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9.加德纳尔

29.加德纳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阿尔萨斯走了,就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沉默而无声,就像是随风而来的死亡,安静的让人窒息。

    伊利丹和狄克也启程出发,前者为了自己的任务,后者为了自己的女人。

    就像阿尔萨斯说的那样,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很憋屈,但没有办法!

    “巫妖王的亡灵天灾,是恶魔们放在艾泽拉斯世界里的马前卒,但巫妖王是不愿意屈居人下的,这一点,大恶魔基尔加丹也是知道的。”

    伊利丹行走在扭曲的树林中,狄克跟在他身后,为这个被关了一万年的恶魔猎手,解释亡灵天灾和恶魔军团的关系。

    “提克迪奥斯,那个恐惧魔王的首领,它和它的下属,是大恶魔基尔加丹用来监视巫妖王的棋子,也是亡灵天灾和燃烧军团唯一的联系,阿尔萨斯是巫妖王耐奥祖的左膀右臂,他的话其实已经透露了一个意思,巫妖王打算和恶魔们分道扬镳了。”

    狄克抽了抽嘴巴,“而我们两个,就是耐奥祖用来借刀杀人的那把刀,最妙的是,就算提克迪奥斯死了,恶魔们也不会怀疑到亡灵身上,等到恶魔们发现了巫妖王的背叛,在和我们开战的时候,就算是恶魔,也分不出足够的力量,去覆灭已经完全控制了诺森德黑暗力量的巫妖王。”

    伊利丹的身体停了停,他摇了摇头,

    “所以,这是阳谋?”

    “是的,阳谋,我们明知道这么做会放出一头恶狼,但为了对抗眼前的猛虎,我们却不得不先把被恶狼咬死的威胁放在一边,否则一头狼加上一只虎,我们死定了。”

    狄克抽了抽鼻子,用手拨开眼前的树枝,看到了远处那被恶魔们团团包围起来的古老要塞,加德纳尔,恶魔盘踞了一万年的地方。

    前文说过了,一万年的时间,让整个世界发生了沧海桑田一样的变化,很多地方都被狂乱的魔力和邪能所控制,费伍德森林就是一个例子,不过这里比较危险的原因还有另一个,那就是加德纳尔的恶魔。

    这些恶魔和现在在费伍德森林到处可见的恶魔可不太一样,准确的说,它们是上古之战中,遗留下来的一小撮恶魔逃兵,当年永恒之井大爆炸,绝大多数恶魔都被炸回了虚空中,但还有那么一些天赋异禀的家伙们留在了这个世界。

    最少狄克就知道,在整个世界的四个隐秘之地,就有四个伪装成正常生物的高阶恶魔在四处闲逛,它们在这一万年的漫长时间里,似乎已经习惯了艾泽拉斯的生活,甚至在恶魔入侵的时候,都没有主动露面过。

    这些行为古怪的恶魔暂且不说,加德纳尔盘踞的恶魔,也是一万年前的残余,但是在恶魔军团被炸回虚空之后,这些家伙就收敛了自己的行事风格,收缩起了自己的爪牙,但由于加德纳尔这个地方本身就易守难攻,再加上恶魔们在加德纳尔更深处修筑了名为“暗影堡”的堡垒,所以在这一万年里,就算是偏执的德鲁伊们,也没能除掉这伙恶魔。

    不过这些恶魔隐藏自己隐藏的非常好,实际上,除了塞纳里奥议会的高阶德鲁伊之外,很少有人知道加德纳尔这里还有恶魔的存在。

    但狄克就知道!

    实际上,当年他玩术士的时候,为了坐骑的史诗任务,可没少往这地方跑,而且他还知道,暗影堡,在过去的一万年里,已经成为了躲在艾泽拉斯世界阴影之下的那些鼠辈们和黑暗行者的乐园。

    驻守此地的,是一个强大的恐惧魔王,叫贝恩霍勒,它在过去的一万年里,控制着暗影堡地下世界的一切,甚至在燃烧军团重归于这个世界之后,贝恩霍勒对于自己的老主子们,也是面和心离,这一点,从加德纳尔暗影堡的恶魔们,没有加入任何一只进攻海加尔山的军团就能看得出来。

    显然,贝恩霍勒是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的老对手们隐隐示好,德鲁伊们也不全是迂腐的家伙,所以在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恶魔们到处遭到来自德鲁伊的袭击,唯独加德纳尔这边,只有几次象征性的突袭,从加洛德嘴里,狄克知道,这几次突袭,甚至都是为了掩盖高层和魔王贝恩霍勒的情报交易。

    这放在以前的狄克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但当他真正处于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才发现,每个族群里都有怪胎,魔王贝恩霍勒,应该就是恶魔这个族群里的怪胎了,它对于征服根本不感兴趣,甚至连恐惧魔王骨子里的毁灭也能压制,它唯一感兴趣的,似乎就是暗影堡和那个它亲自建立的地下世界本身。

    或者说,这个魔王真的把加德纳尔的暗影堡,当成自己的家了?

    呸!

    狄克表示,这种说法真恶心!

    他宁愿相信,贝恩霍勒是醉心于那种掌握了人心和权力的滋味而已。

    别小看加德纳尔的暗影堡,在现在这个十一职业大都方兴未艾的时候,这个世界所有的术士,几乎都和暗影堡有这样那样的联系,如果说艾泽拉斯的黑暗世界真的有大佬存在,那么暗影堡的魔王贝恩霍勒,绝对就是那隐于幕后的大佬之一了。

    俗话说的好,宁为鸡头,不为牛后,说的其实就是贝恩霍勒这种心思了。在燃烧军团里做个中等指挥官,被上级呼来唤去,累成死狗,还要整天想着毁灭世界,哪里有坐在舒适的暗影堡里,看着数以十万计的属下,因为自己的一个命令,疯狂的自相残杀来的愉快呢?

    狄克和伊利丹耐心的在加德纳尔外围的森林里等待,十几分钟之后,一个外表奸诈的绿皮小鬼撕开空间,出现在了两个人的周围,它鬼头鬼脑的四处看了看,然后装腔作势的轻咳一声,这才用很标准的通用语对两个人说到,

    “咳咳,奉伟大的,邪恶的,卑劣的魔王贝恩霍勒大人的意志,魔王大人卑微的仆人乌尔丹先生前来帮助大人的战士们,你们就是贝恩霍勒大人的战士吗?”

    狄克看了伊利丹一眼,高傲的恶魔猎手看也不看这个卑微的恶魔小鬼,似乎是不屑和它打交道,圣骑士只能转过身,看着自称为乌尔丹的小鬼(忘记乌尔丹是兽人,还是小鬼了,这里就把它当成小鬼。),这一看不要紧,狄克差点喷出来。

    这小鬼也不知道从哪学的毛病,竟然还穿着一套像模像样的黑色礼服,纤细的手指上带着三个金色的戒指,配合那个和身体相比有些巨大的脑袋,以及那双写满了奸诈的大眼睛,充满了喜感。

    看上去贝恩霍勒真的是很享受艾泽拉斯的生活。

    狄克脑子里泛过了这个念头,不过他也没有无聊到和一头小鬼争执,所以他点了点头。

    “如果你的主人和阿尔萨斯有约定的话,那我们就是为了他而来。”

    乌尔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它打量着狄克,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伊利丹,小鬼大概是觉察到了恶魔猎手身上天敌般的感觉,它不经意之间,朝着狄克的方向迈了一步,哼了一声,

    “很好!暗影堡和那些只知道破坏的蠢货们不一样,我们很乐意见到这个世界的安定,所以贝恩霍勒大人决定帮你们一把,在碧火小径的最深处,那些愚蠢的萨特和贝恩霍勒大人的邪恶同族们,正在腐化你们脚下的土地,但它们没有向这里的主人通报它们的行为,贝恩霍勒大人决定惩罚它们!跟我来,我会带你们过去的!”

    不要看小鬼们弱的几乎没有正面战斗的能力,但这种恶魔的特殊天赋,决定了每一名术士,都必须要想办法和一名恶魔小鬼签订契约,它们可以操纵空间,对于一些强大的小鬼来说,撕开一条传送门和喝水一样简单。

    比如眼前这个穿着礼服的小鬼乌尔丹,它只是张开手掌,向两边一划,一道墨绿色的传送门就在两个人眼前展开,乌尔丹拍了拍手掌,对狄克和伊利丹说,

    “从这里出去,就能直接到达那群萨特的营地最深处,不过乌尔丹要提醒你们,那群萨特虽然很弱,但那里有一头强大的恐惧魔王正在养伤,你们估计得花一番力气,才能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伊利丹一声不吭的走入了传送门里,狄克也想跟上去,却被小鬼叫住了,

    “嗨,圣骑士!看这里!”

    狄克回过头,就看到小鬼的手一扬,一枚黑色的珠子落在了他手心,冰冷,邪恶,但却诡异的没有引起秩序之力的反击。

    乌尔丹在空中划出了另一条供自己出入的空间门,它用奸诈的眼光看着狄克,

    “你和乌尔丹看过的所有圣骑士都不一样,所以乌尔丹决定给你一些好处!用那个珠子,就能和乌尔丹对话,暗影堡欢迎一切有需求的客人,当然,前提是你能从这一次的冒险里幸存下来,还有,你得能付得起佣金!”

    狄克愣了一下,不过在看到乌尔丹离开之后,他还是将珠子放在了自己的背囊里,狄克对于未来还没有完整的打算,但这不妨碍他留下一个可以获得独特情报的渠道,尤其是艾泽拉斯黑暗世界的情报,在和刺客联盟交恶之后,狄克需要这么一条渠道。

    不过就耽搁了这么十几秒钟的时间,当圣骑士跨过传送门之后,就看到正在擦拭战刃的伊利丹,以及周围被切成了几十块的十几头萨特的尸体。

    对于牺牲了双眼,换取了猎杀恶魔的力量的恶魔猎手来说,斩杀这些低级恶魔,和碾死小虫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感觉到了,魔法容器在北边!”

    伊利丹抬起头,被黑色布条遮蔽的眼睛看向另一个方向,“在南边,有“猎物”的气息!而且,它发现我们了!”

    恶魔猎手将战刃插回背后,他“看”了一眼狄克,

    “你去拿容器,那边没有太强的敌人,我帮你挡住它们!但记住,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一到,我会立刻离开!”

    狄克看了一眼北边陡峭的山峰,反手抽出了血红色的战斧,走出两步,战斧上泛起了金色的圣焰,他抿了抿嘴唇,快步冲了上去。

    在他身后,伊利丹活动了一下双臂,然后将身体上的武士长袍取下来,扔在了一边,精赤着上身,那一道道弯曲如焦痕一样的诡异魔纹,像是最酷炫的纹身一样,布满了恶魔猎手的身体。

    伴随着伊利丹重新抽出战刃的动作,他身体上的魔纹,也一道一道的亮了起来,就像是武士磨砺的刀锋,像是猎手射出的箭矢,像是猛兽的长牙。

    面对从另一面扑过来的大群恶魔,伊利丹裂开了嘴,露出了比其他精灵更锋利的牙齿,嗜血的气息在这一刻展开,死亡也向信徒们张开了怀抱。

    “狩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