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0.达尔坎的后手

30.达尔坎的后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凤凰大厅里的询问已经结束。

    太阳王阿纳斯塔里安并没有在意狄克的脸色变化,他挥了挥手,一道加盖着逐日者徽记的命令,从桌子上飘起,落入了希尔瓦娜斯的手里。

    “既然狄克先生愿意以自己今后的自由作为赌注,那么我想,我们不妨请达尔坎大法师来对质一番,希尔瓦娜斯将军,就麻烦你,将达尔坎大法师“邀请”过来吧!”

    “遵命!陛下!”

    希尔瓦娜斯接到了手令,带着有些懵懂的狄克就走出了凤凰大厅,在两个人消失之后,阿纳斯塔里安沉吟了片刻,拿起桌子上的金色小铃铛,轻轻一摇,几秒钟之后,一个纤细的,将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女人,从一阵烟雾中跨了出来,站在了太阳王身后。

    “请吩咐,陛下!”

    太阳王摸了摸胸口,他的表情有些古怪。

    “呋…兰娜瑟尔,我感觉有些心神不宁,这种情况上一次发生,可还是在巨魔战争开始的时候,你去集结火翼卫队,我们可能又要面临一场战争了!对了,通知我的儿子凯尔萨斯,让他务必带着夺日者法师们回来一趟!”

    “遵命,陛下!”

    带着兜帽的女人转身走入了来时的烟雾当中,如果狄克还在这里,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前世游戏中大名鼎鼎的“萨莱茵”的首领,鲜血女王兰娜瑟尔。

    这位精灵大法师的命运也是极其坎坷的,在奎尔萨拉斯灭亡之后,她跟着凯尔萨斯王子投奔到了恶魔猎手伊利丹的麾下,结果被大恶魔基尔加丹逼着去和已经回到诺森德的阿尔萨斯拼命,要除掉背叛了燃烧军团的巫妖王。

    但伊利丹最终落败,凯尔萨斯也仓皇逃离,兰娜瑟尔则战死在了冰冠冰川上,在第二任巫妖王阿尔萨斯苏醒之后,她和她麾下的精灵法师们,都被复活成为了高阶亡灵,她们自称为萨莱茵,既是萨拉斯语(上古精灵语)中的“吸血鬼”的音译。

    不过在奎尔萨拉斯毁灭的剧情被狄克改动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大概也能逃过成为亡灵的遭遇了吧。

    但这和现在的狄克关系并不大,实际上,直到被希尔瓦娜斯拽入军营当中,看到希尔瓦娜斯快速的脱下长袍,换上了战斗用的皮甲的时候,狄克才从那深沉的思考中清醒过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半裸的希尔瓦娜斯背对着他换衣服的过程,好吧,狄克当即就感觉到了温热的液体从鼻孔里流了下来,他二话不说,狼狈的就从捂着鼻子从帐篷里跑了出来,背后则传来了游侠将军清丽的笑声。

    高等精灵…实际上,所有的精灵们,在这一方面,都是很“大度”的。

    不过圣骑士的好处就在于,狄克抓起一团圣光往鼻孔里一塞,好了,止血了!方便快捷,连手帕都不需要。

    等到希尔瓦娜斯和狄克,带着两队破法者穿过两条沉寂的街道,赶到达尔坎的法师塔的时候,狄克终于见到了前一场战争中,死里逃生的游侠领主哈杜伦-明翼。

    哈杜伦也是个名人,在奎尔萨拉斯毁灭之后,他和罗斯曼大法师会成为摄政王洛瑟玛-塞隆的左右手,实际上,他当时的位置,正是希尔瓦娜斯现在的职位,而在之前的战斗中,塞隆带领的援军先出发,哈杜伦则跟在塞隆的部队之后,结果塞隆被阿尔萨斯干掉,好运气的哈杜伦则逃了回来。

    这并不是说哈杜伦胆小怕事,实际上,正是因为这位游侠领主的果断,他不仅完整的带回了自己的援军,洛瑟玛部队里的二分之一的游侠,也因为他的撤退而保住了性命。

    作为前世将游戏推进到了一个很深层次的骨灰级玩家,狄克当然知道哈杜伦这家伙的强大之处,他不但是优秀的指挥者,他本身的射术和追猎技巧也相当强大,是远古猎人组织-隐秘通途的一员,要知道,就连洛瑟玛-塞隆,也没有被这个组织接纳。

    至于希尔瓦娜斯嘛,狄克估计,这位大姐和她的两位姐妹,应该都是隐秘通途的高阶成员了。

    哈杜伦背着一个沉重而华丽的战弩,它的外形就像是展翅的金红色凤凰,狄克认得这把战弩,无情打击之弩,曾经一个时期里,高端猎人玩家们人手一把的通硬货。

    “将军!我们已经将法师塔前后全部包围,学徒们也都被撤了出来,但达尔坎还躲在法师塔最深处的实验室里.”

    哈杜伦非常简洁的对希尔瓦娜斯说,他一边说,一边还用眼睛瞅一瞅狄克,对于这个在乱战中拯救了游侠将军的人类骑士,哈杜伦在两天前就听说了。

    希尔瓦娜斯看着华丽的法师塔,沉吟了片刻,然后向后挥了挥手,破法者们鱼贯而入。

    “狄克,哈杜伦,我们三个进去,其他游侠警戒四周!达尔坎可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单凭破法者还拿不下他!”

    哈杜伦点了点头,狄克没有说话,他摸起腰间的圣契,翻开之后,左手在书页上轻轻扶动,两道光环一前一后加持在了希尔瓦娜斯和哈杜伦的身体上,两个金色的拳头标准出现在两位强大游侠的头顶上。

    力量祝福!

    狄克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进去绝对只是走个过场,真正的战斗力还是哈杜伦和希尔瓦娜斯,如果可以,他甚至想给那十几个冷峻的破法者也加上祝福,可惜那些家伙由于职业的特殊,对于任何魔法都有极强的抗性,即便是增益魔法,也是如此。

    游侠将军在第二次收人战争中,体会过力量祝福的感觉,而年轻的哈杜伦这还是第一次享受圣骑士们的增幅法术,他有些好奇的捏了捏拳头,感受着身体里明显增长的力量和敏捷,朝狄克咧嘴笑了笑,然后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跟着希尔瓦娜斯走入了法师塔里。

    “这家伙还是个自来熟…”

    狄克看着哈杜伦的背影,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但对于法师塔,他还是保持着应有的谨慎,双手握着正义之火,最后一个走入了宽阔的法师塔里。

    在任何西方魔法故事里,法师塔都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法师们往往都患有被迫害妄想症,所以作为他们最后的堡垒,法师塔里都会被安放乱七八糟的魔法,有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甚至会放入一击必杀的高能魔法,或者是“弱智术”这样糟糕的魔法。

    总之,狄克以一种进入了龙潭虎穴的态度跟着哈杜伦警惕的行走在蜿蜒向上的楼梯上,哈杜伦感觉到了左顾右盼的狄克的紧张,他小声朝狄克说,

    “不用担心,在你们来之前,游侠们已经把所有的魔法陷阱全部拆除了,而且这是市区内的法师塔,法师议会不会允许达尔坎布置大范围杀伤性魔法的!”

    “哦…好吧!”

    狄克这下感觉有点囧了,他摸了摸脑袋,重新将正义之火放回了银色盔甲之后,那些爱干净的精灵们,在他昏迷的2天里,甚至还帮他把盔甲和有些残破的黑爵士斗篷都清洗了一遍,这多少让狄克有些受宠若惊了。

    法师塔内部很明显有空间魔法的痕迹,就连狄克这样的门外汉都能看出来,这座法师塔的内部结构,明显和外部结构有些不相符,内部空间比外面大多了。

    “到了!”

    希尔瓦娜斯做了个“停下”的手势,十几名破法者围在紧闭的实验室大门前方,组成了一个突击阵型,希尔瓦娜斯从背后取下了自己的战弓,哈杜伦也摸起了战弩,搭上蓝色的破魔箭之后,希尔瓦娜斯朝着破法者队长,做了一个攻击的动作。

    “砰!”

    破法者的破魔体质在这一刻发挥了极大的作用,高大的破法者队长举起金色的双头反曲剑,精准的斩在了实验室大门的魔法锁上,足以摧毁人体的紫**法能量击打在他的手掌上,连一点反应都没能出现。

    站在队长身后的破法者举起凤凰徽记大盾,一记标准的盾击,将红木大门破开,一行人冲入了实验室里。

    狄克跟在最后,但当他进入实验室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破法者们围着那个正在忙碌的白胡子精灵老头站成了一圈,而那个老法师面对十几把反曲剑,和两位顶级游侠的破魔箭,却并不慌张,相反他的脸上竟然还有一丝难以理解的亢奋。

    “啊,看看这是谁来了!希尔瓦娜斯…啧啧,风行者的小女孩,明翼家的男孩,还有阿纳斯塔里安的看门狗们…咦,还有一位人类圣骑士…你就是惹怒了阿尔萨斯的正义之火?果然是个英武的年轻人啊!”

    达尔坎看上去像个稳重的精灵长者,他有一双睿智的眼睛,长长的白色胡须和眉毛,手里握着一根大法师的法杖,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即便是他现在满脸的嘲讽,也很难让人生气。

    也就是说,这是个充满了某种特殊气质的大反派。

    他手里捏着一团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小东西,环视了一周,嘴角咧开了笑容,

    “这么说,你们都是来参加我的“送别仪式”的吗?”

    “达尔坎-德拉希尔,束手就擒吧!银月议会会给你一个体面的!”

    希尔瓦娜斯张开了战弓,破魔箭的箭头,散发出致命的光芒,在这种不到5米远的距离上,连一只虫子,都逃不过游侠将军的精准射击。

    “体面?呸!谁稀罕那东西!”

    达尔坎睿智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不屑的目光,他无视希尔瓦娜斯的威胁,反而转过身,将目光看向了太阳井的方向,

    “凡人碌碌无为一生,追求的都是毫无价值的东西,我曾经也是凡人中的一员,但现在,我看到了真正的超脱的道路,就在那里,太阳井…魔法之源,哈哈哈,阿纳斯塔里安永远不知道自己守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你们…你们都是毫无价值的下等生命,我很快就会迎来我的升华!看,这就是升华的钥匙!”

    达尔坎将手里的紫色能量团高高举起,就像是捧着火炬的神。

    “你疯了!达尔坎,我再说最后一次!束手就擒!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希尔瓦娜斯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达尔坎却回头看着她,笑眯眯的将法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

    “来啊,风行者的小丫头,让我看看你究竟学到了你父亲的几成本事…哦,我差点忘了,我可没时间在这里和你们玩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再见了!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希尔瓦娜斯听到了达尔坎的声音,她当即放开了弓弦,破魔箭在出手的瞬间就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已经洞穿了达尔坎的身体,穿透了被魔法加固的墙壁,直到这个时候,爆鸣的声音才在空气中响起。

    但没有人欢呼,狄克走上前,伸出手,试图接触到面带笑容的达尔坎,但他的手摸了个空…那是个虚影!

    他们被骗了!达尔坎…达尔坎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