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9.大法师的谢幕

19.大法师的谢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达拉然已经坠落!

    这不是一句带有象征性的话,实际上,这句话在阐述的,是一个事实。

    原本肥沃的达拉然大平原上,一个恐怖的凹陷,就像是这片大地的伤口,出现在了达拉然原本的位置上,洛丹米尔湖在天灾军团足以改天换地的力量面前,最终不得不选择改道,将坠入地面之下的达拉然,彻底淹没。

    这座辉煌的法师之城,现在哪里还有当初的辉煌?

    在深可及腰的冰冷湖水中,无法使用空间法术的法师们,艰难的在和不断涌入城市当中的亡灵们,做着殊死的搏斗,每一分钟,鲜活的生命都在逝去,每一分钟,这已经糟糕到极点的环境里,都会变得更加凶险一分。

    尤其是在阿尔萨斯的蛛魔部队从深水中开始偷袭的时候,法师们付出了大量心血,才勉强建立的防线,几乎是顷刻间就崩碎了。

    大法师兰达洛克,这个具有一半精灵血脉的高贵法师,现在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体面可言,他一手握着沾满了腥臭鲜血的法杖,另一只手里,捏着一个已经激活的魔法卷轴。

    他继承自母亲一方的优良视觉,正在混乱的水中战场里来回寻梭,他身边的法师们,自觉地站在他身边,用各种各样的法术,延缓那些不知疲倦的狰狞亡灵的靠近。

    当然,也有胆怯者,试图从这已经化为地狱杀场的水中逃走,但在达拉然目前混乱的情况下,一个人孤身离开,除非是六人议会或者最高级的战斗法师,否则生还的可能性,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就在兰达洛克的眼睛都有些酸涩的时候,一抹隐晦的魔法波动,突然从不远处的水下发出,半精灵大法师脸色一变,甩手就将手里的卷轴,朝着那个地方丢了过去。

    “去死吧!恶魔!”

    下一刻,一头全身黝黑,长着让人恶心的复眼的蛛魔,刚刚从水下窜出来,正面就撞上了兰达洛克丢出去的“奥术风暴”的卷轴,紫色的,混乱的,强大的奥术风暴在这头蛛魔头顶爆开,只是短短几秒钟,撕扯力极强的混乱魔力风暴,就撕碎了它的小半边身体。

    兰达洛克艰难的从其他法师手里,接过了另一个卷轴,一群人开始向其他地方转移,普通的行尸或者食尸鬼们,对集合起来的法师们的威胁并不大,但在蛛魔出现之后,普通法师很难觉察到这些“地底杀手”。

    因此,这几个感知力远超常人的法师,就被兰达洛克集中了起来,专门猎杀这些阴毒的蛛魔,他们这个小队,也是目前,正盘踞在魔力酒馆二层,对伤员进行治疗的两百多名法师们派出的斥候,用于和其他幸存的法师们联系。

    在这种战局未名的情况下,任何还存有理智的法师,都知道贸然冲出去,只会被那几十万亡灵团团围住,必须得想办法,联系其他幸存的兄弟,在自身实力越来越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抱着团的活下去。

    “走!兄弟们,我们去救其他人!”

    兰达洛克大声激励着疲惫的法师们,这也是他们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而就在法师们用惊人的效率展开自救的时候,在紫罗兰高塔广场,一场疯狂的厮杀,也正在进行着。

    达拉然的中心,紫罗兰高塔和附近的法师塔,已经被冲天的烈焰包裹了起来,原本华美的街道,也在两个史诗英雄交锋中,被气势纵横的能量攻击的完全不成样子,这高级别的战斗仅仅进行了不到十分钟,十分之一个达拉然,已经被无情的摧毁了。

    安东尼达斯早在十几年前,就进入了史诗英雄的阶位,他对于火焰和时间魔法的理解,就连神秘的青铜龙,也为之惊讶,现在,这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力量,就成为了大法师的杀手锏。

    阿尔萨斯势若疯狂的挥舞着霜之哀伤,每一剑斩出,都能在紫罗兰广场周围的建筑上,留下一道饱含黑暗之力的划痕,甚至直接洞穿那些建筑物,远远看去,将死亡之力完全展开,就像是一团想要遮蔽天空的黑色雾气的死亡骑士之王,现在就像是一个不断向四面八方射出黑暗剑刃的大号刺猬,又像是在快速移动的人形拆迁机器。

    他奔跑过的地方,皆是一片废墟!

    虽然看上去像是在进攻,实际上,这家伙从一开始,就被迫进入了防守模式当中,疯狂的射向四面八方的黑暗能量刀刃,也只是为了打断安东尼达斯的魔法吟唱而已。

    凡人只有真正的领悟了力量的精髓,才有可能进入史诗英雄的层面,艾泽拉斯如此广阔,生灵不下数亿,但真正的史诗英雄,也不过那么二三十位,传说在这个对于力量已经领悟到极致的层面之上,还有名为“传奇”的存在,但那也只是一个传说。

    阿尔萨斯的力量,绝大部分都来自于霜之哀伤的赠予,所以他这个史诗英雄,其实是有水分的,这一点,从凯尔萨斯都能和他打个平手,就能看得出来。

    所以当一向以强大的力量碾压对手的死亡骑士之王,遇到真正毫无水分的史诗英雄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时候,被暴揍一顿也是应有之事了。

    当时间魔法的淡黄色光芒覆盖在安东尼达斯身体上的时候,阿尔萨斯根本就伤害不到他,时间,这可是被誉为“至高之境”的几种神秘体系之一,当安东尼达斯对于时间的特殊理解完全展开的时候,他的存在,就被蔓延到了很多个时间线里。

    只有同一时间,在这么多时间线中同时将其斩杀,否则安东尼达斯就永不消亡。

    这是凡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最少对于死亡力量的理解还处于初阶的阿尔萨斯,就做不到这一点!

    大法师根本无视霜之哀伤射出的黑暗刀锋,任由那些黑暗刀刃在他身体上留下一个个不会渗血的伤口,好整以暇的用爆裂到可怕的火焰魔法,将阿尔萨斯包裹在身体之外的黑暗护盾,一点点的消磨掉。

    更可怕的是,大法师的每一次移动,都会在原地召唤出一个其他时间线的幻影,虽然很类似奥术魔法的“镜像术”,但实际上,这些幻象的原理,要远比那个魔法复杂的多。

    而且这些幻象聚集在一起,被用作消耗品的时候,就能在瞬间爆发出足以威胁到阿尔萨斯的攻击,将紫罗兰高塔完全吞噬的可怕火焰,就是安东尼达斯上一次消耗了这些幻象,弄出来的魔力爆发。

    他之前说,要将阿尔萨斯的存在扼杀在这里,看起来,并不是在说大话,他拥有这种力量!

    阿尔萨斯的模样并不狼狈,实际上,除了兽人,恶魔这些本身就侧重于肉体力量的种族之外,其他的凡人种族,能够熟练的运用能量,将能量攻击融入普通攻击当中,这是成为英雄的基本条件。

    最少在安东尼达斯将阿尔萨斯和霜之哀伤里的所有能量全部耗光之前,想要伤害到死亡骑士之王的身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大法师也能像之前的狄克那样,得到超大能量的灌体,使自己的魔力对阿尔萨斯的黑暗力量产生碾压的效果。

    但即便是无法伤害到身体,现在的阿尔萨斯也是苦不堪言,到了安东尼达斯这个层次,所有的魔法几乎都是瞬发的,火焰魔法又是出了名的伤害高,面对大法师扔出的地狱烈焰这样的范围魔法,他只能选择躲避。

    两个人的战场,从被克拉苏斯掀飞了顶棚的紫罗兰高塔内部,一路转移到了高塔外面的广场上,老法师这一次看样子是下定决心了,就算亲手毁灭掉达拉然,也要把阿尔萨斯干掉。

    但死亡骑士之王就是这么好杀的吗?

    “哈哈哈!安东尼达斯,你进入了我的陷阱!你和你的城市一样!…死定了!”

    正在快速施法的老法师突然眉头一皱,身体上的淡黄色光芒快速流转,让他和他留在后方的一个时间线幻象交换了位置,下一秒,两个赤红色的巨型手爪就撕开了空间,将大法师留在原地的幻象彻底撕碎。

    伴随着黑色的空间裂隙猛地扩大了三倍,当它消失的时候,身高4米多的,全身都萦绕着血腥雾气,恐惧光环被扩散到最强状态的纳斯雷兹姆的领袖,最强的恐惧魔王,用红色蝠翼包裹着身体,就像一只大号吸血蝙蝠的提克迪奥斯,在混乱中登场!

    “啧啧,悄悄这是谁,掌握了时间奥秘的凡人,你臣服于军团,我会仁慈的放过你!甚至是你的城市!”

    提克迪奥斯用锋利的手爪抓了抓自己的下巴,用满含恶意的表情看着安东尼达斯,但老法师根本没有理他,而是将目光放在了身后。

    在紫罗兰广场的另一侧,安东尼达斯还感觉到一股可以冻结灵魂的寒冷,已经有些疲惫的老法师回过头,他看到无尽的冰霜之潮,顺着地面,顺着建筑物,甚至顺着空气,从后方的街道中,蔓延到了战场。

    漂浮在空气里,穿着华丽的紫色法袍,头戴宝冠,手持旅途木马法杖,全身皆是纯白的白骨,被六根魔力锁链,锁住了巨量魔力的大巫妖,在冻结一切的气息中,顺手打出一击巫妖掌,破开了被冻结的建筑物,将躲在其中瑟瑟发抖的达拉然法师抓在了半空。

    在它神经质的“呵呵”笑声中,那惨叫的法师被冻成了冰雕,大巫妖将洁白的手爪放在冰雕上,轻轻一抽,淡绿色的灵魂就落在了它手中,同时那冰雕爆开,化为漫天星辰。

    “呵呵…我尊敬的导师大人,我回来了,带着死亡和绝望…我回家了。”

    克尔苏加德不再梦呓,它空洞的声音里,满是阴森。而被老法师一颗炎爆火球击飞的阿尔萨斯甩了甩身后的黑色大氅,将霜之哀伤抗在肩膀上,大步走到了老法师的侧面,黑色的雾气再次展开,将他身后的一切都吞噬了。

    黑色的是死亡,红色的是恐惧,白色的是冰霜。

    三方力量,四方沙场,空间依旧被锁住,一切生路都被封锁了。

    老法师抬头看了一眼似乎隔得很远的天空,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面对三个史诗英雄的伏杀,他已经很难活着离开这里了。

    不管是提克迪奥斯,还是阿尔萨斯,甚至是脑袋已经不太正常的大巫妖,所有人都没有着急上前,不仅仅是因为对于老法师的尊敬,这些狡猾的家伙都知道,一旦掌握了神秘的时间力量的安东尼达斯彻底发疯,绝对可以在死之前,拼掉它们中的任何一个。

    没有人愿意在胜利的曙光下死去。

    这反而给了老法师最后一点时间,他将紫色发亮的达拉热之眼拄在地面上,从怀里取出了自己精致的黑檀木烟斗,放在嘴里,深吸了一下。

    来自暴风王国的纯正烟草,将一股辛辣和清香传入了他的鼻孔里,老法师眯着眼睛,在那升腾的烟雾中,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过去,看到了麦迪文,看到了年轻时候的泰瑞纳斯,以及自己。

    他爽朗的笑了笑,将手里的烟斗抛向一边,最后一次将自己歪掉的黑色尖角帽扶正,下一刻,疯狂的火焰和暴动的时间,在三方恶意汇聚的战场上,爆发开来。

    那金色的光芒和红色的火焰,似乎要刺破这蔓延而来的黑暗,似乎要在这阳光最后一次落下的夕阳中,焕发出最光明,也是最后的希望。

    正骑在盘角山羊上,跟随着霜狼的兽人和全副武装的雷矛骑兵们,朝着陷落的达拉然突进的狄克,这一刻,他突然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巨型凹陷中,刺破天际的金红色光芒,他的心猛地抽紧了。

    “加速!加速!”

    “要把那些法师们救出来!”

    面色大变的狄克挥起马鞭,又一次打在了已经竭力奔跑的山羊上。

    在他身后,德雷克塔尔和范达尔元帅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强大的达拉然…就这么沦陷了?

    他们…到底该用什么,来抵抗这样的黑暗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