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游戏...开始!---加更六

15.游戏...开始!---加更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砰!”

    就在亚历山德罗和狄克对视的时候,达索汉拄着长剑,正视图阻拦阿尔萨斯凶猛的斩击,但达索汉没有发现,在最后一波斩击的时候,霜之哀伤的表面,浮现出了一抹血红色的光芒。

    “灵界…打击!”

    “砰!”

    阿尔萨斯双手握剑,凶猛的一击直接重创了达索汉的身体和灵魂,他体内的圣光甚至差点被击溃!

    而他的身体,也如同炮弹一样,被砸在了大门上。

    狄克看到这一幕,双眼一缩,后退几步,翻身骑上了战马,他看着亚历山德罗,

    “言尽于此,你自己做选择吧,大领主,另外,如果要去卡拉赞,最好带上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小姐,她会是个好向导的!”

    “你…你要去哪?”

    亚历山德罗看着狄克一手撕开了他怀里黑色的罐子表面的圣光封印,顿时喊了一声。

    “我?我要去引开阿尔萨斯,免得他真的将这里毁掉了!”

    狄克将正义之火背在背后,最后看了一眼亚历山德罗,

    “大领主,阿尔萨斯最少有3个月不会再回到这里了!在他带着无尽的,更强大的死灵大军回来之前,你最好已经成为了“灰烬使者”,否则…否则我们都完了!”

    下一刻,狄克拉起马缰,战马嘶吼了一声,就从十字军堡垒的门口冲了出去,狄克一手捏着圣光封印的最后一点,在远远的跑出阿尔萨斯和加文拉德的战场之后,他一挥手,将最后一丝封印揭了下来,然后朝着阿尔萨斯喊到,

    “阿尔萨斯!你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跟我来!否则我就将它倒入圣水里!”

    这一刻,阿尔萨斯的脑海里,克尔苏加德的声音疯狂的大喊着,

    “该死!该死!又是那个杂种!他拿着我的骨灰!该死!”

    “闭嘴!”

    阿尔萨斯在精神中怒吼了一声,一剑逼退加文拉德,随手一招,一头速度最快,个头最小的地穴蛛魔轰隆隆的冲向了阿尔萨斯,死亡骑士之王纵身一跃,落在了地穴蛛魔的头顶,这个怪异的组合,直直的朝着狄克离开的方向,奔驰而去。

    在阿尔萨斯离开之后,担任作战指挥官的法瑞克看了一眼离开的王子,蹭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丧魂长剑,

    “冲锋!王子殿下的士兵们!毁掉这里!以阿尔萨斯殿下的名义!”

    反应过来的达索汉也拄着长剑,撑起身体,朝着举起武器,准备上千肉搏的圣骑士们喊到,

    “关闭大门!防守!让牧师们展开结界!别让它们冲上来!”

    圣骑士们这才犹如梦醒,已经登上十字军堡垒城墙的第一波精灵游侠们张开大弓,连续5次齐射,总算压制了亡灵先锋的突进,配合骑士们将堡垒大门关闭了。

    早就准备好的牧师们集结在一起,在从圣光之愿礼拜堂的老修士们的带领下,吟唱着来自圣光的庇护魔法,很快,一层单薄而又坚韧的圣光壁垒就在堡垒周围树立起来,这层壁垒能有效阻止亡灵们踏入堡垒区域当中,对于任何敢于接近的亡灵,都有极强的压制和灼烧,以及削弱效果。

    在亡灵仓促集结起来,根本没有准备攻城武器的情况下,想要突破这层削弱实力的结界,除非将整个西达隆米尔地区的亡灵全部集结起来,否则根本是做不到的,尤其是在十字军堡垒充分做好了前期准备工作的情况下。

    这边惨烈的攻城战暂且不提,另一边,狄克抱着克尔苏加德的骨灰坛子,骑在战马上,朝着索尔多河的方向一路狂奔,十字军堡垒距离那条河的距离并不远,但时间,对于狄克来说,却已经成为了最珍贵的东西。

    地穴蛛魔长着八条腿,全身大号甲虫一样的构造,让它的短程奔跑速度和行进速度都要远比狄克的战马快的多,虽然耐力稍差一些,但在霜之哀伤不计后果的压榨下,这头蛛魔最少可以保持这个速度,奔驰到身体崩溃为止,这是狄克根本比拟不了的优势。

    他和阿尔萨斯的距离正在被快速拉近,等到他进入阿尔萨斯的攻击范围的时候,以现在阿尔萨斯的力量强度和技能威力,只要被霜之哀伤命中一次,一切都完蛋了。

    而且从十字军堡垒到索尔多河这一段,全是平坦的陆地,根本没有丛林的阻挡,即便是狄克再怎么加快速度,在直线距离上,他根本逃不掉。

    这所有的不幸中,最大的幸运在于,当战马来到奔驰的索尔多河高耸的沿岸的时候,狄克也就不用再逃了。

    他气喘吁吁的翻身下马,拍了拍战马的脖子,放开了它的笼头,这些被白银之手骑士团驯养的战马,都是极其聪慧的品种,所以在狄克朝它挥了挥手之后,感受着从身后传来的,越来越可怕的气势,战马嘶鸣一声,改变了一个方向,窜入了不远处的小树林当中。

    狄克将正义之火从背后摘下,拄在身前,一手抱着骨灰坛,看着越来越近的阿尔萨斯和它的蛛魔,地面都开始震动,就像是轻微地震一样,狄克知道,单凭一只蛛魔,还无法造成这样的效果,这完全是阿尔萨斯在利用蛛魔的天赋,在对自己进行心理上的压迫。

    但他咬着牙,将身体里所有的圣光全部汇聚在了左手上,白银之手变得温热了起来,狄克将钢铁手甲取下来,对准了阿尔萨斯的方向,一记神圣震击就射了出去。

    这一击瞄准的是蛛魔,这些生物都是阿尔萨斯从诺森德带到洛丹伦的,那些领主级的蛛魔由于体重太大,根本没办法渡海,也就是说,这头地穴蛛魔,最多也就是精英级别,这一击神圣震惊,已经足以对它造成伤害了。

    “嗷~!”

    炽烈的圣光和秩序之力混杂在一起,由于距离稍远,所以并没有击中蛛魔的头顶,但还是在它的前肢上,开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绿色的污血和凄厉的哀嚎让阿尔萨斯快速接近的行动受到了阻碍,他站在蛛魔头顶,眉头微微皱起。

    看着脚下蛛魔强忍着痛苦,还保持着前进的动作,阿尔萨斯面色一冷,心念一动,蛛魔停下了艰难的冲锋,将偌大的头颅放在了地面上,阿尔萨斯一步一步从蛛魔头顶的弯角上走了下来。

    就像是走下了肩舆的国王,他走了几步,站在了狄克的身前,目光注意到他抱在怀里的骨灰坛上,然后又将目光放在了狄克身上。

    现在的狄克,从寒风营地赶到十字军堡垒,又从十字军堡垒狂奔而出,身上的盔甲早已经散乱不堪,加上他由于紧张和疲惫而产生的气喘,和沉默的阿尔萨斯相比,他的形象无疑差到了极点。

    “阿尔萨斯,我们又见面了!”

    狄克看着一脸冷漠的阿尔萨斯,虽然在游戏中见过无数次,但只有真正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那股扑面而来的凛风,才会诉说这家伙到底有多么强!狄克感觉自己身体都颤抖了起来,这并不是畏惧或者惶恐,而是面对更上级生物,面对猎食者的时候,身为猎物,那种发自心底的敬畏。

    “狄克...我记得你...”

    阿尔萨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狄克,他的声音清冷,就像是北风呼啸中挤出的一缕寒气,这个黑暗灵魂曾保有所有阿尔萨斯的记忆和信念,他看着狄克,冷漠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波动,但随即又恢复了冷漠。

    “把骨灰交给我!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亡!”

    “呵呵,死了之后还要为你服务吗?”

    狄克抿了抿嘴唇,当内心的负面情绪达到最强的时候,惶恐的情绪已然消散了很多,他看着阿尔萨斯,举起了手里的战锤,

    “很遗憾,我拒绝!”

    看到阿尔萨斯将涌动着寒冷气息的霜之哀伤举起的时候,狄克做了一个动作,他将骨灰坛放在了山壁之外,下方就是滔滔不绝的索尔多河,

    “死亡之握可以快速把我拉向你,但很遗憾,我知道这只能适用于单体,所以,我和它,你只能选一个!”

    狄克后退了一步,一只脚已经悬空,他看着阿尔萨斯冷漠的脸,这一刻,狄克突然发现,当你抱定了死亡的意志之后,谁也没办法再控制你了。

    死亡,永远是最公平的事物!

    “我会杀了你,杀了你的兄弟朋友,杀了你的爱人...吉安娜,对不对?公主殿下居然会喜欢一个粗鄙的士兵,呵呵呵,你会在你面前杀了她!我发誓!”

    阿尔萨斯将霜之哀伤的剑锋指向了狄克,很明显,狄克的行为,已经触怒了这位死亡君主,但狄克却洒然一笑,

    “阿尔萨斯,我知道你会去奎尔萨拉斯!你会在那里复活你的邪恶副官,但我不会让你轻易成功的!你这杂碎,那里,太阳井!那里才是我们最终的战场!”

    狄克伸出手指,在自己脖子上拉了一下,张狂的割喉礼。

    “来吧!来奎尔萨拉斯寻找我!阿尔萨斯!游戏已经开始,你无法拒绝了!”

    “哈哈哈!圣光不熄,正义不灭!”

    狄克单手一抛,骨灰坛和他的身体分向两个方向坠入了下方急驰狂奔的索尔多河,阿尔萨斯冷漠的脸上,第一次有了真正的表情,他快步几步,左手向前一探,黑红色的死亡能量从他手心涌出,像是一条黑色的毒蛇,准确的抓住了下坠的骨灰坛,将其缠绕起来,最后稳稳的落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但另一边,那湍急的河水里,哪里还有狄克的身影?

    “嘿嘿嘿...我收回之前的评价,这个杂种是个有趣的虫子!”

    克尔苏加德的声音在阿尔萨斯脑海里响起,

    “瞧,他向你发出了邀请,这场游戏,你要不要玩?”

    “他只是为了给西达隆米尔的骑士们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阿尔萨斯将霜之哀伤插回背后,最后看了一眼索尔多河的方向,转身跳上了已经被暗影能量补好了伤口的蛛魔头顶,

    “但你说的不错,游戏既然开始了,那还有什么理由放弃呢?我也想看看,这个虫子究竟能做到哪一步!白银之手?哼!乌瑟尔死定了,就再给他们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吧!”

    死亡骑士之王催动着蛛魔前进,但这一次,却不再是十字军堡垒的方向,而是另一边,索尔多河的上游,翻越过那里的群山,就能进入大海,阿尔萨斯无意进入东达隆米尔,圣骑士们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任他进入那里。

    圣光之愿礼拜堂...身为一个曾经的圣骑士,阿尔萨斯可是明白,那座礼拜堂下方,埋藏着什么样的东西的,那是...足以对他的生命造成威胁的东西了!

    不管阿尔萨斯是否承认狄克的说法,但其实在这一刻,两个人之间,围绕着一个古老国度存亡,甚至是整个北疆局势改变的游戏,已经开始了!

    ---------------------------------------------------------

    狄克和阿尔萨斯的游戏已经开始,以一国为棋子,以北疆为胜负,兄弟们!推荐收藏走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