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5.无人永生

25.无人永生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深渊领主是燃烧军团的高阶兵种,这些如龙一样的家伙,据说是来自无限宇宙和虚空接壤的地方,真正的穷山恶水,也造就了深渊领主强到可怕的肉体力量。

    是的,这种怪物本质上是一种肉搏生物,尽管也有“陨石天降”这种天赋法术,但对于魔能的操纵,它们的手法还是过于粗糙。

    但力量的阶位决定了,就算是粗糙的手法,在面对比它更弱的对手的时候,起到的效果还是很惊人的。

    比如现在,引爆自身血液这种怪招,被玛洛诺斯用出来,就像是一个杀手锏一样,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当格罗姆和瓦洛克的身体软倒在地面上,不停的抽搐的时候,萨尔和狄克的反应是最快的,化作狼型狂奔的萨满第一时间召唤了三重元素护盾和清泉,从空气中喷出的水流在他身体上来回冲刷,想要把那些沾染的血液清除干净,但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了。

    当魔能引爆了身体表面的血液的时候,萨尔体外的大地护盾,闪电护盾和流水之盾在瞬间就被全部破开,类似于炸弹爆炸一样的火光在萨满身体之外亮起,将萨尔远远的抛了出去,落地的时候,兽人酋长的形态比格罗姆和瓦洛克能好一些,但也同样无法起身了。

    他召唤的四头元素生物,更是直接被炸碎了形体,而躲在阴影中的守望者和精灵刺客,也没能逃过一连串爆起的火光。主要也是深渊领主这压箱底的技能太过阴毒了一些,有谁能想到,已经脱离了身体的鲜血,也能被用来作为攻击性的武器?

    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被暂时抑制了战斗力,唯有狄克身体表面的魔血爆破是在最后亮起的,因为他对于深渊领主的威胁是最小的,也因为是在最后,狄克清楚的看到了玛洛诺斯现在的状态。

    深渊领主的魔血爆破,看上去威力无穷,强悍无比,但如果这种技能真的这么完美,他为什么一早不用呢?还要等到最后时刻,还会去使用?

    答案很简单,这技能,是一把双刃剑!

    从第一次爆炸开始,狄克能看到每一次火光亮起,玛洛诺斯的身体都要剧烈的摇晃一下,它下腹部的那个被巴恩斯切开成“十”字型的伤口,在每一次爆炸之后,都会再度崩裂一些,那些从伤口里滴出来的墨绿色荧光血液,散发着极度的高温,每一滴落在地面,都会讲大地烧出一个土坑!

    狄克这下明白了!

    合着玛洛诺斯看着威风,这每一次引爆别人的时候,其实也会引爆自己体内的血液,相当于别人受到多大的伤害,它自己就会遭受同样的伤害!

    前世玩家里有一个笑话,说是术士们,除了魔力和魔能之外,还有第三种战斗资源,就是血条!这个笑话是调侃术士的很多技能,都是要以消耗自身生命的方式去发动的。

    但眼下,这种用血条战斗的变态,却真的出现在了狄克的面前!

    在场所有人加起来已经超过10个人了,相当于玛洛诺斯将自己身体里的鲜血点燃了十次!

    但就是这样,深渊领主还能动!它的左手被瓦洛克废掉了,它干脆用右手抓起地面上的战戟,被劈开一条缝的倒三角脑袋和阴毒的小眼睛紧盯住了朝格罗姆跑过去的狄克,战戟的锋刃斜斜的指向了狄克。

    深渊领主还用粗鲁的声音,给这个爆破配了音。

    “BOOM!”

    “砰!”

    最后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在狄克体表炸开,由于是直接作用于身体皮肤,就连狄克撑起的神圣壁垒都没能起作用,圣骑士能感觉到,那些沾染在他身体表面的绿色血渍,就像是史莱姆一样突然自己运动了起来,蠕动融合,然后猛然间爆开!

    狄克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整个人都被抛到了空中,然后带着漫天的血迹,砸落在了地面上。

    疼!

    全身都疼!

    狄克的双腿和腹部被炸成了血肉模糊的伤痕,就像是被严重灼伤一样,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抽搐!那是无法想象的疼痛,他趴在地上,竭尽全力的抬起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深渊领主单手拄着战戟,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这些已经被打垮的敌人走了过来。

    圣骑士将目光放在前方,格罗姆的身体即便是濒死,也抓着自己的战斧,狄克嗅着空气里硫磺和鲜血的味道,恍惚间,放佛回到了四年之前,那个差点要了他的命的黑暗森林里。

    那时候他和现在一样,死亡边缘,无法动弹,只能卑微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动起来!

    给我动起来!

    双腿,身体,甚至是脖子,无法动弹!痛苦将所有的细胞都麻痹了,狄克绝望的发现,那些墨绿色的鲜血就像是钉子一样,卡在伤口的每一个间隙里,就像是烧红的铁块一样,烧的他全身都快要失去直觉。

    狄克的视网膜上,鲜红的数字正在快速跳动,那是精力的数值,在以雪崩一样的速度下降!眼看着就要跌破100大关,腐蚀,残废,中毒,流血一连串触目惊心的DEBUFF排在精力槽后方,这代表他生命力正在快速的消弭。

    换句话说,他快死了!

    但经历了这么多战斗之后,痛苦已经无法让狄克退缩,只能激起他内心的不甘,尤其是在已经扭转了五分之一的世界命运的时候,他怎么甘心死在这里!

    他怎么甘心死在玛洛诺斯这种二线角色手上!

    吉安娜和莉亚德琳还在等他!

    第一远征军的将士们还在为他而战!

    世界,几乎没有见过的真实世界还在等他游历,等他探索!

    “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狄克抿了抿已经被灰尘浸透的嘴唇,他的眼睛越来越亮,

    “我怎么能...怎么能死在这种地方!”

    白银之手!

    左手,没有痛觉的左手!给我动起来!

    爬!

    艰难的向前爬!就像四年前在黑暗森林那样!

    老子可以死!但在死之前,我要爬到我能爬到的最远的地方!

    一寸,两寸!

    狄克的身体在左手的支撑下,缓缓向前移动,远处的玛洛诺斯也在艰难的朝着兽人这边移动,深渊领主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杀式攻击,对它的身体也造成了很大的负荷,尤其是被巴恩斯切开的十字型伤口,完全崩裂之下,连内脏都被挤出了身体之外。

    两个生物,一强一弱,一大一小,在死亡面前,都已经是强弩之末。

    “啪!”

    狄克被灰尘和鲜血沾满的左手,一把握住了格罗姆的小腿,玛洛诺斯距离两个人,也只剩下不到50米的距离。

    圣骑士咬着牙,对还在抽搐的格罗姆说到,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但眼下,只有你,只有你才能干掉它,你不是要复仇吗?你不是要洗刷耻辱吗?混蛋!给我站起来!给老子站起来!去完成你的宿命啊,混蛋!”

    圣能,金色的,温暖的,治愈性的圣能通过左手的白银之手,疯狂的灌入格罗姆的身体里,兽人剑圣的抽搐停止,但他仍没有清醒,这家伙的全身的鲜血都几乎被玛洛诺斯的强横魔力压榨了出来,全身都被染成了血红色,如果不是他胸口还在起伏,那简直就和死人无异了。

    狄克将最后一点圣能灌入了兽人身体里,但兽人还是在昏迷,玛洛诺斯右手里的战戟已经高高举起,眼看着就要劈下来,狄克还不愿意放弃,他艰难的抓着兽人剑圣的脚腕,拉扯着。

    “给我站起来!混蛋!想想你的孩子,加尔鲁什,你要他一辈子都背负着你的骂名生活吗?给我证明你是个英雄啊!”

    “...咳咳...孩子,我的加尔鲁什...”

    “哈哈哈,别挣扎了,虫子,这就是你们的命运,和这个卑微的世界一样的命运!将被我碾碎!”

    深渊领主狂笑着,“去死吧!”

    “唰啦!”

    就在玛洛诺斯的战戟劈下来的前一刻,蓝紫色的闪电从天空落下,犹如一把撕开黑暗的光之枪,直直的打落在了玛洛诺斯的战戟尖端,就像一根避雷针一样,闪电通过金属,将玛洛诺斯全身都麻痹了。

    电芒在他体表流窜,狄克惊喜的回过头,看到萨尔握着毁灭之锤摔倒在地面上的身影,大酋长果然是最佳队友,在最需要的时候,他从不会迟到!

    “啊啊啊!”

    格罗姆抓着战斧从地面上爬起来,他半跪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扭着头,他看着狄克,

    “我的孩子...加尔鲁什,他...”

    “他没死!就活在德拉诺,纳格兰,被歌娅老宗母救回来了!还有瓦洛克的儿子德拉诺什,死眼的儿子约林,他们都没死,都被救回来了,就在纳格兰!就在你的故乡!在你长大的地方,你的儿子也在长大!想想你儿子!”

    狄克疯狂的大喊着,伴随着他的沙哑的喊声,格罗姆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放佛又被注入了新的力量,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位兽人剑圣的精神似乎都恍惚了。

    “我的儿子...没死...加尔鲁什...啊啊啊!”

    起身,飞跃!

    英勇之跃!

    格罗姆的身形就像是一道红色的闪电,双手握住战斧,朝着玛洛诺斯的头顶砍了过去,深渊领主的麻痹已经过去,它举起战戟就要格挡,狄克翻过身,压榨着自身仅剩的能量,将左手对准了玛洛诺斯的眼睛。

    “休想!死在这里!”

    “唰!”

    微弱的神圣震击飞出,光的速度有多快?当玛洛诺斯的眼睛被击中,眼前一黑,下一刻,锋利的战斧,就死死的嵌入了深渊领主头顶的裂缝里,在决死意志的注入下,那锋刃划过头骨,划过大脑,将最后的希望扼杀了!

    “赢...赢了!”

    狄克眼前一黑。

    “滴...检测到宿主身体中出现不明物质!滴...危险!危险!”

    下一刻,狄克闭上的眼睛再次睁开,但其中一片血红,他无法动作的身体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被拉了起来,以一个别扭至极的姿势,扑向了即将自爆的深渊领主的身体,双手贴在了那滚烫的,已经龟裂开,就像爆开的绿色岩浆似得的皮肤上。

    黑色的树根状触须,从狄克的十个指头窜了出来,就像是十条黑色的小蛇一样,刺入了深渊领主的身体里。

    “咕...咕...”

    水牛喝水的声音,在狄克和玛洛诺斯的交接处响起,即将自爆的深渊领主就像是被抑制住的水管一样,已经扩大了三分的身体,竟然又再次缩小平稳了下来。

    “滴...生命力导入...宿主生命体征恢复中…20、30、50...滴...”

    一片硝烟飘过,将这发生的一切都掩盖了下来,正如历史的真相,永远隐藏在最深的潜流之中。

    --------------------------------------------关于老吼的结局--------------------------------------

    我虽然是个联盟~但我也很喜欢格罗姆,我曾数次想要修改掉老吼的结局,但我发现,如果他活下来,也许才是真正的悲剧。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原本剧情里,塞纳留斯是老吼砍死的,如果他活下来了,暗夜精灵将和兽人如何相处?

    在新的历史里,尽管我修改了塞纳留斯的死亡轨迹,但我仍想不到一个活着的老吼如何才能比一个为了崇高事业献身的老吼更让人难忘,说到底,老吼的死让他真正的蜕变成了一位传说。

    所以,就让上帝的归上帝,英雄的归英雄,让我们唱起战歌,送老吼魂归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