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2.暴风城的黎明(3)---为暗洛斯兄弟加更

12.暴风城的黎明(3)---为暗洛斯兄弟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温德索尔的面前严肃,在他身后,已经达到了近50人的士兵们愤怒的盯着眼前拦路的家伙。

    暴风城最高防御长官马库斯-乔纳森将军骑在战马上,在他身后,数百人的卫队排成了战列,死死的挡在从英雄谷进入暴风城贸易区的路上。

    “雷吉纳德,我的兄弟,抱歉,你知道的,我不能让你通过!”

    “滚开!你们这些走狗!暴风城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们看不到吗?”

    杜汉大声呵斥着,放在以往,他根本见不到这种大人物的面,但这几月的憋屈,以及面对那些匪徒侵犯家园,自己却无能为力的软弱,已经让这位尽忠职守的治安官彻底的暴走了,眼看着温德索尔元帅就要扭转这糟糕的一切,但现在这些大人物却跳了出来,阻止他们的行动,这不仅让杜汉愤怒,更让那些士兵们愤怒了。

    武器出鞘的声音连绵不绝,老兵们的杀气哪里是这些只负责守卫王都的“仪式军队”能够对付的,乔纳森将军身后的士兵们出现了一丝丝骚动,同样已经人到中年的乔纳森将军头盔下的双眼里也闪过了一丝黯然,但下一刻,他举起了手里的战锤,大声喊到,

    “别逼我,老兄弟,守卫这里是我的使命!如果你非要过去,就踩着我的尸体吧!”

    “够了!马库斯!”

    温德索尔元帅上前一步,他举起手,身后的士兵们立刻安静了下来,老元帅大步走到乔纳森面前,张开双臂,站在那里,

    “你一定要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情!马库斯,我的老伙计。我们曾一起服役于图拉扬将军的麾下,他的言行教导,让我们两个成了现在的样子。”

    老元帅的声音在通往贸易区的城门洞里回荡着,他紧盯着乔纳森将军,

    “告诉我!马库斯,告诉我,图拉扬将军看错我了吗?”

    “你真的相信我的目的是要破坏我们和无数英雄一起浴血,才建立起来的王国吗?”

    “马库斯,告诉我,我的行为让曾经和我们一起战斗的英雄们蒙羞了吗?”

    老元帅声嘶力竭的喊声让他身后的士兵们同仇敌忾,他们大步走上前,死死的拱卫着温德索尔,而在他们对面,乔纳森将军身后的卫兵们已经出现了骚动,一名上士长叹了一声,将手里的长剑扔在了地上。

    “啪。”

    “我叫帕克,曾服役于第七军团,我的长官告诉我,我们所做的一切,我的所有牺牲都是为了这个国家,温德索尔元帅,请告诉我,您今天是来拯救它的吗?”

    听到这名上士的问题,温德索尔握紧了拳头,

    “是的,上士,士兵们,我从燃烧平原的死人堆里爬出来,就是为了这一刻!”

    说完,温德索尔又看向放下了战锤的乔纳森将军,

    “马库斯,把我监禁在这里不是个好主意,让开,让我去见伯瓦尔,我会向你们证明一切!”

    “啪!啪!啪!”

    一连串武器落地的声音让乔纳森的脸色更加黯然,他看着那些士兵们大步走出队列,站在了温德索尔的身后,最后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的乔纳森翻身下马,将战锤背负在身后,

    “对不起,我很抱歉!老兄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并不是你让和我们一起战斗的英雄们蒙羞,而是我!是我和那些堕落的政客,他们让我的生命里充满了空洞的诺言,无尽的谎言!够了,我也受够了!”

    乔纳森走到温德索尔面前,摘下了头盔,低下了头,

    “我让乔纳森家族的先祖蒙羞了,我令那些牺牲的同胞蒙羞了,原谅我吧,雷吉纳德!”

    温德索尔伸出手,感慨的拍了拍乔纳森将军的肩膀,

    “你得时刻警惕他们,我的兄弟。你忠诚于这个国家,这毫无疑问,你会和那些英雄一样,为这个国家流尽最后一丝血,会为人民做出伟大的牺牲,我对此还不怀疑!”

    乔纳森将军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他将其擦掉,温德索尔笑着越过他,

    “走吧,马库斯,现在是时候结束那头怪物对我们的城市的统治了!”

    乔纳森将军闻言,大步跟上了向前的温德索尔,在街道尽头,更多的士兵赶了过来,但还没等他们合拢,乔纳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退后!士兵,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英雄正在与我们同行吗?”

    “我命令,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不得受到任何伤害和阻拦,让他安全的通过这里!”

    亨利和帕克走到旁边,驱赶着那些手足无措的士兵,

    “让开!到旁边去,让英雄们过去!”

    在走到贸易区和旧城区的交接处的时候,马库斯严肃的向温德索尔行了个军礼,

    “去吧,雷吉纳德,我的兄弟,我会帮你阻拦其他区域的士兵,勇敢的去吧,愿圣光指引你的道路!”

    听到这祝福,温德索尔的脸色黯然了片刻,但他还是朝马库斯点了点头,大步走过了那石桥,在旧城区的尽头,那里就是暴风要塞,他这一次冒险旅程的终点,他这一生最后的战场。

    十几个隐藏在士兵里,面色冷漠的皇家卫士想要趁着这一刻突袭温德索尔,但他们刚刚抽出武器,从背后的阴影里,刺客们的匕首和大棒就落在了他们的头顶,十几个龙人伪装的士兵在面对数倍的高阶刺客,根本翻不起浪花,就被拖入了角落之中。

    用黑色纱布蒙着脸的肖恩满脸厌恶的看着那布满了黑色龙鳞的尸体,转身对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穿着皮甲,握着匕首的地精说,

    “温德索尔元帅是对的,瞧瞧这些怪物!他们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布满了整个城市,这真是军情七处的耻辱!剃刀,给我挂出悬赏!今年的考核任务,就在黑石塔,每个高阶成员,必须带回最少十个龙人的脑袋!”

    “遵命,首领!”

    地精的身影在黑暗里隐去,肖恩看了一眼风暴要塞,摇了摇头,矮下身,整个人也遁入了暗影之中。

    当温德索尔带着士兵们穿过旧城区,这里居住着很多退伍的军人,他们纷纷从“猪与哨声”酒馆,或者是自己的房子里跑出来,站在两边,还有那些不知所措的拿着武器的卫兵,纷纷被他们一拥而上的打倒,硬是为温德索尔清出了一道道路。

    “我为您感到骄傲,元帅!”

    “您对我们所有人都是激励,就像当年在燃烧平原的战场上!”

    “您必将成为传说,元帅,勇敢的向前!”

    “那些政客在您脚下颤抖,元帅!”

    “您不愧是“瑟银的胆量”!”

    “光明与您同在!”

    在闹哄哄的声音中,温德索尔来到了暴风要塞前方,在那里,一整队冷漠的皇家卫士持盾站在那里,死死的挡住了前方的道路。

    “温德索尔,你已经被伯瓦尔公爵和卡特琳娜女士宣布为叛逆,现在,放下武器,投降,我们将...”

    “蹭!蹭!蹭!”

    这些持盾卫士的话还没喊完,身穿黑色皮夹的刺客们就用匕首将其击倒,肖恩大步走到温德索尔面前,满怀敬意的致敬。

    “前路已通!元帅!”

    周围的士兵们看到那些被杀死的皇家卫士变成了龙人的尸体,纷纷惊呼了起来,也许在之前,他们对于温德索尔的话还有疑虑,只是单纯的愿意相信这位声望卓著的英雄,但现在,那冰冷的事实摆在眼前,所有人的愤怒都被激起来了。

    “杀死这些怪物!”

    “原来是这些怪物搅乱了暴风城!”

    “天呐!国王还在要塞里,我们要拯救他!”

    “伯瓦尔公爵难道也已经...”

    “安静!士兵们!”

    温德索尔大喊了一声,现在士兵们的情绪很激动,一个弄不好就会出现冲击王宫的可怕举动,温德索尔可以不在乎这些,但他得为这些忠诚于这个王国的士兵们想一想,所以他立刻调转了话头,激励到,

    “兄弟们,勇敢些!看,这些爬虫在痛苦的翻滚,这是他们绝望的表现!”

    老元帅伸手接过杜汉递过来的长剑,走上前,一剑刺死了那个还在挣扎的龙人,然后高举利剑,大声说,

    “士兵们,守在这里,别让这些渣滓伤害城市里的人民,我会去终结这一切!”

    说完,温德索尔对肖恩笑了笑,军情七处的指挥官立刻明白过来,一挥手,在元帅走入风暴要塞之后,十几名刺客和一些明白事理的老兵,就自发的挡住了通往要塞的道路上。

    在皇权至上的世界里,冲击王宫,这可是死罪!谁都背不起的死罪。

    温德索尔孤身一人,走在空荡荡的王宫大厅的走道里,他的左手从身后摸出了那个布袋子,将其紧紧的握在手上,这东西,就是他的力量之源,勇气之源。

    最终,温德索尔站在了走道的终点,在他身前,面色冷漠的伯瓦尔公爵正拄着一把铭刻着雄狮徽记的双手剑,黑发黑瞳,穿着紫色长裙,手里握着一根精致的手杖的卡特琳娜-普瑞斯托伯爵站在温德索尔身后。

    在温德索尔走入大厅的那一刻,十几个皇家卫士将其围了起来,明晃晃的长剑下一秒就要刺入他的身体,就在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皇宫最深处响起。

    “放下剑!”

    卫兵们楞了一下,刚想要不理会这命令,将温德索尔杀死,但听到了这个低沉声音的伯瓦尔,双眼里挣扎了起来,神智恢复了一丝清明,猛地站起身,怒吼到,

    “滚开!把你们的剑,从温德索尔元帅身边拿走!”

    伯瓦尔好歹也是暴风城少数几个英雄之一,这一声怒吼,让那些龙人伪装的士兵忍不住楞了一下,在这时候,脸色阴沉了下来的卡特琳娜正要开口,一个沙哑的声音却在他们身后响起,

    “退下,士兵们!”

    女伯爵楞了一下,然后一脸晦气的挥了挥手,龙人卫士快步退了下去,大厅后方,那道已经关闭了近半个月的大门被推开,一头黑发,全身布满了酒气,华贵的黑色长袍上沾满了酒渍,那个男人拄着一把剑,抬起头,那满脸的胡茬和暗淡的目光,以及那拿在另一只手里的权杖,证明了这个醉醺醺的人的身份。

    暴风城的统治者,先王莱恩的儿子,暴风王国天命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

    “你终于来了,我的元帅!”

    “陛下...”

    “开始吧,元帅,我等着一天已经太久了。”

    瓦里安艰难的笑了笑,温德索尔的目光透过瓦里安的身体,看到了寝宫地毯上倒下的两具尸体,也看到了瓦里安腰部流血的伤口,以及卡特琳娜震惊的脸。

    看起来,这位整天醉醺醺的国王,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无能。