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3.终章-另一个战场

23.终章-另一个战场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达拉然毁灭的第十五天,圣光之愿礼拜堂。

    这是这座礼拜堂承载的第二次国家性质的会议,但相比第一次的北疆会议,这一次到场的人员,不管含金量,还是数量,都远远的超出了。

    当达拉然毁灭的影像石,被法师们用最快的速度传递到整个东部王国的所有势力手中的那一刻,这个会议的出现,就不可避免了。

    无论结果如何,这都将是固守一隅的东大陆的所有势力,将注意力转移到整个世界的第一步,而艾泽拉斯世界神秘的面纱,也将在这些生活在东大陆的生灵眼前,缓缓拉开。

    奎尔萨拉斯的太阳王凯尔萨斯-逐日者,这位年轻的王者俊美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掌握一切的自信,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忧虑和疲惫。希尔瓦娜斯坐在他身边,这位游侠将军美丽的脸上,也多了一丝风霜。

    白银之手骑士团最高指挥官,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灰烬使者的名号已经传遍了北疆,在他的带领下,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西达隆米尔的局势就趋向稳定,虽然还没有能完全光复这片大地,但骑士团确实是第一次展开了反攻,已经收复了三分之一的土地。

    但与此同时,银松森林的完全陷落,让这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失去了应有的光彩,和凯尔萨斯一样,这位睿智的领导者,脸上也是无可奈何的忧虑。

    达拉然的法师领主,被幸免于难的4000多名法师公推出来的临时领导者,罗宁和安斯雷姆大法师,以及身上还缠着绷带的德兰登大法师,他们的法袍上,点缀着一朵小白花,这是对达拉然的遇难者的哀思。

    远行归来的吉安娜大小姐,也没有了以往的活泼和快乐,她似乎一夜之间成熟了很多,戴在头顶上的那顶泛旧的黑色巫师帽,和背在身后的,寒意四溢的黑檀之寒,以及胸口的紫罗兰徽章,都代表了大小姐如今的地位,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真正继承者,六人议会的新晋议员。

    但狄克知道,大小姐不会在乎这些,如果可以,她只想要导师活着,但…

    与会的法师们沉默的就像是石头,但从他们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却足以让其他人侧目,这些法师,已经快要被接二连三的打击逼疯了。

    雷矛元帅范达尔坐在第二排,坐在他前方的,是一个带着精致王冠,穿着火红色盔甲的矮人,他有一双黄色的眼睛,以及被编成漂亮的麻花辫的胡须,这是麦格尼-铜须,铜须王国的国王,所有矮人名义上的效忠者。

    坐在他右手边的,则是狄克的老熟人,也是法师罗宁的老熟人,蛮锤大领主弗斯塔德。

    矮人阵营的左边,是来自南部风暴王国的特使,也是狄克很熟悉的人,被刺杀的国王莱恩的亲族,在小国王安度因-乌瑞恩还未长大,现任国王瓦里安-乌瑞恩处理国家的手腕还不够高超的情况下,担任摄政王的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一位强大的圣骑士,一位娴熟老练的政客。

    当然,狄克还知道他的另一个身份,在7年后,他将牺牲自己,成为第三任巫妖王,控制亡灵龟缩在诺森德,曾经蔓延到整个世界的亡灵天灾宣告结束。

    但在如今的态势下,狄克觉得,这位英勇的圣骑士,大概不会在遇到那样悲惨的结局了。

    弗塔根公爵旁边,坐着年仅5岁的风暴王国皇太子安度因-乌瑞恩,这个小家伙如今是个不知愁的孩子,但如果一切顺利,四年后,他的老爸就会在一场阴谋里失踪,再次归来时,他的老爸就会成为历史的主角,被称为“幽灵狼”的无畏王者。

    暴风王国的阵营再向左,坐着身穿贵族礼服的中年人,库尔提拉斯的实际统治者,喜欢被别人称为“海军上将”的戴琳-普罗德摩尔,也就是大小姐的父亲,如果不出意外,他将成为狄克的老丈人。

    此时,这位库尔提拉斯的统治者,正在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站在演讲台上的狄克,看得出来,这位军人出身的国王,对于狄克的感官,其实并不怎么好。

    而在戴琳将军旁边,第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上,安静的坐着一位金发披肩,带着王冠的女士,她穿着白色的素服,看上去就像是一朵忧郁的花儿,但从小接受的王室教育,让她在娇弱之外,又有了一丝坚韧,让人眼前一亮,这位,就是洛丹伦流亡政府,如今新生的塞拉摩的女王-卡莉雅-米奈希尔。

    曾经世人只知道她是阿尔萨斯的姐姐,但在被改变的历史里,她已经开始焕发出,真正属于泰瑞纳斯王继承者,属于米奈希尔末裔的光芒。

    穿着蓝色礼服的狄克,站在演讲台上,他将在座的众人,从左到右扫视了一遍,毫不夸张的说,如果阿克蒙德现在就朝着这里射出几发“死亡一指”,就足以让半个世界混乱起来了。

    但已经见识了太多事情的狄克,已经没有了曾经的战战兢兢,他就像一个真正的艾泽拉斯圣骑士那样,站在这讲台上,另一个世界给他留下的痕迹,早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被消磨的干净,就像是熔炉的烈火锻炼,让他变成了一个更优秀,更卓越的人。

    他看着台下坐的满满当当的领袖们,看到了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萨支持的目光,看到了罗宁矢志复仇的意志,看到了亚历山德罗混杂着赞赏和冷漠的态度,看到了凯尔萨斯温润的笑容,看到了范达尔元帅悄悄举起的拳头,看到了小安度因的好奇,看到了大小姐的依赖,看到了戴琳将军的审视,看到了卡莉雅的感激。

    但也有很多人,他看不到他们,乌瑟尔,阿尔萨斯,克尔苏加德,阿纳斯塔里安,达尔坎,吉恩-格雷迈恩,安东尼达斯,这些人带给他的,是关于牺牲,关于拯救,关于背叛,关于死亡的记忆,那是冰冷的,那是痛苦的。

    过去的一年多的时光在他脑海里来回流转,这一切的改变,一切的流转,都让狄克陷入了记忆的纠葛中。

    当温情和死亡铺开,他逐渐明白,这一切摧毁了他,但这一切,也成就了他。

    当他踏上这条改变世界的泰坦之路开始,他就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平凡的家伙,他是狄克,他将成为狄克,成为这片星空下,会被铭记,也最终会被遗忘的那个人。

    不是喜欢,不是厌恶,而是存在。

    狄克深吸了一口气,他张开了双手,

    “各位,从未见过的黑暗力量已经散播到了这个世界,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在毁灭的刀尖上煎熬,不管你们正视它,还是无视它,它就在那里,留给我们犹豫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让我们抛掉那些繁文缛节,直入主题吧…”

    -----------------------------------------------------------------------

    东大陆会议召开的同一时间,卡利姆多大陆,海加尔圣山,世界树诺达希尔的脚下,上古精灵帝国的传承国度,名义上统治着整个卡利姆多的暗夜精灵们,也召开了至关重要的会议。

    当相比狄克和人类王国领袖们的从容,这些拥有但紫色皮肤,长长的耳朵,享受着永生赐福,信奉月神艾露恩,身材矫健,被誉为“森林之子”的暗夜精灵们,却显得有些慌张。

    “灰谷已经沦陷了三分之一,艾萨拉更是彻底落入了那些恶魔手里,难以相信,一万年之后,它们又回来了!”

    胳膊上还缠着绷带,穿着精致皮甲的男性精灵坐在木质的椅子上,对地位尊崇的月之祭祀说到,

    “哨兵部队根本挡不住那些穷凶极恶的恶魔,它们在灰谷和艾萨拉都张开了传送门,源源不断的恶魔大军从其中涌出,我甚至看到了一万年前那个丑陋的身影,那个被称为“破坏者”的深渊领主,它认得我们…它们带着仇恨而来,祭祀大人,它们的目标,就是世界树啊!”

    这显然是一场密谈,在精致的树屋中,只坐着四个人,除了这个负伤的精灵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坐在最中央的女性精灵,和其他暗夜精灵相比,她的皮肤更白皙,穿着白色的祭祀袍,额头上还有一颗弯月一样的徽记。

    那张脸,更是汇聚了万物精华,难以想象的美丽,那是介于妖艳和尊贵之间的气质,那是足以吸引所有人的圣洁气息。

    月之女祭司,泰兰德-风语者,一万年前,带领暗夜精灵推翻了上层精灵统治,并且将入侵的恶魔打回了虚空中的领袖之一,也是卡多雷精灵如今的领导者。

    她皱着眉头,听完了哨兵部队灰谷指挥官汇报,思索了几分钟,开口说,

    “它们当然觊觎世界树,永恒之井已经毁灭,这棵树就承载着世界的核心力量,我们毕竟不是一万年前的精灵帝国了,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应付再次袭来的恶魔,这样吧,巴恩斯,你让哨兵们后撤到灰谷中部,我会去唤醒德鲁伊们,还有万年前,和我们并肩作战的半神们,我们需要它们的力量。”

    名为巴恩斯-辉烬的哨兵指挥官点了点头,哨兵部队,本就是暗夜精灵独立之后,泰兰德为了预防邪恶力量组建的常备军队,并不算是精锐力量,他也是个很睿智的精灵,也是一万年前的老兵,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等到女祭司打算离开的时候,巴恩斯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情,急忙说到,

    “祭祀大人,请等一等!”

    泰兰德回过头,看着巴恩斯,

    “还有什么事情吗?指挥官。”

    “是这样的,除了我们之外,我的斥候在巡逻的时候,还发现那些自称为“战歌氏族”的兽人们,也在另一条战线上抵抗着恶魔,他们比我们更疯狂,他们似乎和那些恶魔们有固执的仇恨,我想,如果可以,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联合那些兽人们…毕竟那些野蛮人,比我们的族人,更适合站在战争的前方。”

    巴恩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泰兰德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之后,又问到,

    “但是我记得,那些兽人们,似乎并不是友好的种族,据说他们一直在砍伐灰谷的树木?”

    “是的,这一点确实让我们难以忍受!”

    巴恩斯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咬了咬牙,但最终还是心情气和的说,“但现在,抵抗恶魔是我们要放在一切事情之前的第一要务,我听说除了这个暴躁的战歌氏族之外,在荒芜的杜隆塔尔,还有另一支兽人在筑城,根据斥候们的回报,他们要比战歌氏族的兽人们,友善的多。”

    泰兰德点了点头,用她独特的轻灵和沙哑的声音说,

    “那么,不妨派出使者,和他们接触一下,如果他们愿意为抵抗恶魔奉献出自己的力量,我们不介意将杜隆塔尔,分给他们居住。”

    巴恩斯站起身,对女祭司行礼之后,大声说,

    “那么,我会在近期派出使者,听说和杜隆塔尔接壤的尘泥沼泽,那些人类也开始活动了,我会同时考察他们,如果有需要,我也会尽力将他们拉入我们的阵营里。”

    狄克并不知道遥远的卡利姆多,避世隐居了数千年的暗夜精灵们已经打算将塞拉摩列入盟友考察中,在争吵纷乱的会场,狄克坐在最后排,挽着悲伤的大小姐的胳膊,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抱团取暖。

    似乎一切的争吵,都和他没有关系,他时不时将目光看向东方,在无尽之海的另一边,在那神秘而广阔的大地上,那是另一片战场。

    那将是…他的另一段战争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