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父与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王子殿下,欢迎您的归来!”

    洛丹伦城外,泰瑞纳斯王的宫廷管家带着骄傲和亲切的神色看着带着兜帽的阿尔萨斯,这位王子殿下几乎是在他的看护下成长起来的,因此对于老使者来说,阿尔萨斯就和他的子侄差不多。

    面对热情的老管家,阿尔萨斯僵硬的脸上扯出了一个幽幽的笑容,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对于这种亲昵的举动,老人显得更高兴了,满是皱纹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来吧,王子殿下,国王陛下在等你!”

    在老管家的示意下,黎明的洛丹伦城的城门轰然洞开,尽管现在还不是正常的起床时间,但在昨晚的使者将阿尔萨斯归来的消息传递到王城之后,还是有很多市民早早的起来,站在道路两侧,欢迎从远方归来的王子殿下。

    据说王子殿下已经带回了足以对抗可怕的瘟疫的宝物,有些动荡的洛丹伦,恢复到正常状态,绝对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哦哦!王子殿下!”

    “阿尔萨斯殿下!”

    “赞美您,殿下!”

    阿尔萨斯跟在老管家身后,带着法瑞克和玛维恩走入了洛丹伦城中,沿途的市民们激动的抛洒着红色的花瓣,这在洛丹伦的礼仪中,是象征胜利的习俗,阿尔萨斯抬头看了看那漫天飞舞的花瓣,他伸出手,接住了从眼前飘落的红花。

    在黑色的手甲上,那红色的花瓣飞快的凋谢着,只是一瞬间,就变成了最干枯的颜色,王子殿下用手轻轻一搓,干枯的花瓣化为碎叶,落在了他继续前进的脚下。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狂欢的市民们一个劲的为王子殿下欢呼,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阿尔萨斯带回来的,究竟是什么。

    再漫长的道路也有终点,十几分钟之后,阿尔萨斯站在了洛丹伦皇宫的大门口,老管家先一步离开,泰瑞纳斯王此时,就坐在王宫的前殿,等待着自己儿子,也是这个国家未来的国王的觐见。

    阿尔萨斯踏上红色的华贵地毯,一步一步走上了王宫的台阶,明亮的光芒和他身体上的黑色披风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人群的欢呼声也慢慢沉默了下来,伴随着王子殿下一步一步走上宫廷的24台阶梯,整个天空的光芒,都似乎被阿尔萨斯黑暗的背影吸入其中。

    在无人关注的角落,老管家狼狈的坐在地面上,他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流逝,一起流逝的,还有他的生命力,他的身体上没有伤口,但他能感觉到,一阵可怕的拉扯力,正在撕扯着他的灵魂。

    恐惧就像是如影随形的手掌,爬过他的身体,扼住了他的咽喉,死亡的影子狂笑着将他仅剩下的生命从身体里挤了出来,他张大着嘴,但却无法呼吸,就像一只被甩到了岸边的鱼,艰难的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并不存在的救命稻草。

    一条生命逝去了,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噔!”

    皇家卫士打开了前殿的大门,阳光和前殿的灯光融合在一起,让幽暗的光芒变得明亮了一些,阿尔萨斯大步走入前殿当中,老迈的泰瑞纳斯王正坐在华丽的王座上,他的手里握着洛丹伦的权杖,依旧明亮的双眼,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是这么的优秀,像极了年轻时的自己,无畏,勇敢,不向命运妥协。

    但原本应该是父与子相见的宫殿里,除了那些忠勇的皇家卫士之外,此时却多出了两个人。

    吉安娜手里握着自己的短柄法杖,紧张的看着一步一步走上前的阿尔萨斯,和慈爱的泰瑞纳斯王不同,吉安娜现在很紧张,她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半个月之前,被大发雷霆的安东尼达斯禁足在达拉然的大小姐,接到了从斯坦索姆发来的信件,狄克在信里表达了他对于阿尔萨斯归来的忧虑,他希望吉安娜能说服安东尼达斯,在阿尔萨斯归来的时候,由这位人类世界最强大的大法师出面保护。

    但安东尼达斯却果断的拒绝了吉安娜的提议,老法师认为,法师不应该参与到王权当中,但在吉安娜反复的劝说下,老法师最终还是派出了达拉然年轻一辈中,最强的法师罗宁,陪同吉安娜来保护泰瑞纳斯王。

    当然,明面上的说法,是达拉然和洛丹伦王室,讨论关于瘟疫研究的进展,不过说来也巧,就在吉安娜和罗宁来到王宫的当天,阿尔萨斯回来了!

    法师们的精神力普遍很强,吉安娜和罗宁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在阿尔萨斯走近王座的时候,不仅是吉安娜,就连罗宁,都感觉到了这位王子殿下身体里隐藏的,那让他有些心惊胆战的能量波动。

    这种级别的能量波动,罗宁发誓,他只在10年前,第二次兽人战争中,解救被龙喉氏族囚禁的红龙女王的时候,他意外撞见的堕落的大地守护者,黑龙耐萨里奥身上见到过。

    可是耐萨里奥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阿尔萨斯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两者...怎么可能!

    眼看着阿尔萨斯已经接近了泰瑞纳斯王,罗宁内心开始疯狂的报警,他站起身,身形一闪,闪现术的光芒在原地破碎,再出现时,已经挡在了泰瑞纳斯王和阿尔萨斯的中间。

    阿尔萨斯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黑暗兜帽之下的双眼看了一眼罗宁,这一眼就让年轻的大法师全身发冷,而泰瑞纳斯王则带着一丝怒意。

    “退下,法师!不要打扰我和我儿子的相见!”

    “但陛下...他...”

    “退下!”

    老国王根本不愿意听罗宁的解释,他甚至在侍卫的搀扶下,从王座上站起,用枯瘦的手推开了罗宁,一步一步,主动的走向了站在原地的阿尔萨斯,张开双手,抱住了他冰冷的身体。

    “我的孩子,看到你安然无恙,我终于放心了。”

    “父王,看到您安然无恙,我也放心了。”

    这是阿尔萨斯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响起的这一刻,罗宁和吉安娜同时动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会发出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天空的雷鸣,仅仅是声音响起,周围空间里的能量就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

    “危险!陛下!”

    “邪恶!滚开!”

    罗宁和吉安娜一左一右出现在相拥的两个人身边,罗宁负责进攻,吉安娜负责保护,但两个人手中的魔法光芒刚刚出现,就被两道凄厉的剑光挡了下来。

    法瑞克和玛维恩,王子殿下的左膀右臂。

    “我的孩子...你...你这是怎么了?”

    泰瑞纳斯王此时也感觉到了不对,因为从他的儿子的手臂上,他感觉不到一丝温暖,能感觉到的,只有彻骨的阴寒。

    阿尔萨斯看着自己的父亲,他消瘦苍白的的脸,第一次出现在了空气中,

    “父王,我来继承你的王位了!”

    “唰”

    阿尔萨斯背后,被暗淡的裹布包裹起来的霜之哀伤划过了老国王的脖颈,黑蓝色的剑身上,7个别样的铭文逐渐亮起,苍老的灵魂从被阿尔萨斯抱在身体里的尸体上出现,然后被吸入发亮的剑身中。

    “父王,你的统治已经到达终点...而我,将加冕为王!”

    阿尔萨斯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将自己怀里,那逐渐被冰封的尸体抱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上了王座,他根本不理会宫殿里正在发生的战斗,他将泰瑞纳斯王重新放在了王座上,伸出手,一大块寒冰将脸上凝固着惊骇和愕然表情的尸体和王座冰封在了一起。

    最后,他拿起掉落在地面的沉重王冠,放在眼前看了看,最后不屑的笑了笑,左手用力,那坚硬的王冠在他手中慢慢化为了一地铁渣,就像是在时光中腐朽了数百年一样。

    “来吧,我的勇士们!为你们的主人而战!”

    阿尔萨斯将霜之哀伤高高举起,然后猛地半跪在地上,手中锋利的剑锋也刺入地面,伴随着黑暗魔力在地面中穿行,整个宫殿都开始摇晃起来,吉安娜和罗宁面对法瑞克和玛维恩这种从未见过的武技和黑暗力量的结合战法,一时间竟然被压制在了不算空旷的宫殿里。

    但突如其来的地震和地面的裂隙,以及从地下翻腾起来的蜘蛛和甲虫一样的巨型生物,那种狂暴的暗影能量几乎撕碎了这座宫殿里的一切。

    吉安娜想起了狄克在信件最后的安排,她挥手打出了一团旋转的冰风暴,将法瑞克逼退,伸手重新为自己布置了一层寒冰护甲,朝另一边喊到,

    “罗宁!撤离!”

    罗宁也是个狠角色,眼看着自己这方落入了下风,他双手握住法杖,全身的魔力聚集在一起,像是挥舞着战斧一样,向着阿尔萨斯的方向猛地砸了下来。

    下一刻,在宫殿之外的天空,一团黑暗裂隙被拉开,紧接着,一枚呼啸的,被烈火包裹的流星陨石,从天而降,朝着已经乱作一团的宫殿砸了下来。

    “唰!唰!”

    两道闪现术的光芒消失在宫殿里,在气喘吁吁的罗宁和面色凝重的吉安娜出现在宫殿之外的那一刻,陨石也砸在了宫殿上方,这汇聚了大法师之力的攻击,有多么恐怖,这一击几乎将威严的宫殿夷为平地。

    但已经没有人会去关注这些了。

    整座城市都在被屠杀!甚至还有人点燃了城市的一角,滚滚黑烟从角落升起,搭配临终的哀嚎和尖叫,将这座原本雄壮的城市映照的犹如地狱一般。

    那些阿尔萨斯带回来的士兵,他们褪去了伪装,数千团亡灵之火出现在洛丹伦城市的大街小巷里,还有那些撕开了地面,从地底钻上来的地穴恶魔,他们疯狂的展开了屠杀!

    这一次,不再是斯坦索姆那种为了正义的屠杀,而是一场邪恶的盛宴!

    一个流着眼泪,哭喊着从房子里跑出来的小姑娘惊慌失措的想要躲开背后的追杀,那是一个身穿洛丹伦军服的亡灵士兵,它面无表情的举起手里的长剑,就要刺入小姑娘的身体里,小姑娘已经被吓傻了。

    “滚开!”

    “轰!”

    一团大火球正中这亡灵的胸口,将它打飞到了空中,落地时,就只剩下了一具残破不堪的躯体。

    罗宁朝着小姑娘伸了伸手,小丫头哇的一声,就扑到了罗宁的怀里,小手死死的抓住了罗宁的法袍,她被吓坏了。

    吉安娜不忍心再去看身后的屠场,尽管她非常想要将那些邪恶驱散,但仅仅依靠她和罗宁两个人,根本救不了这座城市。

    这时候,大小姐才算想起了当初狄克孤身冲入斯坦索姆时候的感受,她睁开眼睛,这一次,双眼里只剩下了坚毅。

    “走!罗宁,我们去皇宫!”

    “去哪干什么?阿尔萨斯还在那里!”

    “去救一个可以重建洛丹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