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狄克的远征

1.狄克的远征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时间是很顽皮的精灵,它们总在我们身边不断消逝,在我们看书的时候,在我们入睡的时候,在我们从未注意到世事变化的时候。

    但它又是不连续的,每当我们刻意去观察的时候,就能看到时光溜走的痕迹,变长的指甲,头顶出现的皱纹,以及逐渐增多的白发。

    狄克坐在船舷上,他看着远方,那是一片蔚蓝色的海水,在迷雾之中,一片又一片被遮挡的风景转瞬即逝,这片迷雾就是无尽之海的风景,据说在人类第一次踏入海洋的时候,这片迷雾就已经存在了。

    忧郁的大小姐将脑袋靠在狄克的肩膀上,两个人坐在一起,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不开眼的家伙,去打扰他们的厮守。

    “狄克,你说人死了之后会去哪里呢?”

    大小姐伸出手,一团白色的冰块在她手心飞舞,就像被赋予了生命一样,飞快的变化着,最终变成了一个带着法师帽的老法师,虽然看不清楚表情,但狄克知道,那是安东尼达斯的影子。

    老法师的战死,不仅仅对吉安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实际上,如果不是克拉苏斯和其他的大法师们在悲痛中举起了“复仇”这杆旗帜,恐怕目前已经分散到世界各地的法师们,早就陷入了某种难以诉说的迷茫当中。

    安东尼达斯给达拉然留下的烙印太深刻了,仅仅是年轻的罗宁,根本压不住场面,在纷纷扰扰的东大陆会议结束之后,达拉然幸存下来的法师们,已然有了分裂的征兆。

    狄克也伸出手,一团温暖的金色光芒在他手心出现,在狄克还不熟练的控制下,那一小团金色光芒飞到了老法师的冰块影子上,在他身后组成了两只翅膀,在他头顶化为了一道光圈,让带着法师帽的老法师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勇敢的人是被命运垂青的,大法师战死之后,大概去到了天上,去寻找他还没找到的那些魔法的奥秘,但他的精神却留了下来,在你的意志里,在其他法师的精神里。”

    狄克扭过脑袋,轻轻的在大小姐额头上吻了吻,感受着大小姐发丝间的清香,狄克的声音也变得婉转了起来。

    “你看,只要你们不会忘记他,不要忘记他为达拉然,为这个世界做的一切,我想他就永远不会消亡。其实我们也是一样,如果被人铭记,我们就能永远的存在下去。”

    “可是...可是我好想他...”

    大小姐抱着狄克,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打湿了狄克的上衣,圣骑士没有说太多话,只是轻轻拍着吉安娜的背,他不是不能理解女孩的忧伤,但现在,他确实没有太多时间放在缅怀过去的回忆上。

    咸湿的海风吹拂过两人的发梢,狄克回头看去,在迷雾中,27艘大型战舰在迷雾中乘风破浪,绘制着库尔提拉斯国徽的帆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像是横渡大海的巨兽。

    白银之手和斯坦索姆战团的旗帜高高飘扬,凤凰旗紧随其后。

    猎猎的海风吹不散勇敢的意志,无尽的海洋,也休想阻挡战士们的步伐。

    当迷雾散开的第一刻,嘈杂声,歌唱声和大海的拍击声混杂在一起,响彻了这片天空。从天空中俯瞰,一条白色的水际线在海中横置,这是人类文明驶向未知的第一次远征,也是人类世界,第一次登上世界战场的启幕。

    来自东大陆各个国家,各个势力,圣骑士,精灵法师,矮人战士,人类骑兵和牧师,还有响应号召的佣兵。总计1W3千人的蹩脚杂牌军,这就是东大陆参与到即将到来的恶魔战争中的全部军力。

    狄克没有什么遗憾,也没有太多的愤怒。

    来自官方的援助几乎没有,实际上,如果不是吉安娜的地位,库尔提拉斯也不会派出这支舰队担任运送任务。

    没有人看好他们,就连白银之手内部,也充满了质疑。在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的时候,就贸然参与到另一场前途未名的战争中,正义之火一意孤行的几乎带走了斯坦索姆战团的所有精华力量,这种几乎等于分裂的举动,让狄克之前积累的声望,几乎被这一次鲁莽的举动消耗殆尽。

    除了凯尔萨斯给了他真正的支援之外,其他的势力,就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分给了这支远征军团一些老弱病残。

    在从南海镇离开的时候,只有寥寥数人前来送行,那一杯送别的祝胜酒,是那么的苦涩。

    但狄克不在乎这么多,这个结果,已经比原本的历史好太多了,在第二次恶魔战争,那场差点被恶魔摄取了世界树,整个世界差点沦为恶魔猎场的残酷战役里,人类的代表竟然只是吉安娜带领的塞拉摩。

    在那种决定世界未来的战役中,自诩为世界中心的人类王国,连一点点支援都没有,何其的短视,何其的愚蠢。

    也难怪在混乱之治开始之后,同为联盟一方的暗夜精灵,对人类总是充满了猜忌,后来加入的德莱尼,也和人类若即若离,这几乎让人类世界,在混乱时代的前五年,几乎被完全排挤出了世界主流的决策圈。

    直到“幽灵狼”瓦里安归来,这种局面才得到了好转。

    但肩负着使命的狄克,可等不了那么久的时间,从强势介入霜狼兽人和雷矛矮人的矛盾开始,狄克的行事风格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亲眼目睹大恶魔摧毁了达拉然之后,这种变化就变得越加明显。

    你们的短视,你们的愚昧,和我没什么关系,如果你们不能做正确的事情,那么就让我来!

    原本的历史,就让他随风而逝吧,狄克扶着大小姐,站在了旗舰的指挥室里,他的表情坚定而豪迈,在他身后,斯坦索姆战团全员,以及那些愿意为了世界的命运而战的战士们,已经和旧世界撕裂了联系。

    这是他的远征,这是将由他亲手重新书写的历史。

    “海加尔山,我来了!”

    狄克接过埃里戈尔递过来的指挥刀,看着远方越来越清晰的海岸线,他的左手扶在刀柄上,左手指向前方。

    “第一远征军,加速前进!”

    于是在无尽之海的波涛中,无畏者们高歌着,奔向了前途未名的战场,谁也不知道,这条命运之河的逆流,最终会走向何方。

    让我们为他们祝福吧。

    -----------------------------------------------------------------------------------

    杜隆塔尔,卡利姆多西海岸的贫瘠之地,这是一片红色的大地,据说是源自一万年前,永恒之井大爆炸时,那些被撕碎的逝者的鲜血喷洒到这片土地上,将其染红。

    据说这片土地也受到了诅咒,从此变得荒芜。

    就连暗夜精灵们,也不怎么看重这片大地,否则在上半年渡海而来的兽人,根本没有机会修筑自己的城市。

    哨兵部队尽管对抗恶魔吃力一些,但面对还没有从“恶魔之血”中恢复过来的兽人们,把他们赶走,问题还是不大的。

    萨尔扛着一根木头,走到了热火朝天的工地中,半年的适应和准备之后,在杜隆塔尔最北段,兽人们已经修筑了大群大群的地穴来居住,现在他们打算修筑一座城市,来作为新生活开始的标志。

    作为酋长,萨尔的权力其实很大,但他喜欢和同胞们一起劳作,这个拥有一双海一样的蓝色眼眸的兽人,并不高大,但当他经过人群的时候,所有兽人都朝他点头示意。

    不仅仅因为他是兽人们的精神领袖,萨满祭司,更因为是他继承了大酋长奥格瑞姆的遗志,将兽人们带到了这片虽然贫瘠,但却远离了战火的土地上。

    萨尔张开双手,他神色轻松,在内心呼唤着元素的意志,伴随着地面的轻微隆起,很快,一头比他高出一倍的土黄色土元素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在萨满的指挥下,这只巨大的土元素,将沉重的石头扛起,放在了已经快要修筑完成的城墙上。

    对于施法者们来说,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能做到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事情,在这大半年中,兽人们的新一代萨满们慢慢的成长,这也是萨尔决定筑城的底气,有了这些萨满的劳作,这座城市最多3个月就能修筑完成。

    一座城市,代表不仅仅是居住的地方,那更是流离失所了近20年的兽人们,对于一个可以安然居住的家乡的渴望。

    作为领袖,萨尔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萨尔和兽人老兵们坐在一起,聊着闲话,不过还没等他吃完手里的干饼,一头急色匆匆的巨魔传令官,就骑着高大的迅猛龙,从远处赶了过来。

    不顾风尘仆仆的疲乏,高大精悍的巨魔传令官,在接近萨尔的时候,就飞快的从奔驰的迅猛龙上跳了下来,作为身材高大,但却行动敏捷的巨魔,这种动作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大酋长,尘泥沼泽的人类信使送来了信函,森金酋长不敢单独做决定,所以来征求您的意见!”

    听到人类这两个字,萨尔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将最后一块干饼塞进嘴里,拍了拍手,接过了巨魔手里的信函,展开之后,大致看了两眼,然后闭上了眼睛。

    作为从小被教授各种知识的兽人,萨尔对于人类文化的理解,在异类中堪称大师,但即便如此,面对这封很正式的邀请函,萨尔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说,尘泥沼泽的人类派来了信使?他自称是洛丹伦,还是这个所谓的“第一远征军团”?”

    萨尔看向传令兵,五大三粗的巨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个...那个我还真没怎么注意,不过那个信使看上去很能打,背着一把古怪的重剑,是个很厉害的战士!”

    “哦?用战士当信使...有意思。”

    萨尔摸了摸下巴,对身边的老兵们说,

    “帮我去叫瓦洛克过来,顺便带几匹战狼,我去会会这个“第一军团”。”

    夜色中,在红色贫瘠的大地上,悍勇的兽人武士们骑在黑色的战狼上,在狼嚎声中,朝着杜隆塔尔最南端的人类堡垒疾驰而去。

    在狂乱和死亡拥疯而至的两次兽人战争结束后,这大概是双方第一次走上会议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