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6.灰烬使者的诞生---加更七

16.灰烬使者的诞生---加更七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十字军堡垒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圣光壁垒最终被四头潜入堡垒内部的蛛魔破坏,但在骑士们的戒备,和来自寒风营地和壁炉谷的骑士们的支援下,失去了阿尔萨斯指挥,重新变得混乱的亡灵们,还是被赶跑了。

    但这只是个开始!

    在十字军堡垒最深处的大厅里,重伤的达索汉,差点被阿尔萨斯一剑削死的加文拉德,捏着一个盒子的亚历山德罗,赶来支援的伊森利恩,亚历山德罗的副官,高阶牧师法尔班克斯,带着残兵归来的阿比迪斯将军。

    这些白银之手骑士团和洛丹伦的高阶指挥官们团聚在这里,在他们中央,一块散发着寒气的冰块屹立在原地,乌瑟尔正躺在其中,他胸口的黑色伤痕,即便是隔着冰块,都能让所有人忍不住心头发寒。

    “你是说...乌瑟一旦死去,灵魂就会被那把魔剑吸入其中,甚至成为阿尔萨斯助纣为虐的工具?”

    阿比迪斯将军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军人,一身军装笔挺,背后背着战锤,他将手放在冰块上,叹息着问,

    “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乌瑟的吗?”

    亚历山德罗看了一眼冰块,用低沉的声音说,

    “有人提供了一个很糟糕的办法,但最糟糕的是,现在看起来,那个办法可能是唯一有希望拯救乌瑟灵魂的了。”

    “什么办法?”

    伊森利恩问到,亚历山德罗看了一眼站在伊森利恩身边的泰兰-佛丁,摇了摇头,

    “还有一位客人,等他来了之后,我再告诉你们!”

    众人面面相窥,达索汉和加文拉德也不说话,只是闭着眼睛,似乎在调养精神。

    十分钟之后,一个披着灰色斗篷的高大人影,走进了大厅里,他看了一眼站在这里的人,在看到一脸疑惑的泰兰-佛丁的时候,这人影的身体颤了颤,但还没等他说话,伊森利恩就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圣光在上!提里奥!你...你还活着!”

    “什么!”

    泰兰听到这名字,差点从椅子上摔倒,他看着那个人影,差不多2年前的记忆在脑海里翻动着,从原本的怀念,到怨恨,又到现在的思念,这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在听到熟悉的名字的时候,已经无法自已了。

    “哎...老兄弟们,是我。”

    提里奥-佛丁将灰色斗篷摘下,那饱经风霜的脸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提里奥-佛丁可不是一般人,在原本的历史中,第一代受洗的五位圣骑士里,他是唯一躲过了灾难的幸存者,而且在七年之后,这位传奇圣骑士接过了堕落的灰烬使者,使其恢复了圣刃的圣洁,在他出现之后,已经分裂了7年的银色黎明和血色十字军重新合二为一。

    在最后面对巫妖王的战斗力,集合了整个世界最强大的勇士,他们在被巫妖王击溃的时候,更是提里奥挺身而出,呼唤圣光加身,手持灰烬使者,一剑斩碎了魔剑霜之哀伤,将整个世界,从亡灵的黑暗中拯救了出来。

    而在距今20年后的第三次恶魔入侵战争的时候,提里奥-佛丁被恶魔大军重点围攻,最终陨落在了破碎群岛的海滩上,也是他,将圣刃-灰烬使者交给了玩家。

    总之,这是一个绝对的英雄,他的一生,甚至要比乌瑟尔的一生更辉煌。

    但现在,提里奥还没有以后的风光,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被废除了圣光之力的中年人,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佛丁在一次打猎中,遭到了一名老兽人的袭击,但他没有杀死他,相反,他和那名老兽人成为了朋友,但这一件事,却被壁炉谷的巴瑟拉斯镇长,一个小人,汇报给了白银之手骑士团。

    佛丁因此以叛国罪被关押,被审判,实际上,只要他答应带队追杀那头兽人,不过结果如何,他也会被乌瑟尔和达索汉释放,但提里奥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友情和信念,他选择了被剥夺一切权力和地位,终生监禁。

    结果就在行刑的当天,佛丁被一群突然出现的兽人劫走,从此渺无音讯,但这一点,实际上坐实了佛丁和兽人勾结的证据,所以即便是乌瑟尔,也没办法为佛丁翻案。

    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或者逃了,但没想到,今天,这个被流放者又重新出现在了这里。

    “我接到了你的来信,亚历山德罗,乌瑟...乌瑟真的...”

    提里奥伸出手,在激动的儿子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将头转向亚历山德罗,后者挥了挥手,法尔班克斯从冰块前方移开了身体,佛丁的目光,也落在了冰块上。

    “圣光在上!”

    提里奥快步走到冰块周围,他看着那伤口,眉头高高皱起,

    “我在东达隆米尔,也听说了阿尔萨斯的事情,真是难以想象,这种黑暗力量!难道没有办法了吗?”

    “不!有办法!”

    达索汉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站起身,和提里奥拥抱了一下,才转向所有人,

    “有人告诉我们,在暴风王国的逆风小径,已经被杀死的星界法师-麦迪文的法师塔里,藏有另一把和霜之哀伤同出一源的黑暗魔剑,据说那是唯一可以对抗霜之哀伤诡异力量的武器,只要乌瑟接触到那把魔剑,他的灵魂就能继续存在下去。但是...”

    达索汉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那个可怕的后果,

    “但是乌瑟也会因此转化为死亡骑士...一个拥有自我意识和自由灵魂的死亡骑士!”

    “圣光在上!”

    年纪最大的伊森利恩听到这个消息,忍不住坐在了椅子上,闭起眼睛,惊呼了一声,急忙拿出圣光念珠,平复心情。

    其他人也是一副见鬼的表情,阿比迪斯更是怒吼道,

    “你们疯了嘛!乌瑟不会答应的!”

    面对阿比迪斯的指责,所有人都沉默了,但亚历山德罗抬起头,只问了一个问题。

    “那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住乌瑟的灵魂?坠入黑暗,沦为帮凶,还是抹去信仰,走上另一条路?”

    阿比迪斯沉默了,大厅里沉寂了几分钟,年纪最小的泰兰双眼里都有了泪花,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圣光会让这样可怕的命运,降临在乌瑟尔这样伟大的骑士身上。

    “呋...”

    “我会带着乌瑟前往南部,在拯救了他的灵魂之后,再将选择权交到他手上,现在,来说第二件事吧!”

    亚历山德罗深吸了一口气,他一脸冷漠的将手里的盒子丢到了乌瑟尔的冰块上,示意法尔班克斯将其打开。

    法尔班克斯走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这个精致的盒子打开,结果一抹黑色的光芒从其中绽放,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纯粹的黑暗弥漫在房间当中。

    “这...这是什么!”

    加文拉德呼的从椅子上站起身,这位大骑士很低调,这一点和他选择的道路也有关系,和乌瑟尔的偏向于御守,达索汉和佛丁偏向于进攻不同,加文拉德的道路,更重于治愈,这也是因为他很小的时候,就在北郡修道院加入教会的原因。

    不过无人敢小觑加文拉德的影响力,实际上,第一代圣骑士中,和圣光之愿礼拜堂牵连最深的,就属于加文拉德,他甚至还和暴风王国的圣光大教堂,有很亲密的关系。

    但就在加文拉德试图用手碰触那涌动着黑暗光芒的小盒子的时候,却被亚历山德罗制止了。

    “不要碰它!加文,否则你的手,就会变成这样!”

    莫格莱尼在众人面前,第一次摘下来那印象里,从未摘下过的手套,这时候,众人才愕然发现,亚历山德罗的左手上,竟然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黑色的能量,在伤痕中涌动着,就像是亚历山德罗身体的一部分,那就像一只可怕的鬼爪!

    “这就是我第一次触摸它,所付出的代价!”

    老爵士从怀里取出一只精致的烟斗,沉默的吸了一口之后,才开口说,

    “当年在黑石山,我率部阻拦兽人们的溃败,在其中一名兽人术士身上,我找到了这枚宝石,能量黝黑,如墨如水,但却不会主动对周围的事物造成影响,我就把它藏了下来,但前不久,有人告诉我,这块宝石,就是对抗阿尔萨斯的关键!”

    亚历山德罗如枭的目光环绕了一圈,将狄克告诉他的那句话又重新说了出来,

    “他告诉我,圣光的尽头是黑暗,但黑暗尽头,亦是圣光。这句话让我产生了一点想法,但需要你们帮忙!”

    “用圣光去轰击这块宝石!”

    “这样不会对它造成什么损害吗?”

    伊森利恩睁开眼睛,用手里的法杖轻轻点了点那宝石的表面,仅仅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一抹让人目瞪口呆的黝黑光点,就停滞在了法杖的顶端,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面对伊森利恩的问题,亚历山德罗摇了摇头,

    “别忘了,我也是一个圣骑士,实际上,就在你们来之前,我试过用圣光轰击它,但我的圣光能量太小了,可能还达不到让它转变的界限!我需要我们一起联手!”

    伊森利恩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问,

    “亚历山德罗,能告诉我是谁告诉你们这两件事的吗?”

    达索汉看了亚历山德罗一眼,摇了摇头,

    “对不起,大检察官,我们不能,但我们可以保证,那是一个信得过的家伙!”

    “好吧!”

    伊森利恩站起了身,将自己的法杖对准了那颗黑色宝石,其他人也纷纷握住了武器,不用担心会伤害到乌瑟尔,迸发的圣光能量只会延缓他的伤势,不会破坏这块加持了特效坚固符文的冰块。

    “3,2,1!”

    “轰!”

    除了被废除了圣光之力的提里奥之外,其他7个人,连同泰兰-弗丁在内,在这一刻,将自己全部的圣光能量都打向了那块宝石,而那沉重的黑暗在宝石内部涌动着,就像一潭看不清楚潭内景色的湖水,它完整的吸收了7个人汇合在一起的巨量圣光。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它开始发亮,就像是刺破黑暗的第一个光点,然后越来越亮,最终让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或者伸出手,挡住了刺眼的光芒。

    等到光芒稍歇,亚历山德罗第一个睁开眼睛,结果他看到了银色的太阳,那颗黑色的宝石,彻底的变成了圣光涌动的珠宝,而且圣光如此浓郁,甚至从黄色变成了银色。

    亚历山德罗忍不住伸出手触摸到了那宝石的表面,和想象中的温热不同,那表面依旧冰冷,但一股酸麻从他的左手上传来,亚历山德罗低头看了一眼,眼睛立刻瞪大了!

    他的伤口!

    当年触摸黑色宝石造成的无法愈合的伤口,竟然…竟然在一瞬间就愈合了!

    “圣光在上!这是何等的伟力啊!”

    亚历山德罗将这枚宝石高高举起,就像举着一枚小太阳,他看向众人,双眼里满是激动,

    “它诞生了!看啊!战胜亡灵和黑暗的希望!它…灰烬使者,诞生了!”

    尽管亚历山德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枚宝石叫做灰烬使者,但狄克临走之前,留下的那句话,让他感受到了来自命运的力量。

    于是他决定将其称为“灰烬使者”!

    是的,在今天,一个传奇,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