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8.北疆无战事--加更十二

28.北疆无战事--加更十二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伊利丹躺在简陋的木床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呼吸都变得微弱了很多,每过几分钟都会艰难的咳嗽好几声,被那种爆炸中心的能量冲击到,再被狄克救起来的时候,恶魔猎手几乎只剩下了小半条命。如果狄克是个奸诈小人,在这时候补个刀,伊利丹就欲哭无泪了。

    不过好在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而狄克也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所以那种狗血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不过房间里的气氛还是有些微妙,因为就在伊利丹不远处的另一张床上,全身都被打满了绷带的守望者比他更惨,现在还处于昏迷当中,玛维当时的距离和伊利丹甚至不到1米,几乎从头到尾硬吃了那一记重量级的爆炸。

    而且不只是玛维,当时站在达拉然平台上的打生打死的那些家伙,除了被月光保护的泰兰德之外,其他人基本都是重伤!可谓伤亡惨重!

    实际上,如果不是阿尔萨斯那一群人同样遭受了重创,仓皇逃跑,北疆的正义势力很可能在那一次对抗里,就全军覆没了。

    情况算是比较好的老莫格莱尼被圣骑士们接回了圣光之愿礼拜堂,泰兰德在战后,就悄无声息的带着被波及到的玛法里奥返回了海加尔山,奎尔萨拉斯的势力保存的最完好,凯尔萨斯和狄克商量了一下关于斯坦索姆的交接事务之后,也很快返回了逐日岛。

    乌瑟尔和他的随从萨萨里安也不知所终。

    这一场热闹,如此悄然散场。

    当第一缕阳光照入达拉然大平原的时候,那里已经变成了另一幅地狱的景象,残破的,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达拉然平台孤独的矗立在一片黑暗焦土当中,那里除了倒下的尸骸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生命。

    死亡,黑暗,圣光,暗影,火焰,冰霜,种种能量在那片土地上交缠蔓延,地面被掀开,土地变得干枯,一切都失去了原本的颜色,当狄克坐在达拉然平台边缘,看着阳光洒满那片荒芜的焦土的时候,他再一次亲眼见证了英雄之上的破坏力。

    大概除了亡灵之外,没有谁会再贸然闯入这里了吧?

    “吱”

    南海镇旅馆二楼的房门被推开,狄克端着两份早餐走了进来,伊利丹想要起身,却被狄克制止了。

    明显一夜没睡,双目都变得赤红,脸色暗淡圣骑士坐在他床边,严肃的问,

    “你还打算按照你的想法继续走下去吗?”

    “咳咳...已经到这一步了,再放弃就太蠢了。”

    恶魔猎手眨了眨眼睛,满是血污的脸上艰难的露出了一抹笑容,“谢谢你,狄克,我欠你一条命。”

    狄克摆了摆手,将喷香的早餐递给了伊利丹,后者艰难的撑起身体,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大口吞吃了起来。

    恶魔猎手的恢复力简直是让人心惊胆战,仅仅是一晚上的时间,狄克就看到他的身体上的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已经有了愈合的迹象,圣骑士盘算着恶魔猎手接下来的举动。

    记忆里的回忆已经不甚清晰,他只记得在轰击寒冰王座之后,伊利丹是会继续在基尔加丹的命令下,前往诺森德,要干掉垂死的巫妖王,不过这话狄克也没办法问出来,他等待恶魔猎手吃完了两份早餐,看着他惬意的揉着肚子,圣骑士又问到。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要去诺森德!”

    伊利丹捏了捏有点变形的左臂,他的眼睛上依旧蒙着黑布条,但那神态却真的不像是一个盲人,“必须要去!”

    “追杀阿尔萨斯吗?”

    “不,干掉巫妖王!”

    恶魔猎手从床上支起身体,接过了圣骑士递过来的,能遮盖全身的黑色兜帽,在经过圣骑士的身边的时候,他压低了声音,

    “基尔加丹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军团连续两次入侵艾泽拉斯的失败里,都有你的踪影,小心点,你被他盯上了。”

    圣骑士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将一样东西塞进了恶魔猎手的手心,

    “关键时候可以救命的,别忘了,你还欠我一颗萨格里特钥石,可别死了!”

    伊利丹超狄克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然后打开窗户,在清晨的雾气萦绕中,轻身窜出了房间之外,几个动作变形的起落之后,那一抹黑色就消失在了南海镇外围的森林里。

    “真是个风一样的男人啊!”

    狄克摸着下巴,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看着桌子上的两个空碗,摇了摇头,走出房间,他还得再为一直昏迷的守护者取一份早点,至于昏迷的她该怎么吃下去,这就是狄克份内的事情了。

    实际上,狄克就算丧心病狂的想对现在毫无反抗之力的玛维做些什么,也没有机会,已经归属到塞拉摩内廷骑士序列里的那十几个守望者,几乎是日夜不停的躲在暗处,保护着她们的玛维女士。

    虽然在狄克的严令下,这些守望者没有对伊利丹动手动脚,但恶魔猎手自己选择离开,还是让狄克松了口气,虽然不想承认,但伊利丹现在确实是个行走的麻烦,麻烦到连玛法里奥,都默许了狄克将他带走。

    在南海镇里,虽然是清晨,但这会气氛已经很热烈了,白银之手的传令骑士将一张崭新的布告贴在布告栏里,热情的镇民们就将他围了起来,大声问着最新的消息。

    “亡灵被赶跑了吗?”

    “昨天一晚上都在雷鸣电闪的,是不是灰烬使者打死了阿尔萨斯?”

    “骑士老爷,骑士老爷,我们是不是可以返回东达隆米尔了?”

    传令的骑士很快就被这些镇民问的答不上话了,他索性大声喊到,

    “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领袖,伟大的灰烬使者大人,于昨天晚上,带着正义的盟友,在达拉然平原一举击溃了黑暗的头目,背叛了我们的阿尔萨斯生死不知,亡灵再次成了一片散沙!白银之手很快就会收复西达隆米尔!”

    “正义必将被贯彻!”

    “哦哦哦!”

    “万岁!万岁!”

    在圣骑士的高声呼喊之下,镇民们也发出了一声声狂欢一样的呼喊,清晨中的镇子很快就热闹了起来,大家口口相传着这个好消息,就连一向很严肃的镇长赫尼-玛雷布也带着随从加入了镇民的狂欢里。

    这位贵族出身的镇长还派出了信使,向塔伦米尔和敦霍尔德地区报喜,看的出来,平民都在已经持续了一年多的亡灵之战里被压抑的很难受了,如今有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所有人都很快陷入了狂欢的情绪里。

    不过站在旅馆二楼窗户边的狄克,却认真的看着那个在人群中穿梭的传令骑士,准确的说,狄克看到了那个穿着白银之手制式盔甲的骑士,胸口铭刻的那个血红色的洛丹伦徽记。

    狄克握紧了拳头,“血色十字军...莫格莱尼,你这是在玩火啊!”

    亲身经历过游戏里血色十字军敌我皆杀的疯狂行径的狄克,对于血色十字军的建立,一直是抱有很大的警惕的,这些狂热的圣骑士也许在刚刚出现的时候,真的只是为了清除亡灵,但伴随着老莫格莱尼遇伏身死之后,他们的信仰越发偏执,越发扭曲。

    最后竟然变成了类似一神教的狂信宣言:不认同我们的,全是需要被净化的异端!

    他们甚至疯狂到对同为对抗亡灵战线的白银之手举起了屠刀,最终变成了盘踞在北疆的极端势力。

    虽然不能否认血色十字军在对抗亡灵方面的狂热,但这种伤敌必伤己的双刃剑,狄克真的不希望它出现。但它还是出现了!

    圣骑士摇了摇头,他的心情糟糕透了,连续遭遇挫折,让他之前的所有想法都变成泡影,而且在大陆南部暴风王国的局势也开始恶化的情况下,他真的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现在的北疆。

    达拉然大混战的意义绝对不只是挫败了从恶魔之战以后,就再次抬头的亡灵势力,昨晚的那一场混战,最大的意义在于:重新被阿尔萨斯拧成了一股绳的北疆亡灵,再次失去了指挥者,又变回了一团散沙的局面。

    在那种情况下,它们根本挡不住白银之手和数量越发多的佣兵冒险者的围攻,狄克可以预见,北疆的局势,已经走回了历史的正规,在阿尔萨斯变成巫妖王重新苏醒之前的这几年的时间里,亡灵将彻底陷入被动防守的窘境。

    换句话说,北疆已经没有值得狄克出手的战斗了!

    再将斯坦索姆暂时转移给奎尔萨拉斯刚刚兴建的辛多雷骑士们作为据点的情况下,这座城市依旧会承担大本营已经转移到塞拉摩的银色黎明新兵们训练成长的基地。

    在莉亚德琳带着银色黎明大闹圣光之愿礼拜堂之后,东达隆米尔地区的分裂已经成为了定局,斯坦索姆和幽魂之地一线归属银色黎明,其他地区归属白银之手,这种诡异的局势将持续下去,直到下一次剧变的到来。

    对此,狄克表示可以接受!

    银色黎明的英勇骑士赫洛德-黎明使者,将带着一部分老骑士将长期驻守在斯坦索姆,其他圣骑士将保护着麦迪安返回塞拉摩,而狄克,他也要踏上新的征程了。

    不过在这之前,狄克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做。

    “达利安,你得留在斯坦索姆。”

    圣骑士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倔强的年轻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里,这个青涩的年轻人,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战士,尤其是他眼睛上的刀痕,让达利安整个人的气质都偏向于严肃和阴暗。

    但这却给他出乎意料的增加了很多女人缘,听说现在达利安只要一出现在南海镇的酒馆,那些侍女都会想方设法的留在他身边。

    “我不想留在这里!”

    达利安有些委屈,他摸了摸背后长剑的剑柄,又想出了一个理由,“而且老大爷也不愿意让我留在这里!”

    狄克摇了摇头,他压低了声音,

    “让你留在这里是有原因的!还记得那个伪装成大骑士达索汉的恐惧魔王吗?你觉得它的目标只是达索汉吗?你错了,达利安,它的目标是你的父亲!灰烬使者!”

    “老莫格莱尼先生如今已经成为北疆势力的领袖了,就像一杆对抗亡灵的大旗,在这种情况下,明刀暗箭肯定是层出不穷的,我不担心正面战场,有了灰烬使者圣刃,除了阿尔萨斯重新归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是阴谋呢?”

    狄克加重了语气,

    “多少英雄都倒在了阴谋之下,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父亲被算计吗?甚至因为那些卑劣的阴谋失去生命?虽然理念上有冲突,但他是个真正的勇士,不该因为那些肮脏的原因死去,明白吗?达利安,这就是你肩膀上的责任!”

    “真的要陷入阴谋的泥潭里,老莫格莱尼能依靠谁?你那烂泥扶不上墙的哥哥吗?”

    达利安沉默了,就连他背后一直嗡鸣的战剑也沉默了,显然,狄克这个理由劝服了他,也劝服了桀骜不驯的斯卡姆多。

    “好吧,我会留在斯坦索姆,但我不是为了那个倔强的老头子!我...我是为了北疆的平民们!”

    “嗯,不管为了什么,你能想明白这一点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