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6.死局--加更第十九章

6.死局--加更第十九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温德索尔在魅魔小姐娜玛拉的带领下,穿过了盘旋向下的阶梯,在走入地面的那一刻,黑铁酒吧的喧嚣就被隔离在了地板之外,老元帅谨慎的握紧了手腕里的匕首,当他回头的那一刻,那个穿着很暴露的魅魔已经消失在了通道里。

    “好吧,秘密集会。”

    老元帅嗤笑了一声,摸了摸还有些发疼的腹部,大步走向进了黑暗里。

    两分钟之后,一扇红木大门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温德索尔左右看了看,没有暗门,没有埋伏,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军人的作风,还是让他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伸手推开了大门。

    那是一个装饰的很古朴的房间,古怪的艺术品摆放在周围的红木架子上,壁炉的火焰在跳跃着,房间不大,所以在开门的瞬间,温德索尔将其尽收眼底。

    一个穿着蓝色长裙,拥有漂亮的橘色头发的高等精灵抱着肩膀站在沙发边,单手拄着一把绿色剑柄的单手长剑,一个黑色头发的人类背对着他,坐在沙发里,对面则是穿着黑色长袍的阴霾家伙,温德索尔见过他。

    印象很模糊,但那肯定是据说已经失踪了快十年的艾伯洛克公爵的长子,他的左手拄着一根一人高的绿色镰刀,黑色的手柄,锋利弯曲的刀刃,镰刀背部形成了一个张开嘴巴,露出满嘴尖牙的骷髅,在骷髅的两侧,还装饰着小型骷髅的雕刻。

    即便是温德索尔这样对法术一窍不通的人类老战士,也能看到这把镰刀周围萦绕的厚重的绿色能量,污秽而深沉,老元帅侧过脑袋,他感觉多看一下,自己的灵魂都会被吸进去。

    这是一把魔器,毫无疑问!

    而且看起来艾伯洛克公爵的长子,在失踪之后,有了一些很不太妙的遭遇。

    “很少有人能在几十年前就清楚的看到自己一生的结局。”

    那个背对着他的年轻人说话了,声音清朗,听上去就有种特殊的力量感,伴随着这声音,他站起身,当他转过来的时候,映入温德索尔眼帘的,是一张看上去很普通的脸,方方正正,看上去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唯有那双棕色的眼睛,温德索尔从其中看到了燃烧的火焰,苦战之后的疲惫,以及一往无前的斗志。

    毫无引文,眼前这个穿着礼服的家伙,和他一样,是个老兵了。

    狄克也在观察着这个大名鼎鼎的元帅,他已经老了,这毫无疑问,从他的苍白的头发,和稍有些弯曲的腰就能看得出来,不过这个老人还保持着战士应有的机警,他的左腿放在右腿后方,手臂自然垂在身体两边。

    这个稍有些古怪的动作能让他在瞬间发起攻击,狄克早在进入白银之手的时候,就从老兵们那里学到了这一点。

    “我很好奇,温德索尔先生,既然明知道自己很可能会死在黑龙手里,你为什么还要主动来这个地方?这是向命运的反击吗?”

    “不,年轻人!”

    老元帅的眼睛低垂了下来,因为戒备的原因,他的声音很轻,“如果我注定要死在黑龙手里,我也希望那是在战场上,在我还能举起剑的时候,在我还有力气从它身上撕下一块肉的时候。”

    “啪啪啪!”

    狄克鼓起了掌,“果然,做惯了狼,就很难成为羊了,看来我和我的朋友把你救回来,是个明智的决定。”

    “我很好奇,年轻人,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现在整个暴风城都恨不得我去死,好用这个消息去讨好那位普瑞斯托女士和伯瓦尔那个蠢货。”

    温德索尔说到最后,语气里多少有些萧索,不过看到狄克隐隐的友善,他把手里的匕首丢向左手边空无一人的角落。

    在带鞘匕首即将砸在墙角的时候,一只穿着皮甲的手从空气中探出,将它稳稳的抓在手里,德米提尔也从伪装里站了出来。

    看到这一手,狄克眼前一亮,再次赞叹到,

    “我之前听说有些天赋异禀的高阶战士仅仅凭借感知,就能觉察到隐藏在暗处的对手,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元帅。”

    温德索尔将自己的身体扔进柔软的沙发里,伸手拿起了桌边的酒杯,浑不在意的说,

    “我在战场上生活了三十多年,相信我,孩子,这不算什么。”

    老战士抿了一口酒,眼神放在了狄克身上,“这套礼服不适合你,我们是一类人,盔甲才是我们最好的礼服!”

    狄克楞了一下,然后哑然失笑,他坐回了沙发上,清了清嗓子,

    “好吧,元帅,让我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吧,我是塞拉摩银色黎明的领袖狄克,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和你一致!说说吧,那些黑龙,我指的是奈法利安,我不相信因为一只幼龙他就会亲自出手将你抓到这里,所以,我很好奇,你怎么激怒了那满脑子都是阴谋诡计的家伙。”

    温德索尔的眼神撇向了闭目养神,正在和新到手的武器沟通的坎瑞萨德,圣骑士挥了挥手,

    “别担心,这家伙虽然看上去不太可信,但现在他是我们这边的。”

    “好吧!”

    温德索尔沉吟了一声,开口说,“那头幼龙只是个意外,我和摩根兵团的士兵们在一个黄昏看到它大摇大摆的从黑石塔飞向赤脊山的方向,我们攻击了它,那条蠢货显然对自己的力量太自信了,不过当士兵们欢快的烤着龙肉的时候,我却在它的爪子里找到了一封信!”

    “信?”

    圣骑士久远的记忆被唤醒了,如果他没记错,在游戏中的那个和温德索尔有关系的史诗任务最初的起点,似乎也是一封信?

    “是的,一封加密过的信件!”

    温德索尔严肃的脸色在壁炉之火的映照下,显得昏暗了很多,他大口喝了一口酒,抹了抹嘴巴,

    “龙语书写,还有暗影魔法的掩饰,我读不懂那封信,但我把它藏了起来,然后那天晚上,一条最少有70米长的巨大黑龙就带着龙人们袭击了摩根岗哨,我那天晚上回去了赤脊山,将那头黑龙的脑袋送回了王国,等到第三天,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摩根岗哨已经被黑铁矮人占领了,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那封信在哪里?”

    莉亚德琳问到。

    “被黑铁矮人们拿走了!”

    温德索尔遗憾的摸了摸自己的右手,“赤脊山湖畔镇的镇长所罗门,那是伯瓦尔一方的人,出于怀疑,我没有将信件交给他,但当我从矮人的监狱里醒过来的时候,我的盔甲,我的剑都不翼而飞,那封信也消失了。”

    “那就还有机会。”

    坎瑞萨德睁开眼睛,绿色的眼眸多少有些骇人,他一边温柔的抚摸着镰刀的刀柄,一边说,“黑铁矮人归属炎魔,黑龙和他们的关系很差,如果是矮人拿到了那封信,黑龙就别想得到它。”

    “所以,问题其实又转回到了矮人这边!”

    狄克头疼的揉了揉额角,“能搞清楚那份信在什么地方吗?”

    术士摇了摇头,“你太高看我们了,狄克,黑铁皇帝的皇宫,可不是那么容易混进去的。其实如果你和拉文霍德的关系不是那么糟糕的话,他们倒是很轻易的就能帮你拿到那封信,只要你能付得起佣金,在他们眼里,这个世界几乎没有秘密。”

    圣骑士翻了个白眼,不过当目光转向温德索尔的时候,狄克的头又疼了起来,因为他明知道一切的主谋是谁,这个阴谋是什么,但他不认为温德索尔会相信他,不过他还是决定试探一下,如果能在这里就劝服这个老兵,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元帅阁下,我在一年前见过伯瓦尔公爵,恕我直言,在我的印象里,那是一个很睿智的先生,在他的辅佐下,瓦里安陛下应该不至于让暴风城的局势恶化的这么严重吧?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吗?”

    听到狄克的话,温德索尔冷哼了一声,

    “一年前的伯瓦尔确实不会放任这个国家烂成这样,但自从那个从洛丹伦来的卡特琳娜伯爵出现之后,伯瓦尔那个蠢货就被美色迷住了双眼,我从来不知道,他蠢起来竟然会这么可怕!”

    说着说着,老元帅的愤恨全部被引了出来,他站起身,激动着挥舞着双手,叫骂到,

    “还有瓦里安!那个孩子当年是多么睿智!我曾以为他会像他的父亲,莱恩先王那样,把这个国家治理好,他确实也是那么做的,他和提菲因结婚的时候,小安度因出生的时候,天呐,那时候我以为我守护了一辈子的国家很快就会欣欣向荣的发展下去!但就在5年前,因为那群愚蠢的贵族拖欠工资,掀起的石匠兄弟会的叛乱,可怜的提菲因在那场暴动里死去了。”

    温德索尔的声音低沉了下来,看得出来,老元帅很伤心,

    “提菲因是个好孩子,是个完美的妻子和王后,在她死后,瓦里安就像变了一个人,整天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就像个低贱的酒鬼,而不是一个英勇的国王!我知道那不怪他,但他有他的责任,而他像个懦夫一样抛弃了他的责任,伯瓦尔无奈之下重组了贵族议会,但那个女人!那个该死的女人,那个姓普瑞斯托的女人,她的出现毁了一切!”

    “卡特琳娜-普瑞斯托?”

    狄克的眼睛眯起了起来,“恕我直言,元帅,您难道不觉得她出现的时机太巧了一些吗?她出现之后,暴风王国就出现了黑龙,她出现之后,暴风城就变得混乱了,也许您不知道,有很多邪恶的魔法可以轻易的掩盖那些坏家伙本来的面目…”

    温德索尔回头看了狄克一眼,他遗憾的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年轻人,但很遗憾,我曾经邀请了光明大教堂的大主教,法奥冕下的弟子,声望卓著的大主教本尼迪塔斯阁下出手验证过卡特琳娜的身份,毫无疑问,她是个真正的人类,而且没有任何被黑暗魔法侵染的踪迹。”

    温德索尔的这句话把狄克接下来的话都堵死了。

    他该怎么说?

    难道要告诉老元帅,那位几乎是帮助瓦里安-乌瑞恩一手重建了暴风城的,在东大陆南部就相当于“活圣人”一样,被乌瑟尔称为“圣徒”的光明大教堂主主教,本尼迪塔斯冕下是暮光之锤的二号人物,自称为暮光先知的大黑手吗?

    狄克相信,如果自己敢这么说,眼前这个圣光的信徒,绝对会一拳砸过来。

    但问题是,你找一个黑手去验证另一个黑手,这本身不就是在扯犊子吗?

    话题再次进入了死巷子里。

    几分钟后,圣骑士焦躁的握住了胸前的绿色叶子状的吊坠,对莉亚德琳说,

    “亲爱的,召集骑士们,等我回来,我们就离开这里!”

    “你要去干什么?年轻人。”

    温德索尔好奇的问,狄克一脸晦气的从莉亚德琳手里接过了自己包裹起来的战斧,

    “去把那位不让人省心的铜须公主带回来,然后送你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