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6.想象不到的敌人

26.想象不到的敌人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失眠了,这是从他穿越开始,第一次失眠,他梦到了那十几个为他们断后的精灵士兵,梦到他们全身染血的站在他身边,背后是布满了天空的血红色火焰,那是亡灵之火,是他最讨厌的颜色。那些战士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惨白的眼仁,残破的盔甲,身体上全是可怕的伤痕。

    “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们留在那里…”

    “…”

    “对不起,我…”

    梦境忽然转换,狄克又站在了和黑衣马杜克战斗的密林里,他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那6个圣骑士被汹涌而上的亡灵扑倒,他们拼命挣扎,但敌人太多了。他们的手掌和脚腕被压住,最后喉咙都被食尸鬼乌黑的爪子撕开。

    狄克想要上前帮忙,但身体里空荡荡的,一点力量都没有,正义之火也消失了,他只剩下了一对拳头,他怒吼着扑了上去,但下一刻,该死的梦境又再次转换。

    黝黑的密林,觅食的黑蛇,濒死的战士,他看到他艰难的用左手向前爬动,他看到那毒蛇的蛇吻落在了他的身体上,他看到了自己,那求生,那艰难求生的自己,在万籁俱寂中,用牙齿,硬生生的将毒蛇啃咬干净。

    “砰!”

    黑暗破碎了,就像是被打碎的玻璃,如墨如暗的光芒将一切画面都吞噬了,只留下了狄克一个人,站在无边的黑暗里,那黑暗涌动着,想要把他的身体包裹起来。

    “够了!够了!”

    狄克拼命向前跑,但没有光明,也没有前行的路,只有一片黑暗。

    “你这个无耻的窃贼!你偷了我的一切,你偷了我的人生!还给我,还给我!”

    狄克的脖子被扼住了,他的身体被摔在地面上,他惊恐的看着另一个自己瞪着血红色的眼睛,恶狠狠的掐着他的脖子,想要把他掐死。

    “不…我没有!你…你已经死了!”

    “窃贼!窃贼!”

    “我没有!”

    “狄克…狄克先生!狄克骑士,你怎么了?”

    莉亚德琳的声音传入了狄克的耳朵里,她试图伸手摇醒满头大汗的狄克,但从噩梦中被惊醒的圣骑士就像野兽一样,一把拽过了莉亚德琳的胳膊,将高阶牧师压在了身下,另一只手里握着的正义之火被他提在手里,厚重的蓝色晶石锤面,就要朝惊慌的精灵的脑袋砸过去。

    “不要!”

    莉亚德琳惶恐的尖叫了一声,这一声终于唤醒了被噩梦支配的圣骑士,狄克摇了摇脑袋,看着被自己掐住了脖子的莉亚德琳,和自己左手上的战锤,梦如方醒,他急忙放开了精灵的身体,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他的后背湿透了…那个梦,那个梦太诡异了。

    “对…对不起!”

    狄克盘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朝着莉亚德琳道歉,后者也被刚才死亡加身的恐惧弄得瘫软在地面上,她看着气喘吁吁的狄克,双眼里的神色变得柔和了起来。

    莉亚德琳是经历过巨魔战争和第二次兽人战争的老兵了,对于狄克这种情况,她再熟悉不过了,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们普遍都有这种坠入噩梦的情况,严重点的,杀掉家人也是有的。

    狄克这已经算是很克制自己的人了,看着狄克满脸冷汗的样子,莉亚德琳移动身体,轻轻的将狄克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像哄小孩子一样,一边摸着他的头发,一边安慰到。

    “不要担心,狄克骑士,我们都会安然回去的,好好休息20分钟,我一会会叫醒你的。”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狄克想要逃开,但身体和精神的疲惫却让他很想留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他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次…就这一次…

    狄克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安然的躺在了莉亚德琳的怀里,也许是牧师身上的圣光能量让他很亲近,总之,他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莉亚德琳看着自己怀里的狄克,她用自己的手帕帮狄克擦了擦脸,将他脸上残留的血痕擦干净之后,她才发现,这个突然出现在她生活中的人类骑士,要比她想象的,更年轻一些。

    就像个孩子。

    但他已经是个圣光的战士了,人类的世界就是这么奇妙,莉亚德琳回想着自己像狄克这么大的时候,还跟在父母身后学习精灵的文化,在父母丧生后,自己才算真正成熟起来。

    那么这个孩子呢?

    他又是因为什么,才会变得这么成熟呢?

    恍惚间,莉亚德琳对狄克的过去,越来越感兴趣了。

    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感兴趣的时候,距离她进入这个男人的生命里,也就不远了。

    20分钟之后,狄克睁开了眼睛,莉亚德琳跪坐在他身边,正在帮他擦拭正义之火。

    从进入奎尔萨拉斯以来,这把圣锤几乎都是在战斗中度过来的,就连它表面的晶石,也已经被血污弄得有些斑驳,不过在莉亚德琳的擦拭下,这把天蓝色的晶体圣锤,也重新焕发出了一把神器应有的光芒。

    “谢谢你,莉亚德琳女士。”

    狄克从储物背囊里取出清水,浇在脸上,让他困倦的神情微微清亮了一些,他伸手接过牧师小姐手里的圣锤,背在了身后。

    “这是把好武器,即便是在奎尔萨拉斯,我也从没见过圣光亲和度这么高的晶体,它是你们的乌瑟尔大骑士送给你的吗?”

    莉亚德琳好奇的问,狄克耸了耸肩,

    “这就是个秘密啦!莉亚德琳女士,跟我来,我们该出发了!”

    狄克朝着莉亚德琳笑了笑,后者的眼眸转了转,轻笑到,

    “叫我莉亚德琳就可以了。”

    “好吧,跟我来,莉亚德琳,我送你们回家!”

    狄克带着莉亚德琳来到密林外的时候,麦拉等人已经在最后一次整理战斗行装了,最后的一点圣水均分到了每一个人的手里,狄克没有多说什么,他看着所有人的眼睛,举起了左手。

    “兄弟们,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继续前进?我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阿尔萨斯和他的邪恶军团不是无敌的,他们也会失败,所以,我们也会胜利!前进吧!碾碎一切邪恶!”

    所有人齐齐欢呼了三声,连一向冷漠的希尔瓦娜斯也举起了战弓,这一天一夜的逃亡,让这近50人彻底拧成了一股绳,这就是患难与共的力量。

    骑士们两人一骑,催动战马,朝着金雾村的方向疾驰,希尔瓦娜斯一个人骑着战马跑在最前方,四捆长箭挂在战马两侧,手里的战弓就没有停下嗡鸣,多重箭,瞄准射击,爆炸射击,任何会阻拦这一支小队的亡灵都会被无情的爆头。

    风行者家族传承的精妙的箭术,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简直就像个移动的炮台!”

    狄克惊叹了一声,莉亚德琳看到恢复了斗志的好友,也是面带笑容,狄克甩起马鞭,得到了休息的战马的速度又快了一截,在幽魂之地昏暗的光线中,金雾村已经遥遥在望了。

    希尔瓦娜斯说的没错,那里就是一个凹陷的地形,金雾村就位于那凹陷当中,由于金雾村的建筑物还在,所以在到达凹陷边缘的时候,所有骑士都停下了战马。这样鲁莽的冲下去,很可能会让战马受伤,尤其是在下方形势未明的时候。

    “麦拉,你们保护好牧师们,其他人跟我先行!”

    狄克催动马缰,让战马沿着凹陷的方向,缓慢的前进,在他面前的金雾村已经变成了被火烧过的废墟,但从那废墟的外形,依然能看出这座村庄在完好的时候,是多么的美丽。

    希尔瓦娜斯和他并肩而行,她警惕的将战弓握在手里,一发特殊处理过的箭矢被她射向天空,在落下的时候,箭头上的火光亮起,桔色的光芒从空中划过,将黑暗的废墟照亮了。

    狄克甚至不用眼睛,他感受着体内圣光的涌动,这是在靠近死亡能量的时候,作为相互克制的能量的应激反应,前面…肯定有埋伏!

    他深吸了一口气,左手高高举起,

    “跟着我冲!”

    天蓝色的正义之火在圣能的灌注下,变成了一颗耀眼的明珠,狄克催动战马,一马当先的冲入了废墟里,两个奉献法术被他丢向两侧,落地的瞬间,从地面升腾而起的炽烈光芒,就将藏身在废墟里的亡灵们逼了出来。

    清一色的食尸鬼和骷髅战士,最低级的行尸们压根没有出场,看起来这绝对是阿尔萨斯为狄克等人布下的一个陷阱,就在狄克带队冲入金雾村最后方的时候,从黑暗天幕之上俯冲下来的石像鬼们也开始了独特的进攻。

    这些魔怪们,在半空中积蓄了动能,就展开天赋魔法-石化,将他们的身体变成了一块块雕琢精密的石头,在空中拉出了尖啸声,朝着急奔的众人砸了下来。

    希尔瓦娜斯看到这一幕,她轻盈的从奔驰的战马上翻到了地面,三根粗大的黑色箭矢被她搭在了战弓上,对准那些从天而降的石块,三根长箭呼啸着冲上了天空。

    多重箭!

    希尔瓦娜斯的身体还重伤未愈,但射出多重箭对于她来说却不算困难,粗大的长箭在空中快速分裂,很快就变成了迎头而上的密密麻麻的黑光,和从天而降的石像鬼碰撞的时候,天空就像是出现了多维的闪光一样。

    那是碰撞的火花,只是三支箭,就清空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天空。

    看着密密麻麻的从天砸下的石像鬼,游侠将军再次抽出了三支箭,她俏丽的脸上,满是肃杀。

    “这是风行者主宰的天空,谁允许你们张开双翼?”

    三次射击之后,整个天空都被肃清,落在地面上的石像鬼们十不存一,即便是构装魔怪,在被破坏了核心之后,也会死亡,也会崩溃,而他们破碎的身躯,则成为了阻拦亡灵前进的最好障碍。

    狄克和断后的骑士们已经构建好了简易防线,希尔瓦娜斯在肃清了天空之后,转身就朝着金雾村的河岸跑了过去,轻盈的就像一只奔跑的羚羊,但就在她刚跑出3步远的时候,一根散发着黑色能量光带,就像是鬼爪一样的长剑刺破了战场的喧嚣,直直的射向了希尔瓦娜斯。

    在战场的另一边,一个高大的黑影从废墟中站起,他的手里捏着一把黑蔷薇装饰,足有一人高的长弓,在他出现的这一刻,所有的亡灵都开始齐声嘶吼,似乎在迎接将军的到来。

    而已经站在河边的莉亚德琳,在看到这个身影的时候,更是如遭雷击,她看着那个高大而熟悉的身影,双手已经捏在了一起。

    “洛瑟玛…天呐,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