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8.暗淡的前路

18.暗淡的前路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面无表情的从翠绿色的传送门中走出,他比其他人跨过传送门的时间延迟了大概2秒钟,这短暂的时间差没有让任何人起疑心。

    不过在那个神秘的空间里,他和恢复神智的伊兰尼库斯说了些什么,就无人知晓了。

    狄克站在斯坦索姆战团的前方,他的视线,时不时会转向东南方的天空,在第二次恶魔战争还没有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关于战争结束之后,狄克的旅程规划就又多了很多牵绊。

    鹿盔,艾露恩,伊兰尼库斯,梦魇,暮光之锤。

    这些东西在狄克脑海里反复思索,最终让他的思维成功的变成了一锅粥。

    加洛德连续三声的呼喊,才让狄克回过了神,他晃了晃脑袋,将这些东西从大脑里挤了出去,将目光转向了正式就任海加尔山防御指挥官的加洛德,后者对于狄克的异常表示理解,之前大战足以对所有人的心智产生影响了。

    “狄克,灰谷战场一分为二,你和你的骑士负责东区,兽人负责西区,伊瑟拉陛下同意会派遣翡翠巨龙加入你们双方的阵营!”

    加洛德伸出手摇了摇,站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的莎拉希尔就从腰后摸出一卷简易的兽皮地图,白发精灵的手在地图上晃动,狄克和萨尔也看的非常认真。

    “兽人的近战能力极强,因此你们除了反攻恶魔之外,还需要肩负起对费伍德森林的支援作战,而你们,圣骑士们的机动能力只比猎手部队差一点,但你们的防御力却要比女猎手们高出不止一个阶位,因此,对恶魔大本营艾萨拉的封锁体系,我也会交给你们。”

    加洛德的条理相当清晰,在他的解释下,狄克和萨尔都明白了在战争后半段,双方要肩负起的责任,坦白说,灰谷这种二线战区的防御任务,对于数量占据优势的兽人们还不算繁重,但对于数量只有1万多的第一远征军来说,就有些困难了。

    加洛德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在灰谷和艾萨拉交界处的地图上重重的点了点。

    “我允许你们可以炸毁通行的桥梁,和卡多雷交好的山岭巨人,甚至是重弩月刃车的统帅权,我也可以交给你们,要求只有一个:不能让后方的恶魔和亡灵们再大规模的进入灰谷,我打算将灰谷设置成我们的安全区,狄克,你的第一远征军团,就是这个战区的守门人了。”

    听到这一系列援助之后,狄克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有了可以略微操纵地形的山岭巨人以及杀伤力数一数二的重弩月刃,狄克对于肃清东区恶魔的信心也多了一些,更何况诺兹多姆还答应会派出一些青铜龙的新兵来帮忙。

    不过在加洛德拿起了地图,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被狄克拦住了,狄克对加洛德打了个眼色,白发精灵看了看四周,然后拿出了狄克赠送的烟斗,和他走到一边,两个人压低了声音。

    “你真的打算只凭借卡多雷精灵们去对付入侵费伍德森林的恶魔精锐吗?这样你们得死多少人?”

    狄克深吸了一口烟气,“关心”的问到。

    加洛德咧开了嘴,和这个仪态万千的精灵指挥官在一起待得时间长了之后,狄克发现这家伙其实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面对狄克的问题,指挥官抿了抿嘴,踟蹰了几秒钟之后,透露了一个秘密。

    “别担心,狄克,绿龙女王已经和刚刚苏醒的玛法里奥达成了协议,她会亲自主持荒野半神们的复活仪式,等到所有半神都复活,就算是大恶魔也别想突破它们的攻势!半神,上古之战里它们就顶住了恶魔的攻势,这一次也一定可以!”

    圣骑士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决定暂时不说了。

    作为玩家,他曾不止一次参与过大灾变里,由伊瑟拉主持的半神复活仪式,他知道,半神的复活是需要时间,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眼下,大恶魔会留给海加尔山多少时间?

    但叼着烟斗的加洛德没有看到狄克脸色的犹豫,他转身带着莎拉希尔离开了,狄克一个人坐在地上,反复思考着自己原本的设想。

    在上古之战里,半神们分散于数条战线上,分散击破了当时遍布世界的恶魔军团,比如阿迦玛甘在卡利姆多的陆地上奔驰,为大军开辟出道路,比如熊人半神乌索尔和乌索克兄弟,是正面攻坚的主力,艾维娜则是肃清天空的主力,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荒野半神,比如黑豹阿曼莎就负责猎杀高阶恶魔。

    但即便如此,它们当年也没能打垮恶魔,是永恒之井被引爆,才给了这个世界一线生机,它们聚在一起,能不能对抗大恶魔,这个真的是个未知数。

    狄克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判断,还是有些主观了。

    有时候,并不是人多,就肯定有胜算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有太多作用,半神们即将重现,这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多少也算是一件好事情。在这之前,就让精灵们顶在前面打生打死去吧,自己这一万多人守在后方,拦截恶魔,也算是为这一战做出贡献了。

    恍惚间,狄克带着第一远征军雄赳赳的赶赴沙场的雄心壮志已经发生了变化,在正面接触到那些恶魔,亲眼看到那遮天蔽日的恶魔军团,以及隐约看到了这场战争背后的阴影之后,狄克真的不认为,自己这一万人扔进那疯狂的漩涡里,就能泛起几朵水花。

    听说战况最激烈的费伍德森林,每一次对抗,每一条战线的争夺,都是数万,甚至数十万人的规模,天塌了自然有暗夜精灵这骄傲的高个子去顶,自己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

    真实的世界很美丽,同样很残酷,在这种事关世界存亡的战场上,不要说什么用质量取胜的傻话了,你1000人再能打,面对潮水一样涌上来的十万恶魔,就算排着队给你砍,也要砍到你手抽筋了。

    实际上,就连塞纳留斯这样的半神,放在那种规模的战争里,在危急时刻,也是要亲自撸袖子上阵的。

    没看到未来的世界主角-萨尔大人,都乐呵呵的准备告辞离开了吗?

    他都接受了这种跑腿的活计,自认为是边缘人的狄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和萨尔打了个招呼,狄克稍微提了一下关于破坏者玛洛诺斯的消息,然后就打算返回灰谷防线,在绿龙军团肃清了大树荫附近的恶魔之后,他们就要换防前往灰谷东区了。

    但就在狄克和萨尔友好的握手告别的时候,整个灰谷的天空突然黯淡了下来,兽人萨满面色一变,还没等他说些什么,狄克就听到四周的树木,齐齐发出了悲鸣。

    豆大的雨天从天空中落下,砸在狄克脸上,砸的生疼,雨帘中,四面八方的森林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在哭泣,在哀嚎,这诡异而可怕的一幕,让狄克下意识的反手握紧了背后的战锤。

    轰隆的巨响声从地面发出,狄克一个踉跄,勉强保证了身体的平衡,但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痛呼声和叫骂声在狄克身后响成一片,圣骑士回头看去,让人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了:那棵承载着翡翠梦境传送门的通天巨树,就像个衰老的老人一样,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一道道显眼的裂痕在树木上出现,然后快速的向上蔓延,那棵原本像是天之柱一样的大树,竟然在瞬间就显得摇摇欲坠。

    “大地,听从我的号令!”

    比狄克反应更快的是萨尔,这家伙不愧是兽人近百年以来最天才的萨满,他两只手伸向前方,在地面的轰鸣声中,四只岩石聚成的大手向上探出,在大树倾倒的那一刻,从四面八方硬生生将它固定在原地,避免了传送门被直接压塌的灾难性后果。

    但这还没完,不仅仅是这颗树,在天地异象发生的瞬间,整个大树荫附近所有的巨树,都发生了同样的变化,那一颗颗倾倒的树木,在密林中砸出了升腾的烟雾,整个过程持续了最少五分钟的时间。

    萨尔呢喃着看向西北方的费伍德森林的方向,狄克靠近他,就听到萨满包含着不可置信的声音。

    “半神…这是荒野半神死亡的征兆!”

    还未走远的加洛德的反应更剧烈一些,他猛地推开了守望者们的搀扶,

    “塞纳留斯失败了,他坐拥海加尔山和这片森林的力量,却连阻碍大恶魔都做不到!费伍德森林防线完了!该死的,完了!”

    另一边,大恶魔阿克蒙德在身后烈焰和闪电的映衬下,正在猖狂的大笑,半神在死亡到来之前,唤来了漫天的落雷,但大恶魔只是一伸手,就将那些紫色的闪电打散在空中。

    在闪电如同银蛇一样飞舞的天际幕布之前,一明一暗的空气里,大恶魔的身体矗立在战场中央,就像一座永远不会倾倒的高塔!

    身高数十米的蓝色身体上,满是流血的伤痕,看上去恐怖,但对于生命力惊人的大恶魔来说,连轻伤都算不上,它的左手里握着一颗长着鹿角,血肉模糊的脑袋,这是它的战利品。

    在大恶魔身后,一头失去了脑袋的鹿身人首的巨大尸体,正倒在血泊中,时不时抽搐一下,那是半神塞纳留斯,森林之王,暗夜精灵最忠诚的盟友,一个高傲的家伙。

    按照原本的剧情,塞纳留斯应该在恶魔大规模入侵之前,就会被再次饮下了恶魔之血的格罗姆一斧子砍死,成为所有半神里的笑柄,但狄克的乱入,给了它一个体面的战死的机会。

    阿克蒙德在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里,亲手扭断了塞纳留斯的父亲,迷途看守者,白鹿玛洛恩的脖子,一万年后,这个大煞星更轻易的折断了塞纳留斯的脑袋,两位超重量级的家伙的战斗,将小半个费伍德森林的地形都永久的改变了。

    大恶魔将目光投向了远方的海加尔山,在那群山的包裹中,一颗参天大树直入云霄,那是世界树诺达希尔,它吸收了这个世界一万年的精华力量,阿克蒙德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贪婪。

    它从未想过要超越自己的主人,黑暗泰坦是无敌的强者,但只要它得到了那棵树里蕴藏的力量,最少能让他进入和伟大主人同一个层次。

    和这个目的比起来,毁灭世界什么的,真的不值一提,作为大名鼎鼎的污染者,阿克蒙德亲手毁掉的世界早已经不计其数了。

    “来吧,进入这个世界,我的仆人们,为你们的主人打通通往世界树的道路!”

    --------------------------------------------------------------------------------------

    放假第一天,兄弟们在寄托哀思,我在码字,我也将回去老家寄托哀思。。。清明的时候心情总会不好,我们百年之后,是不是也会有人来纪念我们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