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6.乌鸦岭的隐士

6.乌鸦岭的隐士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狭小的屋子里,气氛一时间凝固到了极致!

    亚伯咽了咽唾沫,他的身体还在颤抖,但身为男人的天性,还是让他顺手抄起了桌子上的剪刀,勇敢的挡在了伊莉莎和麦迪安面前,他的声音都在发颤。

    “你…你是谁!外乡人,这里…这里不欢迎你!这里也没有叫麦迪安的!快…快走吧!”

    听到这话,有些郁闷的狄克挠了挠头,然后举起双手,放在身前,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很快他又清了清嗓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徽章,递给了亚伯。

    “呃…你们好像误会了些什么,好吧好吧,放下剪刀,守墓人,那玩意只会伤害到你自己,看看这个!我是来自塞拉摩的圣骑士,这是我的徽章,看,上面有洛丹伦的徽记,你应该认识这个的!”

    这站在黑暗里的大个子显得很友善,亚伯这才松了口气,但他还是没放松警惕,作为一个守墓人,他见过那些盗墓贼有多么奸诈!他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狄克的徽章,放在眼前看了看,亚伯年轻时在夜色镇当过药剂师学徒,还当过艾伯洛克公爵家的私兵,所以七国联盟的徽章,他还是认识的。

    在仔细的辨认了那个鎏金的徽记之后,亚伯彻底松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就又惶恐起来了。

    别忘了,这毕竟是个封建时代,一位圣骑士,在暴风城这样的大城市也许不算什么,但在乌鸦岭这样的穷山僻壤,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亚伯的腿都有些软,天呐,自己干了些什么?自己竟然拿着武器威胁尊贵的骑士老爷,不过就在亚伯胡思乱想的时候,狄克已经一步踏进了房间。

    在灯光照耀下,领口的蓝色火焰光芒被掩盖,狄克那与人为善的脸映入了三个人的眼睛里,大概是秩序之力的存在,让狄克的气质很容易被其他人接受,当然,在非秩序生物眼里,狄克就“丑陋”的不像样子了。

    但这下,就连伊莉莎都松了口气,她放开了一直被她抱在怀里的麦迪安,匆匆忙忙去准备简陋的茶水,招待尊贵的“骑士老爷”。狄克邀请诚惶诚恐的亚伯坐在椅子上,他自己也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麦迪安。

    这个小孩已经不紧张了,但取而代之的是,他的银白色眼眸,紧紧的盯着狄克衣领上的那支蓝色火焰玫瑰,血脉相承的感知,正在召唤着这孩子,那支玫瑰上,似乎有自己亲人的味道。

    狄克顺着麦迪安的眼光,看到了自己胸前的火焰玫瑰,他叹了口气,将玫瑰拿在手里,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最后将其递给了麦迪安。

    他扭头对亚伯和他的妻子说,

    “实际上,你们不用担心,这孩子的父亲,也是我的长辈,我受他委托,来看看麦迪安,对了,亚伯,我在夜色镇听说,你年轻的时候,当过一段时间的药剂师学徒,对吗?”

    亚伯克隆比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

    “是的,骑士老爷,我是在北郡长大的,年少时,修道院里的牧师经常让我帮他打下手,做一些简单的治疗药剂,但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那些精细活了。”

    “不用担心,我的朋友!”

    狄克摆了摆手,伸手拿过了亚伯桌子上有些旧的鹅毛笔,又从背囊里拿出一小卷皮质卷轴,刷刷刷的写下了很多东西,最后将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翻转过来,放在嘴里哈了口气,像是印章一样盖在了卷轴的末尾。

    他将卷轴递给了亚伯,语气松快的说,

    “你知道洛丹伦的长公主吗?呃…你应该不知道,不过没关系!那位殿下在卡利姆多新建了一个国家,现在就需要你这样有一技之长的人加入,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带着这卷轴去荆棘谷的库尔森营地,他们会安排人送你们去塞拉摩的,在那里,你能轻松谋到一个很不错的职位!”

    亚伯克隆比的前半生穷困潦倒,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发生的?他有些犹豫的不敢伸出手,但麦迪安却开口说,

    “亚伯大叔,去吧,叔叔也说了,暮色森林越来越不安全了,你和伊莉莎阿姨住在这里,很危险!”

    亚伯回头看了一眼紧张的伊莉莎,最终还是接过了狄克的卷轴,然后目送狄克带着安静的麦迪安走进了深沉的荒野里。

    “亲爱的…你说我该不该…”

    “没事的,亚伯,那些事都过去了,反正夜色镇的人都讨厌我们,不如就听那位大人的,我知道你少年时读了很多书,如果没有那次事故…你本该成为一个体面人的,亲爱的,不要再错过这难得的机会了。”

    “哎…好吧,我们明天就走!呀,忘记问那位大人的名字了,我们得想办法好好谢谢他。”

    “这里不是有吗?你看,亲爱的,那位大人叫狄克-唐...呃,这可真是个古怪的名字,居然还有人叫这个?”

    -------------------------------------------------------------------------------------

    “你为什么要帮亚伯大叔?你和他只是第一次见面!”

    麦迪安像个小大人一样走在狄克前面,在黑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索性这小孩子就摘掉了自己的遮脸布,他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质问狄克,

    “你说,你有什么阴谋!”

    面对这质问,狄克耸了耸肩,

    “亚伯有足够的能力过上更好的日子,我只是碰巧发现了他的天赋罢了。”

    不过从麦迪安不屑的表情里看出,显然,这早熟的孩子并不相信狄克的说法。

    实际上,狄克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亚伯克隆比,那个现在不名一文的守墓人,在4年后,他的妻子会因病去世,爱妻至深的亚伯承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就自己动手,试图把妻子“复活”过来!

    这看上去像个异想天开的注意,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成功了!

    尽管复活的妻子变成了要食人心的亡灵怪物,但她仍然奇迹般的保留着自己的理智,亚伯为了复活的妻子,偷偷谋杀旅人,最终引来了夜色镇的精锐卫兵-守夜人,伊莉莎被重新处死!

    亚伯却被流放,但这个天才药剂师时刻都想着复仇,然后变成了一个怪物,于是他欺骗玩家们,从无到有的收集材料,最终独自制作了可怕的战争兵器—憎恶!

    难以相信吧?一个只接受过最初级炼金学知识的中年人,在仇恨的力量下,竟然无师自通的制作出了憎恶,这一点,已经足以证明亚伯克隆比这个现在落魄的中年人的炼金天赋有多高了!

    当年“藏尸者的复仇”和“斯塔文的堕落”这可是暮色森林最出名的两个任务线,狄克不止一次做过这任务,因此对于亚伯克隆比这个怀才不遇的可怜悲剧家伙,狄克也不吝给出援助之手。

    至于另一个暮色森林的著名人物,斯塔文,那家伙纯粹就是个自恋狂和老色鬼以及杀人狂的结合体,狄克对他毫无兴趣!那种人渣,还是早死早超生为妙。

    不过麦迪安这个小屁孩也不纠结这个问题,相反,他从怀里取出了那支不断燃烧的蓝色火焰玫瑰,举在手里,高声问到,

    “你说你认识我的父亲,那他在哪里?”

    狄克抿了抿嘴,面对这个问题,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在狄克犹豫的时候,一把冷幽幽的血红色匕首贴在了狄克的脖子后方,只需要轻轻一刺,圣骑士就会命丧黄泉,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冰冷的刀锋却一直没有刺下去!

    这把匕首看上去就像是骨头和钢铁的结合体,在反曲的刀刃边缘,一个凹陷中,浮现着旧部落的标志,最外方还有三枚锋利的尖刺,刀刃上隐隐有红色的凹槽,那是用来放血的邪恶设计。

    如果狄克转身的话,他一定能认出来,这把匕首,就是盗贼三神器之一的弑君者,它的持有人,从莱恩国王的心脏被刨出的那一刻,就一直归属于史诗刺客迦罗娜所有,而前文说过,迦罗娜,就是麦迪安的生母!

    但最让人恐惧的是,不管是麦迪安,还是狄克,竟然都没有意识到这把匕首的存在,直到狄克冷幽幽的说,

    “麦迪文先生…已经…已经回去了他梦想里的地方,那里有他的朋友,有他的爱人,有他所有快乐的时光,这朵花,就是麦迪文先生最后的赠予,麦迪安,你有资格接受它,也只有你有这个资格!”

    无形的空气里,也似乎有一声低微的抽泣,那把匕首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就像它悄无声息的出现。

    “不!我不要它!”

    麦迪安低下了头,语气从低沉变得高昂:

    “麦迪文…麦迪文是这个世界的罪人!我不要!我痛恨我的血脉,我痛恨他,我不想他成为我的父亲,我不想!”

    “啪!”

    麦迪安将那朵燃烧的火焰之花仍在狄克脚下,疯狂的就像个小兽一样朝他嘶吼,狄克怒气上涌,在他心里,拯救了世界的麦迪文已经足够偿还那本不属于他背负的过错了。

    而且这世界谁都有资格则被麦迪文,但唯独麦迪安,作为麦迪文唯一的血脉,作为星界法师临死前,还在思念的孩子,他没有这个资格!

    狄克举起了巴掌,他想要教训一下这个坏孩子,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放下了手,怒斥到,

    “闭嘴!你这个傻蛋!你根本不知道麦迪文先生为了这个世界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

    “滚开!离我远点!”

    麦迪安被狄克的话激怒了,这孩子天生就有四分之一的德莱尼和二分之一的星界法师的优良血统,魔法天赋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强的那几个人之一,虽然还只是个小孩子,但在愤怒之下,爆发出的力量,却足以击倒超过十个成年人了。

    但,他面对的是狄克!

    所以这还不够!

    在绚丽而疯狂的紫色的,细碎的魔法风暴将麦迪安包裹起来的时候,地面的草皮和周围的树木都被吹得呼呼直响,而且那暴躁的魔法正在快速膨胀,显然,麦迪安打算用一记魔爆术,将狄克逼退。

    但就在这时候,一只闪耀着圣洁光芒,被皮质手套覆盖的左手,蛮横的刺入了那锋利如刀的魔法风暴里,扼住了麦迪安的脖子,温暖而稍显灼热的圣光冲入麦迪安的身体里,死死的将那即将爆发的魔法能量压制了下去。

    真正的压制!

    力量阶位上的绝对压制!

    不过像麦迪安这种天命主角的模板,身边不跟着一位老爷爷那是说不过去的,就在狄克将麦迪安的魔法压制的那一刻,冷漠而沧桑又如同破布撕扯般沙哑的声音在狄克左侧的黑暗森林里出现了。

    像是风的呢喃,又像是雷电般迅捷,窜入了狄克的耳中。

    “我只说一次!放下那孩子,圣骑士!”

    狄克的眼神唰一下,转向了黑暗森林,一个皮肤干枯,双眼银白,身材佝偻,穿着古怪法袍的人类老法师正拄着法杖如幻影一样站在那里,从狄克身上剧烈跳动的圣光就能看出来,这个老法师…是个亡灵!

    从那暴躁如狂风般舞动的法力波动来看,狄克毫不怀疑,自己只要稍有异动,就会被最古老的魔法撕成碎片。

    但他并不慌张,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将挣扎的麦迪安放在了地面上,拍了拍手套上的草屑,慢里斯条的说,

    “梅里-冬风,最古老的亡灵,最强大的法师之一,看看你把这拥有伟大血统的孩子,教成了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