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8.达拉然之殇

18.达拉然之殇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时间回到30分钟之前。

    阿尔萨斯骑在收拢了背后双翼的无敌上,克尔苏加德漂浮在他的身边,大巫妖最近的行动越来越古怪,阿尔萨斯不止一次听到他毫无意义的,梦呓一样的声音,什么“黑暗就在倒影之中”,什么“奉还血肉来升华”之类的东西。

    不过大巫妖在转化之后,本身就性格大变,所以出现这些情况,阿尔萨斯也并不觉得意外,别的不说,它的智慧还是和以前一样强大。

    天灾军团的两个首领正站在黑暗天幕之下,在亡灵军团所到之处,克尔苏加德只需要挥挥手,强大的黑暗能量,就会化为幕布,遮蔽整个天空,不过达拉然的法师们也不是好惹的,所以黑暗天幕的位置,目前也只能延伸到洛丹米尔湖。

    但这就足够了。

    在阿尔萨斯身前数千米的地方,一头巨型蛛魔,正用锋利如同紫色镰刀一样,让人恐惧的粗大前肢,像是水怪一样,从洛丹米尔湖的中心,推动着如小山一样的泥土。

    这蛛魔全身像极了放大百倍的甲壳虫,全身的亮色的甲壳,都已经变成了蓝白色,蓝色的是底色,而白色的,则是甲壳周围洋溢的寒冰能量,这些冰甲组成了这只蛛魔领主的第二层魔法护甲,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很难对付的狠角色,但凡露出体表的皮肤之上,全部有圆弧形的甲壳保护,防御能力强到让人绝望。

    它甲虫一样的头顶,是一根弯曲向上的流线型长角,给本就阴森恐怖的它,额外增添了一分狰狞。

    在覆体冰霜之下,他原本狰狞的小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转而是两颗血红发亮的亡灵之火。

    阿努巴拉克,诺森德蛛魔帝国的统治者,最强大的蛛魔,即便是当初巫妖王控制着整个诺森德大陆的所有亡灵,围攻蛛魔帝国的时候,也是花了极大的代价,才用人海战术杀死了阿努巴拉克,而现在,这个巨型甲虫,也成为了他麾下最强的力量之一。

    但从力量上来讲,就连阿尔萨斯,也完全比不上阿努巴拉克,这简直就是一头无法阻挡的可怕怪兽,它带着原本忠诚与它的蛛魔战士,花了2个月的时间,硬生生的在北海地下,打出了一条贯通诺森德大陆和东部王国大陆的通道。

    而克尔苏加德提出的那个异想天开的“达拉然崩溃计划”,也只有阿努巴拉克和它精锐的蛛魔侍卫,才能完成。

    短短10天之内,这些不知疲倦的地底生物,真的将达拉然地下,那无法被破坏的倒悬山峰周围的土地,全部挖穿了。

    一个更深的圆弧形孔洞,如今其中,已经积蓄了整个的、洛丹米尔湖二分之一的湖水,只要再有20分钟,最后一点孔洞就会被贯通,到那个时候,阿尔萨斯只需要破坏一点点地表,就能将整个达拉然,都沉入地下。

    纵使下沉的距离不过浅浅的30米,但只要落差形成,剩下二分之一的洛丹米尔湖湖水,就会顺着这个落差,完全淹没达拉然。

    作为肯瑞托的六人议会的前议员,克尔苏加德是知道紫罗兰结界的可怕之处的,但他也知道这个结界,虽然会阻挡有毒的液体,但对于单纯的水来说,却是可以很轻易的透过结界,灌入城市当中。

    精密的魔法阵不会怕水淹,但紫罗兰结界的魔法符文遍布整个达拉然,它们也不需要破坏所有的法阵,哪怕只要破坏一角,就足够达拉然那些傲慢的法师们喝一壶了。

    要知道,如果让所有亡灵,整整五十万万灵全部冲入达拉然城市里,仅仅是依靠它们的数量,就能完全堆死那些法师,没有常备军的达拉然,根本挡不住亡灵海的攻势。

    蛛魔领主阿努巴拉克依旧在忙碌着,这个蛛魔早就学会了通用语,甚至会用精神链接说话,但在成为亡灵之后,它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闷葫芦,但阿尔萨斯和克尔苏加德都不在乎这些,只要阿努巴拉克能做到他们想做的事情,就一切由它吧。

    20分钟之后,阿努巴拉克蓝白色的身影缓慢的爬出了水平线已经低了很多的湖面,在它身后,三百多只黑色大蜘蛛一样,却拥有类人型身体的黑暗蛛魔也从坑道中爬了出来,密密麻麻的站在三位主人的身后。

    这是阿尔萨斯目前拿得出手的最强的一支力量了!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当时阿尔萨斯是指挥这些精英蛛魔们进攻的奎尔萨拉斯,高等精灵绝对防御不住,它们的攻击力和法术造诣,都远超其他亡灵兵种了。

    阿尔萨斯满意的从无敌上翻身落在地面,他向前走了几步,依靠卓绝的黑暗魔力,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地面还和坑洞之间,还存有至少30米的厚度,这个厚度已经隔绝了所有探查魔法的侦测。

    当然,安东尼达斯那个级别的法师,只要刻意去观察,很轻易就能发现这个陷阱,但如今,五十万亡灵日夜不停的攻城,还有隶属于提克迪奥斯的恶魔们时不时参一手,召唤两个流星吸引一下法师们的目光。

    安东尼达斯再闲,也不会将宝贵的精神力,用在地下寻宝上。

    “噌!”

    黑蓝色的死亡魔剑被阿尔萨斯反手抽了出来,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阿努巴拉克如同普通的甲虫一样,四只攻城锤一样的长腿趴在地上,两根锋利的前肢不断交错摩擦,而克尔苏加德则又犯病了,背对着他,在空气中也不知道写写画画些什么,精神联系里,则是若有若无的梦呓声。

    阿尔萨斯摇了摇头,转身,举剑,猛地刺入了土地之中,这个连贯的动作,将剑身上的七颗符文全部激活,而所有的剑刃都刺入了地面下方,阿尔萨斯也半跪在那里。

    “砰!”

    黑暗魔力如龙如雷,在一瞬间就洞穿了这已经很脆弱的地表,然后疯狂的向外辐射,仅仅是一瞬间,整个大地就像是干枯过度一样,出现了一条一条的龟裂痕迹,飞快的蔓延到了远方。

    “砰!”

    又是一声闷响,阿尔萨斯身前的地面崩溃了,它起起伏伏,最终还是整个岁开了好几块,落入了下方不断奔涌的湖水里,这只是个开始,在这一刻地面崩溃之后,连锁反应很快形成。

    在阿尔萨斯面前,一条仿佛看不见的空之路快速的出现,激荡的湖水从足可以并排站立十个人那么宽的裂痕中溅出,阿尔萨斯能清晰的感觉到,地面的土地正在震动,而在他面前,那黑暗的裂隙蔓延向极远的地方,最终在阿尔萨斯视线的尽头,分开两边,呈弧线继续崩溃了出去。

    “啊,凡人…如此脆弱!”

    阿尔萨斯收回了魔剑,将其背在背上,轻轻的拍了拍无敌的脑袋,保留着理智的骸骨战马蹭了蹭主人的手掌,最后在死亡骑士之王的意志下,化为一道黑色雾气,返回了阿尔萨斯的手中,变成了一根黑色的缰绳。

    阿尔萨斯将缰绳挂在腰间,然后飞快的向前奔跑了几步,在裂隙边缘,纵身一跃,不要乱猜,死亡骑士之王还没打算自杀,就在他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的时候,阿努巴拉克那巨大的身体,猛地向前一翻,就像是最神奇的魔法那样,整个身体都消失在了地面,只留下了一个不足以让成年人钻下去的空洞。

    这就是对于大地力量理解到了极深层次时,才会出现的神奇法术,当然,这也是最强大的地穴领主,阿努巴拉克的天赋技能。

    在阿尔萨斯即将坠入奔腾呼啸的湖水中的那一刻,阿努巴拉克巨大的身体又在湖水中出现,让死亡骑士之王,稳稳的落在了地穴领主的头顶,这庞然大物的四条粗壮的枝节,轻而易举的抵消了数十万吨湖水带来的冲击力,一步一步,带着自己的恶棍主人,朝着远方,那在一阵腾起的烟雾中,崩溃着落向地面下方的达拉然走了过去。

    此时的达拉然,已经真正乱成了一锅粥。

    当城市坠落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法师们就遭受了一波重创,在他们还没从地动山摇,仿佛天崩地裂一样的阵势里清醒过来,从天而降的冰冷湖水,则让所有知道内情的法师们全身冰冷。

    但他们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色的结界,在湖水中全部消失。

    当大半个达拉然都被浸泡在湖水中的时候,死亡和绝望,才真正降临了。

    大法师兰达洛克狼狈的背着重伤的大法师迈提尔,从已经在第一波撞击中完全扭曲的下水道里窜到了街面上。

    在深及腰部的冰冷湖水里,他们算是幸运的了,最少抱住了一条命,整个达拉然的街道上,已经有了很多在第一波撞击中,失去了生命的倒霉蛋的尸体,看着那些同伴的惨状,兰达洛克的双眼都红了起来。

    仅仅是第一波撞击的动静,就让达拉然损失了差不多二十分之一的力量。

    但法师的智慧迫使他第一时间,朝着高处的建筑物转移,否则长期待在湖水里,重伤的迈提尔绝对撑不了多久。

    “传送!”

    兰达洛克用一只手挥舞着法杖,但他忘记了,在克尔苏加德联合恶魔的封锁下,整个达拉然平原里,空间法术都无法使用。

    大法师咒骂了一声,平生第一次恨起了自己。在魔法研究之余,怎么就没有好好锻炼一下身体!

    大法师的惨状只是哀嚎的达拉然里,很不起眼的一处,如果不是法师们重建的这座城市足够大,整个洛丹米尔湖的湖水涌进来,也只能让水位淹没整个城市三分之一的高度,否则光是洪水怒卷的那一波,无法使用空间法术逃命的低级法师们,就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了。

    这可是一整座城市!

    当然,这也是现在的达拉然,最庆幸的一件事情了。

    然而,在数不尽的,犹如黑点一样的亡灵大潮从还没崩溃的地面,跳入湖水中的达拉然的那一刻,这座城市的幸运,终于走到头了。

    安东尼达斯艰难的从地面上爬起来,刚才的那一击来的太过迅猛,让他这样强大的法师,也摔倒了在了地面上,但老法师站起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通过已经完全熄灭的达拉然之眼,来查看周围的环境。

    直到一个冰冷阴森的声音,在安东尼达斯身后响起。

    “大法师…把你手里的法杖…交给我!”

    老法师记得这个声音,尽管当初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还很稚嫩,但那时候,这个声音的主人却充满了热情和正义感,现在,这声音中,只有无尽的虚无,和无尽的冷漠。

    他回过头,看着手里握着一把黑暗气息冲天的魔剑的死亡骑士,看着老友的儿子,看着阿尔萨斯那冷漠的眼神,感受着这幅已经被死亡主宰的身体里,那完全不比他弱上多少的力量,安东尼达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一把拉住了想要冲上去的红龙法师克拉苏斯,语气森然的,一把将身后的达拉然之眼握在了手里,老法师可能老了,可能变得固执了,可能没有以前开明了,但当他真的下定决心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人类世界最强的大法师,没有之一。

    “克拉苏斯,我的朋友,去帮助其他人逃命吧,这里…这里就交给我了!”

    安东尼达斯睁开眼睛,睿智的双眼里的痛苦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坚定和杀意,红龙法师看到了老法师的坚决,他用充满了威严的黄色蛇瞳看了阿尔萨斯一眼,转身向后走出三步,顶级变形术的效果解除,紫罗兰高塔,坚固的塔顶在这一刻被一头巨大的红龙完全掀飞了。

    在鲜红狰狞,如同火焰一样的克拉苏斯飞上天空的那一刻,老法师按了按自己的法师尖角帽,将紫色的达拉然之眼对准了阿尔萨斯,

    “想要它?你得先杀死我,黑暗!或者,我踏着你的尸体,去找你的主子好好算算账!”

    “狂妄!”

    阿尔萨斯厉喝一声,黑暗的魔剑卷起了无尽的寒气和鲜血气息,就朝着老法师当头斩下,但下一刻,老法师的身形在魔剑剑锋中破碎,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阿尔萨斯的身后,他左手张开,向前一挥,三颗人头大小的熔岩火球,干脆利落的砸破了阿尔萨斯体表的鲜血护盾,彻底的将还没回过神的死亡骑士淹没了。

    只是战斗开始的时候,一路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无比霸气的死亡骑士之王阿尔萨斯,面对魔法造诣登峰造极的大法师,就落入了完全的下风中。

    “我发誓!坠落的达拉然,将成为埋葬你黑暗野心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