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1.重归北疆--加更五

21.重归北疆--加更五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恢恢恢~”

    伴随着星骓拍打翅膀戴起来的呼呼风声,这星界战马很不情愿的在狄克的控制下,从高空盘旋了几周,稳稳的落在了卡拉赞的狮鹫棚里,把几只无精打采的幽灵狮鹫惊得拍打着翅膀就窜了出来。

    星骓像是嘲笑一样,恢恢叫着用大头顶了顶狄克的腰,后者拍了拍它的脑袋,把它收入了手里的魔法缰绳里,带着兴高采烈的维琳德从后门走入了卡拉赞当中。

    “展览馆为您开放!尊敬的访客!”

    高大的机械魔偶,被麦迪文命名为“馆长”的神奇生物,用金属音为狄克打开了通往观星台的大门,狼人姑娘双手里抱着一篮子从桌子上拿过来的水果,一边跟在狄克身后,一边悄悄的将美味多汁的浆果塞进嘴里,然后被甜美的汁液弄得满脸幸福。

    原本没有资格进入卡拉赞的女狼人,现在也能大摇大摆的在这座古朴的法师塔里来回游荡了,显然这肯定是在他们离开的过程中,麦迪安那个小家伙也将维琳德拉入了卡拉赞的访客体系里。

    狄克轻轻推开大门,观星台还是那副老样子,那头半死不活的古怪绿龙趴在地上打着雷鸣一样的哈欠,在狄克走入大厅的时候,老龙的眼睛半张开,鼻孔也动了动,显然,它从狄克身上,嗅到了绿龙的气息,不过“虚空”到底已经脱离了绿龙军团,所以几秒钟之后,它又闭上了眼睛,再次打起了呼噜。

    在观星台的另一侧,老法师梅里-冬风正在翻看一本漂浮在空气中的书典,穿着碧蓝色法袍,换了一根精致的短法杖的麦迪安站在梅里身后。

    “你回来了!狄克大哥!”

    麦迪安回头看了一眼,脸色的表情当即鲜活了起来,他跑向狄克,但又没有向那些小姑娘一样投入狄克的怀里,而是站在他身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那个,你的事情办完了吗?”

    “当然了!哦,对了,我还给你带了礼物!”

    狄克拍了拍手掌,从储物背囊里取出了一件贴在一起的绿色法袍,这东西刚一拿出来,涌动的魔力就将梅里-冬风从沉思中惊醒了,他看了一眼被麦迪安接在手里的法袍,忍不住开口说,

    “这太贵重了!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件法袍,应该是经过强效附魔的珍品,麦迪安这个年龄,他穿这个还太奢侈了!”

    狄克耸了耸肩,这件法袍是在阿塔哈卡神庙里,苏醒的女狼人到处乱窜的时候,从一个角落的箱子里找到的,一拿出来狄克就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了。

    风蛇的拥抱,当年阿塔哈卡神庙里,和龙之召唤并列为最有价值的战利品之一,游戏中是紫色品质的高级货,放在现实里,虽然狄克没有贸然去鉴定,但也绝对不会是什么残次品就是了。

    不过圣骑士摸了摸麦迪安被梳的油光发亮的脑袋,这孩子可是麦迪文先生唯一的血裔,他本该享有比这一切更好的资源,本该成为一位王子一样的人物,结果却在野外流离了整整16年,这件法袍,就当是狄克替麦迪文做的一些补偿吧。

    “梅里先生,说说黑暗能量的事情吧!我这一路上,可是从那些幽灵那里,听说了很多关于暮色森林的黑暗天幕再度扩散的消息了!”

    听到狄克谈起了正事,梅里便不再纠缠于法袍的时候,而是指着观星台上方,那狄克完全看不懂的复杂的,随时伴随着星图运转的超大型星轨说,

    “在你离开的这几天,我已经找到了黑暗能量的源头。毫无疑问,它来自卡拉赞,而且是来自一个我们都未曾知道的地方!”

    梅里合起了眼前漂浮的书典,拄着木棍,就像是弱不禁风,半截入土的老家伙,他轻咳了一声,继续说,

    “就在这座塔的下方…并不在泥土里,而是在一个和法师塔相连的外层空间里,被黑暗意志操纵的麦迪文,秘密修建了一座“逆塔”,就像是倒立着刺向那空间里的“卡拉赞”一样,我有理由认为,那座逆塔,就是这些黑暗力量的来源!”

    梅里的话,让狄克眉头一挑,果然,那从未被人找到的“逆塔”是存在的,前世的玩家们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用一些“不寻常”的手段进入了卡拉赞深处,结果仅仅是逆塔的一部分,就把广大玩家吓住了,而且也失去了继续向下的手段。

    不过现在,从梅里这个老法师嘴里,狄克再一次确认了“逆塔”的存在,而且卡拉赞本身就是艾泽拉斯和诸多空间汇聚的地方,这里出现一个外层空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那我们该怎么做?封印它?”

    狄克追问到,梅里摸了摸自己剩下不多的胡子,摇了摇头,

    “封印?我们封印不了它!逆塔已经和那个空间融为一体,要封印,就得摧毁逆塔,但麦迪文离世之后,还有谁能摧毁它?我们要做的,只是隔绝它就好了!只要禁魔结界封堵住逆塔的底部,就能保证黑暗能量不再扩散,这就是我们能做到的极致了。”

    “那…我要做些什么?”

    狄克试探性的问,梅里那双银白色的王灵之火瞅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麦迪安,“你?粗鲁的士兵在这里可派不上什么用场,那里也没有什么怪物需要你去砍杀。所以,你只需要在我加固结界这一段时间,把这孩子送到他祖母那里就可以了,在结界展开之后,整个卡拉赞都可能会发生某些变化,麦迪安不应该留在这,最少现在不应该!”

    “但是我最近要去一趟北疆…很要紧的事情!”

    狄克抽了抽嘴角,他敢肯定,自己只要踏上塞拉摩的土地,就别想再轻易走出来了,自从在海加尔山的“疯狂作死”之后,法师大小姐,对他有了一种,嗯…“不太正常”的保护欲。

    这个拙劣的借口根本没能打动梅里,他一边拄着木棍走向那本书,一边随意的挥了挥手,

    “这个我不管,只要麦迪安回到他祖母那里,一切都好,反正这座塔估计得再次封闭好几个月的时间,足够你去做很多事情了。”

    说完,也不等麦迪安告别,一挥手,传送门的光芒在三个人脚下出现,猝不及防的三个人就被直接从顶部的观星台,扔到了最下层的马厩里,正在百无聊赖的和穿着全身甲的猎手阿图门理论着什么的龙人达斯根本来不及防备,就被三个从天而降的家伙砸到在了地面上。

    德米提尔目瞪口呆的看着滚成一团的四个人,还没等他出声,一声夸张的尖叫就从他身后传了出来。

    “天呐!小主人,这是出了什么事!是哪个该死的家伙袭击了您?让阿图门大人去干掉他!”

    两个浓妆淡抹,穿着暴露的魅魔侍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满脸小心的将摔得晕晕乎乎的麦迪安从地上拉了起来,其他几个人她们看都没看一眼,两个侍女抱着麦迪安就走进了宴会厅里,阿图门歪了歪脑袋,大概也感觉到了无趣,转身走入了马厩当中,留下了一堆烂摊子。

    “哦…伙计们!”

    狄克艰难的从狼人姑娘柔软的身体下方将脑子钻了出来,对德米提尔笑了笑,

    “我们得准备一场远行了。”

    --------------------------------------------------------------------------

    半个月之后,奥特拉克山谷之外的雷矛营地里。

    雷矛矮人们在几个月之前,和霜狼兽人重新界定了奥特兰克山谷的归属权,从那之后,就没有人再去征战平原那破地方了,矮人们虽然不畏惧战斗,但他们也不是狂热的战争贩子,没人喜欢那种随时都会被征召踏上战场的局面。

    没有好战争,没有坏和平!

    闲下来的矮人们开始考古,开始挖矿,开始锻造,开始做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甚至还有一些矮人,在考兰之匕的外围,和南海镇以及塔伦米尔的中点,建立了一个小集市,售卖一些他们打造的武器和农具,看上去生意好极了!

    狄克一行人刚刚抵达这里,对狄克印象深刻的雷矛矮人们就热情的将狄克和他的4位随从接进了营地里,一场迎接“屠魔英雄”的盛大宴会随后召开,最后就连雷矛元帅范达尔,也抱着麦酒桶,和狄克拼起了酒。

    这些疯狂的矮人疯起来,最后就连德米提尔这头真正的巨龙都双眼转着圈倒在了地上,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除了那些外围站岗的哨兵之外,整个宴会厅里,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到了一地人。

    时间飞快的溜走,在月明星稀的时候,狄克突然感觉到有一双柔软的手,在触碰他的脸,圣骑士睁开眼睛,莉亚德琳微红的眼眶映入了眼帘,狄克想要说话,一双冰冷的双唇就贴在了他的嘴上。

    好几分钟之后,气喘吁吁,面色通红的两个人才分开,身体都软了的精灵被勉强醒了酒的狄克抱在怀里,两个人依偎在一起,悄悄走出了雷矛营地。

    坐在一块石头上,两个人低声说着话。

    “塞拉摩那边有消息吗?”

    狄克和莉亚德琳的双手交缠在一起,两个人默默的体会着这难得的宁静,面对狄克的问题,莉亚德琳点了点头。

    “前两天,我们护送最后一批愿意追随卡莉雅长公主的平民在南海镇登船,这批平民有5000人,等他们过去之后,塞拉摩的人口就能突破8W,长公主的信函昨天寄到了南海镇,她让我们尽快返回塞拉摩,长公主陛下已经正式将北疆的战事托付给了莫格莱尼先生,我们没有再多理由插手北疆的事务了。”

    狄克不置可否的伸手将精灵的脑袋放在自己胸口,“塞拉摩周围的土地足够8W人生活了,长公主的决定是正确的,北疆现在就是一锅乱炖的粥,连凯尔萨斯都不愿意参与到其中,对了,白银之手现在怎么样?”

    提到这个问题,莉亚德琳抿了抿嘴,艰难的说,

    “白银之手…很不好,狄克,我要告诉你个坏消息,驻守十字军堡垒的库尔塔兹领主,牺牲了。”

    听到这消息,狄克沉默了,那个豪爽的老矮人,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吗?还是像历史里那样,死在了十字军堡垒里,虽然他和库尔塔兹的交情并不深,但对于这位曾教授过他武技的老矮人,狄克还是颇为敬重的。

    他咬着牙,握紧了拳头,“阿尔萨斯做的?”

    “嗯,在那一天,我们揭露了恐惧魔王变身的达索汉,安多哈尔的巫妖阿拉基趁势攻占了十字军堡垒,但很快就被支援的库尔塔兹领主击退,不过二天后,阿尔萨斯归来,他指挥着数十头冰霜巨龙,把十字军堡垒连同其中的数百名骑士,都变成了冰雕。”

    莉亚德琳也很悲伤的说,“虽然阿尔萨斯刚进入东达隆米尔,就被莫格莱尼先生和灰烬使者击退了,但白银之手辛苦夺下来的西达隆米尔,却又再次回到了阿尔萨斯手里,还有银松森林,那里已经全部沦陷了,骑士们现在只能死守希尔布莱德丘陵和寒风营地,不过铁炉堡也派来了援军,局势还不算太糟糕。”

    “血色十字军呢?”

    狄克又问到,这一次莉亚德琳则连话都不想说了,她将双手环过狄克的脖子,疲惫的梦呓到,“东达隆米尔差点被攻破,北疆的局势再次变得糟糕,老莫格莱尼重新提议组建血色十字军,坚持否决的我们已经站在了所有圣骑士的对面,就连那些新兵都不再支持我们,狄克,对不起,我还是没能阻止血色十字军的建立。”

    “不,亲爱的,你做的够好了。”

    狄克轻轻在精灵额头上一吻,“北疆…北疆就交给他们吧!我们不玩了,召回还忠于“银色黎明”的圣骑士,你先带着他们在南海镇等我,我去办件事情,然后我们去铁炉堡!那里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对了,我要送你一样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