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光明之末,黑暗之始

2.光明之末,黑暗之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阿尔萨斯如同梦游一样喃喃自语着,走向那把邪气四溢的魔剑的时候,穆拉丁企图去拉住他,但阿尔萨斯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让矮人放开了王子的手臂。

    并不是因为阿尔萨斯已经强大到足以对抗活了500年的矮人山丘之王,是因为他的眼神,阿尔萨斯此时的眼神,那种冰冷,那种无情,那种冷漠,这绝对不是一个心怀子民的人,应有的眼神。

    穆拉丁感觉到了来自心灵的恐惧,他摘下了自己的战斧和战锤,现在,只有武器才能给他安全感,矮人能感觉到,这具躯壳之下,已经不再是阿尔萨斯的灵魂了,那是另一个人!不,那是一个怪物!

    一个怪物苏醒了!

    “别过去!”

    就在阿尔萨斯的手,即将碰到那把魔剑的剑柄的时候,穆拉丁终于战胜了内心的惶恐,矮人伸出粗壮的左手,狠狠向前一甩,手里的战锤就化为一道带着闪电的霹雳,打向了那把魔剑。

    山丘之王,这是矮人对于最强大者的敬称,穆拉丁就是一位老牌的山丘之王,他的实力,即便是放在7年后的艾泽拉斯,也是超一流的水平,最少不会比现在的乌瑟尔弱上多少,名副其实的矮人第一强者。

    这一锤如果砸中了,没有使用者意志加持的魔剑,绝对会被远远的打飞出去,但很可惜,就在战锤即将砸到霜之哀伤的剑身的时候,一股黑暗的魔力,突然撕开空间,出现在了阿尔萨斯的身边,在挡住了战锤的同时,将已经快要从梦魇中苏醒的,阿尔萨斯的身体轻轻向前一推。

    手掌,阿尔萨斯能感觉到,温热的手掌触碰到了一块寒冰的冰块。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但立刻就被坚定和执着代替了,他不再抗拒,而是握紧了剑柄。

    “啊!!”

    阿尔萨斯想要驯服这把桀骜的魔剑,用它可以命令亡灵的特质,来拯救自己的国家,但当他的精神力接触到这把剑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被骗了!

    这根本不是一把有灵魂的剑,也就谈不上驯服,实际上,这把剑就像是一个专为阿尔萨斯设计的囚笼,在他接触到这把剑的时候,他的灵魂,就在恶魔们狡诈而神秘的魔法里,被硬生生撕成了两半。

    正义,光明,执着,坚定,善良,诚实,荣耀,守护,仁慈,这些美好的品格,被从阿尔萨斯的灵魂里抽了出来,形成了一个淡淡的人影。

    而愤怒,邪恶,阴霾,恶毒,凶狠,黑暗,暴虐,屠杀,毁灭,这些负面人格则被飞速加强,由这些阴暗面组成的黑暗灵魂,在这一刻接替了阿尔萨斯的身体。

    他的一头金发,在瞬间变成了白骨一样的苍白,那一双蓝色的眸子,也变成了冷漠的灰色,身上金色的骑士盔甲,在从霜之哀伤上涌动的黑色烟雾的笼罩下,被改成了死亡骑士们独特的骷髅战甲,重生的阿尔萨斯歪着脑袋,看了看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不断摇头的金色身影。

    他向前一步,手里的魔剑毫不留情的刺穿了另一个自己。

    当魔剑被举起的时候,阿尔萨斯,成为了这把剑的第一个牺牲品。

    “你!…你把阿尔萨斯还回来!”

    穆拉丁全程目睹了这让人绝望,让人全身发冷的一幕,他双手握着自己的战斧,高高跃起,带着全身的力量,劈向了新生的死亡骑士之王的头顶,这一击是如此的凶狠,在穆拉丁身后,就连坚硬的,被冰封的地面,都在矮人山丘之王的怒火下,被撕开了。

    “铛!”

    魔剑和战斧交击在一起,阿尔萨斯用单手就挡住了穆拉丁的劈砍,矮人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骇,但由于用于防御的战锤已经被他扔了出去,所以在魔剑突然变招的时候,穆拉丁只能伸出自己的左臂,试图挡住这一击。

    “砰!”

    山丘之王拥有让所有法系职业绝望的高魔抗,但这一切,在散发着无尽寒气的霜之哀伤面前,毫无意义。

    穆拉丁的身体,被划出了一道可怕的伤口,连内脏都漏了出来,但当第一滴血流出的时候,就被紧随其后的寒气冰封了,这一剑的力量很大,直接就将穆拉丁的身体劈飞了出去,远远的砸破了遗忘冰窟的入口,落入了外界呼啸的暴风雪当中。

    山丘之王,生死不知。

    “唰!”

    在阿尔萨斯劈飞了穆拉丁的那一刻,一大团紫色的蝙蝠出现在了阿尔萨斯的身后,它们尖叫着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个阿尔萨斯非常熟悉的家伙。

    玛尔甘尼斯,那个瘟疫之源的罪魁祸首!

    不过此时的恐惧魔王却没有丝毫的战斗欲望,它伸出自己锋利的手爪,挠了挠丑陋的下巴,看着阿尔萨斯,似乎在打量一件商品。

    “啧啧啧,瞧瞧这把剑,这可是当初,我和我的兄弟在母星上铸造出的最完美的武器之一,耐奥祖那个废物的灵魂汲取,也只是勉强匹配这把美丽的武器的能力,但是你…啧啧,瞧瞧你,如此的羸弱,如此的愚蠢,你怎么配得到这把神器?”

    玛尔甘尼斯抱怨了一句,不过紧接着它就打了个响指,一道紫色的大门出现在了快要坍塌的遗忘冰窟里,恐惧魔王看也不看阿尔萨斯,

    “喂,跟我来,去见见耐奥祖那个囚犯,已经是时候执行主人的伟大计划了…啊,我已经受够了这个该死的星球的寒冷,我要将地底的岩浆抽出来,那样才够温暖嘛,哈哈哈哈…啊!!”

    正在狂笑的玛尔甘尼斯突然发出了一声哀嚎,一把黑蓝色的,仿佛永久被冰封的剑刃,从背后刺穿了它的胸膛,身为最神秘的纳斯雷兹姆吸血恶魔,现世的兵器伤害不了它的恶魔之体,但霜之哀伤,可不是现世兵器,那是上一代纳斯雷兹姆精心打造的邪恶神器之一,再加上巫妖王耐奥祖赋予它的能力。

    这把剑,其实在被埋藏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杀死玛尔甘尼斯的力量。

    “你…你竟敢…啊!!”

    玛尔甘尼斯突遭重创,正想要化身蝙蝠逃命,但面无表情的阿尔萨斯的另一只手张开,疯狂旋转的寒冰风暴出现在了玛尔甘尼斯的身边,打断了它化身蝙蝠的过程,紧接着它就听到了阿尔萨斯冰冷的声音。

    “没有人…能控制我,你…你不行,巫妖王,也不行!还有,你真的以为…我忘记了你对我的愚弄了吗?”

    腐蚀性的黑**力从穿透玛尔甘尼斯身体的剑刃上散发出来,很快,哀嚎的恐惧魔王,就变成了一具黑色的骨架,还有一身砸落在地面上的,紫色的华丽狰狞盔甲。

    “你这样做太莽撞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阿尔萨斯的心头,他没有回应,他知道那是谁。

    因为背叛恶魔,而被囚禁在冰冠冰川里的兽人大萨满,主导了一个星球毁灭的元凶,巫妖王,耐奥祖。

    “纳斯雷兹姆恶魔是不可能被完全杀死的,不过它们在虚空中复活,也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勉强能瞒过阿克蒙德,虽然你给我惹下了很多麻烦,但我还是要说,做得好!我已经受够这个该死的蠢货了!”

    耐奥祖苍老的声音里充满了愉悦,他和阿尔萨斯交谈着,虽然阿尔萨斯不发一言,但这不妨碍老兽人的谈性很浓。

    “恶魔们以为它们粗糙的计划天衣无缝,但我小小的将其修改了一下,我为它们卖命几十年,但最后落得这个下场,所以我已经看开了,恶魔绝对不是好的合作者,与其卑躬屈膝的侍奉它们,我们为什么不独享这个世界呢?瞧,你也拥有了控制亡灵的力量,最棒的是,从你握住这把剑的时候,我们已经联系在了一起。”

    “那么,我说了这么多,亲爱的死亡骑士之王,能告诉我,你接下来要干什么吗?”

    面对这问题,阿尔萨斯第一次开口回答了。

    “回去!我的另一半灵魂总是希望拯救洛丹伦,因为那是他会继承的国家,我想,我大概也有继承那个国家的资格吧。”

    面对这个答案,耐奥祖并不意外,

    “嗯,不错的想法,一个扰乱世界的亡灵国度,哦,对了,你不介意顺手帮我做点事吧?”

    “说!”

    “克尔苏加德是个很好的下属,我答应过要为他“升华”,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作为交换,我会把刚刚收服的地穴蛛魔的控制权交给你,去吧,颠覆这个愚蠢的世界!”

    阿尔萨斯似乎没听到耐奥祖的话,他沉默的一步一步的走入了暴风雪当中,那些飘散的雪花,似乎都在恐惧这个人,它们四三飘扬的,想要离开阿尔萨斯的身边,但这位白发的王子并不在乎这些。

    他伸出手,将背后的兜帽向前拉了拉,将霜之哀伤背在自己的身后,一步一步的,消失在了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中。

    13天后,一支特殊的舰队在南海镇靠岸,时值黑夜,看着眼前一片寂静安详的景色,阿尔萨斯隐藏在兜帽之下的双眼里,却已经没有了离开时的坚定和执着,他冷漠的就像是个死人。

    同样披着兜帽的法瑞克和玛维恩,一左一右的拱卫在阿尔萨斯的身后,他们同样沉默着,在他们身后,面色苍白的士兵们,一队接一队的走出船舱,安静的码头变得更阴寒了。

    “叮!”

    一枚打着旋的金币落在了已经被吓得惴惴不安的码头管理员的面前,

    “去洛丹伦,告诉市民们,他们的王子回来了!他将拯救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