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5.劝服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站在达拉然传送大厅的中央,和泪眼婆娑的吉安娜大小姐深情的拥抱了一下,然后目送她和大法师茉德拉,以及整整一队身穿达拉然战袍的战斗法师,消失在蓝色的传送门中。

    有了诺兹多姆的亲身作保,狄克总算逃过了被当成小白鼠的悲惨命运,在详细的向安东尼达斯讲述了自己知道的,关于“黑檀之寒”和在第一次兽人战争中失踪的大法师阿雷克西斯的故事之后,狄克用当年事故仅存的幸存者,大法师戴奥的行踪,和安东尼达斯达成了协议。

    他告诉了肯瑞托六人议会关于戴奥法师模糊的行踪,帮助达拉然寻回冰霜神器黑檀之寒,但狄克也有要求,那就是黑檀之寒必须由吉安娜大小姐持有,直到大小姐不再需要这把武器为止。

    对于这个要求,安东尼达斯没有表示拒绝,实际上,这位深谙人性的法师领袖巴不得狄克提出这个要求,这样一来,来自六人议会其他成员的压力,就会完全转移到狄克的身上,尤其是在知道,狄克几乎对于所有的神器都很很有研究的情况下,狄克绝对会成为吸引大法师们注意力的一个标靶,让这一次的寻回行动,变得更加顺利。

    人心是很复杂的,尤其是面对神器的诱惑,几乎没有法师不会动心。

    狄克还点名大法师茉德拉带队,就是那位陪同安东尼达斯和克拉苏斯的,面无表情的老夫人,首先,这位大法师专修火焰魔法,黑檀之寒对她一点用都没有,其次,在之前的历史里,茉德拉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对待吉安娜,如同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

    几乎在吉安娜出任肯瑞托六人议会成员之后,她面前的任何难题,都有茉德拉站在她背后,帮她解决,这是一位绝对值得信任的大法师,尽管是个不怎么好打交道的老夫人。

    在传送门蓝色的光芒消散之后,狄克出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让吉安娜去南部王国的燃烧平原,狄克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不想让目前还在实力成长期的大小姐卷入接下来的残酷战争里。

    “大法师,最近银松森林和提瑞斯法林地的情况,您有所了解吗?”

    在前往达拉然访客中心的路上,狄克对走在自己身边的安东尼达斯说,

    “我有预感,亡灵们诡异的行动,其目的,很可能是达拉然!”

    这个论断让安东尼达斯白色的眉毛一挑,他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思考了片刻,对狄克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两个大人物,就这么静悄悄的坐在了魔法大道路边的紫罗兰长椅上。

    “我不太清楚你们圣骑士是怎么界定战争的走向的,但在我和其他大法师们看来,依照目前亡灵的军力,他们是没办法攻破达拉然的,他们甚至连撼动达拉然的资格都没有。”

    安东尼达斯的语气很平淡,显然,他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对于法师们来说,这种不屑一顾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掌握着俗世无法理解的强大力量,普通的亡灵大潮,面对一群狂暴的法师,还真的不太够看。

    但狄克却用古怪的眼光盯着白发苍苍的老法师。

    喂~安东尼达斯先生,您这种“迷之自信”是哪里来的?别的都不说了,第二次兽人战争里,达拉然被龙喉氏族趋势的红龙们几乎完全摧毁,重建的时候,因为法师们使用了达拉然之眼这件神器的力量,结果又被还没有变成巫妖王的兽人大术士耐奥祖看上了,旧部落的死亡骑士塔隆-血魔,带领兽人大军再一次车翻了重建中的达拉然。

    这可是十几年前的事啊,这两记响亮的耳光,就这么华丽丽的被您无视了吗?

    狄克诡异的目光很快就被安东尼达斯注意到了,这位老法师这才想起狄克“时光旅行者”的身份,没准达拉然最落魄的时候,这坏家伙可能就在一边偷偷旁观呢,这个发现让老法师有些尴尬,但他很快就摆正了姿态。

    “咳咳...不用担心,狄克骑士,我们重构了达拉然的防御法阵,这一次不单单是抵抗魔法或者抵抗军队,这一次,我有完全足够的信心,挡住亡灵之海的进攻,更何况,我们还有加瑟里斯元帅以及精锐的吉尔尼斯旅的援助,银松森林防线坚不可破!”

    看到老法师坚定的表情,以及双眼里那一抹隐隐的仇恨,狄克叹了口气,对于安东尼达斯这样的人来说,一旦他做了决定,是很难更改的,再加上老友泰瑞纳斯王的悲惨陨落,看上去老法师已经打定主意,和亡灵硬碰硬的干一场了。

    这也是让狄克很无奈的事情,不管是之前的阿纳斯塔里安,还是现在的安东尼达斯,这一类剧情人物,他们的性格都很偏执,现在的狄克只是后起之秀,想要在剧情开始之前,就改变他们的想法和策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狄克也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来表明自己的猜测,总不能说,嗨,大法师,我在时光旅行里,看到过达拉然被毁灭的场景,所以你听我的吧。

    未来是不确定的,这是所有法师们接触时间魔法的时候,学会的第一个道理。

    所以时光旅行者的身份,根本不足以成为一个论点。

    但狄克也不能就这么坐视安东尼达斯和达拉然在作死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大型历史节点已经被触发,这已经不是狄克想不管就可以不管的事情了。

    他思考了一下,改变了说法方式,不再劝说安东尼达斯放弃自己的想法,而是打算从另一个方面着手,来为达拉然弄出一条后路。

    “大法师,我听您说,你和麦迪文先生是朋友,对吗?”

    听到这句话,安东尼达斯的双眼一闪,就像个迟暮的老人一样,将法杖放在自己怀里,从口袋里摸出了精致的黑檀木烟斗,抽了几口之后,伴随着辛辣的烟气,他说,

    “是啊,在麦迪文没有发疯之前,我还是一名普通的达拉然的高级法师,我们曾经以笔友的形式,讨论过关于“时间魔法”的奥秘,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就是那种一举一动,都可以吸引整个世界目光的人,我曾经甚至还以他作为过我的毕生目标,但之后发生的一切...”

    老法师摇了摇头,看得出来,他对于麦迪文的疯狂,也是很痛心的,这大概就是天才和天才之间的惺惺相惜,不过狄克显然不关注老法师的“友情”,在等到老法师说完之后,狄克抿了抿嘴,压低了声音。

    “那么,麦迪文先生有一个儿子的事情,您想必也是知道的咯?”

    “砰!”

    在狄克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震惊的老法师直接捏碎了手里的黑檀木烟斗,不过在一阵淡黄色闪光之后,那破碎的烟斗又再次恢复了原状。

    这老头...好大的手劲!你确定你是法师,不是个隐藏起来的狂战士?

    狄克的胡思乱想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就看到老法师面色凝重的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两个人就出现在了一间朴素,但是绝对不简单的冥想室里。

    还没等狄克缓过神,安东尼达斯就抓住了狄克的肩膀,紧张的问到,

    “你确定麦迪文留下了子嗣?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在什么地方?”

    “呃...我在时光旅行中见到过那个孩子,但只是一瞬间,我只知道那个孩子叫麦迪安,他现在...应该和他的监护人隐居在暮色森林...呃,那地方现在应该叫阳光森林。”

    狄克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恕我直言,大法师,如果您想现在就过去的话,很可能会让那位监护者认为您是不怀好意的敌人,麦迪文先生留给这个世界的苦难太深重了,如果那个孩子的存在被公布,我相信,即便是以您和达拉然的力量,也很难保护他。”

    狄克的话,让欣喜的安东尼达斯面色一肃,老法师的喜悦被打断了,狄克说的不错,一旦麦迪安的存在被公布,单单是暴风王国那一关,就很难过去了。

    要知道,暴风王国,可是被麦迪文召唤的兽人,差点毁灭了传承的呀,就连现任国王的父亲,也是死在兽人的刺杀之下。

    “还有,麦迪安的母亲...是刺杀了莱恩国王的半兽人传奇刺客迦罗娜,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第二次大战中失踪的迦罗娜,肯定也在秘密的保护着自己的儿子,所以,我的建议是,您应该谨慎的处理这件事。”

    “呋...狄克骑士,你说的不错,这件事确实应该谨慎的处理,那以你的见识,麦迪安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老法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在意识到麦迪安的棘手之后,他将问题重新甩给了狄克,以安东尼达斯的智慧,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狄克提出麦迪安,分明是话里有话,他有自己的打算。

    “毫无疑问,麦迪安是个天才!”

    狄克直视着老法师的眼睛,他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而且这个孩子手里,很可能掌握着麦迪文的法师塔-卡拉赞的进入方法,听说你们在兽人战争之后,就失去了对它的控制权?那地方不应该就这么被闲置,而且介于目前的局势,我觉得达拉然应该学习白银之手骑士团,为自己留好一条后路。”

    “哦?怎么说?”

    安东尼达斯眯起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精芒。

    “我觉得,放任卡拉赞就这么废弃,简直是暴殄天物,不如达拉然和斯坦索姆战团联起手,将这座法师塔重新收纳到手里,您看,我已经派遣了专人,在靠近逆风小径的湖畔镇,打算建立战团的第二个分支基地,战争即将到来,北疆没有10年,根本安定不下来,战乱可不是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尤其是达拉然那些没有自保能力的见习法师们,不如也趁这个机会,转移到更安定的南部王国。”

    狄克耸了耸肩,

    “我想,暴风王国王室,对这个举动,也会双手赞成的,不是吗?睿智如您,自然应该知道,不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

    坦白说,狄克对于劝说安东尼达斯的成功率,是没有信心的,这位大法师年轻的时候也许很睿智,但在老年之后,就像是普通的老人一样,变得异常固执,实际上,在原本的历史里,达拉然被攻破之后,一万多名法师被屠杀的只剩下了2000多,很难说这和安东尼达斯的固执没有关系。

    如果他能更早的支持吉安娜的西迁行动的话,达拉然最少也能保留更多的火种,不至于在之后的10年,只能作为一座实力并不算强的中立城市出现了,10年后的达拉然,青黄不接到了什么程度?

    就连卡雷苟斯那样的战五渣蓝龙,都能在肯瑞托六人议会里,占据一个席位,看看现在的精兵强将吧,别的不说,就算是实力最弱的大法师吉安娜,单手就能虐翻那条除了谈情说爱和脚底抹油之外,一点用都没有的战五渣蓝龙了。

    说实话,作为一条巨龙,能混到卡雷苟斯这个地步,也是太奇葩了,被矮人用火枪崩下来,这事要发生在其他巨龙身上,估计都能羞愧的自杀了吧?

    不过还没等狄克和安东尼达斯谈论出一个结果,一条魔法信函就闪耀着紫色的光芒,出现在了老法师的桌子上,他只看了一眼,脸色就阴郁了下来。

    许久不见的阿尔萨斯和他的小伙伴,巫妖克尔苏加德在提瑞斯法现身,吉尔尼斯旅的防线被攻破,狄克的乌鸦嘴成为了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亡灵军势,直指达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