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恶魔猎手的重生

20.恶魔猎手的重生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泰兰德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黝黑的通道中。

    曾几何时,她也会害怕这黑暗,但当月神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的时候,她便再也不惧怕黑暗了,但此时,她行走在黑暗里,却依旧会有一丝寒意。

    因为这里是守望者地窟,第一代守望者们修建起来的秘密监狱,这里关押着数以千记的危险生物,从疯狂的黑暗巨魔祭祀,到邪恶的天外邪魔,总之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的任何东西,在这里都能找到。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有谁将这里的生物全部释放出去,顷刻间,毁灭一个国家都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守望者先祖们也不是萌蠢的家伙,每一代守望者领袖逝世的时候,都会用自己的力量,加固每一座囚笼的结界,万年的时光里,这座洞窟百分之九十的囚笼,都已经被封印的坚固无比,甚至最初的那些邪恶,很大一部分,都已经消散在了无情的时光中。

    地窟分为五层,泰兰德轻车熟路的走入用机关控制的升降梯,当年在和玛维没有闹翻的时候,她们是非常要好的姐妹,甚至玛维在成为守望者之前,也是一名优秀的月神祭祀。

    很久以前,玛维曾带她来过这里,不止她一个人,玛法里奥和加洛德,还有那个如今被关在守望者地窟最深处的家伙。

    泰兰德,正是为了他而来。

    升降梯吱吱咔咔的声音从最顶峰缓缓下降,在这单调的声音,无尽黑暗的包裹中,月之祭祀仿佛回到了一万年前的时光里。

    那是她和怒风兄弟最快乐的儿时,他们生来就是精灵帝国的平民,没有深厚的家世,生活也不太富足,不过要说名气,怒风兄弟可比她大多了。

    玛法里奥生来就是一双银瞳,据说那是德鲁伊天赋极佳的体现,而伊利丹则更惊人,他生来是一双琥珀色的金瞳,那是整个暗夜精灵历史上,都没有过的天赋,在他们出生的那一天,就有人断言,伊利丹将成为精灵历史上最出色的德鲁伊,没有之一。

    泰兰德那时候只是个很普通的女孩,不漂亮,不可爱,但怒风兄弟一直在保护着她,尤其是伊利丹,那个性格勇敢的孩子,他比他的兄弟更冲动,更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而玛法里奥则更擅长使用自己的智慧。

    曾经,泰兰德以为三个人会一直那样平淡而温馨的活下去,直到所有人都长大之后,无法抑制的冲突,最终还是爆发了。

    荒野半神塞纳留斯是怒风兄弟的德鲁伊导师,但它和其他人不一样,它并不喜欢伊利丹,而更亲睐玛法里奥,泰兰德则成为一名月神祭祀,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结识了同为祭祀的玛维-影之歌,和她在雄伟的苏拉玛城做治安官的弟弟加洛德。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怒风兄弟都成为了很优秀的德鲁伊,但伊利丹因为塞纳留斯对于哥哥的偏爱越加不满,最终,伊利丹终于无法忍受德鲁伊枯燥的教义和自己的不受重视。

    他和塞纳留斯大吵了一架,甚至和他的哥哥翻脸,在接受了泰兰德送过来的一朵小黄花之后,他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平静的瓦尔莎拉,前往金-艾萨拉学习上层精灵流行的奥术魔法。

    在家乡的月神殿那有些苍白的日子里,泰兰德经常会收到伊利丹寄来的书信,她知道伊利丹成为了金-艾萨拉著名的魔法天才,她也觉察到了伊利丹在信里的口吻变化,越来越亲昵,越来越眷恋,他…爱上自己了。

    泰兰德觉得很慌乱,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内心对于伊利丹的真实感受,但很快,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玛法里奥也表达了他对于泰兰德的爱意。

    来自女人的直觉,让泰兰德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安,但当她顺从自己的内心,选择了玛法里奥的那一刻,年轻的她并不知道,她已经伤害了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的心,还是那种狠狠的一刺,会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得知了一切的伊利丹不再回去瓦尔莎拉,直到几年后,他意外救下了黑鸦堡领主拉文凯斯,被任命为黑鸦堡的月亮守卫的卫队长,伊利丹觉得自己已经走上了前往大人物的道路,他要成为大人物,要用实力来证明,自己比玛法里奥更优秀。

    但军团的入侵,上古之战的爆发,彻底毁了这一切!

    拉文凯斯领主拒不服从艾萨拉女王的旨意,以孤军对抗恶魔,加洛德在这个时候被红龙法师克拉苏斯牵连,也和已经成为守望者的姐姐加入了拉文凯斯麾下,伊利丹为了拯救黑鸦堡的命运,疯狂的使用自己体内的奥术之力,甚至不惜抽取月亮守卫身体里的魔力。

    但魔力被抽取,就意味着生命也将凋零。

    他成功了!黑鸦堡的恶魔传送门被他孤身摧毁了!他本该成为一个英雄,但艾萨拉侍卫长瓦罗克派出的刺客,当着加洛德的面,刺杀了拉文凯斯领主,一切都失控了。

    伊利丹被污蔑为杀人凶手,他在玛法里奥和泰兰德眼前被放逐,从此消失无踪,加洛德则成为拉文凯斯的继承者,继续和恶魔们做着斗争。

    但就在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冒险摧毁永恒之井的疯狂,孤注一掷的旅途中,伊利丹回来了,带着恶魔赐予他的力量,以恶魔猎手的身份回来了,他救下了被恶魔包围,弹尽粮绝的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并且帮助他们一起摧毁了永恒之井,彻底终结了战争。

    伊利丹不再提起自己对泰兰德的爱,因为他已经看不到自己的爱人了,他为了换取力量,将自己那双连黑暗泰坦都啧啧称奇的琥珀色眼睛交给了恶魔之王,然后被心情大悦的萨格拉斯亲自注入了力量,他用假意投靠的办法,获得了足以猎杀恶魔的力量!

    伊利丹最终也没能成为英雄,他带着愿意跟随他的恶魔猎手们孤僻的居住在海加尔山的角落里,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直到因为拉文凯斯的死而感觉到自责的加洛德想要向伊利丹道歉,却意外发现了伊利丹的秘密。

    他偷偷藏起了永恒之井的井水,这些恶魔猎手,正在偷偷孕育新的永恒之井!

    这个发现让加洛德惊呆了,他认为伊利丹疯了!因为就是永恒之井的力量,引来了恶魔的注意!但伊利丹在那个敏感的时期,竟然想要重建永恒之井!

    加洛德想要逃跑,但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怎么可能跑得过恶魔猎手,伊利丹将月刃架在加洛德的脖子上,加洛德以为自己要死了,不过伊利丹却最终松开了月刃,而就在这一刻,担忧弟弟的玛维带着守望者从森林里冲了出来。

    一切都乱套了,伊利丹不愿意伤害自己的战友,他选择了放下武器,跟随他的恶魔猎手们,也跟着一起投降了,于是他们被封印在了守望者地窟的最深层,至此,足足一万年。

    而伊利丹弄出的那个微型的永恒之井,就是现在世界树诺达希尔的位置,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当年伊利丹的冒险,就没有现在的海加尔山。

    泰兰德不知道伊利丹做的是对是错,她只知道,她靠近那个人的每一步,都会让自己的心跳动的更慌乱。

    “砰!”

    石子被踢落的声音把泰兰德被惊醒了,她抬头看着面前这座十米高的猫头鹰雕塑,她伸手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月亮坠饰拿了出来,在深呼吸了三次之后,轻轻的放在了石门的凹陷上。

    嗡…

    一万年没有开启过的大门悄悄朝着两边散开,泰兰德面前的,是一条最黑暗的道路,那是最深沉的黑暗,连光芒都可以遮蔽的黑暗。

    影之径!

    守望者最深奥的秘法。

    泰兰德走入其中,五分钟之后,她走到这条空无一物的黑暗之路的尽头,她看到了那个一万年前的身影。

    他还是那副样子,和年轻时一样,总是无精打采,但又让人忍不住去关注。

    他精赤着上身,狰狞而夺目的墨绿**纹布满了他的身体,一条黑色的布条则蒙在他的眼睛上,伊利丹坐在那个悬浮的石台的边缘,四周都是最危险的虚空,一旦掉入其中,就算是强大的恶魔,也休想逃出来。

    但他的脸上没有畏惧,相反,那是一丝平和安静的笑容。他的手上,捏着一朵干枯的,被魔法加持过的小黄花,一万年的岁月,早就让一切植物灰飞烟灭,但那朵花,却依然保持的很好,伊利丹轻嗅着那朵早已经没有了香味的花,他脸上的笑容很满足,这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孤独国王。

    泰兰德看到那朵小黄花的时候,身体忍不住一震,整个人就靠在黑暗半透明的光壁上,软倒在了影之径上,她的泪水将美丽的脸打湿了,但她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落泪。

    这一刻的泰兰德,再没有了领袖的威严,没有了冷若冰山,在安静的黑暗中,她无声的哭泣着,就像是一个孩子,甚至还抱起了双腿,将自己蜷成一团。

    这一副场面,戳中了她心里最柔软的角落。她以为她忘了,但她没有。

    如果她当时选择了伊利丹,也许一切…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黑暗之中,一墙之隔,一人哭,一人笑,恍如地狱,恍如天堂。

    ------------------------------------------------------------------------------------

    艾萨拉的海岸线上,一座隐藏在山壁上的黑暗洞窟里,低沉的咳嗽声让卸下了头盔的麦琳-刀翼脸色忧伤至极。

    她孤独而无助的站在洞口,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她低声问,

    “科达娜怎么样了?”

    “很糟糕!我们缺少伤药,如果再不治疗,恐怕…恐怕她就要…”

    “哐!”

    麦琳戴上了头盔,用左手抓起了自己的刀轮,她的身影晃动了一下,猫头鹰头盔下方的脸色再次变得惨白,但她咬了咬牙,撑住了身体,说到,

    “你们在这守着科达娜,我出去看看…米拉那,你真的看到了灰谷边缘那些人类里,有可以治疗伤势的牧师?”

    麦琳身后的守望者的伤势也很重,她的双臂缠满了绷带,看上去就很痛苦,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我和玛维大人在两年前去燃烧平原,抓捕那头燃烧巨人的时候,见过那些牧师的打扮,那些人类牧师使用名叫圣光的能量,他们的治疗能力,不比祭祀弱多少!但是麦琳姐姐,你的身体…”

    “我不要紧…你们看好营地,我很快就回来!”

    2个小时之后,第一远征军团防线东北方,手牵着手的狄克和莉亚德琳,正牵着马在怒水河畔说着悄悄话,莉亚德琳手里抱着一只从巢里摔下来的猫头鹰雏鸟,这小家伙摔断了腿,狄克将左手贴在雏鸟的身体上,用温暖的圣光帮它治疗伤势。

    “咔!”

    狄克脑后被一道从他影子里跳出来的家伙一拳击中,他眼前一黑,只听到莉亚德琳的惊呼,然后整个人就倒在了一支包裹着冰冷盔甲的胳膊里。

    另一边,海加尔山指挥部,加洛德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跟在泰兰德身后,走入大厅的那个高大的身影上。

    “…好久不见了,伊利丹-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