,在那石台上,还刻有一行看一眼就能让人头晕的铭文。

    一个腰上别着战斧和战锤的矮人,正趴在石台上,他的手边是一本厚重的书,矮人粗大的手指一点点划过那铭文,将翻译过来的意思,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

    “持此剑者,神力永恒!此剑喋血以现其锋锐,此剑噬魂方显其威能!”

    读完之后,矮人自己大概都被这一行充满杀气和邪气的铭文吓了一跳,他向后退了一步,犹豫的看着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这是一把魔剑!这肯定不是你要找的东西!我们快离开这里,我有种…有种不祥的预感!”

    拥有一把漂亮的橘红色大胡子的矮人对阿尔萨斯说着话,这矮人名叫穆拉丁,穆拉丁-铜须,是现任铁炉堡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的弟弟,也是铁炉堡的探险者协会的荣誉理事,阿尔萨斯在登陆的时候,遇到了他们。

    当时矮人的营地正在被一群亡灵进攻,阿尔萨斯毫不犹豫的带着士兵杀散了那群蜘蛛一样的亡灵,为了报答阿尔萨斯的恩情,穆拉丁问清了缘由之后,当即表示他会帮助阿尔萨斯寻找到那把传说中,可以控制亡灵的剑。

    由于狄克的介入,历史在这里发生了变化,阿尔萨斯向他的父亲,泰瑞纳斯王说明了自己前往北地的原因,老国王虽然不舍,但并没有像原本历史里那样,强硬的要求阿尔萨斯撤退,自然也就不会发生烧船杀人的恶性事件。

    在要求法瑞克和玛维恩照顾好营地之后,两个强大的家伙,就踏上了寻找神剑的旅程。

    穆拉丁和阿尔萨斯其实是熟人,阿尔萨斯小时候,穆拉丁曾短暂担任过他的剑术导师,穆拉丁知道阿尔萨斯从小就是个充满了正义感的人,但直到两个人冲破暴风雪的阻拦,进入这个阴森的冰窟之后,穆拉丁才发觉了事情的不对劲。

    “阿尔萨斯?阿尔萨斯!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呃…你走吧,穆拉丁,回去找你的族人,不要留在这里,这把剑…这把剑是我的宿命,我看到了!”

    “你疯了!我的朋友,快跟我一起走!”

    “不…我不能走…我要拯救我的子民,只要我驯服了这把剑…是的,我能驯服它!我能…”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