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7.密谋的反抗---加更第二十章

7.密谋的反抗---加更第二十章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暗炉城是一座地下城,不折不扣的地下城。

    它建立在被挖空了山体的黑石山内部,在这座城市下方,是一片因为炎魔分身降临,而出现的巨型岩浆湖,相当于这座城市是悬空在这灼热之地上方的。

    但这不代表暗炉城的面积很小,实际上,公正来说,黑铁矮人的城市,其实还要比铁炉堡更大一些。

    在游戏里,暗炉城是让玩家们又爱又恨的地方,这里掉落的装备对于当时的玩家来说是绝对不容错过的,但实际上,就算是在游戏进行到十几年后,也有大批的玩家会在这里迷路,除了那些老骨灰之外,很少有人能记住这座城市里错综复杂的道路。

    在这里面迷路一两个小时,太常见了。

    不过幸运的是,狄克就是这么一个老骨灰。

    尽管已经使用了很多次,但繁叶之影潜行的效果还是这么好,狄克甚至没有喝普拉格大力推荐的那种可以将自己在一段时间之内,改变成黑铁矮人外貌的,但同时口感又很糟糕的烈酒,就能在一片灰白茫茫的视界里,自由的在暗炉城里漫游。

    繁叶之影通过改变光线的折射来进入潜行,阿塔玛水晶赋予的神秘力量,同时也隐去了狄克的声音和气息,所以理论上说,只要他不主动现身,就算是拥有“超高感知”的温德索尔,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熟门熟路的从黑铁酒吧后门走了出来,狄克躲过一个又一个在街道上行走的矮人,前行了几分钟之后,向右拐入了一道不起眼的暗门里。

    那是一个隐藏的石窟,游戏里,这里驻扎着一名小BOSS,是炎魔的仆从,一名火妖传令官,战斗力很菜,但掉落的东西很棒。

    狄克不知道现实世界这头火妖还会不会傻乎乎的待在这里,不过就在他转过三个弯道之后,他看到了一头很像是娜迦一样的怪东西,但全身都是火焰一样的橘红色,那就是火妖,相当于生活在岩浆里的,长着黑色长角和骨刺的娜迦,一种古怪的软体动物。

    狄克转过身的时候,就看到那头支起身体,最少有4米高的火药正在打着盹,手里包裹着火焰的三叉戟被它扔在一边。

    圣骑士左右看了看,然后悄悄走了过去。这个火妖的实力果然弱鸡,在狄克的眼睛里,只不过是个稀有精英,他活动了一下双臂,轻轻的伸出手指在锋利的斧刃上一抹,一道灼热的圣光锋刃就出现了。

    火妖感觉到了不对,但还没等它做出反击,血吼锋利的刀刃就擦着它的脖子斩了下去,灼热异常的鲜血从失去了脑袋的脖子处喷了出来,显出身形的狄克伸手在那火妖的脑袋上一抹,一个美丽的,仿佛没有实体的火焰头冠就落在了他手里。

    这东西看上去美丽极了,那橘红色的火焰恍如实质一般在狄克手心里跳动着,稍有些灼热,伴随着狄克的呼吸,那火焰也在流动,最中心的那一颗红色的宝石,绝对是价值连城的精品。

    “吉安娜肯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

    圣骑士小心的抹掉了上面的血渍,将其装入了背囊里,然后将左手的手套摘下,按在了失去生命,变得冰凉的尸体上。

    作为混沌的元素大君的仆从,火妖怎么也算不上秩序生物,再加上被伊兰尼库斯点醒之后,这一段时间狄克一直在用心研究使用白银之拳里的秩序之力的方法,伴随着混杂着秩序之力的圣光涌出,2分钟之后,火妖的尸体彻底变成了一团灰烬。

    将那团灰烬打扫干净之后,狄克重新激活了繁叶之影,顺着记忆里的路,朝着黑铁皇宫的最深处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就在索瑞森大帝那装饰华美的宫殿里,黑铁矮人的皇帝坐在黑铁王座上,正在接见来自暮光之锤的使者,目前正在黑石深渊里,担任审讯官的格斯塔恩,一个穿着紫色的,款式极其清凉的法袍的人类女性。

    索瑞森大帝是个最正统的黑铁矮人,准确的说,他继承了黑铁王族向来的巫师传统,他也是一个精通暗影魔法的法师,但矮人们的身体素质极佳,就算成为了法师,但也不意味着索瑞森本人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

    这一点从索瑞森挂在腰间的单手战锤就能看出来,他同时也是个骁勇的战士。

    索瑞森带着镶嵌着红宝石的王冠,黑色的皮肤让他的神态看上去有些阴霾,和麦格尼国王一样,索瑞森的黑色胡子也被辫成了漂亮的双辫,国王的侍从们都知道,这个款式是在那位饱受非议的王后到来之后,她亲手为国王整理的。

    和其他的黑铁矮人们一样,索瑞森的眼眸也是红色的,这是因为当年在被炎魔之王奴役之后,来自元素的力量进入了黑铁矮人的身体,火焰在血脉里跳动,就导致他们的眼睛变成了这种火焰的颜色。

    但说实话,火焰之王的奴役,也给了黑铁矮人新的天赋,这一点从暗炉城数目庞大的矮人舞火者法师就能看得出来,他们的身体被改造了,已经可以使用魔法的力量了。

    “尊敬的陛下,关于前天那起恶性事件,我向您表达歉意,我没能管束好自己的下属,不过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在古神的戒条下,任何敢于挑衅暮光之锤和黑铁矮人的行为,都会被我严惩的!”

    虽然嘴上说着尊敬,但从格斯塔恩的表情里,索瑞森并没有觉察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尊敬,这种轻慢的举动让黑铁皇帝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冲动,拿起自己的战锤反对者,一锤子把这个该死的人类女人的脑袋敲成渣渣!

    不过索瑞森毕竟是个王者,他很轻易的就压制了自己的恼怒,反而神态平和的对格斯塔恩说,

    “不必介怀,审讯官,暮光之锤和黑铁的合作很顺利,我看到了你们的诚意,关于你们要进入熔火之心的请求嘛…这样吧,等到你们帮我清除了那些卑贱的火妖之后,我立刻就开放熔火之心的通道给你们,怎么样?”

    “赞美您,睿智的国王!”

    格斯塔恩显然对这个承诺很满意,她极其风骚的站起身,胸前的那一抹雪白在矮人眼前若有若无的出现了,但很显然,很传统的索瑞森对于这种把戏并不喜欢,他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这种熟视无睹,让格斯塔恩的眼睛里出现了短暂的羞恼,不过很快,她就笑眯眯的向索瑞森告辞,摇曳着身姿,走出了大殿之外。

    在格斯塔恩离开之后,索瑞森的表情垮了下来,他使劲的揉着额头,一脸的苦恼,看起来,这位统治着暗炉城的国王陛下,正面临着很麻烦的问题。

    “亲爱的,有什么事情让你烦恼吗?”

    温柔的声音从大殿内室传了出来,一个穿着黄色裙子,将橘色的头发束成了妇人打扮的女矮人提着一篮子水果从走了出来,这个女矮人的皮肤并不是黑色的,而是在暗炉城里很显眼的黄色,她的眼睛也不是红色的,是很少见的蓝色。

    女矮人的神态落落大方,她的体型也不像其他矮人那样,像是个酒桶一样,相反,这个女矮人更像是人类女性的缩小版,身材也是非常不错的,最重要的是她的气质,那种凛然的气质,在和索瑞森对话的时候,完全不落下风。

    是的,这位女矮人,就是那位落跑的铁炉堡公主,麦格尼王国唯一的女儿,铜须公主莱艾拉,也是索瑞森的妻子,黑铁王国的王后。

    在看到莱艾拉的瞬间,索瑞森的眼睛就温柔了下来,这个对外很强硬,对国民很严苛的国王,在最亲近的人面前也卸下了防备,他伸手接过了莱艾拉手里的水果,国王的侍从们贴心的为王后在王座旁边放上了一把椅子。

    怎么说呢,莱艾拉在黑铁矮人王国里的声望完全呈两极分化,因为她的到来,索瑞森开始关注平民的生活,开始压制奴隶主和贵族们的权力,所以平民们拥护莱艾拉,但贵族们讨厌她,在这几年里,莱艾拉遭受了不下3次暗杀,每一次都会让索瑞森勃然大怒,每一次都会在暗炉城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不管怎么说,莱艾拉和索瑞森的关系很好,在天性狡诈的黑铁矮人国度里,这样的感情无疑很让人羡慕。

    “暮光之锤信誓旦旦的对我说,只要让他们进入熔火之心,他们就有办法破除炎魔之王加持在我们身上的诅咒,但我不相信他们!你也知道,没有那些火妖,连我们都无法进入熔火之心!我怀疑这其中肯定有些猫腻。”

    索瑞森一边向妻子诉说着自己的烦恼,一边温柔的伸出手,抚摸着莱艾拉的腹部,在那里他的孩子正在孕育着,那将是索瑞森王室的下一任继承者,将是黑铁矮人未来的国王。

    每一次索瑞森想到即将出生的孩子,都会有一种急迫感涌上心头。

    “可是我不得不冒险,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也承受这可怕的一切!”

    达格兰-索瑞森大帝咬着牙说,“我决定了,只要那些暮光教徒帮我清除了暗炉城的火妖们,我就要向炎魔之王再次开战!这是为了我的孩子,为了黑铁矮人的未来!”

    “但是这样你没有胜算,亲爱的。”

    莱艾拉担忧的抚摸着索瑞森的脸,当年她从铁炉堡离家出走,在荒芜之地被穴居人围攻,巡视领地的索瑞森带兵救了她,那个时候她的心就被拴在了索瑞森的身上,哪怕她知道,自己出身的铜须氏族和黑铁氏族是死敌。

    索瑞森听到妻子关心的话,他豪迈的哈哈笑了一声,挽住了妻子的手,

    “如果我失败了,你就要告诉我的孩子,他的父亲不是个只会待在王座上享福的懦夫,如果我失败了…你就回铁炉堡去,让索瑞森家族的血脉延续下去,即便让他以一个铜须矮人的身份活下去,知道吗?”

    “不,不要!”

    莱艾拉从丈夫的话里听出了不详的味道,她攥紧了索瑞森的手,哀求到,“你和孩子,失去任何一个,都会让我的生命变得暗淡!亲爱的,和我一起去铁炉堡!父亲他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去恳求弗斯塔德叔叔,蛮锤矮人从很久以前就掌握着神秘的元素力量,他们那强大的萨满肯定能有办法的!不要离开我!”

    黑铁皇帝脸上的笑容变得苦涩了,他拍着妻子的后背,沉声说,

    “黑铁有黑铁的骄傲,我们的事情,注定只能由我们自己来解决!巫王的血脉在我身体里流动,它不允许我向铜须和蛮锤低头,我的莱艾拉,听话!我会为你和孩子战斗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死的!”

    黑铁的两位统治者抱在一起,让这冰冷的大厅多了一丝温和的气息,不过下一刻,一颗血肉模糊的脑袋就从空无一人的空气里被丢到了索瑞森脚下,陌生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

    “如果是那样,你就更不应该和暮光之锤合作!因为他们和炎魔之王是一边的!黑铁的皇帝,你被骗了!你即将走上一条自我毁灭的道路,最糟糕的是,这很可能牵扯到你的妻子,和你还未出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