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3.鹿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翡翠梦境的焦土之痕,这片被抽取了生命力,被扭曲,被赋予了另一种含义的地方,狄克躲在灰烬树的树枝上,用背后的黑爵士斗篷,将自己包裹了起来,留出了观察的缝隙,在他的视野里,一个同样黑袍黑衣的家伙,正弯腰,地面上刻画着什么。

    “那应该是一个法阵...”

    狄克咕哝了一声,然后将工程学望远镜的分辨率再次调节了一下,视野已经不甚清晰了,但那个黑影的绿色头发和绿色胡须,却还是暴露在了狄克的眼睛里。

    “绿色长发,身材高大,背着镰刀一样的法杖,还能随意进入翡翠梦境...没错了,范达尔-鹿盔!”

    狄克抿了抿嘴,他认出了这个行动诡异的家伙。

    鹿盔是德鲁伊组织塞纳里奥议会的大德鲁伊,是玛法里奥-怒风最出色的弟子,狄克之所以能一眼认出这个家伙,是因为在玛法里奥陷入翡翠梦境的近7年的时间里,鹿盔就是实际意义上的暗夜精灵德鲁伊的领袖。

    同时他也是暗夜精灵社会的统治双极,和泰兰德一起维持着失去了世界树庇护的暗夜精灵的存在。

    不过这家伙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反派,谋害玛法里奥,试图将泰兰德架空,和梦魇勾结,甚至亲手引动了7年后的“梦魇灾变”,再被抓住之后,又投靠了入侵艾泽拉斯的元素主君,火焰之王拉格纳罗斯,领导火源之界进攻海加尔山,差一点就毁掉了整个圣山。

    总之,这家伙是个地地道道的坏蛋,不过狄克对这个坏蛋的感官,其实是很复杂的。

    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狄克已经不会从单纯的善恶,或者好坏去评价一个人,人性是复杂的,就拿鹿盔来说,这家伙之所以会变得这么偏激,也是因为他先后失去了妻子,儿子和孙女的缘故,所以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也是一个苦命人。

    “鹿盔宁愿摧毁这个世界,也不愿意活在一个没有亲人的冰冷世界里。”

    狄克默念着这句前世玩家们评价鹿盔的话,然后将望远镜再次放在了眼睛上。

    他大概能猜到鹿盔在做什么。

    在这个时间段,正是鹿盔游历世界,寻找复活自己儿子的办法的时候,他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哈维斯捕获的,梦魇之王承诺会复活鹿盔的儿子,作为代价,大德鲁伊要为他做一些“小事情”。

    果然,鹿盔在地面上刻画了一个复杂的法阵,并且注入了能量之后,扭曲的黑色雾气就从法阵中涌了出来,在狄克的视线中,那扭曲的黑雾散发着让人难受的混乱气息,和那些梦魇兽一模一样。

    即便是隔着近千米的距离,狄克也能感受到那黑雾里弥漫的黑暗和阴毒,他听不到扭曲的梦魇和鹿盔在交谈些什么,只能看到他们似乎在争吵,鹿盔显得很激动,手舞足蹈的。

    狄克默默的想,现在应该是鹿盔刚开始和哈维斯合作的时候,所以双方都充满了对彼此的不信任,这是个好机会!

    既然已经定下了要瓦解哈维斯邪恶同盟的目标,那么不但是暮光之锤,鹿盔这个梦魇军团的急先锋也要想办法敲掉,不过该用什么办法呢?现在的鹿盔正处于严重的偏激状态,他所做的所有东西,都是为了复活他的儿子,狄克如果拿不出真正有效的办法,鹿盔根本不会听他的。

    就在狄克快速思考的时候,鹿盔和梦魇的幻影的交谈已经结束了,梦魇消散,鹿盔一个人站在灰烬大地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狄克将望远镜收了起来,打算先离开这个地方,以后找机会再和鹿盔接触,但就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背后,那灰烬树干枯的藤条,却像是活过来的毒蛇一样,悄悄的从狄克背后升起。

    “狄克!狄克!狄克!你这笨蛋!小心背后!”

    安薇娜非常有标志性的声音在狄克脑海里响起,就像一道划过黑暗天空的闪电,狄克脖子上的汗毛竖起,他想也不想的向前一扑,整个人就从枯枝上跳了下去。

    “该死!自己竟然在有树存在的地方,试图瞒过一个德鲁伊的感知!”

    狄克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与此同时,那根灰烬树的枯藤也发动了攻击,像是觅食的毒蛇一样,呼啸着向前冲,最后将锋利的尖端划过空气,刺入了枯藤的枝干里,带起了洋洋洒洒的黑色烟雾。

    狄克落在地面,大十字军之剑出鞘,双手握在手中,但还没等他将体内的圣能鼓荡起来,尖锐的鹰鸣就在他身后响起。

    恶风扑来,全身黝黑,披着树木制成的盔甲的高大夜刃豹,从鹿盔所在的方向,窜了出来,像一道黑色的闪电,将猝不及防的狄克从背后扑倒在了地面上。

    锋利的爪子在狄克的视线里带起了三道弧形的光芒,圣骑士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神圣壁垒张开,但在夜刃豹的爪子划过之后,神圣壁垒顶端,就出现了三条裂隙。

    狄克咬着牙,飞起一脚,将趴在身体上的夜刃豹踹飞,就像是踢倒了铁板上,震得他的脚生疼,那飞起的夜刃豹轻盈的在空中转了圈,四肢着地,落在了地面上,它只是在原地活动了一下四肢,就像影子一样,连续躲过了狄克的秩序审判和瞬发的神圣震击,但在躲开了攻击之后,夜刃豹却没有发动攻击,而是紧盯着狄克。

    绿色的眼眸里,包含着杀意和冷漠,在自然之力的操纵下,狄克的四周,前方和后方,灰烬树的黑色藤蔓就像是活过来一样,交错编制,形成了两道黑色的大网,将两个人的战场,牢牢的封锁了起来。

    大德鲁伊的威势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千米的距离眨眼就被跨过,猛禽形态迅捷如风,野性形态爪如剃刀,狄克摸了摸自己盔甲上的三道划痕,他的心沉了下去,从刚刚的交手情况来看,鹿盔绝对是一名英雄,还是那种全面发展的,很棘手的英雄。

    狄克活动了一下手腕,他看着随时有可能发动攻击的鹿盔,将手里的十字军之剑缓慢的插回了腰间,在这个时候,任何动作都会引来大德鲁伊的疯狂攻击,狄克也玩过德鲁伊职业,在野性状态下,德鲁伊们变身的夜刃豹,不管是攻击力还是速度,都不逊色于最顶级的刺客。

    尤其是鹿盔这种已经可以披甲的夜刃豹形态,这分明就是在游戏中后期,德鲁伊玩家才能掌握的高级技能-自然化身,狄克毫不怀疑,就算是他开启了神圣复仇者,也根本打不到这种跨版本战斗的变态家伙。

    狄克将武器放了回去,然后将双手摊开,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他沉吟了几秒钟,抿了抿因为紧张而有些干涸的嘴唇,开口说,

    “我看到你在和梦魇交易,我猜,它许诺会复活瓦斯坦恩,对不对?”

    瓦斯坦恩-鹿盔,鹿盔战死在一千年前的“流沙之战”里的儿子,是个勇士,在和其拉虫人的战斗中,瓦斯坦恩被虫人将军拉贾克斯当着鹿盔的面,撕成了碎片,连灵魂也被隐藏在虫人背后的神秘存在吸收了。

    听到狄克提起了这个被自己视为禁忌的名字,鹿盔化身的夜刃豹怒吼了一声,狄克只看到眼前一花,身体被掀倒,四根锋利如刀的爪子,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狄克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夜刃豹,看着那双演绎着怒火的双眼,他的心在这一刻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一个似乎切实有效的办法,被他快速转动的脑子,想了出来。

    “你怎么敢提起这个名字!你怎么敢!”

    夜刃豹的嘴里,响起了鹿盔沉重而愤恨的声音,看得出来,狄克的话勾起了大德鲁伊的痛苦记忆,如果不是仅存的一丝清明还在,狄克现在,估计已经被这锋利如刀的爪子分尸了。

    “别相信哈维斯的话,它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狄克又说到,但还没说完,他就感觉到脖子上的爪子收紧了,金属一样锋利的爪子刺入了狄克的血肉里,痛苦在刺激着他的感官,只需要大德鲁伊的爪子轻轻一拽,狄克就会命丧天涯。

    “我有一个办法,有一定的几率能让可怜的瓦斯坦恩躲过丧命的悲剧,但你可能会死,也可能会迷失,不过你却不需要做那些违背你良心的事情,你敢赌一赌吗?”

    狄克咬着牙说出了这一席话,他看着夜刃豹,那冰冷的爪子还留在他的脖子里,一分钟,两分钟,狄克突然感觉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

    该死!忘记了,这些大德鲁伊的野性形态,可都是可以用毒的!每一个大德鲁伊,都是天生的用毒高手。

    但就在他焦急的时候,夜刃豹的爪子突然收了回去。

    狄克躺在地面上,一道道绿色的治愈法术的光芒,在他的身上亮起,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的视线重新变得明亮,他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身体,从地面上跳了起来。

    狄克的内心是喜悦的,因为他和鹿盔的初步协议,达成了!

    “如果你敢骗我...”

    重新变回了人形态的鹿盔还是将全身都隐藏在黑色长袍里,他的声音疲惫而阴霾,不过狄克摆了摆手,打断了鹿盔的话。

    “我是第一远征军指挥官狄克-唐,今后2年可能都会在卡利姆多度过,尘泥沼泽有新生的人类王国塞拉摩,我骗了你,我可以跑掉,一个王国总跑不掉吧?”

    狄克做出了保证,但鹿盔却摇了摇头,

    “我是说,我已经在你的身体里种下了嗜血橡木的种子,如果你敢骗我,你就会成为第二个哈维斯...明白了吗?”

    狄克听到这话,脸色刷的阴沉了下来,他沉声说,

    “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而且要等四年的时间,你是要我在这四年里都带着这个种子提心吊胆的生活吗?”

    “四年?呵呵,失去瓦斯坦恩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如同地狱,仅仅是四年,我等得起,不要担心,这种子只有在我的意志操纵下,才会将你的肉体转化为它存在的养分,我也不是个疯子,而且嗜血橡木在你濒死的时候,会主动吸收周围的生命力来让你躲过死亡,你看,我其实是在保护你,不是吗?”

    鹿盔转过身,拄着镰刀法杖,一步一步向外走,在他移动的时候,四周缠绕的灰烬树的枝节都在他的命令下,缓缓的缩了回去,就像是从未发生过改变一样。

    狄克站在原地,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最后坦然的摇了摇头。

    想要扭转世界,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一颗种子而已,无所谓了!

    “喂!鹿盔,你还打算和哈维斯合作吗?”

    “...我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突然跳出来的人类身上...还有,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如果你管不住,我会帮你的!”

    “那帮我个忙吧,也算帮你的族人做些事情,怎么样?你也不想诺达希尔就这么轻易被阿克蒙德拿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