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1.围城达拉然

11.围城达拉然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达拉然,魔法之城,被紫罗兰和蓝白的颜色完全覆盖的美丽城市,它坐落在洛丹米尔湖南畔,以及奥特兰克山脉的山脚下,这是一片肥沃的平原,周围被广阔的银松森林完全覆盖。

    这里是人类七国联盟的魔法之国,准确的说,达拉然其实不只是这座城市的名字,也是这个狭小的国家的名字,这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了,它的整体面积,甚至不如洛丹伦王国的一个大区。

    它的人口,更是只有区区10W人,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1W2千人,都是法师,这个比例,已经足以让它位列最强的人类国家之一了。

    达拉然和其他国家不一样,它并不是由国王统治的,而是由达拉然的法师组织肯瑞托统治,不要指望法师们会理会国家政事,毕竟十个法师九个宅,所以达拉然国内的政体是很混乱的,近乎没有统治阶级。

    这也造就了达拉然的国民,都具有很自由的思想,虽然他们也安分守己,但在其他国家的平民和官方看来,达拉然的国民,都是一群爱幻想的疯子。

    不过现在,即便是最自由的达拉然国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别的事情了,从三天前开始,就有法师们组织国民向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和阿拉希高地转移,还有一小部分爱冒险的家伙,登上了洛丹伦长公主卡莉雅-米奈希尔组织的移民船只,向陌生而神秘的卡利姆多迁徙。

    故土难离,这是任何世界的平民都会有的思绪,但在即将到来的战争和死亡的胁迫下,也没有人会傻傻的落在这里等死。

    尤其是在昨天下午,那一颗在空中划过优美轨迹的陨石,砸落在达拉然的边境上,又化为巨型地狱火恶魔,摧毁了四个村庄之后,就连最固执的人,也已经开始打包行李,准备逃离这个国家了。

    这颗陨石在凡夫俗子眼里,也许是战争的征兆,或者是毁灭的钟声,但在法师们眼里,这分明就是一个超高能级的攻击性魔法,由于并不是针对达拉然本身施放的,所以就连安东尼达斯和六人议会,也没有提前预知到魔力的运动。

    换句话说,达拉然这是遭受了池鱼之灾了。

    而且最糟糕的是,那枚陨石正好砸在了达拉然的外层防御结界的魔力节点上,当战斗法师们干掉那个四处行凶的地狱火巨人的时候,瞅准了机会,一直在洛丹米尔湖周围虎视眈眈的阿尔萨斯,抓住了这个机会,挥军进入了达拉然平原。

    肯瑞托议会,也就是六人议会,或者被称为紫罗兰议会,法师们认为万无一失的第一层壁垒,就这么被消于无形了。

    现在的情况已经和奎尔萨拉斯当初的情况一模一样,甚至更糟!

    奎尔萨拉斯再不济,其真正的实力,也要远比达拉然更强数倍,别忘了,高等精灵的法师数量,那可是轻轻松松的突破了10W大关,也正是因为有充足的法师压阵,奎尔萨拉斯在两面受敌的情况下,还能将亡灵死死压在奎尔萨拉斯的南部战线上。

    但现在的达拉然,可没有这个实力,他们本身就是纯粹的法师组织,更不像凤凰王朝那样,还有两支常备的精锐军事力量,所以在阿尔萨斯挥军进入达拉然平原之后,只花了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黑压压直到天际的亡灵海,就将整个达拉然包围了起来。

    更糟糕的是,有大巫妖克尔苏加德在,达拉然周围的空间,更是第一时间就被封锁了起来,可不要小看一位大巫妖的实力,它身体里巨量的魔力,足够它将整个城市完全覆盖起来。

    更不用说,这一次到来的亡灵大军,可不纯粹是亡灵呢。

    安东尼达斯收回了自己放在达拉然之眼上的手掌,刚刚的那一次探查,让老法师心头的抑郁更深,因为他在亡灵中,还发现了为数不少的恶魔身影。

    尽管对于达拉然城市的双重法力结界很有信心,但真正看到这一支让人恐惧的军队的时候,安东尼达斯还是忍不住庆幸,幸好在昨天,他已经将大部分法师学徒都送到了暴风王国的魔法师公会,委托自己的老朋友帮忙照看,否则一旦真正发生战事,恐怕...

    “大法师,亡灵开始攻城了!是不是要启用达拉然之眼的能量?”

    一个熟悉的声音,以精神波动的方式,接入了安东尼达斯的脑海里,大法师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将自己胸前的紫罗兰徽记取了下来,放在了自己面前的达拉然之眼的法阵中。

    这是一个漂浮在半人高的空气中的紫色球体,外层全部是纯粹的魔力能量汇聚起来的外表,最中心则是一根通体紫色的,烛台一样的法杖,法杖顶端是一个小平台,三道微弱的光线点缀其中,还有两条紫色的绶带悬挂在法杖两侧,法杖顶端的平台上,漂浮着法力幻象,像极了一颗紫色眼睛,因此,这东西就初代法师们,称为“达拉然之眼”。

    就连这紫色眼睛的幻象,也被初代法师们,作为了达拉然的国徽和标志。

    这跟法杖通体涌动着巨型的能量,更要命的是,它是有自己的意志的,安东尼达斯能感觉到,这根法杖之所以还安然留在达拉然,是为了等待它的宿命的到来。

    但这并不妨碍胆大包天的法师们用它作为达拉然双重魔法结界的功能物品,而这根法杖也没有表现出抗拒。

    安东尼达斯的徽章放在达拉然之眼下方的法阵中,下一刻,巨型的,肉眼可见的紫**力快速顺着密密麻麻的法阵线向外涌动,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达拉然,而在城外的阿尔萨斯和克尔苏加德的注视中,一道紫色的光芒,从达拉然中心窜入天际,在光芒消散之后,一层薄薄的紫色护盾,将整个达拉然包围了起来。

    那些靠的很近,在阿尔萨斯命令下,准备进攻达拉然的亡灵们,连声音都没能发出来,就在接触到这法力护盾的瞬间,被强大的魔力陨灭掉了形体。

    是的,直接陨灭,不像是被圣光灼烧成为了灰烬,而是整个身体都被看不到的立场撕碎成为了最基础的粒子,肉眼看不到的粒子。

    “啊,看啊,双重结界,达拉然穷尽200年,一代又一代睿智的法师参与其中,才创造出来的顶级防御法阵!”

    大巫妖克尔苏加德漂浮在阿尔萨斯身后,它洁白如玉的头骨咔咔作响,每一次张开或者闭合,都有可怕的寒气从嘴里冒出。

    阿尔萨斯用冷漠的眼神看着不断陨灭亡灵的法力护盾,一分钟之后,在一千多名亡灵被撕碎之后,阿尔萨斯包裹着黑色盔甲的手指,在霜之哀伤的表面轻轻弹了一下,亡灵的攻势停止了,他们就像是令行禁止的士兵一样,后退了数百米的位置,然后安静的停在那里。

    阿尔萨斯双手握住了霜之哀伤,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快步上前,穿着着精致的黑蓝色骷髅战甲的身体,在空气中的带出了一抹残影,在靠近结界的时候,双手握剑,猛地斩下。

    黑色,红色绿色交织的能量,从霜之哀伤的剑刃上喷洒而出,带出了一道犀利的,划破了空气的剑光,就像一把放大10倍的霜之哀伤的能量剑刃,从天而降的斩落在了双重结界的表面。

    但这一刻足以摧毁一个小镇的攻击,在落到结界表面的时候,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没能泛起来,在阿尔萨斯稍显惊讶的注视下,那蓝黑的能量剑刃,就像是融化了的墨水,落入了结界当中,不断的翻滚着。

    一秒钟之后,完整的攻击被反弹了回来,不过不再是以利剑的形式,而是以冲击波的形式,黑色的光线带起了大地上的尘土,卷起了空气,就像是巨兽的怒吼,以黑色风暴的形式,横扫过亡灵战线,就像轻轻一眨眼,又是数百名亡灵被打散了身躯,消失在原地。

    处于黑色光芒横扫范围里的阿尔萨斯倒是毫发无伤,当黑色的风暴平息下来,他还是以那个姿势站在原地,在他身体之外,淡红色的光罩帮他挡住了这一次反击,但看着红色光罩上密密麻麻的裂痕,阿尔萨斯的眼神,变得越加冰冷。

    “有什么办法,可以突破这层法阵的吗?”

    阿尔萨斯的眼光撇了撇左边的空气,然后歪着脑袋问到。

    大巫妖发出了一阵意义不明的嘶笑声,这才用平缓的声音说,

    “哈哈哈哈,双重紫罗兰结界以达拉然之眼作为充能物品,对于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都有极强的防御和反击的能力,你也看到了,就连你这样进入了史诗英雄级的攻击,都无法撼动这层结界,换我来也是一样!”

    大巫妖同样将注意力放在了左边的空气里,然后继续说,

    “我们消耗它能量的速度,可远远比不上达拉然之眼充能的速度,所以,除非有办法从内部攻破它,否则它就是无解的,当然,如果我们能困住这地方足够长的时间,也许能期待那些法师们饿死?呵呵呵呵。”

    死亡真的能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性情,克尔苏加德就是个极端的例子,这位大巫妖从之前的冷面大叔,直接变成了一个毒舌话唠。

    太不幸了!

    但阿尔萨斯,却出奇的没有反驳克尔苏加德的冷笑话,显然,这两个并不对付的人,目前是处于同一阵营的。

    而就在克尔苏加德的冷笑话讲完之后,两个人的左侧,空气中出现了微弱的波澜,紧接着,一头和刚刚死掉的德赛洛克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全身却是通体血红色,而且比德赛洛克刚刚3米出头的体型,足足庞大了两圈,周身涌动的黑暗能量,甚至在空气中主动的形成了骷髅和蝙蝠的虚影。

    提克迪奥斯,纳斯雷兹姆第一领主,所有恐惧魔王的首领,大恶魔阿克蒙德的忠心仆从,也是奉命掌管亡灵天灾的恶魔指挥官。

    它刚出现,就冷笑着伸出手,混沌的黑暗能量在它手心形成了黑暗的涡流,就像一颗小型的黑暗风暴汇聚的圆球,它看了阿尔萨斯和克尔苏加德一眼,随手将那黑暗圆球抛向了达拉然的法力结界。

    这一次,当被压缩到极高密度的黑暗能量和法阵相撞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之前被“吸收”的情况,而是直接在法力结界表面,打出了一个凹陷,两股力量在互相抵消的同时,也让那一处凹陷的紫色光芒越来越强,最终,当紫色的魔力将黑暗能量完全消耗掉的时候,那一处结界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虽然不到一秒钟,这结界就被重新补上,但当紫色的护盾再次出现的时候,提克迪奥斯却没有再使用魔法,而是一爪子刺入了刚才的位置。

    就像是普通人用手掌抓住气球一样,尽管还是没能突破结界的阻拦,但恐惧魔王的爪子,却已经近乎将那紫色光芒拉伸到了极致。

    “废物!”

    提克迪奥斯收回了爪子,不屑的骂了一句,然后很不耐烦的抓了抓自己的盔甲领口,对阿尔萨斯说,

    “不过是魔法和物理的双重结界而已,击破这凡人可笑的防御易如反掌,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那肮脏的兽人主人的小心思,玛尔甘尼斯怎么死的,我比你更清楚,那个蠢货需要受到惩罚,但也轮不到你来!”

    恐惧魔王领主瞥了一眼阿尔萨斯剧变的脸色,用猩红的手爪抓了抓自己的下巴,语气阴森的继续说,

    “你应该庆幸你还有点用处,主人即将降临在这个悲哀的世界上,这是头等大事,等到主人征服了这个世界,我再和你好好算算账,滚吧!去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

    提克迪奥斯根本不理会阿尔萨斯难看到极点的颜色,轻描淡写的伸出锋利的手爪,在空气中狠狠一抓,一道黑色的空间裂隙出现,恐惧魔王领主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吼吼!真是狂妄自大,愚蠢之极的恶魔!瞧瞧它不比虫子大多少的小脑子,根本理解不了这结界...”

    克尔苏加德冷嘲热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尔萨斯举起的左手打断了。

    “克尔苏加德,让你的诅咒法师们做好攻城的准备,现在...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