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6.融化的寒冰(下)--加更十

26.融化的寒冰(下)--加更十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的呼吸有些沉重,他伸出手,将银白色的卡牌放在手心。

    这就是他的底牌!

    狄克抬起头,十几只冰霜巨龙齐齐扑来的景象让人双腿打颤,狄克有把握干掉其中的一头,拼命的话,干掉两头甚至三头也不是不可能,但当这种天灾军团的顶级战争兵器的数量达到一个界限的时候,就算是狄克,也只能感觉到无力。

    阿尔萨斯和大巫妖同时回头看了一眼逼近达拉然平台的冰霜巨龙,两个亡灵同时感觉松了一口气。

    虽然那黑暗能量的汇聚让他们感觉到心惊胆战,但只要能摧毁那片平台周围铭刻的法阵,甚至不用他们自己动手,那暴走的能量,就会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恶魔猎手吞噬掉。

    “赢了!”

    阿尔萨斯脑海里泛过了这个念头,心里一阵轻松。理念一旦通达,乌瑟尔带给他的压力骤然减小了很多,他挥起一剑,寒风彻骨,用包含着北风雪原之力的凛风冲击,挡住了乌瑟尔狂乱的斩击,厚重的雪霜在乌瑟尔盔甲的表面出现,让他的动作迟缓了一分,借着剑身传来的力道,阿尔萨斯轻盈的向后跳去。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将霜之哀伤拄在了双手里,

    “现在,我们好好来玩一玩!”

    下一刻,在乌瑟尔的剑锋斩下的前一秒,死亡骑士之王的毛皮大氅向后飞起,一团团肉眼可见的冰风落雪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了起来,这诡异的景象面积极大,但凡笼罩在冰风暴范围里的土地,都飞快的加上了一层又一层雪花,风暴呼啸,落雪里还有晶莹剔透的冰球从天空落下,就像是一副如梦如幻的风景。

    但这风景里却包含着杀机,一颗冰球在乌瑟尔身边爆开,其中蕴含的巨大力道将周围的一切推向远处,这也让死亡骑士猝不及防,原本斩击的动作变形,死亡裁决顺着阿尔萨斯的身边斩在了地面上。

    这一个失误,让他身体周围的寒风落雪越来越快,越来越多,乌瑟尔的动作,在这种牵制之下,也慢了下来。

    相比力量单一却强横的天启,霜之哀伤拥有寒冷和死亡的双属性,在这一刻,终于第一次正面压制了之前猖獗的乌瑟尔,现在站在冰天雪地里完全不受影响的阿尔萨斯开始了进攻,而乌瑟尔则转入了防御。

    这边扭转的战局战且不提,在平台上,看着巨大的,遮天盖地的骨龙将伊利丹和他周围的地面笼罩,正艰难的和玛维缠斗的莫格莱尼脸色大变,他一剑逼退了守望者,转身就朝着伊利丹的方向冲了过去,但却被出现在前方的玛维拦住了。

    “让开!女人,亡灵必须被消灭!”

    “那是你的事!”

    玛维将刀轮放在身前,语气冰冷,“我只负责抓住伊利丹!”

    “不可理喻的疯子!”

    老莫格莱尼怒吼一声,灰烬使者炙热的光芒再次明亮了一分,本就像是圣光之剑一样的圣刃,在这一刻更像是被点燃了一样,就连敢于朝阿克蒙德递刀子的守望者,在面对这把难缠的圣刃的时候,也显得有些畏首畏尾。

    但不管怎么说,在这种距离之下,莫格莱尼也是有心无力了。

    而另一边,已经被愤怒和疯狂以及仇恨主宰的瓦斯琪,只是看了一眼头顶的骨龙,就不管不顾的再次挥舞起长刀,斩向了目前只能依靠月光防御的泰兰德,不过看似她在进攻,实际上场面却是月之祭祀占着绝对的优势。

    瓦斯琪美丽的蛇尾上已经多出了好几个被烧焦的血洞,胸口也有一处被弓弦划开的伤口,反观泰兰德,时刻处于月光保护之下的她,连美丽的发型也没有出现一丝的散乱。

    达拉然平台算是流年不利了,之前大恶魔的那一击让绝大部分建筑都毁于一旦,但最少还有些废墟存在,这四个英雄的战斗,则彻彻底底的将那些废墟全部扫平了,甚至连坚硬到至极的平台地表,都被打出了丑陋的凹痕和裂缝。

    圣骑士抬头看着天空中围成一团开始朝着伊利丹喷洒冰霜吐息的骨龙们,他将正义之火收起,左手手心的银色卡牌像是被点燃一样,熊熊燃烧,下一刻,冲天的圣光从达拉然平台边缘升起,那样的清澈,那样的明亮,就像是太阳撕开了黑暗的云雾一样,将光芒照入了被黑暗统治的大地。

    就像是日夜转换,就像是朝阳初生!

    但这一次的圣光,却和海加尔山那一次充满攻击性的圣光幻象不同,这一次的圣光就算照耀在那些骨龙和亡灵身上,也没有对它们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但这不代表这就不可怕了。

    这一刻,所有还在战斗的家伙都忍不住停下了手里的武器,除了被疯狂统治的瓦斯琪,其他人都抬头看向了那一团从狄克身上出现的庞大的,让人颤抖的圣光能量。

    那模糊的圣光在被照耀的天际开始变化,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看不清楚脸的光之巨人,它穿着看不清样式的盔甲,背后有光芒组成的双翼,手中拿着一个天平!腰间悬挂着一把权杖。

    神威如渊!神威如狱!

    泰兰德和玛法里奥,玛维和乌瑟尔,心头都忍不住再次悸动。这不就是海加尔山决战里出现过的,而且还重创了阿克蒙德那个巨人吗?难道狄克真的可以反复召唤它?

    狄克再一次进入了前一次使用“以眼还眼”的那种状态里,他感觉自己化身为了那个光芒巨人,他的视线变得遥远,变得辽阔,世界放佛都没有秘密了,他恍惚间又听到了那一声爽朗的笑声。

    那温暖,那种全身充满力量的感觉!

    但很可惜,和上一次一样,即便是感觉自己的力量可以劈开天空,可以撞碎大地,但用不出来!力量都被禁锢了!

    狄克将目光转向半空里的骨龙和那些地面正在疯狂进攻的蛛魔,还有阿尔萨斯,阿努巴拉克和克尔苏加德,那个光之巨人伴随着他的动作,也将头颅垂了下来。

    狄克伸出手,在它们的上方轻轻一抹,光之巨人的手心,就出现了那些骨龙,那些蛛魔的幻象,狄克很不满意,他再次一抹,但阿尔萨斯,阿努巴拉克和大巫妖的幻象始终没有出现,狄克遗憾的摇了摇头,看上去还是自己的实力太差了。

    光之巨人将那些骨龙和蛛魔的幻象,放在了手中天平的一端,天平向着这些幻象倾泻,巨人又从虚空里抓出一团圣光,放在了另一端,于是天平平衡!

    天平消散,光之巨人从腰间抽出权杖,对准了骨龙和蛛魔们轻轻一点,金色的光晕在这些家伙身体上爆开!

    巨人的虚影消散,狄克混沌的意识回到了身体里,他抬头看向那些骨龙,双眼显示的它们的精力数值在完全不可想象的伟力之下,飞快的变化,最终停留在了“1”这个数字上。

    圣骑士哈哈大笑,那笑声让所有人不明所以,下一刻,狄克挥起战锤,将全身的圣能注入其中,先是朝着天空的骨龙们狠狠一扫,一道巨大的圣光之剑划过那些骨龙的身体!

    强大的,天灾军团的顶级战争武器冰霜巨龙,十几头的数量,已经足够摧毁一座城市,但就在这圣光之剑的拦腰横扫之下,竟然就像是脆弱的白纸一样,被齐刷刷的斩开!它们断成两截的身体,在狄克周身空气燃烧的圣焰里,化为漫天的灰烬,随风飘散!

    阿尔萨斯面色剧变,在他的感知里,那十几头骨龙的气息消失了!

    被消灭了!

    怎么可能!

    狄克,那个该死的家伙,难道是一个隐藏起来的史诗英雄?

    还没等阿尔萨斯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狄克的圣锤再次挥起,朝着地面上的蛛魔又是一斩,圣光之剑所到之处,一切化为灰烬!

    这惊世骇俗的两击让战场再次进入了诡异的平静,之前出现的那个光之巨人对于所有人的震撼太大了!

    但就在所有人为之哑然失声的时候,一直被黑暗力量笼罩的伊利丹全身的黑暗雾气突然散开,伴随着恶魔猎手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声,一道遮蔽了所有人眼界的黑色光线,从伊利丹手里的琥珀石里窜出,在瞬间就划破了空间,飞速蔓延的前端,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头顶上方的视界尽头。

    黑云旋转,这一刻,电闪雷鸣,黑色的云层就像是风暴前夕的汇聚,那光点的中心,就是伊利丹手心的琥珀石和天空的连接。

    万里之外的诺森德,一切黑暗的发源地,那是一整块漂浮在海面上的冰块,那是一片被冰雪和死亡笼罩的冰之大陆!

    在这沉寂的冰之大陆的中心,一座完全由黝黑色的萨弗隆邪铁铸造的高塔矗立在荒凉的冰原里,四下的荒野上,满是密密麻麻的亡灵,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被吓得双腿发软,从天空俯瞰,这一块荒野,已经被血红色的,被淡蓝色的,被各色各样的亡灵之火充斥了!

    它们沉默的按照脑海里的那个至高意志行动着,仿佛是亘古不变的囚徒。

    但在这一天,在那个时刻,所有亡灵齐刷刷的抬头看向天空,那是一道从灰黑色的天际蔓延而来的黑色光线,那是一道上帝之杖一样的疯狂打击!

    从天而降的黑色光芒,精准的击中了那座至高意志存在的高塔的顶端,在击入高塔的前一刻,一道血红色,黑色,白色混杂的厚重光芒结界挡在了那黑线的前方,就像是最坚固的盾,挡在了一杆飞过来的长矛的前端。

    黑线和光盾对抗着,就像是对抗着利剑的重盾,但下一秒,那光之护盾一触即溃!

    光盾瞬间破碎,黑线光芒刺入高塔顶端,是贯穿!无与伦比的贯穿!

    这一刻,正个冰冠冰川都开始了颤抖,在这巨大的如同一块大陆的冰之荒原的边缘,巨大的冰川坠入无尽之海,掀起了数米的巨浪。

    那座用邪铁铸造的黑暗高塔在这一刻,就像是处于火焰中的冰块,从顶端开始,慢慢向下融化!炙热的铁汁在出现的瞬间就被可怕的能量汽化,慢慢露出了高塔中隐藏的那个晶莹剔透的冰之柱,以及冰柱顶端的寒冰王座!

    所有亡灵,诺森德的亡魂,甚至还有在达拉然大平原上的阿尔萨斯以及大巫妖,还有阿努巴拉克,还有那些疯狂的朝着达拉然废墟方向涌过来的,所有北疆的亡灵,他们的脑海里都迸发出了那个至高意志惊怒交加的痛呼声!

    “阻止...阻止他!”

    阿尔萨斯本能的转身朝着达拉然大平台的方向扑了过去,但...

    “噗”

    利刃透体的痛苦从背后传来,阿尔萨斯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冒出的那一截交叉的骨刺剑锋,全身都被白色寒冰包裹起来的乌瑟尔的声音低沉而诡异,就像一座黑色的石像。

    “这一击,为了乌瑟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