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0.暴风城的黎明

10.暴风城的黎明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第二天清晨,狄克摇晃着脑袋从简陋的帐篷里走了出来,昨晚他睡得并不好,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当真正和暮光之锤开战之后,狄克才发现他选了一个很不好的战场。

    “应该先去希利苏斯的呀!”

    狄克感慨了一声,“最少那里没有暮光先知这种大人物。”

    说完,圣骑士拍了拍脸,收拾了一下行装,就看到莉亚德琳拿着几块面包走了过来,都是在野外行军,一晚上的时间,圣骑士和民兵们也只是勉强修好了之前的厨房,能有热面包吃就很不错了。

    狄克也不挑剔,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他都不是挑剔的人,接过面包之后,就和莉亚德琳聊了起来,

    “这次回去之后,我打算去一趟希利苏斯,一方面完成和黑铁矮人的承诺,另一方面,探险者协会在那边有一个据点,而且我听说那些暮光信徒最近在那边很活跃,等我做完了这些事情,银色黎明应该也能走上正轨了,到时候再返回暴风城来处理这边的麻烦事。”

    狄克喝了一口水,对莉亚德琳笑着说,“这次回去之后,你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高等精灵笑着点了点头,到处跑的日子也让她有些厌倦了,作为长生种,她们更喜欢待在一个地方感受时间的流逝,过去的漫长时间都是这样过来的,这种奔波的日子,实在是让莉亚德琳有些提不起精神。

    不过就在两个人温馨的聊天的时候,一声惊呼却从营地的另一侧传了过来。

    “怎么回事?”

    狄克放下了手里的面包,看着老骑士戴夫撞开人群,急急忙忙的朝他跑了过来,他的额头上还有一丝血迹。

    “团长!我昨晚守夜的时候被温德索尔元帅袭击了,石板…石板也被他抢走了!”

    “啪!”

    狄克手里捏着的水杯被硬生生捏碎了,圣骑士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莉亚德琳也是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德索尔先生,他终究还是放不下暴风城吗?”

    “他…那个老头去送死了!混蛋!”

    狄克握紧了拳头,熟知一切变化的他之所以要将温德索尔带走,就是怕这个顽固的老兵再走上之前的老路,但没想到他竟然装傻骗过了自己!还是硬生生拐到了那条送死的道路上!

    “混蛋!就这么想去死吗?”

    狄克叫骂了好几声,这才拍了拍莉亚德琳的肩膀,对高等精灵和一脸羞愧的戴夫吩咐到,

    “你们带着骑士们赶往湖畔镇,在那里乘坐狮鹫飞往暴风城!我先走了!温德索尔,他这是要把天捅破啊!”

    狄克左手从腰间抽出星骓的缰绳,手一抹,雄壮而美丽的星界飞马就出现在了狄克的身边,这个大家伙将脑袋在狄克头上撞了撞,圣骑士翻身上马,抓起了马缰,在起飞的前一刻,对莉亚德琳说,

    “如果在路上,你们听到了不妙的消息,就直接转向荆棘谷,从那里回塞拉摩,不用太担心我!处理完温德索尔的事情,我会回塞拉摩找你们的!”

    狄克的手指在莉亚德琳尖锐的耳朵边轻轻摸了摸,然后一扬缰绳,星骓嘶鸣了一声,向前冲了几步,拍打着翅膀就飞了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那刚刚升起的太阳的光芒里。

    “戴夫,让士兵们15分钟之内集合起来!我们要出发了!”

    虽然面对狄克很温柔,不过在其他骑士眼里,这位怜悯骑士可真的不怎么“怜悯”,高等精灵对于其他人都不假以辞色,偏偏资历又很高,所以当莉亚德琳拄着翠绿色剑柄的龙之召唤,站在营地门口的时候,所有骑士都快速行动了起来。

    但美丽的姑娘,还是有些担忧的看着狄克离开的方向,她有种预感,狄克这一次的救援,不会太顺利的。

    温德索尔元帅在昨天晚上离开的,这已经过去了一整晚,如果他也是换乘狮鹫的话,眼下估计很可能已经接近了暴风城的疆域,星骓的速度虽快,但狄克真的不一定能赶得上。

    实际上,狄克可能真得赶不上了,因为温德索尔乘骑的狮鹫,已经停在闪金镇的狮鹫管理员边上。

    一晚上没睡,都在赶路的老元帅面色坚毅,苍白的头发有些散乱,两只眼睛也有些赤红,他在狮鹫上吹了一晚上冷风,毕竟年纪大了,在从狮鹫上降落的时候,还得狮鹫管理员搀扶着,才不至于摔倒。

    “去狮王之傲,孩子,顺便帮我将治安官杜汉叫过来。”

    温德索尔对狮鹫管理员说了一句,狮鹫管理员,这已经是暴风王国的低级军官了,他一眼认出了温德索尔这位在王国里鼎鼎大名的老元帅,顿时不敢怠慢,一把背起又困又饿的老元帅跑向了镇子中央的狮王之傲旅店。

    10分钟之后,刚吃完早餐的治安官杜汉,也急急忙忙的走入了狮王之傲里。

    已经梳洗过的老元帅正坐在熊熊燃烧的壁炉边的桌子上,大口大口吃着早餐,狮王之傲旅馆的老板法雷尔亲自端着一壶酒,为干渴的元帅斟满酒杯,虽然温德索尔在上层政治的斗争中失败了,但在下层平民眼里,这位老元帅依旧是最完美的军人化身。

    尤其是在老元帅带着一支民兵团,孤身赶往危险的燃烧平原的时候,那送别的队伍,可是异常壮观的,而且在暴风王国的军事力量当中,温德索尔绝对是站在其金字塔顶峰的人物。

    这也是为什么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也就是卡特琳娜-普瑞斯托伯爵一定要把温德索尔赶出暴风城的原因之一,只要这位刚正的老元帅还在,暴风城就乱不起来!

    “元帅,您终于回来了!”

    闪金镇的治安官杜汉,这是一个退役的老兵,和其他老兵一样,对温德索尔这种经历过兽人战争的军官,他极其的推崇,一听到温德索尔元帅的召见,就以最快的速度,从家中赶到了这里。

    “嗯,我回来了!”

    温德索尔将一块面包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对杜汉说,

    “杜汉,我需要一套盔甲,一把武器和一匹好马,我要去暴风城!”

    “元帅,您是回来主持大局的吗?”

    杜汉激动的说到,“在您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暴风城的大人物跟疯了一样,他们整天召开宴会,根本不理会政事,不管是西部荒野,还是夜色镇,甚至是北郡和东谷都变得混乱了很多,我们递上去的求援信石沉大海,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元帅!”

    “我知道!”

    温德索尔握紧了拳头,看向了暴风城的方向,他摸了摸腰间悬挂的布袋子,语气坚定的说,

    “所以我回来了!孩子。”

    “好!我这就去准备,元帅您稍等!”

    杜汉又冲出旅馆,留下法雷尔和温德索尔两个人,相比脾气急切的杜汉,旅店老板法雷尔的年级大了很多,他从温德索尔紧缩的眉头上,看到了不详的征兆。

    “元帅大人,是事情不顺利吗?”

    法雷尔低声问到,这一声惊醒了沉思中的温德索尔,他抬起头,将最后一杯酒灌进了嘴里,笑着拍了拍法雷尔的肩膀,

    “不用担心,我会终结这一切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暴风王国可没这么容易被打垮!”

    法雷尔从元帅的语气里听出了不太对劲的意思,但作为平民,他也没太多办法,只能静悄悄的退了下去。

    几分钟之后,杜汉捧着一道不算太新的盔甲和一把带鞘长剑走入了旅馆里,

    “元帅,这是我当年在湖畔镇服役的时候,用过的盔甲,它…”

    “它很棒!”

    温德索尔笑着将其接了过来,用手抚摸着盔甲上的刀痕,“我从这盔甲上闻到了战斗的气息,这很好,我今天就有一场注定的战斗,我已经逃避了太久了,是时候走上战场了!”

    看着温德索尔熟练的将盔甲穿上,杜汉将手里的带鞘长剑递了过去,温德索尔接在手里,轻轻一抽,一抹寒光照应在剑锋上。

    “很好,我就需要这么一把剑。”

    说完,老元帅将剑挂在腰间,将头盔抱在胳膊下方,大步走出了旅店。

    在门外,整个闪金镇的近千名居民都围拢在那里,当一生戎装的温德索尔从狮王之傲里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欢呼声都在这一刻响了起来。

    “元帅真的回来了!”

    “他将像以前那样惩戒那些贵族!”

    “元帅大人,带我们一起去!他们会伤害你!”

    温德索尔看到平民们饱含热情和担忧的目光,他冰冷的心就像是充满了力量,平民们也不是傻瓜,温德索尔不带一兵一卒,却又身穿盔甲手拿武器,这明显不对劲。

    结合几个月之前,这位刚正不阿的老元帅被“请”出暴风城的那些传言,平民们怎么可能不懂出了什么事情,元帅这是要回暴风城拼命了!

    最近这几个月暴风城的变化,这个距离暴风城最近的小镇里的居民感受的是最清楚的,虽然平时大人物们也不怎么关心平民的生活,但这几个月这种情况却变本加厉了,水晶湖的鱼人和艾尔文森林里的狗头人侵袭居民,治安官甚至亲自去了暴风城好几次,但都没有找回援军,这种连生活都无法保证的状态已经刚居民们忍无可忍了。

    据说西部荒野的迪菲亚盗贼团更是死灰复燃,每个周都有谋杀案发生,一切都糟糕透了。

    温德索尔的到来,更是引燃了这种压抑和愤怒,众人齐声呼喊着,要和温德索尔元帅一起去暴风城,找那些贵族们好好理论,但这种情况,让老元帅的眼睛里更多了几丝痛苦。

    那种使命感越发强烈!

    温德索尔甚至感觉,自己能从当年的战争里活下来,能够成为元帅,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这个国家正在坠向黑暗,但自己就算是豁出性命,能将它拉回来吗?

    “够了!大家!”

    温德索尔大声喊到,“大家留在这里,你们已经把最好的礼物送给了我,你们给了我希望!剩下的事情让我这老兵去做吧!我向大家保证,从今天以后,暴风城的光芒不再会继续这么昏暗下去!我向大家保证!”

    “现在,我该走了!大家,等待胜利的消息吧!”

    温德索尔翻身上马,旁边同样一生戎装的杜汉也骑在了另一匹马上,老元帅看着这个已经不再年轻的治安官,后者伸出手,在自己儿子的脸上摸了摸,然后回头对温德索尔说,

    “元帅,我也是老兵!我也曾发誓要守护这个国家!”

    温德索尔看了看杜汉,又看了看那个手持木剑,在母亲怀里朝杜汉招手的男孩,他明亮的眼睛里多了一丝湿气,但即将踏上战场的老兵,又怎么会需要这些东西。

    温德索尔将头盔待在头顶上,一拉缰绳,

    “我们出发!目标,暴风城!”

    (三更第一天!祝大家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