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光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法师们,跟我来!”

    飞行在低空中的克拉苏斯已经变回了巨龙形态,他本名为克莱奥斯特拉兹,是红龙军团中年轻的法术天才,也是红龙女王,守护巨龙之一的阿莱克斯塔萨,生命缚誓者最年轻的配偶。

    在巨龙军团隐居世界幕后的岁月里,很多像克拉苏斯这样的年轻巨龙,都会化为人形,在广阔的世界里游历,但没有一个,像克拉苏斯这样,对于凡人的世界充满兴趣,也没有哪头巨龙,能够和克拉苏斯这样,经历千奇百怪的旅行。

    克拉苏斯在漫长的时光中,找到了很多好朋友,安东尼达斯就是其中之一,这个睿智的老法师,给了年轻的巨龙很多启迪,他甚至将其视为师长,这对于高傲的巨龙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克拉苏斯是真的将达拉然,视为自己的第二家乡,因此,在如今的危急时刻,他也愿意为之付出一分力量。

    克拉苏斯是成年巨龙,真正化为原型之后,从头到尾,足有四五十多米长,翼展全部铺开,有近二十米的距离,是真正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而且五色巨龙军团,可都是被泰坦赋予了守护世界责任的守护者,它们的魔法力量,比起它们强横的身体,完全不落下风。

    克拉苏斯是红龙,每一口龙息,都是充满了暴躁的生命力和毁灭的赤色火焰,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巨大火柱,伴随着红龙的舞动,大片大片的亡灵被肃清,当巨龙之影飘过大地,一条逃生之路,出现在了那些死伤惨重的法师们面前。

    大法师罗宁和兰达洛克,带领着那些被救出的法师们艰难的在水中跋涉着,顺着克拉苏斯为他们弄出的逃生之路,向着达拉然的外界逃离。

    在他们身后的凹陷处,六人议会的安斯雷姆大法师正独立支撑着一条用冰霜建造的阶梯,这条高度三十多米的阶梯,将坠落的达拉然和还没崩溃的地面连接了起来,为幸存的法师们,构建出了一条真正的生命线。

    但要维持这样一条纯元素阶梯,需要耗费的魔力是非常可怕的,也只有安斯雷姆这样的顶级法师,才能长时间的坚持。

    并不是法师们慌了手脚,不知道用那些石块构建阶梯,现在的达拉然,几乎被亡灵塞满了,即便是战斗力极强的法师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而且达拉然里,也不光是罗宁这种擅长战斗的法师,说到底,它是一个大型组织,大部分人员的实际战斗力都不高,他们真正珍贵的,是他们脑海里的知识。

    达拉然全盛时,号称有1W2千名法师,实际上有三分之一都是法师学徒,还有三分之一是这种“学院派”的研究人员,只有三分之一,是擅长战斗的,而且战斗力还有高有低。

    面对几十万亡灵,这么点法师就算是累死,也杀不光这些行走的尸体!

    当然,在实际情况下,他们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狼狈,只是阿尔萨斯和大巫妖的脑洞大开,让达拉然进入到了一种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反击的窘迫地步了。

    大法师罗宁和兰达洛克,以及那些还有战斗里的法师们,带着伤者和无力战斗的法师逃生,大法师安斯雷姆和其他人负责维持阶梯,大法师德兰登则带着汇聚在一起的,专职战斗的战斗法师们,一边艰难的抵抗亡灵的侵入,一边寻找幸存者,将他们带入已经成为死亡之地的达拉然废墟。

    罗宁的脸上满是黑灰,身上的法袍也已经脏污不堪,但比身体上的疼痛更让他痛苦的,是心灵上的折磨,他知道,达拉然已经毁灭了,但如果现在,能和其他国家一样,有一只常备军,哪怕是最羸弱的那种军队,也不至于落入这种只能狼狈逃跑的地步。

    他一边想着,一边用魔力弄出了一捧清水,递给了站在自己身边,正持弓警戒的高等精灵美女,他的妻子,温蕾萨-风行者。

    他和温蕾萨相识于第二次兽人战争中,当时他不过是一个多灾多难而且运气极差的法师学徒,被其他的法师们称为“会移动的灾难”,甚至因此被派去刺探从洛丹伦跑出来的,化名为“普瑞斯托领主”,实际上是堕落的大地守护者,黑龙王耐萨里奥,自称为死亡之翼的可怕生物的虚实。

    曾有老法师这样调侃罗宁:“最完美的结果,就是死亡之翼吞下罗宁,然后噎死,这样我们一下就少了两个大麻烦!”

    但在世事变化中,罗宁结识了温蕾萨和蛮锤矮人弗斯塔德,经过一系列艰难而幸运的旅程,罗宁奇迹般的救出了被龙喉氏族囚禁的红龙女王,某种意义上来说,第二次兽人战争之所以能那么快结束,都是罗宁的功劳。

    但罗宁知道,自己其实并不算一个魔法天才,他有的只是勤勉,不过面对现在达拉然的局势,他的勤勉却帮不了他任何的忙。

    温蕾萨抿了抿嘴唇,接过了丈夫递过来的清水,擦拭了一下同样摸得乌七八黑的脸,当这位风行者家族的小妹洗干净了脸之后,她简直就是酷似希尔瓦娜斯的精灵少女,当然,和希尔瓦娜斯相比,她的脸上,少了一丝成熟,但多了一丝自由。

    “罗宁,我的丈夫…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温蕾萨伸手握住了罗宁冰冷的手,大法师看向自己热爱的妻子,艰难的笑了笑,他正要说些什么,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响彻大地的哀鸣,罗宁和温蕾萨看向天空,在低空中飞行的克拉苏斯被袭击了!

    那是一头突然从地下窜出来的巨型甲虫,6米高的身体,让它有了挑战巨龙的力量!

    阿努巴拉克,诺森德蛛魔帝国艾卓-尼鲁布的国王,最强大的地穴领主,在它还活着的时候,巨龙…也是它的食物!

    地穴领主粗大的四条石柱一样的腿,给了它难以想象的力量,它从地面跳起,狰狞的,镰刀一样反曲的,杀伤力惊人的圆锥状利爪,狠狠的刺入了克拉苏斯的翅膀上,紧紧是这一击,翱翔在天空的巨龙,就被废掉了飞行的力量。

    这还不是结束,在克拉苏斯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压倒了无数亡灵的情况下,阿努巴拉克就像是冲锋的坦克一样,低下头,将头顶的利刃对准了挣扎要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巨龙,然后狠狠的撞在了克拉苏斯的胸口。

    “砰!”

    年轻的巨龙根本没有对抗地穴领主的经验,就像那些被阿努巴拉克捕食的猎物一样,被地穴领主头顶的锋利尖刺刺穿了脖颈,撞碎了胸骨,但以巨龙的生命力,它还没有这么容易死去。

    被刺穿的翅膀失去了浮空的能力,但落在地上的巨龙,却已经失去了对抗地穴领主的资本,不过克拉苏斯不打算就这么投降,他在人类社会中学会了勇气和智慧,来自巨龙血脉里的好斗,也激起了它的凶性。

    克拉苏斯将翅膀合拢,粗壮的爪子和长鞭一样的龙尾摇晃着,和进入了猎食者状态的拉努巴拉克,在亡灵的群体中,展开了对峙,以及可怕的厮杀。

    最强的地穴领主,和一头受伤的成年巨龙,它们的每一次撞击,每一次撕咬,都能让地面崩裂,地穴领主的尖啸,红龙响彻天空的怒吼,阿努巴拉克掀起的巨石,红龙吐出的烈焰,这在法师们看来,简直就像是神话中的场景。

    但法师们没有围观太久,因为他们的麻烦来了!

    失去了克拉苏斯在天空中的压制,法师们处于了一个很尴尬的场景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恰好就是几十万亡灵的中心,罗宁和兰达洛克站在高处,大声疾呼着,让那些还有力量的法师们组成漏洞百出的防线。

    面对从四面八方慢慢围上来的亡灵,行尸,食尸鬼和憎恶,以及那些阴笑着的诅咒法师们,每一个处于防线里的法师,都忍不住握紧了法杖。

    不用罗宁指挥,各种各样的魔法,寒冰,火焰,奥术,毒雾,诅咒,雷电等等,这些元素能量汇聚在一起的魔力之潮,横扫过了围上来的死灵,将它们逼退。

    但还没过10秒钟,又一波攻势出现,低级亡灵们在分散的死亡骑士和诅咒法师们的指挥下,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疲乏至极的法师们组成的防御线,亡灵们在这种情况下,完美的发挥了它们最强的优势,数量!

    罗宁和法师们举目望去,四面八方,都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黑色洪流,这一刻,就算是真正见过大场面的罗宁和温蕾萨,内心的希望,都在一点点的失去。

    没有重甲士兵们挡在前方,法师们就算火力再强,也根本没办法阻拦亡灵的接近。

    他们是在用所剩不多的魔力,换取最后的苟且时间。

    最要命的,还是空间的封锁,失去了传送门和传送术这种逃命的大杀器,留给这些法师们的,只能是绝望!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在坚持了十五分钟之后,克拉苏斯已经遍体鳞伤,年轻巨龙面对地穴领主根本无法打穿的厚实甲壳,彻底的绝望了,它黄色的蛇瞳里,已经看不到希望了。

    另一边的法师们也是一样,十五分钟的魔法狂潮,他们几乎杀死了近万名亡灵,但这根本扭转不了他们最终败亡的命运。

    魔力已经枯竭的罗宁和温蕾萨的握在了一起,这对苦命鸳鸯,已经打算平和的面对自己最终的宿命了。

    罗宁最后一次看向天空,那惶惶白日,夕阳布满了天际,天空就像是最忠实的记录者,要将这片大地上,每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完整的记录在时光里。

    “伟大的阳光…如果可以…请让我永远活在那些记忆里…如果可以…”

    腹部被冲入防线的死亡骑士斩出了一道狰狞伤口的温蕾萨,痛苦的闭着眼睛,躺在罗宁的怀里,开始唱起高等精灵悲伤的歌谣,在法师们发出的,如同被逼到了绝路上的狼群的嘶吼声,那些不想卑微的死去的法师们,甚至高举着法杖,像战士一样冲了出去。

    在死亡和鲜血四溅的战场,这悲伤而婉转的歌谣,让这一切都变得如此的凄惨,但就在这一刻,罗宁突然感觉到,阳光的温度消散了。

    他茫然的抬起头,看到了那些划破了天际的影子,那一道道遮蔽阳光的飞影,那是…那是狮鹫…矮人们的狮鹫!

    在罗宁被魔力改造过的眼睛中,他能清晰的看到,那些披着重甲的狮鹫,载着矮人,载着人类,甚至是精灵!

    他们划过战场,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罗宁的内心涌出了一股激动,他知道,他知道那些飞行兵在寻找什么!

    他跪在地上,抱着温蕾萨,高举着法杖,用最后的魔力,将一团红色的魔力烟火,射向了天空。

    “砰!”

    烟火爆开!

    盘旋的狮鹫立刻改变了飞行的方向,从罗宁那些法师头顶飞过,一颗颗工程学炸弹落入了正逼近已经崩溃的法师战线的亡灵群体中。

    “轰!轰!轰!”

    从地面上暴起的火焰线,将炽烈,灼热的风吹响了那些和罗宁一样茫然的法师。

    看着火焰的爆开,狄克将白银之手的战旗交给了身边的莉亚德琳,将腰间的号角举在嘴边。

    “呜呜呜呜!”

    沉重的,被高等精灵们加持了扩音魔法的号角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战场。

    狄克将正义之火高高举起,圣洁的光环在所有勇士身上爆开,在他身后,寒风营地的圣骑士们肃然而立,高大的兽人骑在焦躁的巨狼上,勇猛的战士已经迫不及待的加入战场,矮人们的蒸汽坦克上,飘扬着铁炉堡的战旗,高等精灵们则摩拳擦掌的准备给这些亡灵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作为它们侵犯奎尔萨拉斯的惩罚。

    在他们眼前,张牙舞爪的亡灵正如潮水一般涌来,在不算遥远的战场上,还有同为生命的同胞们,等着他们去救援。

    这一刻,生与死,光明和黑暗的界限从未这么清晰过。这是抗争的开始,却远远不是结束,没有人能这么轻易的践踏生命的尊严,也没有什么怪物能在做下了这等恶事之后逍遥法外。

    狄克冷漠的看着眼前黑压压一片,恍如不可战胜的深渊的黑暗,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如果这软弱的世界不能给它们一个公平的制裁,那么就让我来!

    “北疆的勇士们!为了我们逝去的同胞,为了我们背负的仇恨!为了这片被践踏的大地!”

    “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