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拯救

3.拯救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兽人离开了,走的静悄悄,在夜色中没有惊动任何人。

    悄悄的缀在兽人身后的潜行者,在一个小时之后,返回了北方要塞,在灯光通明的指挥大厅里,这名隶属于辛迪加的高阶潜行者对狄克汇报到,

    “指挥官先生,我可以确认那些兽人们离开了北方要塞周围,还有原本在北方要塞前方大地上游荡的兽人狼骑兵和兽人战士,也都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他们撤退到了海边的巨魔村落,我担心被发现,所以没有上前探查!”

    狄克点了点头,

    “你做的很好,去休息吧!明天一早,你和你的斥候团先行出发,为将士们肃清前进的道路,不过我估计那些兽人可能会派来向导,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

    话说到这里,狄克想了想,又加重了语气,

    “不过如果他们主动挑衅,给他们一个教训!告诉他们,斯坦索姆战团,可不是好惹的!”

    潜行者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快步走出了指挥室。

    于是被打断的会议继续进行。

    “我不明白,团长,你为什么要对那些兽人这么客气!”

    赫洛德一手抓着一只烤熟的海鱼,一边粗鲁的吃着,一边嘟囔了一句。

    这莽汉的这句话,倒是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嗡嗡声,在与会的十几个指挥官身边响起。

    狄克环视了一周,轻咳了一声,

    “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吗?”

    没有人回答,几秒钟之后,埃里戈尔倒是先开口说,

    “狄克,最少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完全没必要对那群兽人杂碎那么客气,第一远征军加上北方要塞的军人,可都是经历过战争的勇士,我们可不比他们弱!”

    埃里戈尔的话说出来,立刻赢得了其他人的交口称赞,狄克耸了耸肩,伸出手,向下虚压了一下,在所有人安静之后,他沉吟了片刻,才开口说,

    “并不是我UI他们客气…实际上,我不妨告诉大家,现在的兽人,可远没有他们表现的那么强势,据我所知,杜隆塔尔的大部分兽人,都受困于一种名叫“毒血症”的病症,连一半的战力都发挥不出来,甚至只要我想,只要大家愿意付出一定的牺牲,完全铲除他们,都不是什么问题。”

    狄克的这一席话,让所有人都停下了进食的动作,他们被狄克的话吸引了,面对这些家伙好奇的目光,狄克组织了一下语言,就继续说,

    “但是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反而大度的忍让了兽人的无礼呢?原因有三个!”

    “第一,埃里戈尔你们这些参加过第二次兽人战争的老兵应该都知道,在兽人暴动的时候,也就是被戏称为“第三次兽人战争”那一场闹剧里,并不是所有的兽人,都跟随萨尔来到了卡利姆多。”

    狄克伸出手,在空中虚划了一个分开的圆圈。

    “最少我就知道,霜狼氏族和龙吼氏族,以及黑手氏族都流落在了东大陆,虽然他们都潜伏了下来,但我相信,只要这里的战斗一开始,以萨尔在兽人里的影响力,东大陆绝对会再次爆发一场兽人战争。”

    圣骑士的语气凝重而严肃,他扫视过众人,

    “你们觉得,在同时面对亡灵和作乱的兽人的情况下,现在已经分崩离析的人类世界,能支撑多久?”

    没有人回答,虽然只是一个可能性,但在座的,都是些有脑子的人,所以没有人会去赌那个可能性,然后他们又听到了狄克的声音。

    “第二个原因,是为了塞拉摩。我们做事,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想法,万一这次远征失败,恶魔入侵卡利姆多,有兽人的家园挡在塞拉摩前面,我们在这里的同胞,也能赢得一丝转移回东大陆的机会,他们不是说了吗?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哪里都不去!”

    狄克捏起自己的酒杯,轻轻晃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吉安娜,“而如果我们成功了,作为参加过战争的一方,在卡利姆多还算势大的暗夜精灵的照顾下,塞拉摩最少十年内,不会有发展上的危机,有了那些长耳朵们站在中间,我们的同胞们的压力也会小很多!诸位,别忘了塞拉摩是为什么建立的!咱们的根都在北疆,我们也不会永远待在这里,我们最终会回去我们的家乡的!”

    吉安娜看着狄克的表情,有些摸不着头脑,大小姐并不知道,这其实就是她在原本历史里的做法,凭借参加了第二次恶魔战争的功劳,在战后依靠刚刚建国不到一年的塞拉摩,硬生生和兽人对抗了足足11年。

    虽然这其中多少有吉安娜和萨尔对己方的控制,但塞拉摩在这11年,从一个小国,成长为了联盟对抗部落的桥头堡,逼得三代酋长,战争狂人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不得不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焦聚之虹法力炸弹突袭,才让塞拉摩元气大伤。

    这足以说明11年后塞拉摩的强大,但要说这种群敌环绕中的平衡,没有来自暗夜精灵的制衡的话,狄克是绝对不信的。

    虽然暗夜精灵作为长生种,在面对人类和兽人这种善于学习的种族时,发展的速度远远不如,甚至在未来的十几年,就被人类王国暴风王国超越,但最少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卡多雷暗夜精灵,绝对是艾泽拉斯大地上,最强的国度,没有之一。

    它控制的国土,甚至比整个人类王国加上兽人的领土还要多,单凭这一点,卡多雷这条大腿,狄克就必须要抱上了。

    实际上,狄克认为,如果不是在第二次恶魔入侵中,卡多雷作为绝对主力,硬生生顶住了绝大部分恶魔的进攻,最后惨胜的话,就算给人类世界10年的时间,他们也不一定能超过精灵。

    那毕竟是长达1W4千年时光的底蕴。人类从诞生到现在,仅仅才3000年。

    不过这些,狄克肯定是不会告诉这些家伙的,他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在清冽的酒倒入喉咙之后,狄克抿了抿嘴,在鸦雀无声中,说出了第三个理由。

    “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恶魔,法师们为了复仇,圣骑士们是追捕跟随大恶魔迁徙的阿尔萨斯,其他人是为了荣耀和整个世界的安定而来,但我不会让大家白白牺牲,如果可以,为了保护家园而战的兽人,不就是最好的炮灰吗?”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团长说的不错!让兽人去当炮灰吧!”

    赫洛德哈哈笑着举起了酒杯,然后一饮而尽,其他人也纷纷接受了这个听上去有些卑劣的理由,但在眼下这个时候,人类世界和兽人,可真的是可不折不扣的死敌,过去20年双方流的血,那简直是数也数不尽了。

    就连一向极其自律的埃里戈尔,也忍不住大口喝下了一杯麦酒,这场宴会,又进入了热闹的时光中,当然,为了明天的出征,所有人都是浅尝辄止,就连一向好酒的矮人们,也是喝了几杯就去休息了。

    不过就在狄克进入自己的房间里的时候,却看到大小姐的身影站在窗边,他楞了一下,后头看了看左右的过道,这是自己的房间,没错啊。

    “除了那三个原因,肯定还有更深切的原因,你没有告诉我,狄克,你不乖哦~”

    大小姐笑语盈盈的看着圣骑士,后者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原来是大小姐的一道法力镜像,从她离地一掌的高度就能看出来了。

    狄克内心突然有点遗憾,不过一年多的骑士生涯,已经让狄克变成了一个自律的家伙,他随意的解开大氅,将其挂在门口,双手摸了摸脖子,

    “是啊…安娜,不只是你们,其实萨尔远渡无尽之海,也是受到了星界法师的指引,德雷克塔尔长老告诉了我这件事,连麦迪文都对萨尔另眼相看,我又有什么理由不重视他们呢?”

    狄克将自己的脑袋按在枕头上,双脚翘起来,对吉安娜的镜像说,

    “那个兽人萨尔让我想起了两个人。”

    “谁?”

    “阿尔萨斯,凯尔萨斯…我有预感,这家伙以后绝对会成为了不起的领袖的!尽管他还是一个让人作呕的野兽!”

    吉安娜的镜像沉默了片刻,然后飘到了狄克身边,俯下身,轻轻一吻。

    “不说这些了,晚安,我的骑士。”

    在狄克的注视中,笑着的大小姐,化为点点光斑消失在床头,那蓝色的光点让他有些沉迷,他甚至跟个孩子一样伸出手,试图抓住那些光点。

    “晚安,我的女士。”

    几分钟之后,狄克进入了深沉的梦乡里。也许在那里,矜持的大小姐也在等他呢。

    ------------------------------------------------------------------

    “跟我来!战歌氏族的勇士们!把那群臭虫子赶出我们的家园!”

    全身是伤,几乎被绿色和红色的鲜血覆盖了全身的格罗姆高举着“血吼”战斧,一马当先的冲出了简陋的防御工事,一群同样伤痕累累的高大兽人们,握着各种各样的武器,跟着自己的族长,朝着蜂拥而来的地狱猎犬和恶魔卫士的组合发动了冲锋。

    从恶魔入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1天,原本负责在灰谷伐木,来供应兽人城市奥格瑞玛木材的战歌氏族,被从艾萨拉一路横冲直撞的恶魔们突袭了,战歌伐木场失陷,格罗姆被迫带着从重围中拼杀出来的族人们且战且退,最终回到了贫瘠之地和灰谷的交界处。

    但他们已经无法后退了,在退,就会让恶魔得到进入贫瘠之地的通道,那样的话,依靠奥格瑞玛那些被“毒血症”折磨的兽人,根本挡不住恶魔的进攻。

    格罗姆和他的战歌氏族,其实也饱受“毒血症”的困扰,但生性狂怒,肉体力量比其他兽人更强的战歌氏族,却还是保留了一定的战斗力,但在面对源源不断的恶魔的时候,格罗姆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力过。

    他想起了在恶魔入侵战歌伐木场之前,自己和那个精灵半神的战斗,那种拿对方根本没办法的无力感,让一斧子砍倒了2头恶魔卫士的格罗姆内心更加焦躁。

    黑暗之音在他的心底滋生,那个声音一直在蛊惑着他。

    “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了!格罗姆-地狱咆哮,你本该是最强大的战士,看看你现在,羸弱的就像是虫子!”

    “滚出我的脑子!滚出去!”

    兽人怒吼着,手里的战斧在空中转过了一个极大的弧度,整个身体都飞快的旋转了起来,就像一阵狂舞的旋风,钢铁的旋风,将周围敢靠近的恶魔,全部劈成了一地的残肢。

    “不要逃避了!来我这里,我有让你恢复力量的办法!那个半神,你恢复了力量,他带给你的耻辱,那战败的耻辱,就能洗刷干净了!”

    “滚!”

    兽人族长气喘吁吁的拄着战斧,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畏畏缩缩的恶魔们,刚才那一阵狂舞的旋风,把它们吓到了。

    格罗姆感觉到了一阵舒爽,他喜欢看到敌人那样畏惧的表情,这让感觉自己还是以前那个部落的勇士。

    但下一刻,恶魔们就再度袭来,兽人冷哼了一声,刚想要举起战斧,左腿就一阵钻心的痛,让他半跪在了地上。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族人们,他们躺倒在地面上,即便是重伤,却依旧跟在自己身后,战歌氏族的战旗已经脏污不堪,被自己的副官背在身后,而副官的胸口,可怕的伤势已经发黑,但他仍在坚持。

    穷途末路的感觉涌上了格罗姆的内心,他狂吼了一声,刚想要冲出去,黑暗之音再次响起。

    “啊,多么勇敢,多么无畏,格罗姆,你也许该为你的族人们想一想…只要你点点头,我就会重新接纳你,我曾经的战士…只要你点点头,我就能放过你那些羸弱的族人,呵呵,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杜隆塔尔那些虫子的踪迹吗?”

    “兽人…兽人永不为奴!”

    格罗姆咬着牙缝挤出了这句话,但那黑暗之音却发出了一阵冷笑,

    “笑话!你们生来就是最伟大的战士,但现在却被疾病折磨的连我的仆从们都打不过,瞧瞧,这就是你们卑微的生命!我只需要轻轻一捏…”

    这黑暗之音带着残忍的笑声,对面的恶魔卫士就像是得到了命令一样,将手里的邪能长矛掷出,洞穿了格罗姆身边,那还在坚持着站起身的副官的腹部,将他带出去了好远。

    “停下来!停下来!”

    格罗姆无力的怒吼着,他身体里的力量在快速流失,他的眼睛瞪大了,几乎要裂开皮肤,但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根又一根长矛洞穿自己的族人,他低下了脑袋,最终,英雄屈服了。

    “够了!我答应你…我答应…”

    “咚咚咚咚!”

    地面的剧烈震荡,打断了格罗姆的呼应,他抬起头,就看到一直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骑兵们,从战场的左侧,那斜坡上的密林里冲了下来,为首的那个家伙身上闪耀着光环的光芒,就像是被圣光包裹起来的光影一样。

    “冲锋!斯坦索姆战团,冲锋!”

    金色的火焰在冲锋的骑士们身上闪动着,在兽人惊讶的目光中,那些他们的死敌,竟然刻意绕过了兽人的阵型,直愣愣的冲入了慌乱的恶魔群中,然后又是两个巨大的蓝色六芒星在灰谷昏暗的天空中闪耀,寒冷的暴风雪和从地面升腾而起的魔法火焰,彻底将恶魔分成了两截。

    格罗姆眼见有了转机,他拄着战斧支起了身体,然后一道雄厚的圣光就落在了他的身上,但和以前那炽烈的灼烧不同,这一次,却是如温泉般的温暖,他的伤势,在圣光的滋养下快速的愈合着。

    圣光闪现自然不止狄克会用,在他扔出第一个圣光闪现之后,紧跟在法师队伍后面的牧师们,就冷着脸,将齐刷刷的圣光刷在了其他的兽人身体上,虽然不能让他们痊愈,最少让他们有了脱离战场的机会。

    “格罗姆,快跟我来,收拢你的族人!”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格罗姆身后响起,他回过头,看到了全副武装的瓦洛克和自己的族人,他们正在帮忙运送战歌氏族的伤者,格罗姆看了一眼战场,咬了咬牙,翻身扛起副官和另一个重伤的战士,朝着瓦洛克重新布置的战线跑了过去。

    “这些骑士…他们是谁?瓦洛克。”

    “他们…他们是一群飘扬过海来和恶魔死磕的蠢货!”

    瓦洛克看着防线重新稳固,意味深长的回答着格罗姆的问题,他从背后摘下狰狞的战斧,活动了一下身体,看着自己好友惊讶的表情,又补了一句,

    “但他们也是盟友…虽然只是暂时的。”

    “库卡隆卫队!随我冲锋!支援那些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