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0.光明-安薇娜

40.光明-安薇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热!

    炙热!滚烫!

    这就是狄克落入太阳井井水中的感觉,这些被最初的永恒之井井水催发的高浓度魔力液体,根本就不是可以让人口服的东西,即便是守护巨龙,也不会疯狂到跑到这里来喝一杯水。

    魔力是一种很敏感的东西,尤其是在凝聚为液体的这个状态的时候,被塞隆倒入井水里的骨灰,其中蕴含的黑暗魔力已经将井水彻底的刺激了起来,持续了7000年的稳定被破坏,狄克就成为了井水暴走里的牺牲品。

    很明显,曾经的游侠领主知道这一点,所以他看到狄克落入井水中,在黑暗的涡流里不断挣扎,最后落入黑色的漩涡之中,他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他转身离开了太阳井,紧盯着激斗的凯尔萨斯和死亡骑士之王,背后的黑蔷薇战弓已经落入了手中。

    大巫妖的升华,需要巨大的能量,当然,所谓巨大的能量,在包含着整个奎尔萨拉斯7000年积累的可怕魔力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但这个邪恶的过程同样需要大量的时间,塞隆很清楚,现在局势是倒向自己这边的。

    突入了奎尔丹纳斯岛的恶魔为他们吸引了大量驻军的注意力,现在只需要拖住凯尔萨斯这个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坦白说,英雄之间的战斗,单凭塞隆这个高阶领主,还插不上手,那已经是另一种力量的层次,是世界最本源的规则之力的碰撞,塞隆不敢进入两个人的战圈之中,因此他只能使用弓箭来干扰凯尔萨斯的施法,来为阿尔萨斯赢得胜利的机会。

    但张弓射箭的塞隆,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身后不远处,沸腾的黑暗井水里,一点微弱的光芒,正在艰难的对抗着越来越浓重的黑暗涡流。

    狄克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煮开了!

    毫不夸张,这并不是那种被煮沸的开水,但就是这种液态的魔力,好像是无数泡沫聚集在一起的液体,此时却散发着难以想象的高温,如果不是神圣壁垒挡在身前,恐怕他早就成为了一具枯骨。

    狄克艰难的用圣能抵抗着周围的高温,他一手提着熠熠生辉的正义之火,另一只手则捏着一瓶圣水,时刻准备着灌入嘴里。

    在落入太阳井的那一瞬间,狄克的五感就迷失了,巨量的魔力改变了他周围的物理环境,他就像是一刻被扔进了水流中的小石头,只能挣扎着随波逐流。

    但在挣扎当中,狄克的脑筋也在飞快的旋转着,想着该如何逃生。

    太阳井的前生后世飞快的在狄克脑海里滑动,尽管高等精灵们并不承认建立太阳井的初衷,但狄克是知道的,这东西其实就是一座微缩的永恒之井,被卡多雷精灵放逐,或者说,自我放逐的上层精灵领主达斯玛雷不知道偷偷藏匿了多少永恒井水,但绝对比背叛者伊利丹藏匿的要多的多。

    他将这些永恒井水倒入了这口井力,再用特殊的魔法阵将其隐藏了起来,于是太阳井便出现了!

    可是狄克知道,不管是高等精灵的太阳井,还是苏拉玛的上层精灵们的暗夜井,都永远不会成为永恒之井,究其原因,就是在于,永恒之井中的液体,可是来自艾泽拉斯星核中的能量,准确的说,那座井,就是艾泽拉斯这座星球生命力的体现。

    当年万神殿的泰坦们初临一片蛮荒的艾泽拉斯,他们知道这座星球是一个新生的泰坦,但它还处于婴儿时代的时候,就被虚空领主们的下属腐蚀了,那些被称为古神的邪恶生物,是一座星球最本源的恶意的汇聚,它们将自己的根须置入了星球星核当中,企图腐蚀这个新生的泰坦。

    万神殿的首领,众神之王阿曼苏尔愤怒的一手抓起了一头古神,那有七个眼睛,黑山羊头颅,全身都是黑色雾气,能操纵一切情绪的古神,七首亚煞极,将其直接从大地上拔了起来,这古神被泰坦的神力直接杀死,但亚煞极的根须和星核相连的地方,却被扯出了一个可怕的伤口,星核的液体,星球的血液流逝着。

    泰坦们知道了自己的鲁莽,他们尽力修补这个可怕的伤口,但最终也没能让其复原,直到数百万年后,上古精灵帝国的艾萨拉女王唤来了恶魔对艾泽拉斯的入侵,最后在卡多雷精灵的反抗之下,永恒之井被炸毁,恶魔们也被扔进了虚空当中。

    这个伤口才算被完全的掩盖了起来。

    是的,永恒之井,就是那个伤口!所以它的井水,其实上,都是这颗星球的鲜血!艾泽拉斯历史上,真正的无上宝物!

    太阳井依托达斯玛雷藏匿的永恒井水出现,但它无法沟通世界星核,因此,它就无法拥有永恒之井的功效,永生!是的,这才是永恒之井真正的力量!任何靠近它,接受了它的力量的生物,都会得到永生!

    这是一口死井!

    狄克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但现在,他却被扔入了这口死井里,他必须的想些办法了!

    “安薇娜!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啊!如果你不想被污染的话!”

    在神圣壁垒当中,狄克扯开嗓子大喊到,他的声音被旋转的越来越急促的黑暗涡流掩盖了起来,但在黑暗涡流之下,狄克的声音却响彻了整个太阳井的水中。

    “安薇娜!我知道你!你是存在的!你是世界意志和古神气息融合的生命,你是独一无二的,出来吧!邪恶正在污染你的身体!快出来啊!”

    狄克并没有疯,实际上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之前阿纳斯塔里安国王说过,太阳之井已经诞生了自己的灵魂,但狄克知道,这种说法其实是错误的,安薇娜,也就是太阳之井的精粹,并不是依托太阳井诞生的,那是永恒井水和其中蕴含的古神亚煞极的气息纠缠在一起,在太阳井7000年的历史中,缓慢的孕育出的瑰丽生命!

    在原本的历史上,阿尔萨斯用太阳井复活了大巫妖克尔苏加德,留下了污染的太阳之井,这座泛动着黑暗魔力的井水,几乎杀死了剩下的所有高等精灵,最终在凯尔萨斯的决断下,他们摧毁了太阳井。

    但红龙法师克拉苏斯,却化名博雷尔,悄悄的将太阳井逸散的能量收集起来,用红龙特殊的生命法术,将其中孕育的生命唤醒了,那就是安薇娜,安薇娜-提歌,太阳井意志的化身!

    狄克知道,目前偷偷藏匿在太阳井里的安薇娜,就是自己获救的唯一希望!甚至他可以和安薇娜联手,将阿尔萨斯复活克尔苏加德的邪恶阴谋摧毁掉。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他到底,该怎么唤醒安薇娜。

    就在狄克大声呼唤着太阳之灵-安薇娜的时候,凯尔萨斯,也被阿尔萨斯和塞隆的联合攻势,逼迫到了角落当中。

    这位俊美的精灵王子,左臂上已经满是伤痕,这是霜之哀伤为他留下的纪念,他大口的喘息着,背后漂浮的三颗淡绿色的奥术法球只剩下了一个,就连凤凰之灵奥,也被阿尔萨斯手心喷涌的无尽寒气重伤,只能化为一枚灼热的凤凰卵,修复着自己的伤势。

    但英雄阶的凯尔萨斯的攻击,也让成为只是初步进入史诗英雄的死亡骑士之王的阿尔萨斯异常狼狈,他身上精美的蓝黑色骷髅战甲上,被元素之火灼烧出了难看的裂口,他的左腿上缠绕着浓重的黑暗之力,凯尔萨斯的炎爆火球几乎废了他的腿,现在的死亡骑士之王,只能一瘸一拐的,艰难的躲避着凯尔萨斯不断扔出的炽烈火焰。

    塞隆更惨,这个黑暗的背叛者,四肢被拉开,在空中,全身都被禁锢在一道淡绿色的光芒中,他的身体介于虚实之间,看的出来,黑暗游侠很痛苦,但在逐日者王室秘传的“放逐”法术之下,他的身体正在承受着来自现世和另一个位面交错的力量,这绝对是最可怕的酷刑。

    “阿尔萨斯!我会杀了你!”

    凯尔萨斯闪身躲过了霜之哀伤的剑气横斩,一挥手,一团涌动的熔岩火球就从他手心窜出,砸在了阿尔萨斯挡在身前的魔剑之上。

    这一击,让霜之哀伤也发出了悲鸣,它虽然很坚固,但并不是无敌的,否则也不会在7年后,被圣刃-灰烬使者斩断。

    但阿尔萨斯却并不慌忙,他知道,凯尔萨斯的魔力已经枯竭,他的攻击越来越无力,而且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太久了,死亡骑士之王将目光转向沸腾到了极致的太阳井,黑暗涡流正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旋转着,陌生而寒冷的气息正在成型。

    等到大巫妖完成了升华,一切又都会再次回到原点。

    在太阳井之外,阳帆港口的海面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恶魔,它们张牙舞爪的朝着奎尔丹纳斯岛突进,希尔瓦娜斯和破法者们节节败退,就连老态龙钟的大星术师索兰莉安,都加入了不断被冲击的战阵里。

    银月议会的法师们已经疯了,为了阻止恶魔的入侵,他们开始使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法术,甚至组成法阵,吟唱毁灭性巨大的禁咒魔法,从天而降的火焰陨石砸在布满了恶魔的大海里,但这是杯水车薪。

    游侠将军张开战弓,多重箭的银辉将小半个天空都覆盖了,那些试图俯冲的魔蝠,在这一击之下,尖叫着四散逃开,希尔瓦娜斯绝望的看着海面上越来越大的空间裂隙,淡蓝色的长臂已经从裂隙中出现,看样子大恶魔正在准备强行进入这个世界。

    如果不能及时封堵住这个裂隙,奎尔丹纳斯,甚至是奎尔萨拉斯,都完了!

    “安薇娜,你出来啊!那些精灵!你庇护的精灵,快要灭亡了!你快出来啊!”

    狄克已经快绝望了,仅剩的一瓶圣水激发的圣能已经枯竭,神圣壁垒在涌动着越来越剧烈的黑暗涡流之前,就像是风中的火烛,随时都会熄灭,但安薇娜还是没有回应!

    他的嗓子都快哑了,面对井水里已经占据了一大半的黑暗魔力,狄克只能握紧了正义之火,在这种情况下,唯有武器,才能给他一点安心的感觉。

    “砰!”

    神圣壁垒破碎了!

    狄克被卷入了黑暗的涡流里,他的眼前一片黑暗,炽烈和阴冷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正在快速腐蚀他的身体,狄克就像被扼住了脖子的溺水者,他感觉最后一丝空气,正在被巨大的压力,从肺部挤出来。

    这种痛苦,这种绝望!

    “安薇娜...出来...只有你...只有你,才能救他们!!”

    “嗡~”

    光明和温暖就像是黑暗中的一枚星火,但在它出现的瞬间,就化为金色的火焰,布满了狄克的所有视界,他就像回到了母体当中,那种温暖让他忘乎所以,但下一刻,一个娇傲的声音在狄克脑海里响起,那就像是一个噘着嘴的小女孩,她正在发着脾气。

    “喂!讨厌的家伙!你为什么知道人家的名字?还有,人家为什么要去救这些可恶的精灵?他们禁锢了人家整整6800年!人家才不想去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