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哦,追随者!

1.哦,追随者!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东达隆米尔,已经灭亡的洛丹伦仅剩下的三块国土之一,即便是在相邻的西达隆米尔已经被亡灵完全占据的情况下,这里依旧还能保持安宁和和平,当然,作为临战区,这里已经不适合平民生存了。

    整个东达隆米尔的居民已经被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预备役骑士们,护送经过达隆米尔湖畔,路经寒风营地,送入了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在塔伦米尔和已经残破的敦霍尔德地区,重新建立了新的家园。

    由于难民实在太多,仅仅是并不算肥沃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多平民,因此在振作起来的洛丹伦长公主卡莉雅-米奈希尔的带领下,第一批移民舰队,已经在人类海洋国度库尔提拉斯的舰队卫护下,前往了西大陆卡利姆多。

    这个行动据说得到了达拉然领袖,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大力支持,在老友泰瑞纳斯王死后,这位固执的大法师,终于记起了当然那个神秘的黑袍先知的话,他甚至有意派出自己得意的弟子,库尔提拉斯的王女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在西大陆新建的人类国度塞拉摩,担任国立大法师。

    当然,这个行动目前还处于筹划阶段,有卡莉雅长公主和一些逃出生天的洛丹伦老臣子的帮助,据说那些移民在西大陆已经建起了第一座城镇。

    但这些事情,说实话,和依旧停留在东达隆米尔的战士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唰!

    血红色的剑锋划过高大的死亡骑士的身体,将它从骸骨战马上击飞了出去,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看似不可战胜的强大死灵,在面对比他们更强的力量的时候,只能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任由战士们砍杀。

    达利安回头看了一眼组成了小阵型,正在和突入了索里多河畔的亡灵们厮杀的新兵,又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个正从地面上爬起的死亡骑士身上。

    他握紧了手里的愤怒之刃,圆弧型,就像是锋利的斩斧一样的剑刃闪过了一丝利芒,整个剑身都嗡鸣了起来。

    达利安有些无奈的咧开了嘴,朝那个严阵以待的死亡骑士傻笑了一下。

    “对不起,本来还想和你多玩一会,但老大爷生气了,就拜托你…去死吧!”

    能成为死亡骑士,就代表着这个死灵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他盯着达利安,完全不明白这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

    但下一刻,在他的亡灵之火注视中达利安突然消失了,死亡骑士一惊,然后就感觉到了利刃划过身体,就像是锋利的裁纸刀划过纸片一样,他怔怔的低头看去,自己的胸口,已经出现了一个“X”型的伤痕,伤口外放,浑浊的黑色雾气试图修补身体,但一丝血色的力量,却阻止着伤口的愈合。

    在他身后,从急速冲锋中停下来的达利安深吸了一口气,手里的愤怒之刃的嗡鸣已经停下,在斩杀了根本提不起兴趣的敌人之后,这把狂野的战士之刃,也消停了下来。

    达利安将愤怒之刃背回了背后,狄克大哥很早就告诉过他,神器和普通的武器并不一样,它们拥有自己的意志,尤其是愤怒之刃,它的前身斯卡姆多-灭战者,那可是承载着人类第一位国王的意志的武器,它的意志尤为暴躁。

    在面对这种低级死亡骑士的时候,愤怒之刃会变得焦躁,它渴望的永远是真正的战斗,而不是这种玩耍的戏法。

    达利安现在的实力还太弱,无法驾驭愤怒之刃的意志,只能做个“剑侍”一样的角色,不过好在愤怒之刃也继承了斯卡姆多的忠诚,它并不会主动抛弃达利安。

    如果达利安遇到的是“天启”那样的魔剑,恐怕早就被直接吞噬了灵魂了。

    而达利安对于愤怒之刃的称呼也很有意思,他不知道为什么,将其称为“老大爷”,最古怪的是,愤怒之刃似乎并不反对这个称呼。

    “收队!最后一次检查战场!”

    达利安向身后的新兵们喊了一声,骑上了自己的银色战马,刚刚经历了厮杀的新兵们并不慌张,按照老兵的教导,仔细的搜索着战场上,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对于刚刚接手了幽魂之地的戴索姆堡垒的斯坦索姆战团来说,任何东西都是紧缺的。

    凯尔萨斯现在手里的力量,单单是清楚那十几万被阿尔萨斯遗留在奎尔萨拉斯的亡灵和恶魔,以及趁乱暴动的阿曼尼巨魔都很勉强,作为“协议”的一部分,狄克麾下的斯坦索姆战团,被迫分出了三分之一的力量,驻守到了幽魂之地最南端的戴索姆堡垒里。

    这对于狄克来说算是一件好事,但对于战团的指挥官们来说,就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了。

    因为他们麾下,再次充满了除了精力充沛之外,一无是处的新兵蛋子,好在除了十字军堡垒和寒风营地从不会缺少的恶战之外,那些偷偷潜入东达隆米尔搞破坏的小队亡灵和邪教徒们,也能让这些新兵们练练手。

    西达隆米尔战事吃紧,白银之手骑士团甚至已经开始派遣专人,在遥远的暴风王国招募愿意参军的勇士,亡灵们从不害怕消耗战,所以再派这些愣头青上战场,让他们死的有意义,就必须给他们准备好圣水和防御盔甲。

    或者用更直接的办法,把他们变成圣骑士!

    这也是狄克在回归了斯坦索姆本部之后,一直在秘密进行的活动。

    斯坦索姆战团虽然隶属于白银之手骑士团,但说实话,在乌瑟尔和亚历山德罗这两位首领都不在的情况下,想要依靠和狄克关系非同一般的达索汉压制他,根本不可能。

    而且狄克也有正当的理由去做这件事:他正奉命为奎尔萨拉斯训练一批精灵圣骑士。

    辛多雷凤凰骑士团,或者按狄克的叫法,血骑士。

    ----------------------------------------------------------------------------

    “蠢货!张开你们的手臂!伸直了!你们中午没吃饭吗?”

    敞着精壮的上身,胸口布满了可怕的伤痕,穿着一条军裤和皮靴,背后披着不伦不类的红色披风,还留着大光头的新兵教官就像是恶魔一样,他背着闪耀着黄色光芒的砍头大斧,手里提着皮鞭,在颤颤巍巍的新兵们之中来回走动。

    看到哪个新兵的动作不标准,一鞭子就抽上去,力气极大,被抽中的人,往往会直接痛苦的滚在地上,但却不敢发出哀嚎,按照教官的脾气,发出了哀嚎,就会受到更可怕的鞭打。

    反正从圣光修道院和圣光之愿礼拜堂来的实习牧师们就在旁边待命,怎么打也不会出人命的。

    “瞧瞧你们这幅蠢样子!让你们上战场只会白白送了你们的小命!”

    恶魔一样的教官回到了众人前方,满是不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白二十多位新兵,他的目光就像是利刃一样,看你一眼都会让你心惊胆战,但这种气势可不是好勇斗狠的气势,而是无数次从战场上积累起来的杀气,这也是即便是遭受到这样严格的训练,也没有人会表示异议的原因。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白银之手大名鼎鼎的战斗英雄,斯坦索姆战团的第一勇士,赫洛德少校,被卡莉雅长公主授予了“黎明使者”姓氏的平民英雄之一,在整个北疆,都算是一号人物了。

    “现在,解散!滚去吃饭吧!2个小时之后,训练马术科目!”

    赫洛德虽然嘴上骂的很凶,但实际上,对于这批从东达隆米尔民兵组织里精挑细选的新兵们,还是很满意的。

    他是个纯粹的战士,一个生于战场死于战场的骑士,作为斯坦索姆战团的元老,他本可以用更好的前途,像同样赢得了“黎明使者”姓氏,但却被调到了战事正酣的提瑞斯法战区的埃里戈尔那样,做一个高级指挥官,但他拒绝了这份任命,他只想要待在斯坦索姆战团。

    这个孤儿出身的平民圣骑士,固执的认为,这里才是他的家,尽管他出生在暴风王国的湖畔镇。

    “嗨,赫洛德,又在训练新兵?”

    达利安抱着自己的头盔走过来,友好的和赫洛德打了个招呼,莫格莱尼家的小少爷对于这位战斗英雄还是很崇拜的,虽然神器在手,但现在的他,还是打不过赫洛德,毕竟他才19岁,比狄克小了4岁多,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

    “你应该叫我长官!你这个皮猴子!”

    赫洛德哈哈笑着一把搂住了达利安的脖子,使劲勒了一下,然后又放开,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跟我去见团长,据说今天那些精灵们的指挥官就到了,据说还是我们之前的战友。”

    “哦!你说的是麦拉骑士!我知道他,他和狄克大哥在奎尔萨拉斯击败了阿尔萨斯,哇哦!真酷!”

    达利安乐呵呵的甩了甩拳头,提到狄克的时候,他称呼其为“大哥”,而且双眼里全是崇拜的神情,不过知道内情的赫洛德却没有扫兴,而是摇着头,带着兴奋的达利安朝着指挥部走了过去。

    狄克的情况其实并没有达利安想象的那么好,准确的说,他糟透了!

    “领主之力加持中…剩余时间96小时45分钟13秒…”

    这就是狄克目前的状态,虽然他早就知道,从稀有精英阶位晋升到领主阶位,算是一个大境界的提升,但他没想到这个过程竟然这么痛苦。

    那一天在凯尔萨斯的加冕典礼上晕倒之后,他就被第一时间送回了斯坦索姆,但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全身力量被封印,所有圣能被封印,一切技能都无法动用,整个人就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狄克知道,这是领主之力正在改造自己的身体,但这过程,他绝对不想再体会第二遍了,虽然他知道,在高阶领主晋升英雄阶位的时候,他估计还要再难受一次,但那已经是以后的事情了。

    吉安娜大小姐这十天里,一直在精心照顾狄克,但作为王女出身的顶级大贵族,你不能指望大小姐照顾人的本事有多好,她的心意狄克领了,但从第二天开始,照顾狄克的活,就完全交给另一个女人来做了。

    “来,狄克先生,张嘴!”

    温柔的声音,妩媚的表情,美丽的不可方物,坐在椅子上哼唧的狄克,看着眼前这张吹弹可破的脸颊,脑海里却涌起了无尽的烦恼。

    狄克知道在奎尔萨拉斯的大型任务完成后,自己解锁了一个“追随者”的模板,但他真的不知道,解锁的第一个追随者,竟然是这位麻烦的女士。

    莉亚德琳-德洛尔,那个因为被洛瑟玛射了一箭,而精神崩溃的高阶牧师,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自己的追随者,更要命的是,两个人的命运,已经被诺甘农的神秘力量捆在了一起。

    莉亚德琳知道他除了重生之外,所有的秘密,她本人的生命形态,也被强行更改为了一种介于生灵和英灵之间的诡异状态,对此,莉亚德琳表示还好,但狄克强颜欢笑的表情之下,却还是有些黯然。

    既然已经设定了追随者选项了,为什么不再给自己一个希尔瓦娜斯那种身材爆好的大美妞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