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3.八方云动--加更七

23.八方云动--加更七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原本的历史里,海加尔山之战结束之后,阿尔萨斯如现在一样,回到了北疆,并且一度指挥着亡灵天灾,将北疆的局势搅得一团糟,但就在他即将掌控整个北疆的时候,一件意外情况却逼得他不得不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如仓皇逃跑的猎犬一样,蹿回了诺森德。

    五年后,也就是黑暗之门26年,他再次出现的时候,阿尔萨斯已经成为了第二任巫妖王!

    引发这一切变动的,就是狄克目前正在操纵的这件事。

    海加尔山之战,阿克蒙德身死,另一个大恶魔基尔加丹全权接过了入侵艾泽拉斯的指挥权,相比做事莽撞的阿克蒙德,基尔加丹就是另一个极端了,这家伙号称“欺诈者”,但凡能用阴谋解决的事情,它绝对不会选择撸袖子上阵。

    第一个被它选中的,就是选择自我放逐的伊利丹,它给伊利丹指出了神器“萨格拉斯之眼”的位置,然后让伊利丹用这颗饱含黑暗泰坦巨量魔力的武器,轰击已经背叛了燃烧军团的巫妖王-耐奥祖的寒冰王座!

    伊利丹照办了,但那足以撕碎诺森德大陆架的轰击仪式,被应召前来的玛维,玛法里奥和泰兰德破坏,导致巫妖王耐奥祖险死还生,用最快的速度召唤阿尔萨斯返回诺森德,然后和阿尔萨斯合为一体。

    新的巫妖王就此诞生了!

    被亡灵天灾肆虐的北疆,也因此获得了一丝喘息之机。

    但眼下,狄克可不满足于这个结果,虽然海加尔山之战的时光崩溃差点毁掉了整个世界,如果不是麦迪文最后登场,狄克很可能那一次就玩脱了。但这一次,狄克却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和上一次自己上阵不同,这一次狄克只需要保证伊利丹的轰击仪式不会被打断,巫妖王就死定了!

    巫妖王一死,阿尔萨斯麾下的亡灵天灾就会乱套,甚至连阿尔萨斯本人都会狄克秘密召集起来的力量,围杀在达拉然废墟里,整个北疆的局势一下子就盘活了。

    而且狄克的信心来源是伊利丹,历史上这家伙就差点毁掉了亡灵天灾,他距离胜利甚至连一步都不到,狄克觉得,自己只需要为他争取到1秒钟的时间!一切都会改变的。

    当然,事情没这么简单。海加尔山之战的意外,已经证明了在面对这种足以顷刻间扭转历史的节点的时候,历史本身也会反击一切试图改变的家伙,那种反击毫无疑问是致命的!

    但圣骑士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试一试,有一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很少有人能拒绝使用暴力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问题的诱惑!

    “麦迪文先生,库尔塔兹领主...祝福我吧!”

    就在狄克在达拉然废墟忙活的时候,寒风营地里已经奔出了一队人马,面色显得苍老了很多的灰烬使者双眼里满是肃杀,他的腰杆挺得笔直,在他身后,许久不曾出现的大骑士拉文加德,老将军阿比迪斯,检察官伊森利恩,大法师杜安,法尔班克斯等人赫然在目,这一次,灰烬使者召集起了自己麾下最强的力量,誓要斩杀一切罪恶的根源!

    在遥远的奎尔萨拉斯,面色同样严肃的辛多雷太阳王凯尔萨斯的手扶着腰间火红色长剑的剑柄,站在逐日岛中心广场上,在他面前,一颗神秘而美丽的树已经破土发芽,虽然还很稚嫩,但那种平和的奥术魔力,依然让凯尔萨斯通体舒泰。

    从破碎群岛找回来的奇迹之树的威能果然惊人,凯尔萨斯现在越发相信,有了这棵树,失去了太阳井的奎尔萨拉斯凤凰王朝,依然能够再度崛起!

    “陛下,火翼卫队已经集结完毕!”

    神秘的大法师兰娜瑟尔在烟雾中出现在凯尔萨斯身后,恭敬的说,“麦拉骑士和哈杜伦将军也已经准备就绪,传送门法师们已经构建好了法阵,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不急!”

    凯尔萨斯伸出手,一团明亮的火焰在他手心来回跳跃,最后形成了已经逝世的太阳王阿纳斯塔里安的脸,凯尔萨斯看着那火焰,深吸了一口气。

    “猎物还没入网,让勇士们不要着急,很快...很快我们就将讨回这笔血债!”

    王子的手猛然合拢,火焰熄灭。

    “呼啦,呼啦”

    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将伊利丹从沉思中惊醒,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上的皮质袋子,然后又把脑袋转向了另一边的水里,在旁边篝火的映衬下,那个从水中出现的古怪家伙,映入了伊利丹的眼帘。

    她的身体就像是半人半蛇,下半身妖艳的蛇尾布满了鳞片,还有宝石的点缀,上半身的那张脸也很俏丽,浓妆艳抹,看上去有种别样的美丽,但如果你看到她的头发,一定会被吓得大喘气,那哪里是黑色的头发,分明就是一条条黑色的小蛇,张牙舞爪的在她头顶盘旋。

    而且这位从水里出现的蛇美人,有六只胳膊,虽然每一只胳膊看上去都很漂亮,但六只放在一起,就只能感觉到惊悚了,显然,这是一只娜迦,而且从她的肤色来看,还是一只高阶娜迦。

    当年上古之战导致世界大陆破碎,永恒之井爆炸的余波,将上古精灵帝国的女王,被誉为“光中之光”的艾萨拉陛下和很多上层精灵炸入了海底,她们的身体被狂乱的魔法能量改造,最终变成了这幅样子。

    但一万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娜迦繁衍生息了,最少狄克就知道,在无尽之海黑暗的海域最深处,娜迦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国度,一个能让整个世界颤抖的国度!

    “瓦斯琪女士,你的士兵们,找到达拉然的废墟了吗?”

    伊利丹肃声问,娜迦女士则百无聊赖的用一只手撑起下巴,慵懒的说,

    “这座湖里除了尸体和幽魂,一无所获,我听说当初大恶魔把达拉然废墟抛到了这片平原的某一个角落里,我的士兵已经上岸,很快就有消息了!不过,伊利丹,你真的不考虑为女王陛下效力吗?”

    恶魔猎手嗤笑一声,

    “得了吧,瓦斯琪女士,你我都知道你的女王想要什么!没错,我这里有永恒之井的井水,但我为什么要给你们?”

    “你会将其送给女王的,这是必然的,不管是在一万年前,还是一万年后,女王想要的东西,最后都会被送到她手里。”

    娜迦女士似乎没听到伊利丹对女王的不敬,她活动了一下姣好的身体,看着恶魔猎手,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那么,来合作吧!你需要一群有能力的下属,我需要你手里的水瓶,我们为你作战,等到合适的时间,你把永恒水瓶给我,这很公平,不是吗?”

    伊利丹用自己恶魔化的手掌摸了摸下巴,最后点了点头,

    “嗯,这很公平!二年!你们为我作战二年,我给你们一瓶永恒之井的井水!”

    “成交!”

    娜迦女士摸出一块黑色的石头,放在耳边听了听,然后舔了舔嘴唇,“跟我来吧,老板,士兵们找到了那废墟!”

    而就在伊利丹前往达拉然废墟的同一时间,在高昂的鹰鸣声中,站在山坡顶端的守望者孤独的看着头顶皎洁的月光,玛维回过头,看着从风暴之鸦形态变为人形的大德鲁伊玛法里奥,和他身边的月之祭祀泰兰德,在猫头鹰铁盔的遮蔽下,谁也看不到玛维的表情。

    “你们来了。”

    “是的,我们来了!”

    泰兰德轻声说,“玛维,对于守望者地窟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但当时我们确实需要他的力量。”

    “够了!泰兰德,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玛维止住了泰兰德的道歉声,她回身用手指指着山坡下方的黑暗,寒声说,“那里,伊利丹的“新朋友”,那些从深海里窜出来的娜迦已经在这地上活动了整整一天,他们在找某种东西!显然,这和伊利丹的行动有关系!”

    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伊利丹离开之前,曾和他们夫妻有过短暂的交流,他们能猜到伊利丹打算干什么,这也是玛法里奥最终重新接纳了伊利丹的原因。

    但这一切却无法告诉给其他人,尤其是性格执拗的玛维,这个守望者对于目标有多么执着,他们在一万年前就体会过了,但是事关对于卡多雷来说相当敏感的上层精灵,也就是现在的娜迦的问题,他们还是不得不来。

    大德鲁伊沉声问,“能确认是艾萨拉麾下的高阶娜迦?”

    “首领是瓦斯琪!艾萨拉的贴身侍女,一万年前我见过她,永远都忘不了!”

    玛维的声音幽冷,配合一身杀气,显然,这两位之间可能有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

    “那好,走吧!去阻止那些娜迦和...和伊利丹!”

    玛法里奥的身体上出现了一团混杂着点点闪电的烟雾,当其散去之后,一只巨大的风暴之鸦,不,那已经不是风暴之鸦了,那是风暴雄鹰,出现在了地面上。

    泰兰德偏坐在丈夫变身的雄鹰背上,伴随着一声鹰鸣,两个人冲天而起,玛维站在原地,她抬头看向挂在天边的皎月,黑夜的风声响起,当寒风吹过那块石头的时候,玛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达拉然大平原的另一个角落里,阴森的石洞中,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身体上的盔甲碰撞的咔咔作响,伴随着他的移动,一阵阴冷的寒气涌入了这石洞当中。

    一个黑色的影子背对着他,手里握着一块磨刀石,正在磨剑。他手中的长剑狰狞而古怪,那就像是两道未知生物的脊骨盘旋着组成的剑身,以及交叉的骨刺中央不断摇曳的血红色剑身,那光芒双面的七颗符文不断的亮起。

    还有剑柄上的那狰狞的恐惧魔王的骸骨,那眼眶里流出的森森血泪,这一切,都让刚刚进入洞穴的家伙停在了原地,他恍惚间,听到了从空气里传来的哀嚎!恶意,是的,纯粹的恶意!

    “萨萨里安,有消息了吗?”

    这低沉的声音响起,那空气中的哀嚎和恶意猛地收敛了起来,死亡骑士看到,是那个如山一样的身影握住了剑柄。

    他谦卑的俯身说,“是的,大人,我的石像鬼在大平原天空飞掠了一周,发现了娜迦的动向,它们正赶往达拉然废墟,我还发现了圣骑士活动的踪迹,还有疑似精灵的影子,最后,我怀疑这是个陷阱!但不知道是针对谁的陷阱!”

    “无所谓,不用管他们!再去侦查,我感觉到了天启的激动,它感觉到了它那邪恶的兄弟,很显然,阿尔萨斯就在这附近!等到他出现的时候,那就是他的死期了!”

    同一时间,在天空中,一道包含着神念的信息,跨过了凡人无法感知到的空间,从遥远的北境,传入了正在闭目养神的阿尔萨斯的脑海里,如闷雷一般炸开。

    “去达拉然而废墟,那里…快去!否则,我们都得死!”

    这一夜,八方云动,北疆的命运,悄然维系在了这片平原其上,舞台已经搭起,现在,只等演员们就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