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追猎者和猎人--加更四

20.追猎者和猎人--加更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阿塔哈卡神庙之外,在那潭已经变得清澈的湖水边,狄克,德米提尔和龙人达斯,正站在那里和伊兰尼库斯的幻影告别,女狼人维琳德则背着那把明晃晃的大镰刀,正好奇的逗着一只跑到湖边喝水的小鹿。

    在一串惊心动魄的旅程之后,他们将离开这个几乎无时无刻都是阴云遮天的鬼地方,前往另一个地方,继续自己人生的旅程。

    狄克和伊兰尼库斯的幻影站的很近,他在离开之前,还是决定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给即将全部撤离阿塔哈卡神庙的绿龙们。

    “伊兰尼库斯先生,阿塔莱巨魔,不过是荆棘谷的古拉巴什巨魔的分支,而且我听说在之前,哈卡莱祭祀和古拉巴什巨魔的交往很密切,我很怀疑,哈卡的信仰已经在那座失落的城市里复兴,也许我们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还会再次和这位夺灵者打交道。”

    圣骑士的双眼很严肃,伊兰尼库斯则显得很放松,

    “安心吧,狄克,只要不是在这座神庙,哈卡的威胁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强,如果哈卡还记不住教训,我不介意活动活动身体,艾泽拉斯可不是随便一个自称邪神的家伙想来就能来的,不要再去考虑哈卡的事情了。”

    看到伊兰尼库斯信心满满的模样,狄克忍不住又想起了当初在翡翠梦境,这位化身“梦境暴君”的家伙,以二分之一的力量,就打的泰兰德一行人抱头鼠窜的模样,最终还是松了口气。

    有了伊兰尼库斯的保证,他最少短时间里,确实不用怎么担心那位丑陋的邪神降临了。

    众人友好的告别,在德米提尔和达斯略带忧伤的目光中,他们踏上了回城的道路。

    坦白说,悲伤沼泽真的不是一片合适居住的土地,那些恶心的,无处不在的烂泥潭很快就让狄克的鞋子里沾满了泥水,最后圣骑士羞恼之下,还是召唤出了星骓,带着已经不再害怕高空飞行的狼人妹子,窜上了天空。

    至于德米提尔和达斯,狄克表示完全不用担心他们,这两条绿龙也知道卡拉赞的方位,准备在这里打打牙祭的他们让狄克先走,而且还表示,他们肯定会比狄克先到的。

    在充满了水汽的潮湿空气里,狄克握着星界飞马的马缰,任由在空中撒欢的星骓带着他们沿着弯弯曲曲的轨迹向卡拉赞回返,被抱在怀里的维琳德的耳朵竖了起来,她抬头看了一眼双眼没有焦距,明显处于沉思中的狄克,忍不住开口问到。

    “你...你有心事?”

    维琳德的追随者转化早就结束了,现在的她和莉亚德琳一样,共享了狄克,除了重生之外的所有记忆,两个人之间隔阂,也在这种分享秘密的氛围中逐渐消失。

    狼人沙哑的声音将狄克唤醒,后者嗯了一声,还是没有说话,直到几分钟之后,他才开口说,

    “卡拉赞的事情结束之后,你跟我去一趟北疆,在那里找月光草和其他草药,把你的狼人形态转换过来,这样多少有些不方便。”

    “嗯,北疆啊,我当初带着月神镰刀,从荆棘谷靠岸的时候,就想去北疆来着。”

    维琳德的声音也变得忧郁了起来,“我在费伍德森林召唤的那些狼人不受控制之后,只能将它们全部送回了翡翠梦境,然后我就听说北疆那里也有个法师从梦境里召唤了狼人,我就打算去找他,看看他是怎么控制那些家伙的。”

    “阿鲁高?”

    狄克嗤之以鼻,“那就是个疯子,指望他能控制狼人?不不不,现在估计他已经被狼人控制了吧。”

    “是啊,当我真正成为狼人之后,我就知道,谁也控制不了我们。”

    维琳德坦然接受了自己成为狼人的现实,她的声音和身体在颤抖,“没人可以操纵自由,那是源于我们骨子里的野性,杀戮,猎杀,还有疯狂,那是深入脊髓的疯狂,如果没有月神镰刀,我恐怕,我恐怕也早就迷失在那种本能里了。”

    “安心!乖孩子,安心!”

    狄克感觉到了维琳德的颤抖,他伸出手,在女狼人头顶摸了摸,“你和其他狼人是不一样的,呃...最少他们没有你这样漂亮的尾巴。”

    “嗯?”

    维琳德因为情绪失落,而低垂下去的耳朵噌的一下就竖了起来,她双眼发亮,“真的吗?其他狼人没有尾巴吗?”

    狄克挠了挠头,在记忆里快速搜索了一边,然后不确定的说,“好像其他狼人真的没有尾巴,他们的耳朵也不是长在头顶的,和人类一样是长在脸后的,不像你的耳朵,可以竖起来。”

    “这么说?我是独一无二的咯?”

    变成了狼人之后,原本恬静的女祭司,性格也变得古怪了起来,在反复确认了自己独一无二之后,她的心情很快就好了起来,甚至还哼起了一首暗夜精灵的小调。

    果然,正如维琳德所说,变成狼人之后,她的行为就越发古怪了起来。最少狄克就不知道,有尾巴这回事为什么会值得让她这么高兴。

    于是在独特的小调歌声中,星界飞马拍打着绚丽的翅膀,破开云层,在空气中留下了一大串星光轨迹,如梦,如幻。

    --------------------------------------------------------------------------------------

    不正常的绿色海潮拍打着黑色的海岸,头顶的天空满是黑云和闪电,那些不详的风景盘旋着在天空中形成了一道黑白相间的漩涡,狂风吹袭,在海滩已经锈蚀的武器上拉出了呼啸的声音。

    这是一片不毛之地!

    在不时亮起的闪电的光芒中,海滩不远处,一座通体墨绿色的石质建筑矗立在那里,在黑暗的背景里,出现了比黑暗更浓重的味道,虽然那建筑物的大门敞开,但任何一个正常的生物,都不会愿意走进去。

    不过事情总有例外,就在一道闪电的光芒转瞬至极的那一刻,两摸锋利的刀光在建筑物的入口亮起。

    月色的刀刃刺破空气,狠狠的斩入了黑暗当中,随后就是娇喝和武器的交击声,一大一小两团影子在狭小的空间里来回挪移,每一次接近,都有让人发寒的杀气扑向四周。

    在不断亮起的闪电的照耀下,两个影子也进入了这阴沉的画面里。

    那是一头萦绕着墨绿色烟雾装火焰的高大影子,他背后长着巨大的黑色蝠翼,头顶还有恶魔一样弯曲的双角,在闪电的光芒下,那赤着的上半身的魔纹在黑暗中散发着绿色的光芒,他的双手握着两把弯月形的战刃,即便是在深沉的黑暗里,那刀刃上散发的幽绿色光芒,也能让人毛骨悚然。

    那两把刀,就像是狂笑的屠夫,它们在渴望收割生命!

    而另一侧,则是娇小的影子,铁质的猫头鹰头盔遮住了这女人的脸,身上链甲和板甲混合起来的战甲,以及几乎笼罩全身的,镶满了刀刃的披风,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从神话走出来的捕猎者。

    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在下一次刀轮和战刃的接触之后,两个影子分别退向两边,看得出来,这一场缠斗,已经进行了太久了。

    “玛维,我说了很多次了,离我远一点!”

    恶魔猎手收起了自己的战刃,将其背负在身后,但恶魔变身却没有解除,面对玛维-影之歌这样的守望者,即便是一秒钟,甚至是眨眼间的疏忽,都有可能失去性命。

    伊利丹的声音比当初和狄克告别的时候,沙哑了很多,也沧桑了很多,他的语气森然,但其中多少带着一丝无奈。

    “我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别挡我的路!”

    “休想!囚犯,乖乖跟我回守望岛,否则就去死吧!”

    玛维也将放在身前的刀轮拄在手心,这巨大而狰狞的武器支撑着她的身体,在玛维开口的那一瞬间,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在她的头盔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水痕。

    “萨格拉斯之墓...你在里面找到了什么?伊利丹,交出来!”

    恶魔猎手抬头看了一眼流泪的天空,当然,他看不到那雨滴,但在恶魔变身的情况下,仅仅是依靠感知,他也能“看”到每一滴雨水从天而降的样子,以及在雨水中,显现出了完整轮廓的玛维,那个看守了自己一万年的狱卒。

    “抱歉,但这个东西,我真的不能给你!”

    恶魔猎手耸了耸肩,“而且你没发现吗?玛维,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所以...回去吧,去哪里都好,别再跟着我了!”

    面对恶魔猎手挑衅的话,在一道闪电闪耀之后,玛维的声音也幽幽的传入了伊利丹的耳中,

    “是吗?你真的对自己的力量,这么...自信吗?”

    “噌!”

    幽白色的影子悄无声息的从伊利丹身后的空间里出现,那模糊的,但勉强能看出来是个守望者形态的影子,高举着手里的荆棘之轮,朝着恶魔猎手猛斩而下,然后被猝不及防的伊利丹,勉强用背后的战刃挡住了这一击。

    幽白的影子显然没有足够的杀意,只是这一击之后,就消散于无形,但很快,她就在玛维身后重新出现。

    “这只是打招呼,下一次,它就会斩在你的脑袋上!”

    守望者幽幽的声音从雨幕中传来,伊利丹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

    “复仇之灵,用你的灵魂唤来的不死亡者...你可真是个疯子!”

    “承蒙夸奖,你不也是吗?”

    玛维重新举起了刀轮,看的出来,她认真了。

    面对守望者,伊利丹谨慎的后退了几步,然后从手心摸出了一个小黑球,

    “很遗憾,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耗在这里,玛维,听我的劝告,回去吧,别出现在我面前了,下一次,我的刀就不会这么软弱了!”

    “砰!”

    恶魔猎手捏碎了手心的小黑球,然后整个地面都开始崩裂,开始颤动,开始怒吼,在守望者惊讶的目光中,远方,那个刚刚还耸立在沙滩上的黑色建筑,竟然开始了崩溃,快速的,可怕的崩溃!

    那坚固的建筑,那石质的神庙,那监狱!就像是被看不到的手推倒了一样,轰隆隆的倒塌了。

    “不!娜莎!”

    玛维再也顾不得追捕逃跑的伊利丹,她飞速扑向那已经彻底倒塌的建筑,就像风中的黑影子,那里...那里正埋着她最忠诚的下属,她视为亲人的姐妹。

    “伊利丹!!!我发誓,我发誓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