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2.“老朋友”--加更六

22.“老朋友”--加更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银松森林的天空已经蒙上了厚重的“黑暗天幕”,阳光再也无法照射到这片大地上,入目之处,穿林而过的风呼呼的吹动着森林的树木,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下来,安静到诡异,安静到让人心头发寒。

    狄克,达斯,德米提尔,维琳德以及非要跟来的莉亚德琳骑在战马上,正穿过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和银松森林的交接处,进入达拉然大平原。

    走在最后面的龙人达斯时不时会回头看一眼黑暗的森林,他能敏锐的感知到,那森林里,有不止一双眼睛在偷偷的窥视他,这种感觉糟糕透了!莉亚德琳发现了达斯的举动,她单手扶着腰间那翠绿的剑柄,低声解释到,

    “那是狼人,前几个月出现在银松森林外围的怪物,是从吉尔尼斯国境跑出来的,现在在银松森林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这些肮脏的东西!”

    “狼人?”

    达斯和德米提尔惊诧的扭头看了看身边的维琳德,这种目光让维琳德心头羞恼,她呜呜叫了一声,

    “别这样看着我!混蛋,我和那些低等生物不一样!我...我有尾巴的!”

    这句话差点没让狄克笑喷了,圣骑士很艰难的抖动着肩膀,强迫自己不笑出声,但其他人就没有这顾忌了,达斯和德米提尔的笑声传出去好远,就连莉亚德琳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将左手搭在了快要暴走的维琳德的肩膀上,将女狼人的暴躁压抑住了。

    “维琳德,一会你跟着莉亚德琳去希尔斯布莱德丘陵防线,那里有个尼尔尼斯难民开设的小集会,你在那里很有可能能找齐月光草和其他草药,不要透露风声,找齐之后就回南海镇等我们!”

    十几分钟之后,众人来到了三岔路口,向北走是达拉然大平原,向南走是希尔斯布莱德丘陵防线,狄克挽着莉亚德琳的手,轻声说,

    “注意安全!莉亚,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也是...”

    精灵伸手将自己染成桔色的头发向后抚了抚,在狄克脸颊吻了吻,“我等你回来。”

    目送圣骑士和狼人姑娘共乘一骑消失在路边,狄克伸展了一下身体,从怀里取出了一封用特殊的树叶写的信函,又看了一遍之后,翻身上马。

    “德米,达斯,我们走!”

    “去哪?”

    “去见一位老朋友!”

    另一边,达拉然大平原和奥特兰克山脉的交接处,背着另一名守望者的玛维像影子一样从旁边的树枝上跳下来,轻盈的落地,脚边带起的风,将地面上的落叶吹起。

    “娜莎,再坚持一下,很快你就能得到治疗了!”

    玛维的声音从未这样柔和过,而被她背在身后的守望者艰难的说,“不,女士,你把我扔在这里吧,我已经是个累赘了!”

    “闭嘴!娜莎,你必须得活下去!放心,我会让伊利丹那个恶徒得到应有的惩罚的!”

    守望者领袖将背后的姐妹放在旁边的石头上,从腰间取下一个水囊,放在她嘴边。

    这个守望者的伤势很严重,她全身的盔甲都诡异的扭曲了起来,死死的卡在身体表面,而且在那破碎的,混杂着金属碎片,血肉模糊的伤口里,还有肉眼可见的黑色气体在来回缠绕,这根本就不是单纯的伤势!

    这也是为什么玛维都觉得棘手的原因,为了娜莎的伤势,她甚至撇下了脸面去寻求泰兰德的帮助,但就连泰兰德的月神神力,也没办法根除这种诡异的伤,不过月之祭祀也算厚道,她给玛维指明了方向。

    这世界上大概只有一个人能彻底清除娜莎身体里的诡异能量,那个人同时掌握着治愈的圣光和祛除邪恶的秩序之力。

    “狄克!真没想到...”

    玛维默念咒语,让痛苦的娜莎陷入了沉睡当中,她拄着刀轮守卫在这片密林边,等待着狄克的到来,从海加尔山出发之前,她已经委托绿龙军团为狄克带了一封信,相信那个机灵的家伙会收到的。

    “砰!砰!”

    遥远的黑暗密林里的两声闷响让玛维扭过了头,超强的黑暗视觉赋予了玛维洞彻一切的感知,她清晰的看到,两头狼人正被击飞到空中,一个披着墨绿色斗篷的家伙,正在用手里的骨质长枪虐杀着他们。

    “...”

    那糟糕的武技在玛维看来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她冷哼了一声,索性扭过头不再去看了,一分钟之后,狄克带着德米提尔和达斯走出了密林,他手里捏着那块猫头鹰坠饰,在看到玛维的时候,那猫头鹰的两只眼睛泛起了绿色的光芒。

    “玛维...姐姐!我来了!”

    狄克快步走上前,但还没等他和玛维打完招呼,他的左臂就突然变得滚烫,这一下让狄克猝不及防,他抱着左臂站在原地,不出2秒,额头上就冒出了冷汗。

    和白银之拳相连的左臂简直都要被烧焦了,圣骑士回头看了看那让白银之拳躁动的源头,一名凄惨到极致的守望者,她身上的那股黑暗气息,那是...那是和大恶魔同出一源的感觉!

    “那是娜莎,陪伴我一起走到了上古之战以及之后一万年的姐妹!我们在萨格拉斯之墓被伊利丹算计了,娜莎身受重伤,泰兰德告诉我,只有你能祛除她身体里流窜的诡异能量!狄克,救活娜莎,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我...我试试!”

    狄克面对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的玛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伴随着他越来越接近娜莎,左臂的温度竟然还在提高!

    就连跟乖宝宝一样站在玛维身后,动也不敢动的达斯和德米提尔,都闻到了血肉被烧焦的味道,更不用说狄克现在的感受了,他咬了咬牙,将温度足以融化钢铁的左臂贴在了娜莎的手臂上。

    “噗!”

    接触的瞬间,守望者秘制的盔甲就被烧出了一个手印,这个场景让玛维都瞪大了眼睛,她很怀疑,这样的温度,会不会直接烧掉娜莎的手臂,但下一刻,当那白银色的手掌接触到娜莎浮肿的手臂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连串的银白色和黑色交织的火星从狄克的手掌窜了出来,一股巨力将猝不及防的圣骑士打飞老远,就像被一个看不到的拳头击飞了一样,玛维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将飞起来的狄克抱住,一闪身,又回到了娜莎的身边。

    但圣骑士的情况很不好,他的鼻孔,嘴角,甚至是眼睛和耳朵,都留出了森森的血迹,看上去非常吓人。

    “噗!”

    狄克扭头将喉咙里的鲜血喷了出来,这才感觉发闷的胸口好受了很多,“这种力量...太糟糕了,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但比阿克蒙德的压力还要大,你们在萨格拉斯之墓遇到了什么?”

    玛维的嘴角动了动,然后就听到娜莎的低吟,

    “我这是...我这是怎么了?”

    说完,守望者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立刻就被玛维扶住了,守望者领袖低头看了一眼伤势仍然没有愈合的姐妹,她身体的浮肿已经消失,虽然看上去很惨,但伤口处的黑色雾气,也已经消散了大半。

    看起来狄克刚才的接触,已经清除了娜莎体内的一部分力量。

    “很好!”

    玛维舒了口气,她回头看了一眼狄克,语气坚定,不容置疑的说,“娜莎就暂时留在你的骑士团里,帮我好好照顾她,我抓到了伊利丹之后,会回来带她走的。”

    “不,女士,别留下我一个人,你需要...咳咳...你需要帮助!”

    娜莎抓着玛维的手臂,看得出来,她对于玛维的感情,也很深厚,这一幕让狄克眼角有些抽搐,这种亲昵的神态,这不太对劲啊大姐!

    不过玛维的意志显然无人能够动摇,她伸出手,轻轻的抚着娜莎的头发,在她脖子上的某个隐秘角落,两根手指轻轻一按,守望者就哽咽一声,再次进入了昏迷当中。

    “好了,我要走了!伊利丹的气息就在这附近,这一次,我不会让他逃掉了!”

    玛维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握着狰狞的荆棘刀轮就要离开,结果又被狄克喊住了。

    “玛维姐姐,你是说,伊利丹已经来了达拉然大平原?”

    “是的,虽然中途我回了一趟海加尔山,但复仇之灵一直在监视着他,那个家伙找到了“新朋友”,并且在她们的帮助下,渡过了无尽之海,他在萨格拉斯之墓找到了一件具有强大力量的东西,看上去必然是在进行某种阴谋!这和我没关系,但我得抓住他!”

    玛维语气严肃,蓬勃的杀气让达斯和德米提尔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而狄克却皱着眉头,低声问到,

    “但是伊利丹找到了盟友,您一个人,是不是有些势单力薄,要不要我召集圣骑士帮忙?”

    “好意心领了!”

    玛维瞅了一眼狄克,“但你们在这种战斗里帮不上忙!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已经通过翡翠梦境到了辛特兰,现在正在赶来的途中,这就足够了!”

    “好吧。”

    狄克摸了摸鼻子,玛维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狄克不要去添乱,圣骑士也没说什么,眼下他实力低微这是事实,所以他抱起昏迷的娜莎,想要和玛维告别,但守望者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了原地。

    三个人返回密林,在走出十分钟之后,安薇娜在脑海里给狄克确认了,玛维的气息已经彻底消失之后,狄克反手将娜莎抛进了德米提尔的怀里,

    “德米,你带着她去南海镇!”

    “达斯,你拿着这颗戒指,以最快的速度敢去寒风营地,转告灰烬使者莫格莱尼,现在有一个围杀阿尔萨斯的好机会,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达拉然废墟!”

    达斯接过狄克递过来的戒指,这个家伙虽然品行恶劣了一点,但却是个绝对的行动派,转身就窜入了密林里,德米提尔则多问了一句,

    “那你呢?”

    “我?我得留在这!”

    狄克摩挲了自己有些胡茬的下巴,“总有些事情,是你不得不去做的!”

    绿龙抱着娜莎很快就消失在黑暗里,狄克左看看右看看,确认了没人之后,才从自己的背囊里,取出了一大团零零碎碎的东西,挑挑拣拣,最后在角落里找到了那颗特质的传音石。

    “什么事情?狄克,我现在正在主持会议,不忙的话就等会再说。”

    “阿尔萨斯很快就会出现在达拉然废墟,我们打算围杀他!”

    “确定吗?”

    “放心,这一次,他就算知道了是陷阱,也不得不来!”

    “好,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