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6.英雄之末

26.英雄之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屠魔之战结束后第三天,狄克晃晃悠悠从深沉的睡眠中清醒了。

    他躺在指挥室的床上,但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屠魔战场上,眼睛刚一睁开,整个人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结果酸软无力,还杂夹着痛苦的身体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悲鸣,狄克整个人跳在半空中,然后以一个及其狼狈的形态摔在了地面上。

    “砰!”

    一声闷响,狄克揉着脑袋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胸口,腹部,双腿,全身除了左臂不疼之外,几乎没有一处是正常的,那是刺痛,就像是被烫伤之后的感觉。

    圣骑士艰难的将自己的身体挪到了椅子上,拉开抽屉,取出大法师的烟斗,吸着冷气,叼在了嘴上。

    “智慧无价!”

    密语被说出,空荡荡的黑檀木烟斗出现了饱满的烟叶,然后自动点起了火。

    “呋…舒服…”

    白色的烟气将狄克的脸笼罩了起来,他靠在椅子上,将另一只手伸在自己眼前,一抹熟悉的数字跳入他的眼中。

    “狄克-唐”

    “领主”

    “23岁,男性,健康”

    “力量180(+60),敏捷180(+60),精力1150(+300),圣能650(+300)”

    “职业模板:圣骑士-对手为非秩序生物时,伤害提高100%”

    “领主模板:斯坦索姆。追随者-精英圣骑士莉亚德琳”

    评价:巨龙之力已经激活,虽然是初阶祝福,但你以后也许可以有个外号,叫“龙之骑士”?”

    狄克的眼睛瞪大了,“全属性+30”的巨龙之力,这个是上次拯救绿龙女王和伊兰尼库斯的奖励,是由恢复了神智的伊兰尼库斯亲自加持给狄克的赐福,据说在和身体完全契合之后,就会打开。所以狄克并不好奇。

    真正让他惊讶的是:他的真实精力值,也就是耐力和生命,竟然诡异的翻了一倍!

    “这是个什么情况?我充值的外挂终于激活了吗?”

    狄克自言自语的握紧了拳头,感受着身体里流动的血液,不出意料,不管是身体的坚韧度,还是血液的粘稠度,都提高了很多,这就意味着狄克的抗击打能力和愈合能力提高了很多。

    虽然不至于像数值那样,凭空翻上一倍,但这个“意外之喜”,还是让狄克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实力莫名其妙的增长,并不单纯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艾泽拉斯这个奇妙的世界里,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一个人实力凭空翻出好几倍,但那无一例外,都是要命的情况。

    “安薇娜,你知道…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狄克将手指搭在桌子边的武器架上的圣锤锤柄,小萝莉有气无力的声音传入了狄克的脑海里。

    “笨蛋!笨蛋!笨蛋!人家不想理你!好难受...”

    “怎么了?”

    狄克皱着眉头问,他注意到圣锤上的光芒也变得稀薄了起来在,这让他有些担心,在危机四伏的恶魔战场里,少了正义之火免费提供的“圣光出鞘”,狄克的战斗力,会被凭空缩减最少五分之一。

    他虽然平时很娇惯安薇娜,尽量不会打扰太阳之灵的休眠,但在这种事关自身性命的事情上,可由不得小萝莉胡作非为。

    “哎呀!人家也不知道...只是感觉自己和圣锤的契合度越来越高啦!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来把自己和圣锤真正的联系在一起,好难受!笨蛋,等人家完成了这种联系,你的圣锤就可以变大变小哦~!”

    “…”

    狄克揉了揉眉角,这个功能可完全没有吸引力啊。

    “除了变大变小呢?没别的功能了吗?比如说让我的战斗力提升个三倍之类的…”

    “滚!”

    安薇娜的咆哮声在狄克脑子里来回震荡,圣骑士捂住了耳朵,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最后只能咬着牙服输了。

    “好啦!你这种状态已经影响到圣锤了...你到底需要多久?还有,告诉我我昏迷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家也不知道需要多久!而且人家现在不想说话,好难受!”

    “……”

    “笨蛋!你自己去看吧!”

    伴随着安薇娜痛苦的呜咽声,一股微弱的力量从圣锤锤柄传了过来,狄克没有抗拒,他眼前一黑,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第三方视角的幻境当中。

    在他眼前,格罗姆无力的身体正从深渊领主头顶摔落,他血红色的战斧留在玛洛诺斯被整个砍开的头骨上,灼热的墨绿色鲜血在他被染红的身体上不断爆开,兽人剑圣最终无力的摔落在了尘土飞扬的战场上。

    而这时候,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扑到了身体膨胀了三圈,眼看着就要自爆的玛洛诺斯身边,两只手贴在深渊领主的身体上,然后就是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水牛饮水的声音。

    “咕…咕…”

    在这种有节奏的液体流动声中,玛洛诺斯膨胀的身体竟然诡异的平复了下来,而且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身体,还在进一步萎缩,最终在长达十分钟的吸允之后,玛洛诺斯的身体消失了,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了一副巨大的白骨,以及一颗被斧子砍开的丑陋头骨。

    那把血红色的战斧,直直的留在了那颗头骨的顶端。

    血红色的藤蔓,从十根手指顶端分开,在那白色的白骨当中,蔓延的好像是被拔出来的树根一样,触目惊心,密密麻麻。

    最终,那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收回了双手,那些纤细的血红色的树枝,也像是流动的蛇一样,收回到了他的指尖中。

    那个身影转过身体,低着头,向前走了两步,紧接着一头扑倒在地面上,在他扑倒之前,他的脸在面色狰狞的狄克眼前一晃而逝,整个环境都变成了一片黑暗,然后消失了。

    圣骑士的拳头握的吱吱响,他咬着烟斗,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词。

    “鹿盔…血腥橡木…干!”

    ---------------------------------------------------------------------------------

    “铛~”

    低沉的钟声,在三天里,已经被完全肃清的火刃峡谷深处响起。

    30名穿着传统服饰的狼骑兵站在不远处,低唱着战歌氏族的歌谣,10名全副武装的圣骑士,走在两边,扛着沉重的石棺,狄克穿着一身黑色礼服,他身边站着一声黑色长裙的大小姐和莉亚德琳,身后站着面色肃穆的埃里戈尔和达利安。

    身体最强壮的赫洛德赤着上身,将深渊领主遗留下来的白色头骨抗在肩膀上,走在石棺的前方。

    就连精灵们,也罕见的派来了几位使者,他们从海加尔山赶来,带来了泰兰德,玛法里奥和加洛德的哀悼。

    萨尔和瓦洛克,身体上还缠绕着厚重的绷带,但两个兽人,一人一把铁锹,沉默的平整着早已经挖好的墓地。

    第一远征军团的矮人们精心雕琢的石碑被安放在墓地前方,那是黑色的石碑,上面刻着英雄的生平事迹,以及萨尔为他写的祷词。

    “这里长眠着格罗姆·地狱咆哮,

    战歌氏族的酋长。

    我们民族被诅咒的开始与结束都与之息息相关。

    他的名字在我们的古语中的含义是“巨人之心”,

    他名副其实!

    他巨人般的身躯有如铁塔一样耸立在玛洛诺斯面前,用鲜血为我们赢得了自由与荣耀。向你致敬!

    我的兄长,愿战歌永不消逝。?”

    这也是在石棺覆土之前,双眼通红的萨尔,悲痛的念出的祷词。

    这大概是第一远征军的指挥官们,第一次参加一位兽人的葬礼,但这一刻,在这气氛肃穆到让人窒息的场景里,没有人再表达出自己的不屑和仇恨,也没有人再用仇视的眼光盯着那些高大的兽人。

    也许从今天之后,他们在战场上相遇,还会拼命将武器砍入对方的身体,但最少在这一刻,格罗姆用自己的牺牲,为两个血海深仇的种族,打开了一条和平之路。

    所有的战士,所有的老兵,都是崇拜英雄的,而这个混乱将起的时代,需要这样的英雄,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需要英雄的出现!

    石棺覆土,所有人按顺序上前,将手中的白花放在黑色的石碑上,兽人们将自己随身的匕首和短剑放在墓穴中,这是祝福自己的酋长,和自己的兄弟,在去到另一个世界之后,不会缺少杀敌的武器。

    这是一个光荣的传统。

    狄克走上前,他从腰间解下了自己的大十字军之剑,弯腰将其放在那一堆武器里,将左手放在胸前。

    “祝你一路走好,我的战友,我的兄弟!”

    看到狄克的举动,萨尔没有阻拦,狄克有这个权力,虽然那一天最后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最后一个晕过去的萨尔,可以肯定,是狄克鼓舞了格罗姆的勇气,否则,以当时兽人剑圣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完成那不可思议的反杀。

    “等等,狄克!”

    萨尔叫住了狄克,后者转过身,就看到大酋长从瓦洛克手里,拿过了那把血红色的斧头,上面还有墨绿色的血渍。

    这是一把纯黑色的重战斧,哪怕是以对武器最挑剔的矮人的眼光来看,这也是一把近乎完美的武器,残忍和狂野,凶暴和力量,所有属于战士的品质,在这把武器上,都能找到应有的痕迹。

    倒钩形的厚重斧刃,以及战斧背后的兽骨骨刺,让这把武器充满了荒蛮的风格,黑色的兽皮被剪成条状,一圈一圈的裹在斧柄上,又让这把武器有了种内敛的风度。

    狄克疑惑的看着萨尔,看着他将这把属于格罗姆的战斧递到了他的眼前,

    “收下它吧,狄克,在格罗姆…我的兄长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将它转交你,他说,希望你将它交给它下一任主人,这把战斧名叫…”

    “它叫血吼,地狱咆哮家族传承了数千年的武器,战歌氏族的象征,族长之手!”

    狄克打断了萨尔的话,他认真的看着兽人大酋长,

    “这种象征意义如此明显的武器,交给我一个人类,真的合适吗?”

    萨尔不算好看的脸上,挤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他蓝色的双眸里布满了悲伤,

    “兽人新的国家,新的家园已经建立了,那个世界,那个留给了我们悲惨回忆的世界,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回不去了,我将它交给你,希望能成为兽人和塞拉摩和平的纪念。”

    狄克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这种传说中的武器,哪个男人会不喜欢,他的手都有些颤抖,但最终还是伸了出去,握住了血吼的斧柄。

    他甚至感觉到,这把战斧在这一刻颤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抗拒,但又很快安静了下来。

    “放心吧,萨尔,我知道格罗姆的意思,我会为它找到它真正的主人的!”

    狄克将战斧握在手里,感受着那股沉重,那股扑面而来的狂野和血腥,他眯起了眼睛,

    “以一个圣骑士的名义!我发誓,我会让它的主人,配得上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